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算帐的时候到了

第一百七十五章 算帐的时候到了

    “大老爷,都有人想杀你儿子了,难道还能忍么?”
  
      王熙凤俏脸狰狞,对大老爷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相当不满,怒道:“要是大老爷不想出手的话,我回娘家请叔父出手总可以了吧?”
  
      气氛瞬间凝滞!
  
      “二奶奶,你这是什么话?”
  
      琏二吓得脸都白了,不敢看大老爷的脸色,急忙朝王熙凤打眼色,希望她不要对大老爷无礼。
  
      要是没在外头做官,自然也就不会知晓大老爷的手腕。
  
      北城兵马司在短时间内被打造得跟铁桶一般,还是在悄无声息间完成,大老爷的手腕可见一斑。
  
      琏二到了北城兵马司上任,一点都没遭遇传说中的老鸟欺压新人之事,等熟悉了官场规则,从同僚口中知晓了真正的官场新人如何艰难之后,他十分清楚自己能混得如鱼得水,根本原因还是大老爷的权威影响。
  
      不然,谁特么知晓他这个所谓的荣国府当家人啊!
  
      还不止如此,自从大老爷遇刺后,他才知晓大老爷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武艺之强从未见过,这样又有手腕自身武力值又强的大老爷,是受了委屈不敢哼声的主么?
  
      “好啊,琏儿媳妇你可以回去跟王子腾说道说道,看看他是否敢插手进来!”
  
      大老爷没有生气,面对便宜儿媳妇的指责脸上神色如常,缓声开口:“老爷我正有些摸不着头脑,也不知是何方神圣动的手,正好王子腾手掌京营兵权,应该有更多打探消息的渠道!”
  
      王熙凤闻言一滞,有些不敢相信瞪大一双丹凤眼,心中念头闪动却是不肯弱了势头,冷声道:“去就去!”
  
      说着,将手里端着的茶盏放下,气咻咻出门而去,外头很快传来凤辣子招呼备车的声音。
  
      显然,没亲身体会和见过大老爷的本事,王熙凤还是拿老眼光看待大老爷,一点都没给面子,要是传出去这位的名声要完蛋了。
  
      “老爷,二奶奶她一时气急,所以才……”
  
      见王熙凤如此不给大老爷面子,琏二又气又怒又是无奈,冲着大老爷讪笑道:“凤辣子不懂事,老爷宽恕则个!”
  
      “老子没那么小气!”
  
      大老爷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意,拉了把凳子坐到琏二跟前,沉声道:“你媳妇说得没错,暗中动手之人着实可恶,要是不把梁子找回来,旁人还以为老子好欺负!”
  
      “老爷,你有什么目标没有?”
  
      琏二顿时来了精神,他这次可是吓得够戗,要是不找回场子憋都能把他给憋成内伤,眼见大老爷要报复心中顿时高兴不已。
  
      “正在暗中排查!”
  
      大老爷摆手,没好气瞪了喜形于色的琏二一眼,不满道:“你小子有点脑子好不,就算查出了幕后真凶,也不能立即动手,不然叫外人知晓了,还以为咱们这是狗咬狗一嘴毛,本来可以得到的好处都整没了!”
  
      “是这样啊!”
  
      琏二脸上的喜色一收,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你小子知道个屁,既然事情发生了,就要将之利用到最好!”
  
      大老爷没好气道:“等着吧,用不了几天你的任命就会下来!”
  
      “真的么?”
  
      琏二闻言大喜,他最近心心念念不就是接大老爷的班么?
  
      北城改造计划一期工程圆满完成,整个北城的环境大为改善,起码民生方面的改变肉眼可见,大老爷立下这么大的功劳,上头不可能不提拔升官,不然还有谁愿意在任上做事?
  
      大老爷高升是好事,可琏二心里不托底啊。
  
      他自然希望接手大老爷留下的位置,只要按部就班做好了后期的改造计划,功劳自然不用多说,用不着多久他也能因功升迁。
  
      这可是实打实的有功受赏,就算那帮子读书入仕的文官再看不顺眼,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北城兵马司估计没你的位置,到南城兵马司当个指挥使应该不成问题!”
  
      大老爷轻笑出声,幽幽道:“本来想要帮你小子操作还有点麻烦,现在你因公得罪了人还受了偌大惊吓,上头要是没点补偿以后谁还敢认真做事?”
  
      “南城兵马司啊……”
  
      琏二闻言却是有些失落,挣扎道:“难道就不能在北城么?”
  
      “你小子想什么好事呢?”
  
      大老爷没好气道:“谁都看得出来,北城以后的发展前途,就咱们府里的那点子能量,争得过谁?”
  
      “老爷,您不是跟当今有联系么?”
  
      琏二依旧不甘心,抱着最后的希望问出了心中隐藏已久的困惑。
  
      “得了吧,这只是巧合罢了!”
  
      大老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老子当初在先太子身边当伴读时,确实认识当今,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府里又是这么个情况,谁还记得老子啊?”
  
      “可是……”
  
      琏二疑道:“当今可是帮了老爷解了好几回围了!”
  
      “谁知道当今心中打的什么盘算,老子我还巴不得离当今远远的!”
  
      见琏二露出疑惑神色,甚至还有那么点子看傻比的意思,大老爷真的怒了,冷声道:“当今和太上皇争权争得厉害,老子要是不小心牵连进去,可没有什么好下场,好了你小子好好休息!”
  
      说完转身就走,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
  
      琏二本来还想问一问的,见大老爷走了也只能无奈放弃。
  
      下午时分,王熙凤满脸阴霾回来了,先处理了府里的杂务,这才带着满心委屈和疲惫回到居住的院子里。
  
      琏二此时已经缓过来了,正在院子里溜达晒太阳,见到她回来好奇问道:“二奶奶回来啦,王叔父那边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
  
      说起这个,王熙凤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将外套扔给平儿,坐在椅子上接过小丫鬟递来的茶水,很没有形象猛灌一口,挥手叫丫鬟离开这才愤愤道:“叔父叫我等等看情况再说!”
  
      “那咱们就等等吧!”
  
      琏二虽说心中早有猜测,可真听到这个答案还是有些不爽的,一屁股坐到王熙凤身边,宽慰道:“二奶奶不用如此,老爷也没说不出手,只是先得把幕后凶手寻到,还得把该得的好处拿到手再作计较不迟!”
  
      见王熙凤神色抑郁,琏二心中不忍左右望了望,小声把大老爷之前所言复述一遍,无奈道:“官场上的事情复杂得很,先把好处拿到才是最紧要的事儿!”
  
      “如此便好!”
  
      琏二的话,让王熙凤有了台阶可下,脸上的神色松缓下来,又是郁闷又是高兴:“合着二爷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朝廷就赏个区区六品小官啊?”
  
      “我这个六品官,可是因功升上去的,就算以后在南城坐衙什么都不做,三年后一个从五品的官职妥妥的没跑!”
  
      王熙凤对官场事务实在无知得很,琏二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二叔当初倒是直接坐上了六品工部主事之位,可这么多年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亮眼政绩,结果熬了近二十年才升了半品,还从实职主事变成了虚职员外郎,以后想要升迁更是难如上青天,二爷我眼下的状况可要好得太多了!”
  
      王熙凤听得眉开眼笑,可转眼又露出不爽甚至愤恨之色,担忧道:“二爷,要是暗地里那厮不停手怎么办,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琏二神色一滞,沉吟片刻摇头宽慰道;“这个倒是不用太过担心,先不说老爷安排在爷身边的护卫得力,过不了多久爷就得离开北城兵马司了,没了利益冲突谁那么无聊动不动就搞事情?”
  
      “但愿吧!”
  
      王熙凰此时绝口不提叔父王子腾,显然对叔父这次的事情十分不满。
  
      ……
  
      王子腾倒是没有在意侄女的不满,他只是感觉好奇,大老爷这是捅了多大的马蜂窝,竟然引得有人连续对他们父子下手?
  
      正如大老爷猜测的那般,作为京营节度使,王子腾手中的消息渠道不同凡响,在第一时间就查到了某些蛛丝马迹。
  
      只是,对方好象发现了什么,通过某些渠道很隐晦的警告了一通,王子腾立即收手歇了帮大老爷的心思。
  
      无缘无故,他确实不想搅合到某些争端之中,那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只是,叫他以及关注此事的官员没想到的是,大老爷和琏二连番受到刺杀和意外,竟然像是没事人一样依旧准时上衙下衙,认真办事好象没有发生过那些可怕的事情一般。
  
      不过很快,朝廷的升迁任命下来了,大老爷调离京城,直接坐上了通州知州的位置,堂堂的正五品地方一把手。
  
      琏二更是连跳四级,直接做了正六品的南城兵马司指挥使的位置,不管是因着赏功也好还是有补偿的意思在里面也罢,总之这次大老爷和琏二父子俩都得了极大好处。
  
      同时朝廷还给了父子俩两个月假期,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思,反正大老爷接到任命后心情相当不错,应付完了一干同僚的上门道贺后,转眼便他找来隐藏在暗中的几位长随,有些帐该好好算一算了,真当大老爷是属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