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一卡在手 > 第367章:天海之歌

第367章:天海之歌


  观众们看见这样的画面,忍不住笑喷出来。
  这些反应跟大家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可是不知为什么。
  特别可乐。
  没办法,大嘴鱼人只好将话题重新拉回到擂台上:“鲨影仍在追击,李奥队长暂时还没有想出好办法。哎?等一下,他在被鲨影突破的瞬间,在原地留下了一张卡。”
  不等李奥留下的卡片完全幻化成功,恐怖鲨影已经一口将它吃掉。
  长臂猿人大叫可惜:“李奥队长的卡片没有召唤成功,可惜,很可能这是逆转战局的一个起点,最少这会是一个缓解战局压力的一次机会。只是让大白选手联结美食法则的恐怖鲨影实在太强大了,丝毫不给任何机会,一口把卡片的幻化给吃掉了。”
  看见这一幕的观众们亦暗中惋惜。
  他们想看李奥的反击手段。
  “好!”海族鲨人队的队员却轰然叫好。
  “美食法则果然是不可战胜的,李奥队长的召唤失败了,准确来说不能说是失败,因为即使成功了,同样会让大白的王者威相给吃掉的。”锥齿觉得联结了美食法则的恐怖鲨影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李奥队长的召唤绝不简单,可是仍然让大白的鲨影一口给吞了……”长翅看得两眼发直。
  “不能掉以轻心,李奥队长肯定还有后手。”大青让大家不要急于求成。
  “对对对,我们要替大白攒人品。”白鳍点头同意。
  “要不我们一起喊李奥队长总冠军吧,败他人品,直接将他吹爆了!”铰口出了个歪主意。
  “笨蛋,我们要是这样做,美食助理裁判会报告给美食主裁判的,我们百分百会被黄牌警告,要是定性为诅咒的话,说不定还会连累大白被罚下!”巨齿狠狠的在铰口头顶砸了一记。
  擂台上的比赛继续。
  李奥在闪避鲨影攻击下,又留下了一张卡。
  恐怖鲨影根本就是大白的王者威相,他以心神操纵着自己连结了美食法则的远古大白鲨影,再次张口狂噬。
  不等幻化完毕。
  第二次将它直接吞噬。
  观众们看了又是一阵的叹息。
  还是不行吗?李奥队长的召唤速度似乎还差那么一点点,如果再快一点点,那么说不定可以逆转了。
  “大白选手仍然不可阻挡地追击着李奥队长,那么李奥队长还会召唤第三张卡片吗?如果是,那么第三次是否能够成功呢?”大嘴鱼人代表观众发出了疑问。
  “我总觉得李奥队长其实在布置他的战术……我看不懂是那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不过我相信,李奥队长绝对不会束手待毙。”长臂猿人怀疑李奥接连召唤两张卡其实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计划如此,他不会这样做。事实上现在的李奥仍然没有升起他的王者威相,证明他胸有成竹,有把握以目前的境界应对大白的恐怖鲨影。
  “是吗?真希望李奥队长的战术可以快一点展示出来!”大嘴鱼人听他一说,同样觉得战局过于顺利。
  大白选手的恐怖鲨影是很强大。
  连结了美食法则的恐怖鲨影可以吞噬万物,无可阻挡。
  但李奥队长此前为什么不出手阻止大白选手呢?在大白选手以能量束联结擂台和护罩时,李奥队长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去阻止他的,最少可以干扰大白选手顺利以自身的王者威相联结美食法则。
  李奥队长没有这样做。
  是不是有把握破解才故意这样放纵的呢?
  大嘴鱼人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可是他知道那个年轻的人类绝对不是这么容易打倒的一个对手。
  李奥抽出第三张卡。
  全场屏息。
  所有人都想知道这第三张卡片发出去的效果。
  此刻最为紧张的人莫过于大白,他才是最担心李奥后手布置的一个。
  “鲨口无生!”大白决定不给李奥召唤第三张卡片的机会了,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打倒这个危险的对手。
  一刹那。
  整个擂台升起了巨大的阴影。
  等到阴影现形,人们惊讶地发现整个擂面竟然是远古大白鲨影张开的嘴巴。
  第三张卡片仍然失败?
  面对如此之巨的吞噬之口,李奥队长必须跳入阴影位面才有可能逃脱,只是他正在召唤之中,那么岂不是说第三张卡片的召唤又一次宣告失败?
  出乎观众们意料之外的是李奥并没有跳入阴影位面。
  他化作一道星光消失了。
  原地留下的卡片。
  光芒绽放。
  化作无尽的蓝天大海。
  恐怖大白鲨影的吞噬之口自擂面开始,一直狂噬,整个果冻护罩内的一切统统吞噬入腹。
  然而当鲨影消失,蓝天大海仍然存在擂面之上,丝毫没有受到吞噬之口的影响。
  “咦?”大嘴鱼人感到不可思议,鲨口吞噬明明是无敌的啊!
  “这是为什么?”长臂猿人亦忍不住惊叫起来。
  此时的蓝天大海深处。
  有个柔柔的歌声响了起来,哀怨欲绝。
  一个小小的海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蓝天大海里,她以童真的歌喉,唱着与她年龄毫不匹配的哀怨歌曲。
  通过她的歌声。
  人们的仿佛看见了,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无比调皮的海妖和一个愣头愣脑的鲨人,在相互捉弄的童年中慢慢长大。调皮的海妖天生喜欢戏弄笨笨的鲨人,而笨笨的鲨人对每个人都可以容忍,偏偏对调皮的海妖的捉弄无法接受,每一次都要想办法反击她。
  调皮的海妖捉弄笨笨的鲨人成功,她会发出快活的笑声,得意地在海里游来游去。
  笨笨的鲨人反击成功,调皮的海妖又会伤心大哭,让鲨人内心充满内疚。
  偏偏当她下一次捉弄他时,他还是忍不住反击。
  在诸多小伙伴中。
  她明确表示自己最讨厌他了。
  他虽然内心并不讨厌这个调皮的海妖,可是他嘴巴上坚持自己最讨厌的对象就是这个丑八怪一样的海妖。
  一次次恶作剧,让两个小家伙几乎反目成仇。
  在大人哈哈大笑的劝解下,无数次两人约定了大家和好。
  勾手指。
  认真地写下协议。
  然而每一次调皮的海妖都会破坏协议,在他最不设防的时候,给他一个最为抓狂的整蛊。
  他发誓如果她再捉弄自己,就给她一百倍的报复,让她哭声响彻整片大海。
  鲨人说到做到。
  更具力量的他可以给她更大的报复。
  每一次她都哭得很伤心,哭声真的响彻了整片大海。
  在这个时候,鲨人内心非常痛苦,他发现她的哭声并不是自己最要想的东西,他只是无法接受她为什么老是针对自己……
  时间飞快。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
  愣头愣脑的鲨人终于长大了,他成长为一个强大的鲨人战士,以冷酷著称,战斗时没有人敢与他正面交锋。
  调皮的海妖也长大了,她变成了整片海域唱歌最优美动听的海妖,无论何时何地,心情愉快还是悲伤,她都能出口成歌。她还是那个经常捉弄他的海妖,特别喜欢惹他生气,甚至经常故意扰乱他的修功,让他简直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
  最让鲨人感到不满的是她对谁都会自然微笑,唯独对他没有任何善意的微笑。
  她如果对他微笑,那么背后肯定有一个可怕的恶作剧。
  不仅她没有善意的微笑。
  她从来不对他歌唱。
  鲨人问起原因。
  调皮的海妖解释岩石脑袋的笨蛋根本不可能听懂自己的歌唱,所以不需要浪费这种气力。
  这让鲨人内心非常的恼火,他自认为自己是个懂得艺术而审美极高的战士,假如不是需要自己成为一个冷酷的鲨人战士,他认为自己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浪漫的诗人,又或者激情澎湃的歌唱家。
  她对他的评价让他感到极其不满,当然她是宿敌,他也不指望能在她的口中听到哪怕一句好话。
  鲨人对于调皮的海妖亦回报毫不客气的评价。
  他说她只不过是一个讨厌的丑八怪而已。
  没有什么了不起。
  相比起讨厌又丑丑的海妖,鲨人更喜欢相貌漂亮又心地善良的珊瑚海女。
  这位珊瑚海女独居在一个珊瑚洞穴里,平时不喜欢外出见人,不过偶然发现她的鲨人,对她一见钟情。
  珊瑚海女美貌与智慧无人能及,而且她还特别善解人意,每一次鲨人找她倾诉,她都会用世间最温柔的微笑安抚他的内心。
  鲨人觉得这才是一个好女人。
  至于讨厌的海妖嘛。
  根本不值一提。
  别说跟珊瑚海女相比了,丑丑的海妖在所有的海族姑娘中几乎是倒数的排行,要不是特别会唱歌,她根本一无是处。鲨人觉得幸好这个讨厌的海妖天生跟自己是对头,永远的宿敌。要是刚好反过来,她天生喜欢自己,那么才叫糟糕呢!
  美丽善良又心灵手巧的珊瑚海女对鲨人非常好。
  每当他前来倾诉内心的郁闷。
  除了微笑。
  她总是给他各种美食吃,平复他的内心。
  胃口极好的鲨人平生最喜欢吃的一种美食是天海之歌,天海之歌这种美食,以天空之泪和深海之花为食材熬制而成,不仅美味到了极点,还能让血脉力量在灵魂内共鸣,让整个生命为之歌唱。
  每次鲨人吃完天海之歌这道美食,他的血脉力量总是能够往上提升一点。
  他认为这是珊瑚海女赐予自己的力量。
  她是自己的幸运女神。
  至于讨厌的海妖?
  这家伙绝对是自己生命中的灾厄女神,自己遇上她就倒霉!
  时间匆匆,又过去了几年,鲨人变得更加强大了,他对自己的力量充满了信心,认为自己应该参加三界种族大赛,击败所有的强敌,夺取最后的总冠军。一旦夺冠,他会把总冠军的奖杯和戒指带回来,以它们作为礼物,向珊瑚海女求婚。
  珊瑚海女对于他的这种想法持肯定态度。
  她认为他的志向远大。
  应该挑战自我极限。
  相反。
  讨厌的海妖却唱歌嘲笑他的理想,认为他是天生的大傻瓜,完全看不懂自己的真正实力,参加三界种族大赛只会获得可耻的失败。她还认为他除了力量,一无是处,甚至根本没有做好任何准备,一旦参加残酷的三界种族大赛,极有可能死在擂台上,永远回不了美丽的大海。
  鲨人对于她的这种嘲讽感到极其愤怒,要不是有珊瑚海女的安抚,他简直想杀了她。
  她真的太讨厌了。
  珊瑚海女劝他冷静下来,因为海妖的歌唱内容虽然听起来刺耳,但他的确没有做好正式参赛的准备。
  在珊瑚海女的劝阻下,鲨人冷静下来了,他发誓要夺取最后的总冠军,然后当着讨厌海妖的面,用荣誉的总冠军奖杯和总冠军戒指,向珊瑚海女求婚,看她到时候还可以唱些什么……
  每天前往。
  珊瑚海女总给他可以提升血脉力量的天海之歌吃。
  鲨人的力量每天都在增强,他变得越来越强,在整个海族同辈之中,已经再无对手。
  让他更高兴的是。
  那个讨厌的海妖很少在他身边出现了。
  即使看见她,她也是一副苍白脸孔,好像得了某种无法痊愈的怪病。
  唯一让鲨人感到可惜的是,这个讨厌的海妖越是生气,她唱的歌就越是悦耳动听,生病一点儿不影响她的歌喉,甚至还多了一种特殊诡异的魅力。
  数个月后,鲨人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做好了参赛准备。
  他特地前来向珊瑚海女告辞。
  珊瑚海女第一次把他留下。
  说这是给予他的祝福。
  也坦诚地告诉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她准备给他留下一个后代。
  假如他可以成功,那么他将带着总冠军回归,看见身为母亲的她和一个可爱的小宝宝。
  假如失败,那么她会抚养他的后代长大,然后告诉小家伙,远去争夺至高荣誉的父亲是一位多么强大和多么骄傲的海族战士。
  她希望他能够牢牢记住一个父亲应有的职责。
  争夺荣誉之后,记得及时回归。
  他答应了。
  他以鲨人最隆重的誓言起誓,他永远不会倒在敌人的脚下,誓夺冠军回归,然后以冠军戒指向她求婚。
  满怀豪情的他上路了,临别之前,他神差鬼使的绕了一个大圈,又去看了那个讨厌的海妖一眼。他发现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脸色苍白如纸。
  跟平时嘴里总哼着歌不同,她一直在沉默着。
  一手按在肚子上,似乎非常的不舒服。
  嘴角不时抽搐。
  他觉得这个讨厌的海妖一定离死不远了,病得那么厉害,恐怕等不到自己大胜归来了……
  如果没有珊瑚海女的温柔以待,他说不定会进去跟她斗几句嘴,但是他觉得自己身为珊瑚海女的未来丈夫和小宝宝的未来父亲,没必要再跟任何女人纠缠,特别是一个自己还特别讨厌的丑八怪海妖。
  带着珊瑚海女的祝福和强烈的自信,鲨人上路了。
  他发誓要夺取总冠军回归。
  迎娶珊瑚海女。
  然而。
  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他在海族无人匹敌的力量,在三界种族大赛之中,只能排行中等水平,距离超级强者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别说夺冠,他连小组赛出线的资格都没有。
  绝望的鲨人拒绝带着失败回归,他留在群岛世界疯狂修炼。
  数年后,鲨人终于在小组赛出线了。
  他冲出了小组赛。
  不过为了出线,付出了永远失去右手的代价。
  绝望的鲨人颓废了几个月,他数度想自尽,但想到温柔等待自己回归的珊瑚海女,想起了自己的小宝宝,终于决定抛弃荣誉之心,做回一个平凡的丈夫,担起一个父亲的职责。
  当他回到熟悉大海,却发现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珊瑚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