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隐患

第二百二十七章 隐患

    王子腾的心情相当复杂!
  
      他怎么也没料到,大老爷竟然将他的野心,轻松就猜测出来。
  
      这让他对大老爷的能力和眼光,更加看重几分。
  
      对于自己的妹妹王夫人,他也是感觉相当无奈。
  
      大老爷提供的卷宗之中,可是明明白白显示,王夫人真心掉进钱眼里去了,什么银子都敢捞,还以大房的名义在外作恶。
  
      被大老爷抓住把柄,拿到台面上来说,叫王子腾感觉丢脸之极。
  
      王家缺钱么?
  
      在先太子义忠老亲王出事时,确实有一阵特别难熬。
  
      为了保住王家不倒,他大哥王子胜被生生废了,没多久被赶到金陵自生自灭,最后更是抑郁而终。
  
      可就是如此,王家也损耗了海量银钱,还有先荣国公贾代善的帮助,这才勉强逃过一劫。
  
      那时,王家的声势衰落到了一定程度,大有风雨飘摇一蹶不振的架势,之后好几年日子过得相当艰苦。
  
      可也就是几年苦日子而已,随着王子腾在先荣国公贾代善的帮助下,迅速在军中立稳脚跟并连连升迁,王家的声势又起来了,自然再也没有为银钱烦恼过,日子一天比一天富贵。
  
      王子腾自觉没有亏待妹妹王夫人,出嫁前娇养金尊玉贵,出嫁时嫁妆也甚是丰厚,虽说不上十里红妆却也差不了多少。
  
      后面王夫人在荣国府掌家近二十年,除了贾母的支持外,他这个当二哥的支持力度也是不可忽视的吧?
  
      按说,王夫人手里掌握的钱财数目,绝对得以百万为单位计算!
  
      就算失去了荣国府的内宅管理权,可她手里积累的钱财依旧是个惊人数字。
  
      有如此丰厚家底,王夫人对钱财应该没多少追求了吧?
  
      可事实偏偏打了王子腾的脸,王夫人不仅爱财,而且还爱得疯狂!
  
      通过大老爷拿出的卷宗可知,王夫人为了敛财,简直无法无天。
  
      印子钱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要按王子腾的想法,王夫人真想赚这个钱的恶化,有他撑腰直接向富贵人家放贷,收入丰厚有保障不说,也有价值不菲的抵押可以抵消风险。
  
      也不会有贫苦人家那种还不起钱,就家破人亡的巨大变故发生,不损及自身名声多好的事啊。
  
      可偏偏,王夫人短视的进入了平民放贷市场,搞得天怒人怨又赚不到多少钱,还想趁机摸黑大老爷的名声,简直愚蠢透顶。
  
      也不想想,大老爷现在可是顺天府府丞,负责顺天府日常事务的存在,这样的小把戏能瞒得过他的耳目?
  
      要不是心存顾忌,就王夫人这样简单粗暴的摸黑,直接扣上一顶污蔑朝廷重臣的帽子,王夫人铁定吃不了兜着走。
  
      开玩笑,现在的大老爷‘势’已成,就是王子腾想要刻意针对,都感觉棘手无比,王夫人那点手段对他又能起多大作用?
  
      好在大老爷还算‘讲究’,没有关起门直接针对王夫人,而是把他这个王家家主请来,直接以利益联盟的方式,将王夫人的心气打掉。
  
      看到王夫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尽管心里很不舒服,可王子腾也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办法。
  
      “老二,带你媳妇回去吧,我还有事跟王兄,还有史家两位表兄弟谈!”
  
      把王夫人的心气打掉,起码能消停好几年,大老爷算是暂时满意了,摆了摆手直接把政老二夫妇赶走,至于政老二离开时那幽怨的眼神,根本就没放在剩下几位心上。
  
      政老二不是玩意!
  
      刚刚大老爷直接针对王夫人,说话虽然算不得刻薄吧,却也不是什么好声气,结果政老二就坐在旁边默不做声,任由大老爷把王夫人的心气打掉。
  
      如此凉薄性情,惹得王子腾和史家双侯很不高兴。
  
      见大老爷解决了家事,接下来要说的自然是事关他们个人和家族的大时,自然不想政老二这个家伙旁听。
  
      谁知道这厮会不会泄露出去,给几人和背后家族带来麻烦?
  
      看大老爷的架势,显然不管是王子腾还是史家双侯,又或者他们背后的家族都出了问题,需要几位当家人直接商讨确认,这样的场合政老二参合进来真心不合适,也叫人心头不喜。
  
      “去,把琏二叫来端茶倒水!”
  
      大老爷又吩咐小厮将琏二喊来,培养之意昭然若揭。
  
      王子腾和史家双侯没说什么,只是心中对琏二多了几分看重。
  
      琏二本身也相当激动,能参与四大家族核心之事,对他来说也是头一遭,以后他也算是这个核心圈子的人了。
  
      强压激动,替大老爷等人上好茶水,立于一边做了个背景板,如此有分寸的表现自然更叫几人满意。
  
      “王兄,之前的事情还请不要记挂在心!”
  
      大老爷直接开口说道;“你那妹妹的性子,实在有些偏激,行事又过于无法无天……”
  
      “不用多说,我心中明白!”
  
      王子腾打断了大老爷的话头,直接道:“还是说正事吧!”
  
      “就咱们三家的声势,王兄你想上位很难啊!”
  
      大老爷直言不讳道:“就眼下咱们几个的官位,影响力实在太低,想要冲击内阁根本就是力有未逮!”
  
      这话,他刚才没说,算是几位当家人小圈子里的机密,传扬出去可不是开玩笑的,肯定会引来不少麻烦。
  
      “我知!”
  
      王子腾淡然开口;“可此时,我还有退路么?”
  
      没退路?
  
      怎么可能没退路?
  
      只是野心膨胀,想要成为大齐最顶尖的重臣之一罢了。
  
      大老爷也不揭破,悠然道:“王兄你想通过荣国府的关系,与八公中的另外几家结成联盟,怕是没可能了!”
  
      啪!
  
      王子腾手里的茶碗盖子掉落在地,一脸惊讶看向大老爷,满心震惊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猜出来的?”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秘密,没想到竟然被大老爷一口道破。
  
      “很简单,四大家族已经没办法助你上位,自然需要寻外援!”
  
      大老爷淡然开口;“文官那边不用指望,他们敌视一切非科举上来的官员,武官更是他们打压的目标,只有勋贵集团才是王兄最好的借势目标!”
  
      见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王子腾也没隐瞒,直接承认道;“没错,我确实想跟勋贵集团的几家核心高门搞好关系,只是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琏二和史家双侯听得目瞪口呆,被王子腾的大胆惊住,同时也被大老爷的敏锐慑服。
  
      尼马,大老爷是怎么看出来的,他们之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啊!
  
      “怕是没可能啊,那几家在朝堂还有权势的开国八公家族,现在的几位当家人把兵部守得水泄不通,既不让旁的势力有插手进去的机会,他们自己也没有勇气参合别的事情!”
  
      大老爷摇了摇头,否定道:“再说了,府里跟那几家的关系一般得很,没有切实的利益捆绑,说什么交情都是虚的!”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
  
      王子腾却是信心十足,缓声道:“那几家在京营的子弟,都得到了我的特别照顾,怎么也会有几分面子情的!”
  
      呵呵,面子情!
  
      见王子腾如此态度,显然对自己的选择抱有很大信心,大老爷懒得继续泼冷水,回头望了满脸震惊的史家双守一眼,淡然说道:“跟你们说个事,好好约数下金陵族人,不要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灭顶之灾?
  
      王子腾和史家双侯吓了一跳,史老三更是急道:“恩侯到底怎么回事?”
  
      “三位有没有听闻过金陵城中的护官符一说?”
  
      大老爷不答反问,目光炯炯有一种迫人威势汹涌。
  
      护官符?
  
      王子腾和史家双侯摇了摇头,旁边的琏二却是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琏二你听过?”
  
      大老爷一眼看到琏二脸上的神色变化,直接问道:“听过的话,不妨念出来叫三位叔伯听一听!”
  
      “是,老爷!”
  
      琏二恭敬回答,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也偶尔听闻,所谓的护官符其实就是指的咱们四家出身金陵的豪族!”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东海缺了白玉床,龙王来找金陵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说了这些,琏二很识趣退后继续当隐形人。
  
      “这,好象也没什么啊,听起来还蛮有气势的!”
  
      王子腾和史家双侯,显然第一次听闻这样的说法,很有那么点新奇的意思,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只是看大老爷皱眉的样子,显然这样的说辞相当不妥,史老二沉声道:“恩侯,有什么担心直说便是,都是一家子亲戚没必要藏着掩着!”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
  
      大老爷轻声念诵,脸色严肃冷声道:“真是好大的口气,就算史家人口众多,也不能这么形容吧?”
  
      “怎么就不能这么形容了!”
  
      史老三不乐意了,人口众多既是史家的负担,可也是史家的优势啊。
  
      “多读点书!”
  
      大老爷毫不客气冷笑道:“阿房宫是什么地方,是史家能住的地方么,就算想死也不是这么个做法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