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二百四十章 一夜

第二百四十章 一夜

    这是……
  
      琏二小心翼翼进了拍花子的巢穴所在院子,入目所见叫他大吃一惊。
  
      单单院子里就倒下五六人,亏他之前还以为院子里没人呢,原来都在第一时间被打老爷打昏。
  
      几间屋子里也倒下十几条汉子,其中有一位他还认识,正是南城一带有名的好手,听闻武艺不弱实力强悍,没想到依旧被大老爷悄然打昏。
  
      在院子的柴房里,绑着五六个满脸惊恐,受了不少惊吓的孩童,显然顺天府的布置有不少漏洞,这帮拍花子已经得手了好几回。
  
      “把人都悄然带走,院子里留下部分精干人手,等外出的拍花子回来一举擒拿,要是遇到反抗的直接格杀!”
  
      大老爷沉声吩咐,手里把玩的锋利小刀不时闪现亮眼寒芒,叫人见了不由心头发寒。
  
      很快,数辆不起眼的青布马车相隔百米鱼贯来到院子后门小巷,将一位位昏迷不醒的拍花子团伙成员送走,悄然无声没有惊动附近百姓。
  
      “老爷,接下来如何行事?”
  
      琏二满脸兴奋,单单抓住这一院子贼人的功劳便已不小,可他还想要更大更多的功劳,好在任期满后继续晋升。
  
      “你就不要参合进来了!”
  
      摆了摆手,大老爷没好气道;“接下来是北城那边的事儿,跟你没啥关系,老实回府窝着吧!”
  
      说完,没理会琏二失望的神色,带着少了一半的顺天府官差,直奔北城的排花子据点而去。
  
      能叫琏二分润部分功劳已经足够了,要是叫琏二跟着去北城,吃相未免太过难看,指不定就给琏二带去麻烦,没必要做得太过。
  
      明眼人又不是看不出其中端倪,琏二有了参与抓捕一处贼人的功劳已经足够,以他的能力和威望也受不起太多好处。
  
      在拍花子的巢穴,可是搜到了一些叫寻常官员心惊胆战的东西。
  
      没有书信这样惹眼的东西,只是几本寻常帐册,里头记载的买卖数据,还有买方身份叫人不敢轻忽。
  
      要是身后没有背景,就凭一帮拍花子,也想跟京城有名的青楼和南风馆搭上线,梦也不是这么做的。
  
      大老爷可以想象得到,等三家有组织的拍花子团伙被一网打尽,他们背后的势力会有什么反应。
  
      对于这些依靠这种上不得台面手段赚银子的家伙,大老爷自然是鄙视不屑的,只是他可以无视,可手下官吏就没这等硬气了。
  
      所以,那帮被打昏的拍花子同伙身上,被大老爷下了暗手。
  
      一个个心脉受了暗伤,平时看不出来可一旦跟人动手就是钻心的疼痛,还会慢慢损耗心脉元气,要是不付出大代价请来真正的佛道高手医治的话,最多活不过十年,还是没有跟人动过手的情况下。
  
      不仅如此,只要他们情绪激动也会引发暗伤,或者心思重了一些同样会引发暗伤,就算没死在牢房里也会成为彻底的玻璃人。
  
      大老爷就想看看,那帮所谓的权势大佬,花费精力救出这么一帮废物,会是什么表情?
  
      这同样也是一个警告,真把大老爷惹火了,找个机会对他们也来这么一下,看你们怕不怕!
  
      ……
  
      北城的行动相当顺利,有大老爷当初在北城留下的小弟帮衬,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那两处拍花子巢穴被顺利拿下,没有惊动任何人和势力。
  
      大老爷出手,就是那两处巢穴中有足足四位暗劲级别高手坐镇,都被悄无声息打昏,直接震伤心脉变成玻璃人,以后再无未来可言。
  
      同时,还解救了十几个孩子,其中有六七个孩童身上衣着华贵,皮肤白嫩长得相当可爱,显然都是出身富贵人家。
  
      每一处巢穴,大老爷都留下部分精干人手埋伏,静侯那些出外做活的拍花子回来一举成擒拿,他则亲自带着俘虏悄然回到顺天府衙。
  
      “连夜审讯,把这些家伙知晓的东西都敲出来!”
  
      大老爷脸色一沉,周身威势凛冽惊得一干顺天府官吏不敢直视,冷然道:“不要跟这样的垃圾客气,直接动用大刑都无所谓,记住咱们的时间不多,只有一夜而已!”
  
      此言一出,堂下官吏顿时心头凛然,不敢怠慢纷纷四下忙活去了。
  
      他们消息灵通,自然从行动的官差那里,知晓这帮拍花子背后有人的事情,大老爷所言一点都没有错。
  
      等今晚一过,那三伙拍花子背后的势力察觉不对,只要稍稍打探就能知晓顺天府的行动,到时候各种手段和明枪暗箭齐齐袭来,大头自然有大老爷硬扛,可他们也不可避免会受到波及。
  
      不想在这样的争斗中沦落为炮灰的话,那就只得在最短时间敲开拍花子的嘴,把他们的所作所为全部弄出来,将此案变成铁案上达天听,到时候就算他们背后的势力想要兴风作浪也有所顾忌。
  
      这一夜,顺天府大牢灯火通明,凄厉的哀嚎惨叫之声不绝,把大牢里关着的其他犯人吓得不轻,还以为这是顺天府衙凶性大发,要对所有犯人下狠手呢。
  
      大老爷在顺天府坐镇一夜没睡,等着陆续抓回的拍花子和被解救的孩童,心中杀意汹涌沉默如山。
  
      等到天光微明之时,一份份带着斑斑血迹的口供,已经将大老爷身前的案头全部摆满,里头的内容可以说触目惊心。
  
      旁的不说,单单云霄节一夜功夫,顺天府抓捕的拍花子数量,便足有五十之数,解救的孩童竟然有六十来位!
  
      真真丧心病狂,一夜之间丢失的孩童数量就有近百!
  
      一大早,直接到顺天府衙报案的百姓,足有上百之数,一个个满脸惶急双眼通红,显然对自家孩子失踪之事担心到了极点。
  
      不仅有寻常百姓,还有一个个官宦权贵家族的管事也来了,他们同样心情差到极点,见到大老爷直接报了案要求顺天府立刻派出人手帮忙寻找。
  
      卧草!
  
      看到这帮管事,大老爷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丫的孩子都失踪了,做父母的都不愿意露个面,什么玩意?
  
      大老爷挥了挥手,自然有官差带这些失魂落魄的父母前去解救的孩子中,寻找他们失踪的孩子在没在里头。
  
      一时间,顺天府某个偏僻院落哭声震天,不要误会,是喜极而泣的哭声,不是伤心绝望的哭声。
  
      就连那几个官宦家族派来的管事,也是激动得不能自己,主家失踪的小少爷和小小姐都找到了。
  
      也是顺天府官差行动迅速,第一时间就将三个拍花子窝拿下,之后又接连抓住十几个拍花子,这才将晚上丢失的绝大部分孩童都救出火海。
  
      不然,等上一天半载的,谁知道这些孩子还能不能见到亲人?
  
      千万不要怀疑某些家伙的狠毒,为了避免暴露或者被顺天府抓到把柄,他们肯定不会介意将新拐来的孩童直接杀掉。
  
      也就是如此,基本上一大早跑来顺天府衙报案的百和官宦人家的管事,都带着走失的孩子满意而归。
  
      离开之前,这些人的感谢之言自不待说,那一个个激动诚恳的脸色,就叫大老爷心满意足了。
  
      等送走了第一批报案的百姓,大老爷拿着紧急整理好的口供,直接混入百官之中前去上早朝。
  
      怎么说,作为在京四品官员,大老爷都有上早朝的资格。
  
      当然,以顺天府的特殊性,他不去上朝也没人会说什么,反正不过一个站在末尾的‘小官’罢了,朝堂大佬自然不会在意多一个少一个的。
  
      只是今日,百官之间的气氛显然有些不同寻常。
  
      等大老爷出现,这种气氛更加明显清晰,好象就是针对他的一般。
  
      呵呵……
  
      清晰感受到某些官员或明显或隐晦的敌意,大老爷毫不在意,只淡淡扫了眼便站在百官最后准备入宫。
  
      “恩侯,昨晚真是好手笔啊!”
  
      王子腾凑了过来,小声提醒道:“你要小心了,有几位大人对你表现出了十分不满的态度!”
  
      “为何?”
  
      大老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淡然反问。
  
      这个……
  
      王子腾也觉得很是奇怪,莫名其妙就对大老爷产生敌意,这样的事情在朝堂上很少发生,如果发生基本上都是因为利益纠纷。
  
      “莫不是,恩侯哪里得罪了他们?”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答案最为靠谱。
  
      “嘿,昨晚顺天府连端三个拍花子窝点,救出被拐的孩童近百!”
  
      大老爷轻笑出声,只是语气却是说不出的森冷,就连王子腾这样的武将都感觉心头发凉,好象大老爷是头怒火隐隐的绝世凶兽一般。
  
      原来如此!
  
      王子腾瞬间恍然,心中对那几位顿时生出不屑之念,都是堂堂朝堂大怨了,为了点银子竟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那几位实在不是什么可交之人。
  
      可惜,史家兄弟两这次没有参加早朝,不然他们四大家族的主事人联合一处,那几个家伙也不敢太过放肆。
  
      让他没想到的是,刚刚上朝不大老爷上报,那几位朝堂大员便迫不及待对大老爷发动弹劾,尽管他们没有亲自出马,可他们手下的言官可一点都没客气!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纵横诸天的武者》,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