书荒啦文学网 > 大燕奇侠传 > 笑意暖人和倾国倾城

笑意暖人和倾国倾城


  一路上的山路崎岖不平,本来老当家的还担心姚晴儿这个没吃过苦的千金大小姐会喊苦喊累,或者耍小姐性子干脆赖着不走了,没想到这个大小姐一点都没有喊累,反而紧跟其后,不拖几人的后腿。
  老当家在心中默默点头,虽然是个大家闺秀,不过性情坚韧不拔,不轻易放弃,有巾帼之气,这种女子,他一生走南闯北只在北边宋国的玄州和天州看到过,那里民风彪悍,人人都可提刀上马,连女子也和燕国这些娇滴滴风一吹就倒的弱女子大不一样。
  本来落在最后面的杨天浩还想等着前面那个身材绝佳、双腿修长的姑娘体力不行了,他好上去一把扶住那姑娘,然后一步一步背她上山,说不定能勾走这个大小姐的芳心呢。
  很快,杨天浩就放弃了心中的念头,那个姑娘居然咬着牙,一路走到龙湖帮暂住的地方,一声不吭。如此坚强的女子,连半路被劫道劫到土匪窝都不曾花容失色的姑娘,还真不是他杨天浩一个无业游民能觊觎的。如果是家族文化上的差异,杨天浩还会去努力一下,这么秀色可餐的大美人要是白白放过了,不尝试着去或舔或咬一口,日后回想起来肯定要追悔莫及,肠子都要悔青好几遍那种。
  可偏偏这女子是一个行不苟合的要强姑娘,他杨天浩心里对自己还是有些数的,这样的好姑娘要是真的下嫁给他,即使姑娘不介意他是一个游侠,愿意和他一起去行走江湖,杨天浩也是万万不可能接受她的,不为什么,只因为杨天浩配不上她,不是杨天浩自卑,而是杨天浩和她在一起,一不能给她幸福安康的生活,二没有武功用双手去保护她不受欺负。游侠说好听点叫游侠,说难听点那就是一个流浪汉,只是有武力傍身。
  看着一行五人慢慢上山来,一个妇女隔着老远就大大咧咧喊道:“老谭头,俺家大力呢?”
  老当家的回道:“秀芹,你家男人牵了两匹马去附近镇子上的市集卖去了,准备一下,今晚开点荤,正好给大虹补补身子,现在坐月子老是不吃肉对身体不好,孩子的营养也跟不上。”
  “行勒,午饭已经摆那儿了,你们自己去吃吧,俺下山给迎迎俺男人去!”
  经过之时,那秀芹还特意多看了姚晴儿几眼,心想不愧是城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啊,细皮嫩肉的,这皮肤白的都能掐出水来吧,会不会真像以前隔壁贾秀才说的能轻轻一吹或者弹一下就能弄破皮肤吧?姚晴儿只是对之报以微笑,并未多想。
  背对几人后,秀芹偷偷伸手摸了摸自己黯淡无光的脸蛋,不经有些失意,她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对什么都不拘小节,可女子嘛,总是爱美的,和姚晴儿的肤如凝脂相比,她根本就是只灰麻雀。
  少年阿狼一路上宛如第二个李小覃一样喋喋不休,讲如何花了小半年的时间从东边横穿两个郡跑到这燕国中偏西部来的,如何和那要搜刮油水的城门守卫斗智斗勇,如何入了那黑店,发现后怎么在大半夜趁人不备偷跑出来。
  还好有杨天浩江湖阅历不及他的这个忠实听众及时的捧哏几下,阿狼讲得一点都不乏味,甚至还有些兴奋,一路上兴高采烈的。
  等与秀芹擦身而过了几十步时,才想起了什么,回头问道:“秀芹婶,晓惠在哪啊?”
  秀芹头也不回道:“一个人砍柴去了,咋地,想你媳妇了?”
  阿狼乐呵呵道:“是啊。”
  来到了这贼窝之后,香汗淋漓的姚晴儿才知道老当家的一伙人出来劫道真的是生活过不下去了,迫不得已才干那有可能会满门屠绝的营生。
  这伙称不上山贼的人住的只是一间破旧不堪的山神庙,除了劫道的那四个龙湖帮主力和秀芹晓惠之外,还有一个比老当家的还年老的老头,以及两个妇女,其中一个还抱着一个未满月的婴儿,正在哄着孩子安睡。
  “老杨,走,大小伙子的,别一身力气光往婆娘身上使去了,跟我砍柴去,让晓惠休息会儿。”阿狼老气横秋道。
  既然老当家的邀杨天浩上山,作为谭当家半个徒弟的阿狼自然不会厌恶这个和他一样是穷困潦倒的杨天浩,相反,和这个长他几岁的游侠还挺投机的。
  杨天浩哭笑不得,他还没婆娘呢,一身力气肯定是要往练武使的,不过又对这个阿狼在路上三句不离嘴的晓惠姑娘很感兴趣,嘴上应了一声,跟着阿狼往另一边走去,刚刚听到阿狼说婆娘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下意识往姚晴儿那儿瞥了一眼,姚晴儿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绢擦汗,举止文雅,杨天浩心中暗自叹了口气,到底不是一路人啊。
  两个人走到半路上就看到晓惠已经麻利的砍完柴,现在正在一点一点把它给拖回来,这个叫晓惠的丫头长得并不是多么的出彩,皮肤还有些黑,胃口倒不小,砍了一大堆的柴,现在拖得寸步难移。
  估计她的肩膀上已经勒出一道红痕了,阿狼赶紧上去想帮她背,结果遭受到了一顿白眼,那女孩要强道:“干嘛,一人做事一人当,不需要你帮忙。”
  俗语倒是用的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阿狼还想再上去帮她分担一点,结果被女孩不识趣的一把推开,“说了不要你帮,你这人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
  看着阿狼讪讪的站到一边,杨天浩心中不禁想着难道人恋爱了都会这样吗?一个刚刚还豪气冲天到要上马提枪去杀那南秦兵的少年,一眨眼居然会这么的卑躬屈膝,杨天浩思绪万千,一想就停不下来,想到最后,居然又想到了那个漂亮的姑娘,这次更是离谱,直接想到了两人有了孩子之后隐居山林的幸福场景。
  为了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杨天浩很狠心的给自己来了个响亮的一巴掌,前面的阿狼一脸疑惑的回过头来问怎么了,杨天浩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一只虫子飞到了手上而已,把这个谎勉强的给圆了过去。
  晓惠拖着一大堆柴在前面走着,阿狼灰溜溜的跟在后面不说话,不时帮她分担一点重量,虽然每次都会被察觉到,然后女孩就会赏他一个白眼,一路上就这样慢慢走着。
  回到了山神庙后,谭老头和姚晴儿还有瘦子已经凑合着吃完午饭了,让谭震林又对姚晴儿高看几分的是这个大小姐居然把馒头配水吃的津津有味,这种东西放在她这种豪门大族里喂猪,可是猪都不一定吃的猪食,她居然一点都不嫌弃。
  杨天浩没有进去山神庙,直接坐到外面的一块石头上吃起了馒头,眼睛不停歇的往远处看风景。不得不说,老谭头挑的这地儿还真不错,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让人有一种永远住在这里的冲动。
  日后出门便是满地花草,肆意生长,一片生机勃勃,有一种不规律的美感,春风拂面,有匹马的话还能和心爱之人策马奔腾,渴了喝山间的水,饿了就摘树上的野果充饥,一切,都透露着大自然的美妙绝伦,和鬼斧神工。
  姚晴儿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叫杨天浩的人,她小时候比较顽皮,经常一个人去爬山,即使是在家里也不会安分一会儿时间,不过自从她爹升官之后,对她的教育也就严了起来,她被困在家中学习那些她并不喜欢的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慢慢的失去了原属于她的自由。
  这个和她一同年纪的人应该活得很辛苦,不过姚晴儿却觉得他每天都过得比自己充实,他有自由自在的人生,可以自主自己的生活,完全不用被限制在一个动弹不得的囚笼里,那个囚笼叫规矩,是无数前人不停用自身经历加固而成的东西。
  而杨天浩,给姚晴儿的感觉就是,他不用循规蹈矩,是个没有烦恼的自由之身。姚晴儿见过的人之中,都有一条或明或暗的枷锁在限制着他们的行动范围。
  比如谭震林,一大把年纪了,已经该安享晚年的了,可还要为了活命,晚节不保,当那人人厌恶的山贼,还有李小覃,表面上朝气蓬勃,可她也受她爹娘的限制,姚晴儿的爹是雍州别驾,李小覃的爹只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在雍州一抓一大把,于是先从切入口放在姚晴儿身上,利用自己女儿的天真活泼来接近姚晴儿,好让别驾大人注意到自己,然后进一步升官发财。当然,李小覃对此一无所知。
  杨天浩吃完馒头之后,就坐在那儿休息,晓惠很是自来熟,拉着这个好说话还和她有共同语言的漂亮姐姐外出散步去了,对此,谭震林也没什么意见,这个大小姐他信得过,甚至觉得她之前说的安排营生之类的多半也是真话,并不是不想见血赶他们走而说出的瞎话。
  打坐完两柱香后,杨天浩站起来,看上去四处瞎逛,其实是在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练习先天功,近几日来,他越发觉得体内先天功要升为第二层了,一股气在丹田那块儿乱动。
  可怜的杨天浩找个没人的地方还不敢走多远,他可是个十足的路痴,生怕走丢了就再也找不到回山神庙的路了,这样的话,那半两银子岂不是白瞎了,连顿酒肉都没蹭到,太亏了。
  杨天浩照例先打了一套拳法,然后再盘坐修炼先天功,让先天功那股内力慢慢流转全身,反复了好几次仍不得要领,没有冲到第二层,杨天浩一次不行就试一次,两次不行就试两次,拢共试了十多次之后,杨天浩只是感到那股内力更别壮大了几分而已,还是没有上到第二层,大概是缺少一种强而有力的外家功夫来冲击吧。
  过了半个时辰,杨天浩睁眼,起身眺望这片小湖,发现有两个人就坐在一旁几十米外的石头上垂钓,天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来的,恬静的姚晴儿正好回过头来看到杨天浩起身,朝他很礼貌的笑了一下,杨天浩看到这一笑,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回之一笑。
  湖边绿茵上,一对男女相视而笑,一站一坐,一个笑意暖人,一个倾国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