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消息

第二百七十三章 消息

这世界不可能围着一个人转,就算世界之子也没这资格!
  
  就在政二老爷花了五千两银子,从大老爷这买了修缮京城外城城墙的小工程,派出的清客和小厮上下其手,大肆贪墨朝廷拨付下来的工程银子时,大老爷这边突然接到了一封请柬。
  
  忠顺亲王府长使光明正大送来的,邀请大老爷过几日参加忠顺王爷在京城最红青楼举办的酒宴。
  
  卧草,真够高调的!
  
  “王爷真是好兴致!”
  
  大老爷准时赴会,京城最知名的青楼被彻底包了下来,上百桌流水席摆出来,上的都是珍肴美味还有上等美酒,周遭美女环绕丝竹之音不绝,好一派奢华酒宴。
  
  “哈哈,贾恩侯你终于回京了!”
  
  见到大老爷,忠顺亲王哈哈大笑主动相迎,惊碎了一地眼镜。
  
  除了忠顺亲王麾下心腹知晓怎么回事,其余与会宾客一个个心中猜疑,不知大老爷为何如此受忠顺亲王看重?
  
  更叫他们吃惊的是,忠顺亲王不仅亲迎大老爷,而且还直接将大老爷拉到首席落座,这样的待遇可真是惊人。
  
  看看首席上坐的都是什么人吧,与忠顺亲王交好的皇室成员,还有内阁阁老以及六部尚书级大佬,
  
  大老爷虽说已经是从二品大员,还是工部侍郎,可要在首席落座还有些不够资格。
  
  忠顺亲王却是亲自将他带去首席,旁人虽然羡慕嫉妒心中疑惑,却也不敢质疑亲王的行为。
  
  此时的忠顺亲王,与五年前大老爷离京时不可同日而语。
  
  自从他经商的事情传扬开了,在皇室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同时也宣布了忠顺亲王失去了争龙的资格。
  
  如此一来,反倒叫忠顺亲王地位超脱,只要不自己作死,基本上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起码当今不会把他当作对手,甚至还会在某些方面给予方便,好把忠顺亲王树立成一块皇帝亲善宗室的牌子。
  
  所幸忠顺亲王此时的心思,全都放在开拓海外事业上,对于大齐内部的权力纷争没多大兴趣,当今给了他超然的地位,他也没有胡乱折腾。
  
  反而利用机会,加大麾下的海贸力度,同时开始收拢人手和实力,开始向海外迁移。
  
  这一些,都掩盖在海贸之中,并没有引起当今和其它势力的关注,只以为忠顺亲王掉眼钱去了。
  
  所谓壁立千刃无欲则刚,此时的忠顺亲王就是这么个状态,起码在大齐境内就是如此,行事可以肆无忌惮张扬一些,并不会引起当今的猜忌和反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忠顺亲王的一次酒宴,一下子就请来这么多身份贵重的宾客,大家都不用担心当今会有不好的联想么。
  
  只是谁也没料到,最近几年越发张扬高调的忠顺亲王,会对大老爷如此青睐有加。
  
  要不是首席一干人等身份地位贵重,看忠顺亲王的架势,怕是要让大老爷就坐在身边的客座首席啊。
  
  大老爷何德何能,竟受到忠顺亲王如此看重?
  
  对于周围或羡慕或嫉妒,又或者探询的眼神,大老爷全然无视,一屁股坐在首席末座,大吃大喝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身边坐着的是内阁阁老又如何?
  
  就算其中有工部尚书这个顶头上司,也没影响到他的行为举止。
  
  单就这份视大佬如无物,潇洒自在的气度,便叫同桌内阁阁老和六部几位尚书侧目,心中暗暗赞叹不已。
  
  都是成精的老狐狸,自然不会太看重面子问题,再说了大老爷也没招惹探马,无缘无故针对一位叫忠顺亲王青睐有加的二品大员,犯识了么?
  
  “亲王,今日摆出如此大场面,有何喜事?”
  
  喝酒吃菜两不误,大老爷一边享受王府‘特级厨师’的精湛手艺,一边好奇冲着满脸红光的忠顺亲王问道。
  
  他的问题,也正是宴席一干宾客心中的疑惑,闻言纷纷放缓了吃菜喝酒的动作,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究竟。
  
  “哈哈,本王又在海外做成一笔大生意,心情高兴这才开了宴席!”
  
  忠顺亲王倒也坦率,哈哈大笑直接说了出来:“这次生意的收入,甚至比得上以往数年之和,如何能叫本王不高兴开怀?”
  
  首席上的一干朝中大佬面面相觑,心中鄙夷脸上却是跟着满脸笑容,连连道喜不再关注亲王所言。
  
  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赚了大笔银子而已,就算一口气赚了百万两又如何,相比忠顺亲王的实力而言,算不得什么吧。
  
  “哈哈,没想到亲王竟有如此收益,可喜可贺啊!”
  
  闻言,大老爷眼睛一亮,举杯哈哈大笑连声道喜,一点都不带渗假的。
  
  他自然听出了忠顺亲王的话中止意,显然这位在吕宋的地盘,扩张了不止一倍,不然也不会如此高兴开心。
  
  “哈哈,都是恩侯你提点的功劳!”
  
  忠顺亲王满脸红光,直接端起酒杯敬了大老爷一回,没有理会周围大佬惊诧的眼神,得意道:“这次的收益之大,实在超乎想象啊!”
  
  “嘿嘿,这是王爷厚积薄发的结果,我只是说了几句嘴,能做到眼下程度,是王爷和手下努力的结果!”
  
  大老爷也不居功,他没想到这才短短数年过去,忠顺亲王便在吕宋取得重大突破,接下来怕是要加速人口和势力的迁移了吧。
  
  “哈哈,恩侯客气了!”
  
  忠顺亲王脸上笑容越发灿烂,直接邀请道;“等酒宴结束,恩侯可不要急着离开,咱们还可以好好聊一聊外海通商之事!”..
  
  “恭敬不如从命!”
  
  大老爷也没客气,直接应了下来,引来周围一片羡慕眼神。
  
  与会大部分宾客恍然,这才知晓大老爷受忠顺亲王青睐,原来是指点亲王经商有功,这才会有亲王青睐的结果。
  
  心中又是羡慕又是鄙夷,在儒家为统治主流的时代,经商实在是上不得台面的末流,根本就提不起一干科举入仕官员的多大兴趣。
  
  倒是同为勋贵的官员,对于大老爷和忠顺亲王口中的海外通商起了兴趣。
  
  他们倒是不怎么在乎名声有碍,要是能赚到大把银子,家族势力就会长盛不衰,比起那所谓的清名要实惠得多。
  
  能叫忠顺亲王几乎忘乎所以的巨大收益,起码都得以百万两位单位吧?
  
  百万两银子!
  
  只要想想,都叫人感觉心头一片火热,要是能搭上线狠赚一笔,那才真叫占便宜。
  
  在场某些勋贵家族出身的官员,心思顿时活络起来,琢磨着是不是私下跟大老爷接触一番,看能不能通过大老爷和忠顺亲王的外海船队搭上线,跟着跑外海赚大钱?
  
  只有坐在首席位置上的一干老狐狸,才隐隐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可究竟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总感觉忠顺亲王和大老爷的对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可纵观大老爷的仕途崛起之路,跟忠顺亲王好象没有丝毫联系,这就叫首席上的一干老狐狸摸不着头脑。
  
  两个关系一般的人,凑在一起话中有话,怎么都感觉不太可能。
  
  但在座的一干老狐狸,却是都隐隐察觉大老爷跟忠顺亲王所言之事,怕不是外海通商那么简单。
  
  只是,这样的事情跟他们没多大关系。
  
  忠顺亲王已经失去了争龙的资格,跟在座的老狐狸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就算他和大老爷暗地里的勾当,不怎么见得光也不碍了他们什么事。
  
  心中稍稍琢磨下就算了,要他们打破沙锅问到底却是不可能的事情。
  
  无论忠顺亲王还是大老爷,都不是善茬,没有激烈利益冲突的话,谁也不会轻易得罪了去,白白树立了大敌却没什么好处,都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忠顺亲王眼下地位超然,完全可以不在乎在座老狐狸什么心思,就算当今也不会轻易把他给得罪死了,自然心态放松没有太过在意外人什么想法。
  
  大老爷自然更不在意了,两人谈笑风声好不欢乐,反正所言所语听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全是关于外海贸易和生意场上的事,也不怕泄露出去。
  
  可实际上呢,两人已经把该说的情况,都说得比较清楚了,只有他们俩和亲王心腹才能听得懂的潜在意思。
  
  一场酒宴自然十分成功,起码与会宾客基本都吃好喝好甚至还玩好了,想要留宿青楼一夜风流的,忠顺亲王也不会吝啬那么点银子。
  
  等宾客散得差不多了,大老爷便随忠顺亲王转到一处隐秘别院,按忠顺亲王的说法就是在当今那挂了号的地方,里头清理得比较干净,不用担心说出的话会被旁人偷听了去。
  
  “贾恩侯你可知晓,当今通过龙庭的力量,差不多已经查清了暗海你那亲外甥林如海嫡子的凶手,是一个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
  
  刚刚分宾主落座,忠顺亲王便说出一个‘惊人’消息,笑吟吟看着大老爷,显然想看大老爷猛然变化的神色。
  
  只可惜叫他失望了,大老爷神色如常没有丝毫波动,轻笑道;“不管是什么人出的手我都能接受,以后遇上了自然会叫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