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洪荒之神棍开山祖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伏羲的日常作死……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伏羲的日常作死……

    横渡虚空,神行万里这所有行为只发生在一瞬间,于间不容发之际跳出了危局。
  
      空留下伏羲一只手镇压向病榻,却是一无所得。
  
      不过即使面对这样突然情况,他也没有过多的惊奇和意外,反而是淡然看向远方,将活蹦乱跳的少女映在眼底。
  
      这一刻的凤凰,元气满满,生机充沛无与伦比,哪里还有方才那一副满脸病恹恹的样子?
  
      体能状态,分明就是全盛期不,甚至还不止,已经超越了往昔最强大的时候,有一种本质的升华!
  
      屹立在凤生最高峰,精气神圆满无暇,相比受创前还有所精进,一场劫难亦是一次机遇,生死的涅中蜕变,她在修行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了。
  
      当然就算是如此,元凰也很小心,面对着手握乾坤鼎、随时可能将她下锅的某人很紧张,不敢有丝毫大意。
  
      “呵!”伏羲慢悠悠收回手,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看向远远躲在一边、无比警惕他暴走杀凤的少女,“怎么?都装了几百年,现在不继续装病了?”
  
      “诶?”元凰迷迷瞪瞪的,张着小嘴,惊诧莫名,眼下这剧本的发展路线,似乎跟她想象中的情况不一样,“咳咳你知道我是装的?”
  
      “当然”伏羲哂笑一声,“跟我玩心眼?就你还道行,还差得远呐!”
  
      “那一战后不过四十余年你就恢复到圆满,剩下时间就是躺在病床上来回支使我真以为我看不出来?”熄灭乾坤鼎中燃烧的混沌道火,他语气很从容,“只不过呢,从始至终我看破不说破,顺着你的心意陪你演下去而已。”
  
      讲真,虽然说不至于对凤凰的了解情况比她自己都清楚,但是伏羲对她的身体状态、大道真意,也早已经是熟悉得不能再通透。
  
      基于此,对元凰的痊愈进度不管怎样都是心中门清,大致有数要真以为他好骗?那就大错特错了!
  
      如果连这点基本的能耐都没有,还敢说是真将她放在心上,时时刻刻无微不至的照料?
  
      根本就是没用心罢!
  
      不得不说凤凰在生死涅的道路上走得很远,遑论还有梧桐灵根的契约、生命力共享,之前受到伤势尽管很重,但是有那样大好条件滋养,还有整个万神殿的诸神集合智慧、耗费心力去相助,几十年的时光就足够恢复到巅峰,无瑕无缺。
  
      至于在元凰痊愈后,伏羲还愿意陪着演下去,看起来一副被骗的团团转模样那也只是他愿意被骗而已。
  
      否则单凭他们两者之间的心机算计水准,凤凰扑的不要太干脆,搞不好一睁眼一闭眼,她就成了“前”殿主。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心中有愧,先前坑害着她被“自觉”顶在最前方,挨上最毒的打;又或许是因为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莫名的情愫在影响,让伏羲都出乎他自己预料的有耐心,数百年时光下来迁就元凰,满足了她一个个小心思。
  
      “我什么都清楚,什么都明白,只是没有揭穿而已”伏羲嘴角微弯,“看着你暗地里一副开心窃喜的模样,我就觉得很有趣,懒得去计较了。”
  
      “诶嘿嘿”元凰干笑,这一刻她感觉好尴尬,本以为难得的套路了伏羲一波,在两人之间的博弈上第一次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可若是这一切都是被人饶有兴趣的观察,无声而默契的配合、带着点宠溺的呵护就很让人觉得羞涩窘迫啊。
  
      “那你怎么现在不陪我继续演下去了?”许久之后,少女才嘟囔着念叨了一句,“一下子就翻脸了,比翻书还快”
  
      “一些问题上愿意迁就你是没错,但你好歹也要考虑考虑我的底线问题尊重,是彼此互相给予的。”伏羲猛的翻了个白眼,“既然是地位平等的交往,就不要折腾一些太扭曲怪异的要求好不好?”
  
      “最近一段时间,你乱七八糟的想法是越来越多怎么,感觉自己飘了,对我建立起心理优势了?”他伴着脸道,“这样的要求都敢提出来,置本神的神格尊严于何地?!”
  
      伏羲凶起来,气势上扬,伴随的便是小凤凰气焰被打压下去,低着头道歉,“呃对不起,这一次是我错了。”
  
      她小心翼翼瞅着伏羲的表情,看上面还是阴云密布,一副很不爽很不爽的样子,心底就发虚,然后一步一挪的走到他身旁,缩着脑袋低声下气开口,“怎么,你生气了吗?”
  
      “对我现在很生气,很难消下去的那种。”伏羲一本正经的道,“而且,会持续很久很久小凤凰你以后可要小心点,我可是随时会报复回去的。”
  
      “啊?!”少女捂住嘴,眨着明亮的双眼,“不至于这样吧你不是常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吗?太昊神圣心胸那么的宽广,何必跟我这弱小的凤凰斤斤计较呢?”
  
      “要不你说一说,要怎么样才能平息你心中的怨气呢?”她惴惴不安的道,“能做的,我一定会做”
  
      “唔这个嘛”伏羲双眼放光,眼珠转过一圈又一圈,不知道肚子里有多少坏水在冒泡,最后满脸笑嘻嘻的说着,“其实很简单”
  
      “放心好了,这要求对你来说很轻松,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算是便宜你了呢。”伏羲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来深呼吸,双眼看着我”
  
      元凰此刻感觉到心慌慌,有种很不详的预感,觉得前面有很不好的东西在等着她。
  
      不过,她现在又没有什么反驳的余地,只能僵硬的按照那说法去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伏羲,耳边还在听着他的指示。
  
      “大声说‘伏羲,我最喜欢你了’!”
  
      “伏羲,我最喜、喜欢”少女面容一瞬间变得血红,那是羞的,说话结结巴巴,整个人像是都要坏掉了,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都听不见,“欢、欢你了”
  
      “没诚意”伏羲咂咂嘴,“这么小的声音,我听不见”
  
      “来!再来一次,这回声音大点!”他掏掏耳朵,“做为一个殿主,这点勇气都没有吗?”
  
      凤凰睁大了双眼,几乎气结,这种事情,跟做为殿主有什么关系吗?
  
      “伏羲我、我最”磕磕绊绊的,每说一个字脸色就红艳一分,到后面若天边的晚霞,明艳无比。
  
      伏羲悠哉悠哉欣赏着这美好一幕,往前数百年某人吃下去的现在都全部吐回来,他感觉一点都不亏。
  
      当然,调戏凤凰一时爽,一直调戏那后果就不怎么爽了。
  
      到最后,万神殿诸神目瞪口呆看着一幕活剧的上演前些日子还发了病危通知书的凤凰是如此活跃,俏脸通红的拎着禁器战矛,天上地下的追杀伏羲。
  
      “你给我站住,别跑!”
  
      “我还说你给我站住,别追呢!”
  
      诸神错愕,一个个驻足沉思,彼此间面面相觑,“这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们的时间被偷去了吗?一下子过去数百上千年?”
  
      “凤凰神主竟然恢复圆满了?太昊神主不是在照顾她吗,怎么现在这样子像是在生死对决?”
  
      “是世界变化的太快,还是我的思想落后了”白泽托着下巴,像是在思索什么巨大的难题。
  
      “不都没有的事。”接引走到他身旁,与其并肩,一脸深沉,“虽然我不太清楚整个过程,但是看这眼下这情况,大致也能推测出个一二三来。”
  
      “唉都是套路啊!套路!”
  
      “好了,既然你已经恢复,那就该办些正事了。”
  
      一场闹剧结束后,伏羲眼眶有些发青的跟元凰交待情况,“我们万神殿的极尽升华蜕变,可全指望这一次了。”
  
      “只有拥有一条最稳定的收益渠道,一个能确保我们核心凝聚力不崩解的基石,才能抵御时光对人心的冲刷,漫漫岁月中始终有开拓进取的野心斗志,征伐四方,直到一统洪荒。”
  
      “不然,我们很可能就此止步,永远都是这般规模,再没有扩展的空间。”
  
      他的语气带着几分凝重,在跟凤凰讲道理,论及一些重要事项。
  
      “我明白的。”少女此刻也没有了先前的羞窘样子,变得专注起来公事私事她很分得清,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些什么。
  
      “万神殿内部,已经开始有厌战之心”她轻轻叹着气,“毕竟虽然有你们出谋划策,每一次动手都是以强击弱,可对手也是与我们一样的先天神圣之辈,又有哪一个是好对付的呢?”
  
      “真的对决时,也是冒着莫大的风险,可能一招不慎就被重创,殒落未必,伤损本源阻碍修行前路,却大有可能。”
  
      “如果只见付出而不见收获,若继续强令征伐四方,整个势力的人心都会溃散。”
  
      “就算大家都是有十几万、几十万年时光磨砺出来的情感,恐怕也不能持久”
  
      “不过好在,你的气运之道应运而出当在战争中能收获到巨大的红利,这些种种内部矛盾纷争,便会转嫁到别的方面,留有足够的缓冲余地。”元凰轻叹,“我们明知道会有风险,最终还是一样会走上这一条路。”
  
      “修行嘛,既然想走捷径,不冒点风险怎么行?”伏羲不以为意的道,“跟我们当初猎杀凶兽、取其本源转化探索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这一次的对手换了,是与我们相同的存在。”
  
      “相比与凶兽之间的你死我活,这里面还有些温和的余地,最起码我们不会追求斩尽杀绝,而是尽可能的求同存异。”
  
      作为万神殿的实际决策者,两人商谈了很多,涉及到未来发展的方方面面。
  
      当然在这其中既有光明正大的内容,也有些不适合外传的小隐秘,比如说分赃问题。
  
      “关于那气运的红利分割”元凰迟疑着,“你想怎么分配?”
  
      提到这个,她的表情前所未有郑重起来,“每一位先天神圣,我们的核心成员、后来的加盟者、被打磨熬炼而归降的强者这必须有一定的章程在其中。”
  
      “如果规划的不好,那会遗祸不浅,波及万古,可能让一个势力由极盛中坠落尘埃。”
  
      “尤其是,我们势力的主旨与口号,还是万神平等,民主和谐!”说着说着,凤凰微妙的看了一眼伏羲,那眼神叫一个意味深长。
  
      “咳咳”伏羲干咳了两声,“我知道你什么想法若是集权,一切权柄皆在于你,就顺理成章可以直接享受最大利润了是不是?”
  
      “可你也不想想,若没有‘万神平等’这个口号忽悠、啊不,团结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的战友,哪来现在的风光?”
  
      “总不能好处享受到了,当要尽义务的时候,就把它一脚踹开罢?”
  
      “真的这么干了,以后谁还跟你混?”伏羲撇撇嘴,“当老大的吃肉,也得让下面的小弟喝喝汤,蹭点肉沫什么的嘛!”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凤凰蔫蔫的,“那么,你要怎么制定章程?”
  
      “看你最近和接引、白泽碰头交流的次数很多,想必已经有了完善的方案?”
  
      “算是吧”伏羲点了点头,“就以眼下的这片浩瀚山河、兆亿生灵为基本盘,我们的想法是将其分割成一万份。”
  
      “每一份,我称为一股,一万份就是一万股。”
  
      “每一股,都是代表着一份实际的气运红利分润,是由我们万神殿的体制凝练转化而成的真实不虚力量,可以直接助推修行,探索更高的境界。”
  
      “在这其中,作为大道的创始人,个人专利的必需分成,我本人是肯定要拿上不小的一笔这无论是谁都不能反驳的吧?”
  
      “同样的,你作为万神殿的殿主至尊,势力的领袖者身份,注定也是会分割到一部分,这是职位的加成”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