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洪荒之神棍开山祖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灵宝归源,洪荒证道,天庭债券

第三百八十五章 灵宝归源,洪荒证道,天庭债券


  盘古在变幻。
  
  它本是没有独特而鲜明的个人烙印的,但是在天帝的推动之下……它在转化,变成了伏羲的形,伏羲的魂!
  
  一时间,这苍茫洪荒中,有了两尊至高无上的天帝。
  
  不过,很快便重新归一。
  
  伏羲从大罗天走出,与那“伏羲”接近,然后无声无息中,水乳……交融,他们合一了!
  
  “轰!”
  
  无量恐怖的威压倾泻,涤荡了无尽时空,向诸天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他是无敌的,他是永恒的,他是至高无上的,坐看万古沉浮,淡看纪元兴衰!
  
  在这一刹那,没有一个人道生灵不跪伏在地上,虔诚的膜拜。
  
  纵然是成道大罗者,也要深深弯腰,鞠躬,行礼……这是在对修行道路上至高成就者的礼仪,也是对开天辟地创造一切源头的感恩。
  
  “这就证道盘古了吗?”
  
  女娲紧张而激动的关注着,生怕会出意外。
  
  纵然平日里掀翻伏羲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妄图翻身上位……可女娲也绝不希望,这个目标会用其他离奇诡异的方法来实现。
  
  比如说伏羲扑了、伏羲跪了……
  
  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也不会反驳的,到时候自然是娲皇怎么盖棺定论都可以。
  
  但,这绝不是女娲想要的。
  
  这一刻,她比谁都心忧和渴望,希望伏羲能平安无事的迈过这一关。
  
  “应该不是吧?”鸿钧在一旁拿捏不定的道,引来娲皇的凶残目光,他却还没有自觉,只是说着自己的猜测,“如果这样便能说成道盘古……我总觉得有问题。”
  
  “我们修行,虽然讲究善假于物,助益自身道行。但是本质却是借假修真,最终极一定是炼假成真,将一切外物成就转化成自己的!”鸿钧阐述着,“天帝他借助天地、众生,祭炼出盘古的存在,再自己融入其中……气息威压的确膨胀到一个远超先前地步,但要说成功了?”
  
  “我寻思,他还差一步。”
  
  “毕竟,先前不是说了么要自证盘古!”
  
  “通过天地众生造化出盘古之身,应该只是他最后自证盘古的工具,是外物,是炼假成真的那个假!”鸿钧越讲,越觉得自己有道理,揣摩到了天帝的思路。
  
  现在盘古是伏羲,伏羲是盘古……但到最后,理当是盘古为盘古,伏羲是伏羲!
  
  “只是,他要如何炼假成真呢?”鸿钧沉吟,“而且还有一个关键……眼下这样演化出来的盘古,能匹敌真正的盘古吗?”
  
  “我很怀疑。”
  
  鸿钧的质疑并非无由毕竟此刻的伏羲,相比那个层次还差了一线!
  
  虽是一线,却如天壤。
  
  无法彻底理解,不能绝对掌控……纵然巧思妙计,造化出了一尊“盘古”,那也是在他理解极限的,最多是超出半步,却没有极尽升华!
  
  这最后的半步……如何弥补?
  
  屹立在天地中央,法相庞大无比,只是存在便在不断撑开宇宙极限的伏羲,双眼变得深邃。
  
  “终是走到了这一步,踏上了无悔路。”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罢!”
  
  天帝动用了盘古的权限,发号施令。
  
  就在这一声敕令之下,洪荒爆发了剧变!
  
  在此时此刻,一尊尊大罗帝君面色变得惊恐起来……他们感知到了什么?
  
  那创造宇宙的至高祖神大道印痕……在消失!
  
  是真正的消失!
  
  而非是被掩盖、被遮挡,这种虽然黯淡却仍存在的状态。
  
  在此之前,洪荒宇宙之中任何大罗强者都能够感受到,天地之中存在着盘古的道果……虽然触碰不到,但却可以用各种方式去借鉴、去得到一二的指引。
  
  其中最强大、击败了所有对手的大罗,能主导洪荒大势的胜利者,更是可以获得摘取这胜利果实的机会,实现修行道路上的极尽蜕变如天帝。
  
  这,也是洪荒世界大罗并起,爆发大道之争的根源……没有这滔天利益,谁愿意打生打死?
  
  宅在自己洞府里不好吗?
  
  偶尔心思来了,也可随意开辟一方宇宙,在里面玩耍。
  
  尽管这宇宙,不如太易至强者所开辟的尽善尽美,一切皆有可能,是只能参照洪荒规则的模版,但让自己开心也足够了。
  
  可现在?
  
  不同了!
  
  “盘古的大道在消失?道果在归于虚无!”
  
  大罗惶恐,帝君颤栗。
  
  这是一种让他们很难接受的现实。
  
  事实上,这只是很难接受,而不是最难接受。
  
  最受冲击的,是先天神圣!
  
  盘古的道消失……对于这种层次的至高存在,能被称为消失,就注定了不会只是一个时间点而已。
  
  而是过去、现在、未来!
  
  全部都消失!
  
  古今未来,不存盘古!
  
  或者说,再不存在这样一个具备主观能动性的盘古,在天地中落子无数的盘古。
  
  这意味着什么?
  
  或许,有一种会开天辟地的规则,在混沌中演化宇宙,但它不会留下自己的道果了。
  
  也不会去创造一尊尊先天神圣的最初始起源!
  
  这一刻,所有一切盘古主动为之的事物、现象,都在经受着一种考验,那是一种否定!
  
  从诞生的根源处否定!
  
  那一尊尊先天神圣,首当其冲遭受着这样的冲击。
  
  他们惊骇,他们迷茫……
  
  “若盘古不曾创造我们,我们的诞生又是怎么回事?”
  
  即使诸神道心坚定,很短时间就重新定义自我,运转道果超拔自身起源,重新书写自己存在,但是心中的惶惑仍然存在,比之目睹天地毁灭都要严重十倍百倍。
  
  在这样心情下,他们就连一件同步发生中的大事,都几乎给忽视。
  
  那是属于先天灵宝的变故!
  
  这不能说,他们太过粗心大意。
  
  只是先天灵宝这种东西,绝大部分先是在鸿钧手上存着,再跑到伏羲的个人私库中代为“保管”。
  
  寻常大罗,对先天灵宝真是缘吝一面。
  
  当然,总有不寻常的大罗,机缘之下,得以执掌灵宝。
  
  但是随着他们修为提升,逐渐那些灵宝也不被放在心上了,不会被郑重对待。
  
  除却个别人,手中灵宝另有用途,还随身携带,因此得以最快发现异变。
  
  “咦?我的锅呢?!”
  
  娲皇刚调整好心态,便错愕发现自己最趁手的汤锅、呸,是造化宝鼎乾坤鼎,丢失了!
  
  逆转时光,追溯根源,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乾坤鼎中在一种虚无的道力中虚幻,到形体破碎,一道黯淡的灵光浮现,而后轻轻颤动,模糊了时间空间,一跃而消失。
  
  强大如娲皇,实力惊世,道行非凡,参悟到太易至境,也对此无能为力。
  
  因为,若是想要阻挡这个过程,等于便是在跟此刻的伏羲对抗!
  
  这,无解!
  
  类似的情况,同时发生了太多太多。
  
  乾坤鼎的情况,并非是特例,而是常态!
  
  在这一刻,太多太多的先天灵宝炸开,形体破碎,唯有一道不灭灵光呈现,飞纵而起,在一种至高的力量掌控下消失!
  
  甚至,包括了先天至宝!
  
  像是造化玉碟,也躲不开这结果。
  
  绚烂光雨中,有一个虚淡的身影浮现,英姿伟岸,超凡绝伦。
  
  他看着这个时代的洪荒,看着开启证道序曲的伏羲,嘴角微勾,有一抹温暖的笑意。
  
  最终,虚影散去,只有一道光,超拔时空,从这里消失。
  
  ……
  
  千千万万的灵宝破碎,除去主导这一切的伏羲,没有人能够捕捉到它们的痕迹。
  
  “先天灵宝,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不过是一段回环因果的寄托,是倒果为因的产物,承载着某个家伙的谋划。”
  
  “现在,一切归还,扫清尘埃,斩断过往,去走我自己的道!”
  
  伏羲目光微微一凝,那些全部汇聚到他这里的灵光,便都彻底破碎!
  
  这是很奇异的。
  
  要知道,那是先天不灭灵光,是大罗存在的象征,万劫不灭,万世不移。
  
  能镇压、封印,却不能熄灭……可现在,却仿佛被颠覆了这个真理。
  
  这自然是因为,它们本质上没有被毁,只是在归还,归还真正的根源!
  
  诸多大罗帝君,除了寥寥几人之外,此刻都接受到了一场莫名奇妙的馈赠。
  
  还没有彻底从起源诞生的困惑中走出,便领到了一笔天降横财,实力在提高,道行在增益。
  
  “这是什么个情况?”
  
  神圣迷茫。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有太多的地方让他们看不懂了。
  
  “难道是因为证道盘古,各种稀奇古怪的幺蛾子都上赶着出现吗?”
  
  “不能理解……不能理解啊!”
  
  虽然搞不懂原因,但是不妨碍他们将其笑纳。
  
  或许此时此刻,只有两尊大罗没有笑了。
  
  鸿钧,女娲。
  
  他们是唯二没有得到提升的神圣。
  
  所以没有笑。
  
  女娲在疑惑,自己被区别待遇的原因。
  
  至于鸿钧……眉头一直在皱紧,努力的思索什么。
  
  他有一个猜测,隐约间有迷雾,似乎要在眼下褪去,得见真容。
  
  ‘盘古、洪荒,可以一体两面。’
  
  ‘神圣、灵宝……也的确不是不可以。’
  
  ‘那么问题来了……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才有我的本体祭炼先天灵宝的浩大工程?’
  
  ……
  
  ‘一切都在归还,斩去过去亦或者是未来的道痕,徒留一张白纸,好容我作画。’
  
  伏羲叹息,突然间笑了,“险些还忘了你……”
  
  一柄神斧在他身周旋转着,环绕着,轻轻嗡鸣,带着留恋与不舍。
  
  天帝手指轻轻敲击,最终轻语,“去吧。”
  
  “嗡!”
  
  开天神斧巨震,在天地中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剧烈响声,震动了古今未来。
  
  然后,它在炸开,在爆碎!
  
  闪耀了万古岁月,惊艳了诸天所有。
  
  不过,它并没有带来什么毁灭性的灾难,仿佛只是一场纯粹的最绚烂烟花。
  
  最后,一道光在烟花中坠落,落在伏羲身上,让他的气息若有若无间多出了一种超然。
  
  “终于……都圆满了。”
  
  伏羲仰起头颅,“该斩去的都斩去,该吸收的都吸收,所有人都立在最强大的姿态,可以去闯最后一步了。”
  
  “什么是盘古?”
  
  “就是最强大的大罗!”
  
  “那么,便让我凝聚洪荒天地一切元气物质,汇聚所有诸神众生,在我的意志掌控下,作为一个整体,去证就古今未来最不可思议的大罗道果!”
  
  数千上万的大罗,无量量的众生,整个洪荒宇宙的元气物质,这一刻是一个整体,是一个生灵!
  
  驾驭着这整体去证道……若是成功,自此之后,洪荒天地便是一个活生生的大罗,其间的每一寸再微不足道的土壤,每一个再渺小的生灵,都将共享这大罗的荣光!
  
  洪荒,必将永恒!
  
  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大罗,是理所当然的盘古!
  
  是盘古成就了洪荒,还是洪荒成就了盘古?
  
  或许,将有一个最超出想象的奇诡答案!
  
  ……
  
  一个生灵,想要证道大罗?
  
  那总要有功法,有修行的依据,还要有法力的源泉。
  
  尤其是这生灵,还是一片浩瀚宇宙!
  
  它所需要的修行资粮,太过非凡,寻常的大道规则,对其来说根本没有参悟与学习的价值。
  
  只有那真正宝贵的智慧,在规则上的升华演绎,奇思妙想,才是洪荒宇宙真正需要的。
  
  大罗的智慧,众生的思想,伏羲无良时光兢兢业业的积攒,此刻汇聚在一起……瞬间而已,便补满了天地所缺,满足了心灵境界的需求。
  
  而在法力上,一般的灵气、精气,完全无用……一个无量天地,从来不缺乏这些东西。
  
  它们太片面,也太单一,不符合一个宇宙对法力的要求。
  
  法力,那是需要精气的锤炼,灵魄的运转,在精气神三宝之中反复打熬,才能成为承载大道的根基!
  
  而这样的东西,对于天地而言,也早就有了准备。
  
  气运功德!
  
  天机大道,掌控天人互动,产生了一种最奇妙的力量。
  
  此刻,天地是肉身,人道是灵魄,它们之间的互动,所炼化出来的,便是最适合天地的法力啊!
  
  为这一天,伏羲准备了太久太久。
  
  也因此,为确保万无一失,对待任何敢跟他抢钱的大罗神圣,天帝从来不吝啬下重手,暗地里时刻准备着,一有机会就抄他们的家,将所有的储备尽皆搬走!
  
  就是为了这一刻!
  
  “轰!”
  
  天地银行的宝库,就此炸开了。
  
  无穷无尽的玄黄功德,化作了液体,在洪荒中尽情流淌!
  
  它们按照最玄奥的轨迹运转,成为天地这个生灵最有力的法力支撑!
  
  但是……
  
  “不够……”
  
  “还不够!”
  
  伏羲的眼神有些无奈,‘缺口还是太大了。’
  
  ‘支撑整个洪荒世界求取大罗道果的法力,实在是太多了!’
  
  ‘只能找‘未来’去借,向众生索取……’
  
  ‘一笔无量大数的功德!’
  
  ‘不过,天庭发放功德债券,谁敢不买账呢?’
  
  天帝淡然了。
  
  ‘以后再慢慢还就好……’
  
  ‘而且,这里面还有的是操作空间。’
  
  ‘比如暗中调控市场,让每过一天,物价水平上涨的速度,都比货币的购买力超出一点点。’
  
  ‘通货膨胀而已嘛!’
  
  ‘若干年之后再回首……这笔债券?小意思了!’
  
  大钱化小,小钱化了。
  
  那些芸芸众生,难道还能干的过集合最高武力的、负责印钱的机构?
  
  在天地银行的钞票上,动辄写上个十亿八亿的数额,又算得了什么呢?
  
  谁能追究?
  
  ……
  
  “嗡!”
  
  一道禁忌的神通被施展。
  
  天庭的概念、存在、信誉,被实质化的衡量,向着未来、向着诸神、向着众生,贷了一笔功德款。
  
  当然名义上,这被称为是天庭债券,是诸神众生为洪荒建设而热心参与的事业。
  
  至于是不是自愿?
  
  嗯……这不重要。
  
  与此同时,目睹了这一切的鸿钧,双眼睁大
  
  他想起来了!
  
  当年,被伏羲给放逐进了混沌时代;当年,盘古砍杀魔神时动不动就有一道余波与他擦肩而过……最后,侥幸无比逃出的时候,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
  
  夹存在混沌中的信息,是魔神的低语,却完全匹配不上那时间与地点……
  
  “混蛋……太昊……”
  
  “欠债……无量大数功德……”
  
  “破产……跑路……上岸……”
  
  “欺骗……轮回……”
  
  干咽了一口唾沫,鸿钧觉得自己背后,已经被冷汗所浸湿。
  
  双手紧握成拳头,隐隐有些疼痛……但他没有在意,反而是瞳孔紧缩,如同一根针。
  
  若有若无的迷雾在消散,像是让他看透了历史的尘埃,捕捉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倒果为因恐怖行动!
  
  昔年魔神的怒吼,曾经魔神的咆哮,被屏蔽与扭曲的声音,隐晦的真相
  
  “天……大罗……有悔……”
  
  “至高……庭破碎……”
  
  “恨!恨!恨!”
  
  “追随……献祭……”
  
  “希望还……在!”
  
  “我们……会归来!”
  
  这一瞬间,鸿钧的灵魂在颤抖。
  
  先天神圣。
  
  混沌魔神。
  
  因果先后……谁是因,谁是果?谁在先?谁在后?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他终究没有说出来。
  
  因为,此刻那绽放无量光芒的伏羲,将一道目光,烙印在了鸿钧的眼底。
  
  ps:还有第二章,大概在一点半左右,等不了的可以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