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赦大老爷旗开得胜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赦大老爷旗开得胜

“宣北城兵马司指挥副使贾赦觐见!”
  
  大老爷一身七品官袍,大步流星进了奉天殿,没有理会文武百官惊奇的眼神,向当今见过礼后便立于大殿正中,等待接下来的唇枪WWw..lā
  
  “贾赦你好大的本事,一口气捉拿了数百人,手段太过酷烈了吧?”
  
  兰台寺的御史早就迫不及待,等当今示意开始立即有监察御史跳出来大声指责,瞧那大义凛然的摸样,很有那么点子正义化身的架势。
  
  有人起头,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的御史们顿时群起而攻,一点都不顾及颜面问题了。
  
  “天子脚下首善之地,贾大人竟然一口气抓捕了数百人,真真是好威风好霸气啊!”
  
  “眼下当着陛下还有百官的面,本官倒要问个清楚明白,贾大人到底是何居心?”
  
  “……”
  
  面对御史们的群起而攻,大老爷怡然不惧,神态坦然没有丝毫胆怯之色。
  
  相比后世的网络暴力,眼下一干御史的言辞,真的不算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不想在当今跟前表现得太过恶毒,又或者觉得大老爷这么个小小七品官,不值得他们耗费太多精力针对?
  
  总之,出现在奉天殿上的场面,叫文武百官感觉相当好笑。
  
  一干御史口沫横飞言辞犀利,当事人赦大老爷却是老神在在悠然自得,好象被御史群起而攻的不是他一般。
  
  这样的大心脏,就叫文武百官中的不少大佬暗自点头,大老爷的定力,比起朝堂上绝大多数官员都要强。
  
  “好了,诸位所言殿中同僚听得清楚明白,贾赦你有什么可说的?”
  
  眼见御史言官们越说越是兴奋,好象进入了自嗨模式,当今可不乐意听下去了,整日里就听这帮言官嗡嗡叫早就烦透了,直接打断了某些御史的慷慨呈词,点了大老爷的名叫他自辩。
  
  尼马,叫你过来是有正事要办,瞧丫一脸淡然神色,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丫这是过来旅游的呢。
  
  “我只问一句,犯了国法该不该抓?”
  
  大老爷老神在在,看都没看对面的御史言官一眼,朗声开口问道。
  
  自然该抓!
  
  当着皇帝的面,就算皇室中人都不敢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更别提殿中的文武百官了,政治正确在哪个时代都通用。
  
  御史言官们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眼下的架势,大老爷这是有备而来啊。
  
  “犯了国法,可不可以因着对方人多,就可以以‘法不责众’为名,直接放弃抓捕了呢?”
  
  大老爷的问题接踵而至,可不会给御史言官们反应的机会。
  
  自然不能了!
  
  文武百官立时心中有数,大老爷这次怕是不仅能轻松过关,还能在当今心中留个‘敢于任事’的好印象啊。
  
  果然,大老爷直接朝当今开口禀告:“陛下,微臣抓捕的数百贼子,已经全部定下罪名,没有一个无辜之人,还请陛下定夺!”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
  
  好家伙,大老爷这一手当真厉害,要是抓捕的数百人确实有罪,那么抓捕他们不仅没有过错,反而还是大大的功劳。
  
  “胡说,这么短的时间,你怎么可能审讯数百人,不会是屈打成招吧?”
  
  御史言官可不是善与之辈,立即有殿中御史跳出来历声指责:“陛下,臣要求贾大人拿出审讯卷宗,同时由刑部核实确认!”
  
  殿中文武百官一阵骚动,被这厮的说辞给惊住了。
  
  贾赦没挖你家祖坟吧,用得着下如此狠手么?
  
  岂料开口的殿中御史也是有苦难言,要是不将大老爷的嚣张气焰压下去,以后兰台寺还有何威慑力可言?
  
  “贾赦你怎么说?”
  
  当今没有急着做出决定,而是先向大老爷问道。
  
  如此态度,看在文武百官眼中,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还有疑惑不解。
  
  当今可不是个好性儿的,从当皇子那时起就以刻板严肃著称,没听闻过其对哪位臣子有特别看顾,怎么好象对大老爷很是看重啊?
  
  大老爷在心中呵呵轻笑,他能说当初在先太子也就是老义忠亲王身边当伴读时,他就跟当今建立了不错的关系么?
  
  “事无不可对人言,既然御史们想要看审讯卷宗,那就让他们看吧!”
  
  大老爷十分大方,挥了挥手就把主动权让了出来,脸上神色平静一点担忧之色都无。
  
  开什么玩笑,要是被这么点小阵仗就弄倒,以后还怎么在朝堂上混?
  
  最后的调查结果,自然是对大老爷极为有利的,也不枉他花费不少银钱,从北城那里收集到的详细情报。
  
  动手之前他要是没做好完全之策,已经确定了被抓之人的罪行,他也不会发动声势浩大的雷霆行动,真以为大老爷傻啊。
  
  现在好了,兰台寺的御史言官们成了傻缺,这一刻完全成了衬托大老爷英明神武的可笑背景板。
  
  当详细的案卷抬上大殿,事情很快就被定性!
  
  兰台寺的御史言官们傻眼了,他们很想说这些已经定性的案卷都是屈打成招,可在大朝会上他们可不敢这么浪。
  
  文武百官听到刑部和大理寺的核查人员,对这些案卷做出了判定后,自然站在了‘正义’的一方,大老爷的自辩也有了结果。
  
  一场声势浩大的弹劾风潮,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
  
  兰台寺被打脸,面对那些证据确凿的定性案卷,他们还真没胆子喊出重新审理的要求,不然刑部和大理寺就得发飚了。
  
  数百人的犯人审理,这是多大的活计,就刑部和大理寺那么点子人手,得忙到什么时候才能复审完毕?
  
  好在,当今并没有要兰台寺下不来台的想法,轻飘飘几句便将一帮御史言官的犯蠢行径遮掩过去,这桩事儿算是告一段落。
  
  不过,经此一战大老爷的名头,却是被一干朝堂大佬记在心中。
  
  他们纷纷在心中给大老爷打上标签:执行能力不错的胆大之徒!
  
  能不叫胆大么,不管在什么地方,和平安稳时期一口气抓数百人,都是相当惹眼,甚至可以说打眼的行径。
  
  也就是当今性子执拗,喜欢对事不对人,不然就大老爷这次的举动,就算有理有据最后也讨不到好。
  
  大朝会散了后,更叫人吃惊的一幕发生,当今身边的戴权公公,急匆匆拉住准备走人的大老爷,口述了当今的吩咐:要大老爷去乾清宫一趟!
  
  “请戴公公带路!”
  
  大老爷安之若素,没理会朝臣们惊异不解的目光,跟在戴权身后向乾清宫方向走去。
  
  “公公,可知陛下找我有何事?”
  
  走到僻静处,见左右无人大老爷顺手塞了张银票孝敬,直言不讳小声问道。
  
  “这个,咱家还真不太清楚!”
  
  眼角余光迅速扫了银票一眼,戴权脸上笑容都真诚几分,小声提点道:“我看皇爷的心情不错,应该是好事!”
  
  自然是好事!
  
  当今之所以召来大老爷,除了口头表彰一下大老爷这次的雷霆行动之外,同时也有见一见旧识的想法。
  
  大老爷在家里宅得太久了,久到当今差不多忘了他都长了什么样子,眼下逮着正主自然要近距离揪上一眼。
  
  大老爷自然不知当今的心思,在乾清宫重新拜见了当今后,回答了两句莫名其妙又不痛不痒的问题后,便被放了出来。
  
  当今这是何意?
  
  是贬还是褒?
  
  出得皇城,大老爷一头雾水不明所以,想不通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皇帝又如何,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看其面色以及精神状态都不如何,显然繁重的事务把这位压得不轻。
  
  原主的记忆中,当今还是皇子时就爱较真,做事严肃认真不容许出现半点差池,按照现代的流行说法就是个完美主义者。
  
  同时还是个工作狂,掌控欲极强,听说当了皇帝后整里忙碌于案牍之中,精神状态和气色能好得了才怪。
  
  这些跟大老爷没什么关系,他也没那空闲时间感叹当今这个皇帝不容易,度过了这次大朝会的关,回去后还有后续计划要进行。
  
  话说,大老爷也是很忙碌滴。
  
  ……
  
  大朝会上发生的事情,以风一样的速度迅速传播开了。
  
  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中立官员,自然对大老爷的表现诧异不已,能在大朝会上干翻兰台寺可不简单。
  
  大老爷的表现,刷新了他们对勋贵子弟的认知。
  
  作为大朝会自辩事件‘受害者’的兰台寺,一干御史言官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他们还从来都没有这么窝囊过。
  
  倒在权臣手里也就罢了,还能自嘲一句权势迫人,可大老爷不过区区正七品官员,更坑的是大老爷这个北城兵马司副使,名义上还是兰台寺管辖的官员。
  
  这就尴尬了,算怎么回事?
  
  窝里斗?狗咬狗么?
  
  关键的是,兰台寺的御史言官们败了,这就很丢脸了,简直有砸牌子的架势,有了这样的梁子,大老爷顺理成章上了兰台寺的黑名单。
  
  以后他做什么都会被兰台寺的御史言官盯着,但凡有任何不妥之处,就等着铺天盖地的弹劾吧,御史言官的脸是那么好打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