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老男人正义联盟 > 第二十二章 折扣价,一万

第二十二章 折扣价,一万


  黑车司机本想趁着大半夜的,狮子大开口,敲上一比,可一见这五大三粗的四个汉子,尤其是大奎和沈明,身上的血污还没彻底洗干净呢,他哪里还敢漫天要价。
  “师傅,去市里,虎符路的皇庭酒吧!”冯绍坐在副驾驶位置,大手一挥,说道。
  “去市里啊。”
  黑车司机看了眼身旁副驾驶位置上的冯绍,知道这货绝对是只‘大肥羊’,不宰可真对不起自己了。
  可他从后视镜里,看到拥挤在一起的四人,除了那个小老头,其余三个,看来都不好惹,尤其是那个一脸横肉,头发里还在‘发光’,还残留着细小玻璃渣的家伙,绝对不是好说话的主儿。
  黑车司机无奈的开了个良心价:“这大半夜的,咱这破地方,距离市区三十公里呢,得要八十块。”
  “八十块?这么便宜?!”
  冯绍掏出精致的LV皮夹,打开后,随手抽了两张百元大钞,递给驾驶座上的司机。
  “拿着!大半夜的,都不容易。”冯绍道。
  黑车司机傻傻看着递过来的两张百元大钞,一时之间,竟忘了去接。
  ——他开黑车,已经开了近十年,只遇到赖账想少给的,还第一次遇到多给的!
  就像菜市场卖菜的大爷,客人买了五块钱西红柿,却非要给他五十块,这......这特么到底是大好人,还是个脑残啊!
  “谢......谢谢!”
  黑车司机接过钱,都快感动哭了。
  如果有权力,他真想给这位出手阔绰的小哥,颁发个‘华夏好乘客’的奖状!
  大奎、沈明、老施,包括郑瑞,在后座都是肉疼的龇牙咧嘴。
  尼玛,有钱人就是牛逼啊,人家开价八十,七十肯定能走了,偏要给人家两百,要知道,在工地上扛五吨水泥,也就一百二左右,那可是五吨啊!!!
  不过,钱是冯绍的,人家愿意怎么装逼,怎么当冤大头,那也是人家的事儿,他们除了肉疼,也不好多说什么。
  老款的普桑,一路风驰电掣,司机像打了鸡血似的,将油门踩到了底,半个多小时之后,已经到了市里,到了灯红酒绿,奢靡喧闹的‘皇庭酒吧’。
  冯绍自然是轻车熟路,都不需要服务员引领。
  桌上,除了吸附烟雾的几个小烛台,一份果盘,几碟插着牙签的小吃,只有杯子、扎壶、冰块,以及一瓶洋酒和七八瓶康师傅绿茶。
  “芝华士百龄坛?”
  冯绍皱了皱眉,一挥手,喊来了穿礼服,耳朵里塞着对讲机耳麦的服务员。
  “换酒!”冯绍大声说道:“给我换芝华士皇家礼炮。”
  ......
  除了郑瑞,剩下的三人,还是头一回来酒吧玩,老施或者这么一把大年纪,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三个人左看右瞧,充满好奇,就像头一回进城的山里人,看着舞池里疯狂扭动,如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看着只穿了很少布料,露出大片白花花嫩肉的女孩,不停吞咽着唾沫,沈明想看又不敢看,只是用眼角偷瞄,一脸害羞的样子,把冯绍逗的哈哈大笑。
  四个人喝完酒,从酒吧出来,已经是凌晨四点多。
  冯绍没有用网银或微信付款,而是现金,老施等人看冯绍递过去厚厚一叠钞票,吧台里穿着低胸装的小娘皮,用点钞机反复数了两遍,居然说还缺七百,冯绍二话不说,直接从皮夹里拿出一千三左右,丢给了小娘皮,说了声‘多的算消费’,竟头也不回的走了。
  “刚才......多少钱呐?”老施战战兢兢地问。
  “喔,不多,一万零七百,算上给服务员和吧台的小费,一共消费一万二左右吧。”冯绍不以为然地说道。
  “一万二?!”
  老施一翻白眼,差点昏过去。
  一万二!
  一万二啊!!!
  在工地上,一个月也就六千左右。
  哪怕是在热火朝天的旺季,没日没夜的干活搬砖,一个月也就一万左右。
  可是,刚才就吃了点花生米、水果,还有几瓶绿茶饮料,一瓶比茅台味道还古怪的怪味儿洋酒,怎么就要一万二呢?
  水果、小吃,切成薄片的西瓜、哈密瓜、猕猴桃,再点缀了几颗葡萄和金桔而已,小吃装在小碟子里,那几颗豆子和花生,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加一起,成本绝对超不过二十块。
  还有那几瓶绿茶,超市里卖两块五,去批发部,还不到两块钱一瓶,成本最多也就二十块钱。
  当老施提出心中疑惑时,惹来冯绍的放肆大笑。
  “哈哈哈......施老哥,你可真逗。”
  冯绍笑了会儿,捂着肚子说道。
  “果盘388,还是会员价,小吃一碟三十,绿茶一瓶五十......”
  老施震惊了。
  这......你特么简直就是黑店啊!
  他用舌头,挑出些许卡在牙缝里的豆子,细细咀嚼起来。
  ——这些豆子,五块钱一颗呢,可不能浪费了。
  “那瓶酒......”大奎吞咽着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道。
  “普通的皇家礼炮,也就两三千,不过,我们今天喝的,可是二十五年陈,原价一万五,我是这家酒吧的VIP高级会员,享受超额折扣。”冯绍说道。
  “折扣价都要一万?卧槽!二十五年?我去超市买一瓶二十五年的黄酒,什么沙洲优黄、古越龙山,也就几十块钱,绝不超过八十的!”沈明失声说道。
  刚才,他和大奎喝得最多,按数量来推算,他和大奎每人喝了有三千多。
  冯绍哈哈一笑,看了看手上的百达翡丽手表,说道:“已经四点半了,吃完早饭再回去睡觉吧?”
  他并不是用居高临下命令的口吻,而是以询问、商量的姿态,目光看向了郑瑞,似在征求对方的同意。
  郑瑞笑了笑,说道:“喝了一晚上的酒,肚子里还是空的,那就去吃点吧。”
  “好嘞!”
  冯绍轻车熟路,出了酒吧,绕过后面两条街,来到了一家专门做‘早茶’的GD餐厅。
  一进门,老施等人的精,又特么被震了。
  他们印象里的早餐,一般门脸儿都不打,卖的不是豆浆油条,包子馒头,就是面馆,可这里......分明是装修豪华的大酒店,这吃的是早餐,还是大餐呐?
  叉烧包、烧麦、水晶虾饺、肠粉、蒸凤爪、排骨蒸饭、糯米鸡......还有各式各样的小盅煲汤,有牛肉汤、蛇羹,一股浓浓的中药味,郑瑞一下子就闻出了西洋参、当归、天麻的味道,这些汤里,明显都加入了名贵的养身中药。
  沈明、大奎和老施三人,看着琳琅满目的格式美食,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他们还看到身穿雪白厨师服的印度阿三,在挥舞着面团,做印度飞饼。还有专业的面点师,在制作汤面。
  更有一名年轻英俊的厨师,用铁板烧的方式在煎鸡蛋,他先将鸡蛋抛向空中,落下时,蛋壳正好卡在他手中小铲的锋刃之上,鸡蛋碎了,流出蛋汁,他娴熟的用鸡蛋液,画了一个心形图案。
  傻了。
  彻底傻眼了。
  除了郑瑞,其余三人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新鲜,有存着小心与敬畏。
  “这......这是吃早餐?”大奎忍不住惊呼道。
  “对。你们想吃什么,自己去取就可以了。牛奶、果汁,还有进口的啤酒,杯子、餐盘就在摆放食物的长桌下面。”冯绍道。
  “这都怎么付钱啊?是拿一样就给钱,还是吃完了再结账?”老施问道。
  能问出这个问题,足以证明老施的高明之处,和沈明、大奎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冯绍正要解释,郑瑞笑着先开了口。
  “这是自助餐,进来之前,就已经付过钱、买过票了。也就是说,这里的东西,你们随便吃,就算全都吃了,也不需要再额外付钱了,不过,就算一点东西不吃,也是付这么多钱。”郑瑞道。
  “那我们吃这一顿早餐,要多少钱啊?”沈明问道。
  “二百八十八。”冯绍道。
  “什么?二百八十八?!就我们五个人,吃个早饭,要两百八十八?!”大奎简直惊呆了。
  “不,是每个人两百八十八,我们五个人,大概一千五左右。”冯绍很不以为然地说道。
  沈明和大奎对视了一眼,几乎在同时,异口同声说出了一个‘动词’。
  “我艹!”
  ......
  这间广式茶餐厅,今天与往日有些不同。
  平时前来的客人,都是各吃各的,偶尔有三二结伴而来的,也只是坐在一起,轻声交谈几句。
  可今天,所有客人的目光,都被第28桌的食客所吸引。
  28桌一共坐了五个人,其中的三个,那种‘吃相’,已经不是‘吃货’二字可以形容了。
  冯绍的大盘里,只装了几勺炒饭,一个烧麦,以及一盅仙草老鸭汤。
  郑瑞也差不多,只取了肠粉、虾饺,他没有喝中药养生汤,要了杯鲜榨橙汁。
  可沈明、大奎、老施三人就不同了,这三人的面前,都放着好多个叠在一起的餐盘,老施七个,沈明和大奎,不分上下......十八只大餐盘。
  他们每次都取满满一盘,坐下来不到五分钟,一盘子食物就没了,又去取餐......
  “你们怎么就吃这一点?瑞子,吃啊,这一顿可要288呢,要是不多吃点,那可就亏大了。”沈明满嘴流油地说道。
  像他们这种吃法,餐馆老板可就亏大了。
  “喝什么果汁啊,胀肚子!超市里一瓶美汁源果粒橙才不到十块钱。”大奎看了一眼郑瑞手边的果汁,说道。
  “药草老鸭汤?这不跟S县小吃里的养生汤一模一样嘛,人家只卖九块钱,你在这里喝这个,太不划算了。”沈明见冯绍用勺子喝汤,摇着头说道。
  二人喝的是法国红酒、瑞典进口的白啤和德国进口的黑啤。
  “二百八十八啊,不吃是傻子!你知道吗,集市上做皮肉生意的娘们,就算那个最受欢迎,大胸脯可以闷死一头熊的婆娘,一次也就八十,包夜才一百五,像我这样的熟客,还能打个折。这一顿早饭,足够包她两夜,剩下的钱还能买两瓶老村长呢。”大奎说道。
  此刻,他正在吃第九屉蒸凤爪,眼睛却盯着第七份排骨蒸饭。
  “我不认识他们的......真的!”郑瑞捂着脸,向附近投来震惊目光的食客解释道。
  “嗯,我也不认识他们,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一个叫沈明、一个叫大奎......”冯绍一脸坏笑。
  冯绍这是在报复沈明和大奎,喊他‘风骚’的一箭之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