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赤壁之崛起荆南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罢战、西退

第五百四十六章 罢战、西退


  申耽战败,丢盔弃甲,溃逃的十分狼狈。关羽在后看见,当即领兵穷追不舍,誓要尽灭申耽之军,夺取汉水道。
  要知道龙亭虽然正当汉水道口,但险峻程度却不及真正的汉水道,数千兵马还是能够展开攻击的,没有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利,关羽担心等到汉军援兵大举到来之后,自己的数千兵马难以将龙亭遮护周全,因此早就盘算着要夺取一段险峻的汉水道,以方便固守。
  此时见申耽溃败,关羽深感机会来了,当下挥军穷追不舍,追了十余里,山道越发险峻,关羽奋力追赶,忽听两侧山上喊杀声震天,左边杨狼、右边塔利领兵迅猛杀出,将蜀军拦腰截断。杨狼的铁甲军贴身近战,杀入蜀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塔利的弓弩手则站住两侧高地,不断向蜀军倾泻箭雨。
  与此同时,申耽、申存也率领麾下兵马复又杀了回来,关羽之军在山道之上首尾不能救应,顿时大败。
  关羽领兵急退,然而杨狼之军皆穿板甲,手持配长矛,腰挂缳首刀,训练有素,行进宛如一人,在这狭窄的山道之上,列阵而进的五百人便宛如一堵厚重的墙壁,根本无可抵挡。撤退的蜀军一头撞在狼卫坚实的军阵之上,纷纷被撞的粉身碎骨。
  眼见自己的兵马被拦腰截断,后军开始溃散,前军又被堵住,关羽大急,当下纵马挥刀亲自冲阵,关羽虽老,雄风犹在,青龙刀轮动如飞,第一刀势大力猛,将当面一个狼卫砍的胸口陷了进去,随后反手一刀,将第二名狼卫劈翻,第三刀往上一挑,将又一名狼卫挑飞起来,落入狼卫军阵之中。
  一连三刀,干净利落,威风凛凛。蜀军士气大振,纷纷呐喊着跟随关羽冲锋。杨狼急忙挥刀前来迎战,此时关羽锐气已泄,刀势有所减缓,虽然年年出刀,将杨狼打的步步后退,但二十余刀过去,却仍旧没能斩杀杨狼。
  此时随着杨狼的后退,狼卫的军阵成了一个凹形,而蜀军却成了个箭形,其箭头的位置正是大将关羽。
  眼看着关羽凸出在了全军最前,目标十分醒目,早就等待的机会的塔利当即张弓搭箭,照准关羽怒射,就听弓弦震响,箭到处,正中关羽肩窝。关羽闷哼一声,翻身落马。
  一众蜀军大惊,急忙抢上前去将关羽护住,汉军却是士气大振,在杨狼、塔利、申耽、申存等将领的率领下奋勇搏杀,眼看就要剿灭蜀军残部,就听身后喊杀声震天,有一支蜀军杀到。却是王甫得知关羽中伏,急令后军前来增援。
  王甫虽非猛将,却也善于调度,能得士众之心,当下心忧关羽安危,因此挥军猛冲,双方混战半日,王甫终于救得关羽出去,随后率领残兵败将逃往龙亭。杨狼、塔利、申耽等人挥军追到龙亭,迅猛攻营。
  王甫一边收缩兵力,固守营垒,一边又急忙探视关羽。就见关羽肩窝处的箭伤极深,透过伤口,臂骨与身体连接处的关节骨骼清晰可见,当下王甫大惊,急令医者包扎救治。
  医者草草处理了伤口之后,便即禀告王甫道:“关将军受伤极重,箭上虽然无毒,但却伤到了关节,导致骨头开裂。关将军年事已高,气血不如年轻时候旺盛,只怕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痊愈。而且伤在关节处,即便伤愈之后,恐怕关将军也无法如以前一般自如地挥刀劈砍了。”
  王甫闻言大惊,此时龙亭营寨之外汉军攻势越发凌厉,王甫只得暂时放下对关羽的担忧,转而出帐去指挥守营。
  血战一日,看看天晚,杨狼等人方才退去。王甫大松了口气,清点营中兵马,原本的五千大军在夺取龙亭的过程中死伤千余,今日一场大败,复又折损了二千四百余人,营中能战之兵已经不足一千五百人了。
  主将关羽又重伤不能理事,军心慌乱,士气低迷。面对这种情形,王甫实在没有信心坚守,当下只得将情况写成表文,命信使快马加鞭送给刘备,请求援兵。
  只是龙亭至阳平关近三百里,信使快马前去,昼夜兼程,一日可到,但等刘备调兵来援,援兵即便不惜一切代价赶路,骑兵也需要一昼夜的时间,步军则至少需要三四日。
  以汉军今天这样的攻势,王甫着实没有信心能够坚守三四日的时间。
  在王甫满怀愁绪的时候,汉水道中的汉军营寨内,申耽、杨狼、塔利、申存等汉军将领却在喜气洋洋地庆祝胜利,就听申耽道:“今日我军大胜,虽没有阵斩关羽,但倚仗塔利将军神射,却也将之射成了重伤,多半将会命不久矣!如今关羽重伤不能指挥兵马,仅有长史王甫主掌守营之事,龙亭的蜀军十分慌乱,我们明日再加把劲儿,努力攻打,必定能夺回龙亭,以迎接陛下派来的后续援兵。”
  众将都点头认为有理。
  次日一早,众汉军吃过朝食,随后尽起兵马来到龙亭。杨狼一马当先道蜀军营前挑战,王甫自然坚守不出。当下杨狼、塔利、申耽等人开始挥军攻营。申耽分出一千刀盾兵在前,杨狼率领五百狼卫紧跟其后,塔利率领五百飞羽卫最后掩护,申存领兵绕到龙亭左右两侧佯攻,以分散营中守军的注意力。
  大军层次分明地全力进攻,一时龙亭地界喊杀声震天,战斗的极为激烈。对战到午后,汉军连续发动了三次进攻,但每次都在蜀军的鹿角之前被阻住。王甫指挥蜀军用长杆桶刺汉军,阻止汉军搬抬鹿角,后面的蜀军则用弓弩覆盖射击。狼卫有板甲保护,到损伤不大,但申耽麾下的轻步兵却死伤颇重。
  看看这一次仍旧将会徒劳无功,情急的塔利当即命麾下兵马点起火把,往蜀军的鹿角阵中投去。人畏火乃是天性,火把扔来,把守鹿角的蜀军纷纷退避,同时木制的鹿角也很快被引燃,杨狼趁机率领狼卫冲上前去,将鹿角抬开,随后冒烟突火冲了进去。
  汉军纷纷攻进蜀军营寨,王甫眼见大势已去,当下急令关羽的亲卫校刀手抬着关羽撤往城固,王甫则自领其余兵马断后,且战且走,退至洋乡时,终于被申耽、杨狼、塔利等人团团包围。
  王甫坚守到了最后一刻,眼见突围无路,绝望之下,挥剑自杀。
  杨狼、塔利、申耽等人继续挥军向前赶到了城固,将城池团团围住。
  次日,众将开始攻城。然而城池却与营寨不同,关羽麾下三四百校刀手依仗着高大坚固的城墙拼死奋战,终究是坚守住了这一日。及至傍晚时分,斥候传来消息,说蜀军大将陈到率领五千骑兵前来增援关羽。杨狼、塔利、申耽等人大惊之下,急忙退走,复又去龙亭安下了营寨。
  当夜陈到来到城固,见关羽伤势的确极重,当下命校刀手将关羽送回阳平关下刘备之处养伤。待次日清晨,陈到率领骑兵来到龙亭之外叫战。申耽、杨狼、塔利等人坚守不出。陈到无奈,只得退去。
  此时,刘备在传令陈到立即增援关羽之后,也对自己能否夺取汉中产生了怀疑。随着关羽重伤,龙亭得而复失,蜀军封锁汉水道,阻止刘贤派兵增援汉中的打算已经落空了。刘贤援兵将会源源不断地进入汉中,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对战,时间已经进入了二月,北方大地冰雪化尽,天气虽然仍旧很冷,但距离阳春三月也已经不远了。
  换言之,汉军从其他方向的进攻将会很快发起了。
  此时蜀汉因为防线太长,分布在各处之后的兵力都显得极为薄弱。上雒、峣关、蓝田一带只有一万二千人,潼关只有五千人,以蒲坂为忠心的黄河沿线在得到陇右一万兵马的增援之后有一万二千人。
  也就是说整个关中地区如今仅有二万九千人,而河东的曹睿又已经决定撤往西凉。一旦曹睿撤走,刘贤必将接管河东,到时候汉军主力必将出河东渡黄河进入冯翊郡,等到刘贤大军进入平坦的关中,空虚无比的长安城便将瞬间暴露在刘贤的兵锋之下。若是失去了长安,自己这边鏖战汉中,就算最终战胜了刘贤的一支偏师又有什么意义?
  最迟三四月份春耕结束之后,刘贤必定会大举出兵西进。最早一个月,最迟也就是两个月时间,双方便会全线爆发大战。从阳平关这里回救长安的路程也不算短,是继续在汉中纠缠,还是撤兵回守关中,眼下便须得做决定了。
  刘备左思右想,无法下定决心。当下写信去征求马良、张飞、习帧、何宗等人的意见,此时除了张飞之外,其余各处的压力都极大,马良、习帧等人都建议刘备不要在汉中纠缠,只需分兵固守葭萌关、陈仓、祁山等地,主力先回关中击退了刘贤之后,再徐徐设法夺回汉中也就是了。
  正在此时,陈到传来消息,说刘贤亲领大军已经赶到了龙亭,从汉水道中进入汉中的敌军络绎不绝,目前已经至少有了一万人。
  刘备顿时大惊,清点敌我两方兵力,刘备赫然发现自己即便得到了吴懿调来的五千陇右兵以及马良等人从益州新增调的五千新兵的支援,论兵力仍旧比刘贤在汉中的兵力略少,如今有不占有地利,兼之大将关羽重伤,蜀军士气低落,继续战斗下去的确是胜负难料。
  当下刘备决定撤军,先将陈到、鲍庸等各军收回,随后命罗蒙、刘干二将领益州新兵五千把守葭萌、白水二关。命李邈、杜祺领兵五千把守陈仓。又传信给吴懿,叫他出兵守住祁山要道。随后刘备率领麾下二万四千主力大军经陈仓返回了长安,准备去安排黄河防线。
  刘贤率领杜路、彭式、李巡、木鹰等万余人到达龙亭,会合了申耽、杨狼、塔利等人之后,总兵力达到了近一万五千人,正准备与把守南郑的张翼、马岱联络,一起出兵夹击城固的陈到,却不想陈到却已经撤走了。
  刘贤愣了一下,随即领兵直进至阳平关下,王平率领众将出关迎接,诉说刘备已经收兵退走之事。刘贤沉吟片刻,道:“刘备这是见我军援兵络绎不绝而至,担心在汉中深入纠缠之下,我河洛之军反而会袭击他的关中,故此只得收兵回去,准备固守关中要地了。”
  王平道:“既如此,我军是否要顺势出兵,去攻打陈仓?”
  刘贤摇头道:“汉中存粮不多,又百姓稀少,民夫匮乏。粮草需石泉、上庸、房陵等地运来,已经极为艰难了。若再出兵进击陈仓,粮道拉长,将会更加吃力。而且如今已快到春耕之时,我们还是遣散民夫,先忙春耕之事。等到天气完全转暖之后,再与其余各路兵马一起同时出兵吧。”
  众将闻言,这才作罢。
  当下刘贤将彭式、李巡两营留在了汉中,命王平、诸葛瑾等人在汉中择地开展屯田,随后又召集众将商议了一番下一步从如何从汉中出兵,策应关中、益州战场之事。
  诸事安排完毕,刘贤这才率领亲兵离了汉中,再次回转襄阳,往洛阳而去,准备赶在三月初九吉日之时赶到洛阳,主持迁都之后的第一次朝会。
  半路之上,刘贤收到了庞统从洛阳传来的消息:二月初二,魏河东王曹睿在安邑登基称帝,改年号为太和,大封群臣。随后经过朝议之后,留司马懿、司马孚领兵五千固守箕关,杜袭领兵五千固守黄河上的重要渡口矛津,杜恕、郭淮领兵五千抵挡并州的李严、石苞等人,留燕王曹宇坐镇安邑,协调各军。
  此外钟繇、陈群、刘晔等人一干重臣告病,曹睿也将他们留在了安邑,一则养病,二则协助曹宇。
  随后曹睿以曹休为前锋,曹真、夏侯尚为左右翼,张郃为合后,许褚等为中军,率领贾诩、蒋济、满宠以及诸王等人,总共二万骑步军,粮草财物无数,浩浩荡荡撤离河东,经过临汾、北屈,渡过黄河,进入了上郡境内。
  据闻曹睿在上郡的高奴县城驻扎了一段时间,准备收买胡人向导,并招引刘猛率领的匈奴残部前来会合,好一起西进。
  得知曹睿西去的消息之后,庞统已经第一时间派人传令,叫并州的李严立即召集鲜卑人轲比能、步度根、泄归泥等人深入上郡追击曹睿。
  同时庞统又写了书信,分送给留守河东的曹魏众将,向他们晓以利害,意图劝降诸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