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惊骇

第四百五十六章 惊骇

倒不是雷虎怕了隋帝杨坚,只是不想招惹麻烦而已。
  
  随着杨坚年纪衰老,这位的疑心病和杀心却是陡然大盛,杀起重臣和大将来跟杀鸡杀狗没啥区别,动不动就杀头杖刑。
  
  与杨素并列的一位宰相被杨坚杀了,战功赫赫的隋朝大将史万岁也被杀了,搞得朝中重臣人人自危,不敢行差踏错半步。
  
  其中,史万岁跟雷虎有不少交集,被杨坚找了个由头直接杀了,实在太过可惜。
  
  当然,按照政治斗争的方面来说,这厮也挂得不冤。
  
  谁叫这厮不跟着晋王杨广混,竟然早早就倒向了太子杨勇,在太子杨勇被废之时,他这位能征善战的统兵大将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正好撞上杨坚年老体衰杀心大起之时,只是被抓住点点错处就被直接处决了,可见刚从南北朝时代过来的君主,到底有多野蛮任性。
  
  当然,要是换在宋明朝局稳之时,史万岁一点崛起机会都没有。
  
  尼马,每次提起这厮的名字,都叫雷虎感觉很是别扭。
  
  丫的你都‘万岁’了,还混什么朝堂和军营,直接窝在家里啃老本不是更安全么?
  
  说起来也真是笑话,史万岁之前一直在跟南方山岳南蛮叛逆战斗,打得云贵那边时反时叛的山蛮部落头人屁滚尿流好不狼狈。
  
  去年他又跟随晋王杨广北上狙击突厥入侵之军,结果又打了个大胜仗,回朝后还没等到封赏,就被杨坚寻个由头直接杀了。
  
  如此酷烈手段,怎不叫朝堂群臣还有军中一干将校心寒?
  
  不仅只有史万岁被杨坚盯住灭了,大隋另一位开国大将,同样战功赫赫的上柱国贺若弼要不是有重臣帮着说话,怕是也活不了啦。
  
  据阴葵派高层透露的消息,为了拿下史万岁这等堪比江湖一流高手实力的猛将,隋帝杨坚甚至调动了好几位宫廷供奉出手。
  
  当然,要说史万岁全然无辜也不可能。
  
  单单这厮暗地里跟雷虎的人口买卖勾当,就是隋帝杨坚不可能同意的地下买卖,两家暗地里还不是做得风生水起?
  
  可以说,南蛮山越几番叛乱,平叛的史万岁得了功劳和买卖人口的银钱,而雷虎则得到了超过五万的青壮劳力,可以说得上双赢局面。
  
  只是可惜,以后估计没这样的好事了。
  
  此时杨坚正处于疑心和杀心大盛之时,雷虎倒不是怕了他,只是没有想着成为杨坚想要除掉的目标罢了,还是少往北方凑的好。
  
  不管是清虚老道,还是雷虎本人,都知晓慈航静斋并没有安好心,所以也不会太过在乎她们的感受。
  
  “阿虎,既然你不乐意那就把想法跟慈航静斋派来的信使说道清楚吧,至于她们愿不愿意接受那就不关你的事了!”
  
  清虚老道不在意道:“她们算计得不错,怕是最后会无功而返,反而可能被你得了大便宜啊!”
  
  自从修炼了《阴阳锻体功》后,清虚老道自身的精气神都有了不少提升,他便知晓雷虎的境界高得不可思议。
  
  慈航静斋之所以坚持想让雷虎参阅《慈航剑典》,不过是想趁雷虎的精神修为还没达到天人合一的无上大宗师水准前,以佛道迥异教义扰乱雷虎心神,既而阻止他的修为更进一步罢了。
  
  根本就是居心不良,他们师徒自然也用不着客气。
  
  ……
  
  很快,终南山帝踏峰上的慈航静斋高层,得到了吴侯方面的回馈。
  
  好大的架子!
  
  尽管静斋斋主没有说出口,可几位高层脸上却不是很好看。
  
  被天下群雄捧惯了,有些受不了吴侯雷虎的冷淡和怠慢。
  
  只是,吴侯雷虎作为道门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在这等微妙时刻却是要压住的,不然真叫道门得了便宜可不好。
  
  “清慧再走一趟江南吧,将《慈航剑典》抄本送去给吴侯观阅,等吴侯看后立即带回帝踏峰!”
  
  商讨一阵,最后当代斋主做出决断,不管能不能算计到吴侯雷虎,起码这位的人情必须要讨到。
  
  “是,师傅!”
  
  在‘仙化’的路程走得更远的梵清慧应下,这才退了出去。
  
  看到梵清慧脱俗绝丽的身影离开,当代斋主心中却是相当遗憾,吴侯雷虎心志坚定不好女色,不然效仿另一弟子碧秀心的话,指不定能叫道门这一代最强者彻底被废,再无前途可言。
  
  雷虎不知慈航静斋当代斋主,竟然打了色诱的心思,不然肯定会好好嘲讽一番胡教就是胡教,手段粗鄙叫人不喜。
  
  梵清慧得了任务,拿了一份《慈航剑典》的抄本下山,在佛门高手的暗中护持下,时隔六年再次来到吴侯领。
  
  从长江直接乘船到了姑苏,被这里的繁华景象给惊了一跳。
  
  不提浓郁的商业氛围和繁华的景象,只说这里的浓烈武风,还有隶属于武盟的众多武者,就叫梵清慧的心彻底乱了。
  
  下意识在姑苏城里游走一圈,就是以其超然心性都忍不住发颤。
  
  这里的武者实在太多了,多到叫她都感觉心惊的地步。
  
  更叫她不安的是,这么多武者确实谨守秩序,并没有乱作一团,有矛盾也会自主找附近的擂台解决,绝对不会破坏诚中秩序。
  
  这叫她大感惊奇,一向快意恩仇的江湖中人,什么时候这么老实守规矩了?
  
  对于武盟这样的松散组织,她有了新的看法和认识。
  
  创造这一切的吴侯绝不简单,尤其是武盟笼络了太多江湖中人,尽管多是一些江湖二三流的好手,可数量极多也是不可小觑。
  
  佛门凭什么能够影响天下部分局势,还不是因为人多势众么,而且手中还有不少武艺高手的武僧,这些才是佛门能够叫各方势力忌惮的根本。
  
  可武盟轻轻松松就聚拢了无数江湖中人,尽管质量可能比不上佛门长年精心培养的武僧,但数量却是比佛门武僧要多得多。
  
  佛门占有的资源虽然庞大,却也不是毫无限制。
  
  培养一位武僧所需花费的资源绝对不少,没见大唐双龙剧情中描述佛门圣地静念禅院的情况中有说,静念禅院规模浩大几乎就是一座佛城,可其中拥有江湖散流以上战力的武僧也不过数百。
  
  这还是佛门圣地,其余寺庙能够蓄养的武僧数量更少。
  
  只是天下佛寺众多,加起来武僧的数量相当可观,还有依附于个大佛寺的佃户和信徒,这才是佛门能够叫君主都忌惮的底蕴。
  
  可在姑苏城一地,梵清慧见到的武盟中人的数量,就比得上数省佛门武僧的人数,叫她心情极为复杂又涌起十分强烈的不安感。
  
  几年不见,吴侯领的发展竟然已经到了这等地步。
  
  尽管武盟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可加入其中的江湖中人数量实在太多,就算吴侯只能调动其中十分之一的力量,也是一股极为惊人的战力,在关键时刻能够影响天下局势发展。
  
  梵清慧突然发现,吴侯和武盟的存在,足以左右南方局势,佛门在这里的势力竟然被彻底压制住了。
  
  这样的结果,叫她相当难受,这是一种本能的不喜,就象本属于她的东西,被外人突然强行抢走一般。
  
  就算梵清慧佛心高远,此时也是动了无名之怒。
  
  不仅仅武盟的存在叫她心惊,还有铁门,鹰爪门和地趟门的势力,还有门中数量庞大的入流好手和三流好手,以及数量不多但绝对不少的二流好手,都叫她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和忌惮。
  
  还有遍布城里城外的道观,以及各种各样的武馆,吴侯领的武风之盛叫她感觉心情相当压抑。
  
  难怪最近几年,南方佛门的声势一日不如一日,吴侯领中的天台宗更是声势被压制到了最低程度,面对吴侯手下如此恐怖的江湖势力,天台宗根本就翻不起多大浪花。
  
  要不是天台宗有佛门四大圣僧之一的智慧大师坐镇,怕是情况只会更加糟糕艰难。
  
  以吴侯的强横实力,以及他显露出来对于道门的偏袒,象是天台宗这样的佛门重要分支,都要被挤兑到成为普通佛寺的地步。
  
  难怪师傅一直都不放弃请吴侯观阅《慈航剑典》的心思,要是再叫吴侯的实力更上一层楼,南方哪还有佛门的立足之地?
  
  只希望师傅的想法能够实现,吴侯因为道门和佛门理念不同,观阅了《慈航剑典》后思想出现混乱,然后实力和境界从此止步不前。
  
  可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有所担心,害怕吴侯不受影响,那可就不太妙了。
  
  慈航静斋也邀请了散人宁道奇观阅《慈航剑典》,只是不知为何,这位虽然表现出了不小兴趣,却是迟迟没有答应,好象在等待吴侯的反应一般。
  
  这也是师傅迫不及待让她将剑典抄本带来吴侯领地的主要原因,除了要隐隐坑吴侯一把外,也要将散人宁道奇搞定。
  
  与此同时,慈航静斋付出这么大‘代价’,这样巨大的‘人情’不管是吴侯还是散人宁道奇可不好还!
  
  带着满满的惊骇,还有复杂难明的心思,梵清慧坐上前往钱塘的客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