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大限已到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大限已到

    太后看了一眼趴在塌边默默流泪的赵光晔,不由点了点头。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皇儿撒手人寰,那剩下的晔哥儿怎么办?总得为晔哥儿打算打算。
  
      “此事便由你去办!”太后看了一眼顾诚玉,不由想到了一件事,便打算支开他。
  
      顾诚玉了然地点了点头,恭身回道:“是!”
  
      “他不能走,咳咳!他得留下!”皇上微弱的声音响起,顾诚玉转身看向醒过来的皇上。
  
      “儿!”太后欲言又止,顿了半晌后,只能拿帕子擦着泪。
  
      “瑾瑜!你过来,皇后,你们先出去!”皇上看向皇后,他知道自己大限已到,不快些交代后事,只怕就来不及了。
  
      “父皇!”赵光晔用力抓住皇上的手,他害怕,害怕父皇就这么离他而去了。
  
      他虽年幼,但从小就在尔虞我诈中长大,自然不会同一般孩童一样不懂事。父皇这般模样,肯定是熬不过去了。
  
      之前他一直沉浸在自己失明的悲伤中,一直都是父皇来安慰他。他只知道父皇这段日子身子不好,却没想到父皇的病情会这般严重。他后悔,后悔没有多和父皇相处,还朝父皇发脾气。
  
      “晔哥儿,别哭!你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动不动就流泪。父皇不能再陪着你长大,你日后一定要听皇祖母和母后的话,凡事不要由着性子来!”
  
      皇上费力地抬起双手,摸了摸赵光晔毛茸茸的脑袋。感受到手掌下的温度,皇上的双眼中不由流露出几分眷恋。当真到了这种时候,他还是留恋人世间的。
  
      皇后拿帕子擦了擦泪,不可置信地看向皇上。皇上临终前难道没什么可对她说的吗?这是不相信她?不然不会让她回避!
  
      “你先出去!”太后见皇后站着不动,便指着她让她出去。
  
      皇后走前看了一眼赵光晔,见皇上扯住了赵光晔的手,皇后无法,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瑾瑜,母后,朕知道自己大限已到,等朕归去之后,皇位传给晔哥儿继承!”皇上微微喘气,此刻他倒是比之前精神了些许。或许,这就是人常说的回光返照吧?
  
      “儿!”太后心如刀绞,她瘫坐在床榻边闷声哭泣。
  
      皇上见了心里也十分难受,他想安慰哭得伤心不已的母后,但他无能为力了。
  
      “父皇您不是说还要带着儿臣去猎场围猎的吗?您还说要给儿臣猎一头鹿的。”赵光晔看不清皇上此时脸上的神情,他焦急地抓紧了皇上的手,他感觉到手中的温度在一点一点变凉。
  
      “晔哥儿,听话,父皇没时间了!”皇上将目光转向了顾诚玉,眼中带着哀求。
  
      “朕已将传位的圣旨拟好,就在那暗格中。等朕归去之后,宣旨之事就交给你。瑾瑜!晔哥儿才八岁,怕是坐不稳这皇位,朕请你护住晔哥儿性命,你可愿意?”
  
      如今他们皇室只剩下了几个幼儿,母后年岁大了,皇后又没有垂帘听政的能力,更何况他也不放心外戚干政。
  
      想比起皇后,他更放心顾瑾瑜!其实到了这一步,皇位当真是唾手可得了,只看顾诚玉到现在都不动手,那就说明他对皇位真的不感兴趣。
  
      如今在这朝中,他能信得过的,只有顾瑾瑜了。
  
      赵光晔也将头转向顾诚玉的方向,最近他常和顾诚玉见面,其实两人之间也建立了一些情谊。直到现在,他才理解父皇的良苦用心。
  
      原来父皇早就知道他自己命不久矣,因此才让他和顾诚玉多多接触,好让顾诚玉多顾着他一些。只可惜父皇的良苦用心,他到现在才知晓。
  
      “若是大皇子顺利登基,尽力辅佐他,是身为臣子的本分。在微臣有生之年,必然会尽力护住大皇子性命!”
  
      顾诚玉点了点头,这根本不用问,大皇子若是登基,他不辅佐大皇子,还能辅佐谁啊?
  
      至于护住大皇子性命这事儿,他也只能做到尽力,反正他只要无愧于心即可。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那暗格中还有两封圣旨,一封是封你为摄政王的圣旨,还有一封你暂时不能打开,你先去拿来!”
  
      皇上闻言顿时放下心来,顾瑾瑜是信守承诺之人。即便顾瑾瑜话中有话,他也并不介意。
  
      只要保住晔哥儿的性命,这江山,即便落入了顾诚玉手中,他也无憾了。至于其他的皇子,他只能放弃了。
  
      顾诚玉没想到皇上竟然会封他为摄政王,可想而知,皇上这是非要将他和大皇子绑在一起了。
  
      太后也没料到皇上竟然有此打算,只是片刻之后,她便释然了。晔哥儿日后还要仰仗顾诚玉扶持,若是不给顾诚玉些权利,顾诚玉如何能护住晔哥儿?
  
      顺着皇上说的话,顾诚玉上前将暗格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三封圣旨。
  
      “这一封,你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记住,一定要到万不得已之时,才能打开。”皇上看着这封圣旨,这里头,是葬送他们赵氏江山的催命符。
  
      “是!”顾诚玉并不好奇这圣旨中的内容,无非是皇上给赵光晔留下的最后保命手段而已。
  
      “母后!你和晔哥儿先出去,朕有话单独和瑾瑜说。”皇上朝着太后说道。
  
      太后闻言立即站起身,拉着依依不舍的赵光晔出了内殿。儿只靠着一根银针强行吊着命,她哪里还敢耽搁?
  
      “你答应尽力辅佐晔哥儿,朕信你,亦谢你!不过,若朝中当真到了不可控之时,先护住晔哥儿的性命要紧,其他的不用管。”皇上不放心,只能再次嘱咐道。
  
      “不是不相信你的能耐,但你也不是没有软肋!朕只希望晔哥儿能活着,为朕留下香火。”
  
      “是,定当尽力而为!”顾诚玉点头,皇上交代得差不多了。至于朝中之事,既然升他为摄政王,那也用不着交代他什么。
  
      “朕问你,父皇临死前,是否将皇位传给了赵显?”这件事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不得到顾诚玉的回答,他死也难瞑目。
  
      “是!”顾诚玉没有犹豫,皇上不会不知道。这般问他,只是想让他自己死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