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农妃 > 第六一二章 福姬的心思

第六一二章 福姬的心思

    福姬一抬头,有点茫然。
  
      “学里还是可以来,不过以后住我那儿。”辛鲲瞪了她一眼。
  
      福姬比辛鲲聪明多了,起身默默的退了出去。
  
      “这姑娘长得不错,大眼睛皮肤也不黑。”辛瑶笑了一下,轻轻的说道。
  
      晚上,辛鲲洗完澡出来,福姬在屋里等她,看她出来,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双手放在了床边。
  
      “这些日子为什么没进来看看我?”辛鲲喝了水,抬头看着她。
  
      “小何他们是官身,在官学读书,进来拜见也是应当的。”福姬低下头。
  
      “有人来求亲了,不是小何和小胖。也是官身,过去就能做太太,你愿意吗?”辛鲲没有纠缠,直接把问题抛了出来。
  
      “夫人!”福姬没想到,夫人叫自己进来,竟然是为了这个。一时间,脸色惨白。
  
      辛鲲终于点了头,福姬一点也不知道。看来李豪那个小子人不错,在没得到自己同意之前,没敢在福姬面前现。不过,果然傻子就是傻子,你都不现,人家知道你是谁啊?真的指着自己单手一指,就成就好事,真是做他的大头梦了。
  
      “说话,光叫夫人能有什么用?”辛鲲没可没露出一点神态,直接说道。
  
      “福姬目前不想嫁。”福姬跪在了地上,轻声说道。
  
      “是目前不想嫁,还是不想嫁来提亲的那个,你知道那是谁就直接拒绝?”
  
      “谁也不想嫁,娘娘,可否叫人去看看我们的大船去哪了?”福姬抬起头,轻声问道。
  
      “你想先找你父母?”辛鲲微皱了一下眉头,当初那些庄民和自己的学生们最终选择了放弃自己,她不能说这就是背叛,但是她是别人不在意她,她也就懒得去在意别人了的性子,现在若不是福姬提及,她真的就把那船人忘记了。
  
      “不管生死,总要有个结果才是。”福姬的双手握成了拳,想来这事在她心里已经很久了。
  
      “你没去问问小何?”辛鲲看着福姬,自己可以忘记,但是小何那个小心眼,那些人抛弃的,其实是小何,而他们,是为了保住小何留下的。小何才是叛军之首领,所以,小何那时被抛弃感应该是最重的,好些都是他的朋友,他们一起走南闯北,都可以算是兄弟了,但是,最终,他们头也不回的走了,这对小何来说,也是极大的伤害。
  
      “小何知道?”福姬一怔。
  
      “我一直跟皇上一块,而小何比较容易接触外头。你该让他帮你的!”辛鲲轻轻的点了福姬一下。
  
      “是!”福姬高兴了,此时的她,都想马上站起来,出去找小何,让他们去查那条船的下落。
  
      “好了,那个明天再说也来得及,城门都关了,你纵是现在出去,人家也帮不上忙。”辛鲲按下了她,盯着她的眼睛,“小何,或者小胖?你是不是更想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在一起?”
  
      福姬一怔,立刻坚定的摇头。开什么玩笑,他们一起长大,小何从小就是个怪物,而小胖,她觉得自己跟他一块,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说话!”辛鲲想打人了,这些人真是有话都不肯好好说,光点头,摇头,这算是啥意思?所以她最烦跟这些人说话了,好好的说事,跟猜谜一样。
  
      “哦,我不想嫁他们俩任何一个。”福姬说得坚定又坚决。
  
      “行了,那来求亲的呢?比你大一点,好吧,大得有点多。那个还是不要想了,回头给你再相别家。”辛鲲想想李家的二百五,得有二十四五了吧,看着比小何还不成熟,长相也挺一般了,身上除了有爵位,真是哪哪的都合适。
  
      “您不是说,十八之后才相看吗?”福姬也听出来了,辛鲲哪家都没打算让她去,心安了一截,不禁跟辛鲲撒起娇来了。
  
      “去,我说十八,人家也得干不是,我听说京里女孩定亲都是十四五,然后准备嫁妆两天,再把那个流程一走,没有一年半载的,还真的结不成婚。他们跟我说,你足十四了,也就是十六了,再不定亲就大了。”辛鲲对福姬做了一个鬼脸。
  
      “所以,跟这些人有什么可说的,您早点睡。”福姬不以为然,准备告退了。
  
      “福姬,万一接到的是坏消息怎么办?皇上虽说放他们走了,可是没有我在船上,我很担心他们。”辛鲲看福姬的刚刚转晴的脸,她也知道自己说这个不合时宜,但是她却不得不说。
  
      “原本就是求一个心安罢了,真的知道他们在哪,难不成我还能去找他们?”福姬低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辛鲲轻轻的拍拍她的脸,也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对福姬的父母来说,弟弟更重要,所以他们抛弃了福姬,这对福姬来说,也是件极痛苦的事吧?所以她只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活着,只要有个结果就好,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想听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吧!
  
      “阿大和阿二叔在倭国,他们还在干之前的老本行,若是你实在不愿将就,那么,就去日本好了,哪怕是做女海盗,我也支持。”辛鲲微笑着看着她的眼睛。
  
      “您真是,刚祸祸完朝鲜,现在又去祸祸倭人。”福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应该说,我原本首选就是倭国,若不是为了你们,我早在倭国称王了。所以人不能心软,你还说。”辛鲲又戳了她一下,但是她又轻叹了一声,是啊,她只是讨厌朝鲜人,但是毕竟他们之间是没有血仇的。倭人,还是别留下了。
  
      “谢谢你夫人!”福姬再一次跪在了辛鲲的面前,但是这次不是行礼,而是把头搁在了辛鲲的腿上,当时自己就留下来,明明父母可以拉着她走的,但是父母不敢靠近她,生怕因为去拉她,而被大盛军队所忌惮,于是,他们拉着儿子离开了,就算母亲流泪了,但是这又有什么用?他们实实在在的抛弃了她,而一直把他们护在羽翼之下的人,是自己面前这位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