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赦大老爷会折腾

第一百六十四章 赦大老爷会折腾

    这么大的事情,消息又没有刻意隐瞒,荣国府的人很快也知道了大朝会的结果,不说下人们是何心思,贾母呆愣片刻急忙喊来贾政:“去把你大哥喊回来,一家子骨肉住在外面很不合适,叫外人看了还不得笑话咱们荣国府没规矩啊!”
  
      贾政领命而去,带着郁闷回来。
  
      “母亲,大哥说他最近忙碌得紧,北城那边的事情要处理妥当,需要花费极大精力,实在没功夫回府!”
  
      想起大哥贾赦那得意洋洋的嘴脸,他就忍不住心头一阵火起。
  
      “哼,这个逆子就是不叫人省心!”
  
      贾母脸色微微一变,感觉自身权威受到了挑衅,心头火起懒得继续说老大的事情,转头问道:“外头的风声,真的彻底转变了么?”
  
      “已经全部转向了,兰台寺这次吃了个大闷亏!”
  
      贾政点了点头,尽管他没资格参与大朝会,可事关自家大哥的事情,又有可能牵连到自己身上,自然格外关注,甚至难得的去工部坐班。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老爷胜了的缘故,在衙门里竟然有同僚主动跟他说起这个消息,贾政第一时间便赶回府汇报。
  
      作为大龄宝宝,母亲的决定就是他的行动宗旨,反正出了变故也怪不到他头上,不还有老太太顶着么?
  
      “哼,得罪了兰台寺,还有那逆子的好?”
  
      贾母沉吟片刻,不屑道:“算了不用管他,等什么时候那逆子忙完了北城的事情,你再去把他叫回来好了!”
  
      对于老太太这种口是心非的强硬姿态,贾政没什么反应,点头应了下来。
  
      ……
  
      大朝会事件的影响还在发酵,与荣国府联络有亲的王家和史家都有了反应。
  
      京营节度使王子腾和史家两位侯爷,都参加了大朝会,亲眼目睹大老爷如何反转局势,将兰台寺一干牛气烘烘的御史言官弄得灰头土脸差点下不来台。
  
      感叹于大老爷手腕厉害之余,他们更加震惊的,还是事后当今将大老爷叫去说话的事情。
  
      难道说,大老爷跟当今有‘奸情’不成?
  
      大老爷隐藏得够深的!
  
      王子腾和史家两位侯爷自觉猜到了真相,对大老爷更多了几分忌惮和认识。
  
      尼马,早知道大老爷的关系如此惊人,打死他们以前也得和大老爷搞好关系啊,而不象眼下这样不冷不热的处得难受。
  
      好在,大家都是亲戚,想要接触甚至拉近关系还是很容易的。
  
      这不,大朝会事件结束第二天,王熙凤被婶子请回王家,说了一通有的没的,最后才说出了真实目的:想办法帮你叔叔打好跟大老爷的关系!
  
      回府后,王熙凤感觉还有些不真实,心中喜滋滋说不出什么个情绪,晕晕忽忽好似踩在云朵上一般飘飘然。
  
      “怎么了,二奶奶回了一趟娘家,怎么感觉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琏二正好进门,凑了过来笑眯眯调侃。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大老爷在大朝会上的表现,让他彻底放了心的同时,也琢磨着怎么请大老爷回府坐镇的事儿。
  
      没大老爷在府里镇着,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房那边蠢蠢欲动,二叔这两天老是在他跟前晃荡,遇上了立刻摆出一副长辈架势训斥一通,言里言外都是对他掌家能力的不看好,大有主动帮忙坐镇的意思。
  
      我呸!
  
      琏二又不是傻子,大老爷好不容易才帮他弄到了当家人的位置,怎么可能轻易就把手里的权力交给二叔?
  
      听说二太太最近也不安分,不时跑来跟妻子王熙凤嘀咕一阵,也不知在商量什么,琏二在心中却是提高了警惕。
  
      事有反常即为妖!
  
      大老爷在府里坐镇时,二房那边就老实得紧,可大老爷一离府别居,二房就迫不及待跳出来搞事,这叫琏二心中没疙瘩怎么可能?
  
      “我这不是回王家一趟,婶子让我帮忙牵线搭桥,帮着叔父跟大老爷搞好关系么?”
  
      王熙凤风情万种白了琏二一眼,说出了今天的新奇经历。
  
      “啧,现在知道大老爷的重要了吧!”
  
      琏二跟着惊奇了一回,摇头晃脑笑道:“咱们可得趁热打铁,多跑一跑大老爷那边,别真叫大老爷在外头住得太过舒坦,都不愿意回府了!”
  
      “这怎么成!”
  
      王熙凤小吃一惊,不满道:“大老爷也真是的,府里待得好好的,怎么就想着出去住呢,外人听了还不以为咱们府里多乱呢,二爷怕是也要顶个‘不孝’的帽子了!”
  
      “二奶奶也别激我,大老爷可不是我能说动的!”
  
      琏二苦笑,郁闷道:“前几天府里什么情况,二奶奶又不是不知晓,现在巴巴上门能招大老爷待就见鬼了!”
  
      话说到这儿,夫妻两一时无言以对,眼下的局势真心尴尬。
  
      他们也没想到大老爷本事那么厉害,翻手就将御史联名弹劾的事情解决了,搞得现在夫妻俩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史家两位侯爷就直接多了,直接下贴子请大老爷过府做客。
  
      大老爷很给面子,‘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了趟史家,跟两位侯爷堂兄弟喝了顿酒,说了些有的没的,没谈什么具体的事情,不过关系算是缓和了一些。
  
      只是可惜,史家两位侯爷没从大老爷口中套出实话,等酒席散了都摸不清楚,大老爷的关系和势力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这还是搭得上关系的人家,那些搭不上关系,却又想跟大老爷结交的人家才叫郁闷,都不知该如何与大老爷结下交情。
  
      不过很快,随着大老爷主持的另一项大工程开启,主动出手帮忙的勋贵家族可不在少数,省却了大老爷许多麻烦事儿,倒是遂了那些勋贵家族,以及其他想巴结大老爷的小官的意。
  
      大老爷又弄出了什么大工程呢?
  
      这得从五城兵马司的职责说起,单听兵马司衙门的名头,不明白的肯定以为这是个武将系统的衙门,实则不然。
  
      五城兵马司,其实就跟现代城市的区政府一般,除了不能收税等几项功能,大部分职能跟顺天府差不多。
  
      这不,抓捕的数百贼人按照律法条文一一定罪后,大老爷又出了个主意,没有将这些罪犯送入大牢白白养着,而是组织起来清理北城卫生,同时还有疏通北城下水道的活计。
  
      这是个浩大工程!
  
      北城本就是以脏乱差闻名,卫生状况之差可想而知。
  
      至于北城下水道年久失修,早就破损不堪,被污泥还有各种杂物垃圾填塞,一到下雨天气无论是道路还是民宅,都将经历一回水漫金山的‘美妙’过程。
  
      大老爷秉承‘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准则,利用手里的囚犯资源,开启了轰轰烈烈的北城卫生清理改造工程。
  
      这么大的声势,自然又一次引起朝堂大佬关注,对于大老爷的折腾劲无话可说,不管心中是何想法却是没有弹劾的事情发生。
  
      相反,等当今闻讯表示了关注后,大老爷突然觉得自家的别院变得热闹起来,上门拉关系送礼的勋贵官员不在少数。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大老爷每每折腾事情都很张扬,可却能得到当今的关注啊,单就这一点便十分难得,就算外省的封疆大吏有时候都得不到如此高标准待遇好吧。
  
      能跟大老爷拉近关系最好,要是能够顺势上船,跟着大老爷争一回朝堂大佬甚至当今的关注,就算要他们付出一定代价都乐意啊。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我也不好驳了诸位的好意,那就有人出人有力出力吧,等事情办好我会上个折子,将诸位的功劳都写上去的!”
  
      大老爷何等精明,察觉了上门访客的心思后,在附近的酒楼大摆英雄宴,毫不客气将心中想法道了出来。
  
      粗俗,真真粗俗!
  
      他们只是单纯的想结交大老爷而已,哪里会带着这么不单纯的目的?
  
      当然心中这么想归这么想,就算再看不上大老爷说话直白不留余地,这些与会宾客事后却是个个积极,但凡能帮得上忙的出人出力毫不吝啬,而且还有那么点子攀比之风,好象一定要压过某某人和某某家族一般。
  
      别看大老爷召集的这些勋贵家族声势不怎么样,与会的官员官职也不如何显眼,可他们手里掌握的资源联合起来还是相当惊人的。
  
      这不,有了这些家伙的帮衬后,大老爷主持的北城环境整治行动,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就取得了重大成果。
  
      整个北城的卫生状况大为好转,起码那种一眼望去几乎没地下脚,到处都是污水横流和怪味熏天的摸样是看不到了。
  
      最大的改变,还是北城的下水道系统被清理修整了一通,甚至还请来工部有能力的小吏帮忙修改了一些不合理的地方,起码在下雨天气再也用不着担心水漫金山的麻烦了。
  
      主体工程已经圆满完成,后续的细节修补就没必要劳动旁人了,大老爷按照约定直接上了一道请功折子,在朝堂上又引起一番波澜……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