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450章 仙契

第450章 仙契

    李思思要返回,霁月一把将她拉住:“不许走!你现在是百雀阁的人,主人命你侍奉,你不可以拒绝,否则主人会责罚的~”
  
      李思思生气了:“我又不是她的奴隶!”
  
      霁月没想到李思思这么倔,只有好言相劝:“这云池是世间闻名的灵穴,凡人进入一次可以脱胎换骨,你还推三阻四的,而且主人也是赤子之身,你不要怕。?????  w?w?w?.?ranwena`com”
  
      李思思脸色越发红:“那更奇怪了,我不想去~”
  
      霁月哎了一声:“云池中灵气浓度太大,衣物会被融掉,你这一身进去,反而更尴尬。你若是再推三阻四,小心主人发火哦!”
  
      李思思心中一惊,想起自己还有事要求舞红云,舞红云这个人喜怒无常,还是不能随便得罪她,今天只有勉为其难了。
  
      好在两个人都是女人,就当泡温泉好了。
  
      想到此处,李思思抬头看了看左右:“那……我去哪里更衣?”
  
      霁月伸手向拱门里指了一下:“进去后左手边有一座石台,把衣物放在那里,之后沿石阶前行进入云池。”
  
      “好吧。”
  
      李思思无奈的点了点,迈步跨过拱门,霁月站在拱门之外,望着李思思的背影摇了摇头:“脾气真不小,也不知道主人为什么要带她回来~”
  
      李思思走入拱门之后,左手边果然有一座石台,她犹豫片刻后将身上衣物一件件褪去,叠放整齐放置在石台上方。
  
      全身赤果后,夜风轻抚,李思思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个梦越来越奇怪了,林大哥,你什么时候来救我啊!
  
      李思思撅了撅嘴,把几乎要涌出来的眼泪忍了回去,双手交叉护在身前,转身沿着石板路向前走去。
  
      走出没有几步,地面上就开始有一层极为厚重的白雾涌起,这雾气之浓重,脚踩在其中宛如涉水,荡起一圈圈涟漪。
  
      “这就是云池么?”
  
      李思思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缓步向前走去,前行数步后雾气便已过腰际,李思思抬头望向前方,发现雾海中央处坐着一个倩丽的身影,虽然只能看到背影和赤果的双肩,但应该是舞红云无疑。
  
      背影转过脸来,面上带着一丝恼意,果然正是舞红云:“怎么如此迟。”
  
      看到身后的李思思,舞红云的目光在她身前高耸的两峰上停留片刻。
  
      “大的夸张……这就是林羽把你留在身边的原因?”
  
      李思思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身子一矮蹲进雾海中:“你……你在看什么!林大哥才不是那种人呢!”
  
      “要叫主人!”
  
      舞红云不耐烦的哼了一声:“子时已到,我要开始练功,你帮我调整云池四周的六面风幡,让云流汇聚在我四周。”
  
      李思思哦了一声,这才注意到四周云池中立着六面淡白色的三角旗帜,旗帜下方的雾气缓缓流动。
  
      这些旗帜可以控制云池中灵力的流动,但整个云池中的灵流随天地而转变化无穷,必须有人不断调整这六面旗帜才可。
  
      旗帜的操纵方法很简单,轻轻转动便可以改变云流的走向,李思思试了两面之后,便已经了然于胸。
  
      舞红云看李思思已经懂得便不再多说,闭上双眼开始运行周天,沉心修炼。
  
      李思思在云池中来回走了几趟,看到舞红云一直闭着眼睛,逐渐感到自在了很多,护在身前的双手也放了下去。
  
      原来服侍也没什么,就是在这里帮忙摆弄几面旗子而已,李思思拨开身前的浓雾,向前方的旗帜走去,轻轻叹了一口气,林大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救自己呢~
  
      在云池中来回走动,不断调整着六面旗帜的方向,李思思自己不记得过了多久。
  
      “霁月说云池能让人脱胎换骨,可我感觉没有什么变化。”
  
      李思思伸出双手轻轻抚摸身躯,之后又托了托高耸的两峰:“还是那么重……”
  
      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思思转过头去,猛地发现舞红云正站在自己身后一步之遥!
  
      “啊!”
  
      李思思惊叫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舞红云踏前一步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稳在原地。
  
      “没想到你还是个话唠,扰的我无法静心。”
  
      舞红云低头望向李思思身前:“在近处看,更显夸张。”
  
      李思思伸手遮住两峰,想要从舞红云手臂中挣脱,但却无能为力。
  
      舞红云修长白皙的身躯立在云池之中,宛如无暇美玉,配上一头淡红色的长发,更显惊艳绝伦,李思思注意到在她的颈项上挂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玉佩,在昏暗的夜色中莹莹放光。
  
      “既然你修炼完了,那我可以回去了?”
  
      没想到舞红云手上一用力,又把李思思向身前拉了一些,两个人身躯亲密无间,轻颤的峰顶几乎贴合在一处。
  
      “林羽没有给你种下仙契?”
  
      李思思感到浑身不自在,但又无力挣脱:“仙契是什么……我不清楚。”
  
      “省了我不少事情。”
  
      说罢舞红云握住身前的那枚玉佩,抵在了李思思的灵台之上。
  
      嗡的一声,李思思只感到一阵眩晕,似乎有一股微醺的气流从玉佩中涌入自己脑海,整个人顿时一软,倒入舞红云怀中。
  
      “你……干什么?”
  
      舞红云单手抱住浑身瘫软的李思思:“我已给你种下仙契,从今后你是我的仙侍,生死由我,祸福随我。”
  
      李思思感到浑身绵软,整个人就像醉酒了一般:“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想让你帮我找到林大哥,之后……”
  
      “男人有什么好的,还是让我来调教你吧。”
  
      舞红晕微微俯身,将身躯压向李思思,李思思感到一丝惊恐:“你要做什么,我们都是女人……”
  
      “两个女人,也可以做很多……”
  
      呱!
  
      突然一声清亮的锐鸣声响彻夜空,在百雀阁上方传开,打断了舞红云的话。
  
      舞红云脸色一沉,从云池中站起,显露出曲线玲珑的上身:“金鹏?这畜生深夜来此地何事?”
  
      一个中正浑厚的声音从远方响起,遥遥传至云池。
  
      “舞红霓,听闻我的奉剑童子在百雀阁做客,我来带她回清虚宫去了。”
  
      “林大哥!”
  
      李思思听到这声音宛如清流灌顶,顿时恢复了身躯自由,一下子就从云池中站了起来,满脸激动。
  
      舞红云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李思思竟然这么快就挣脱了仙契的束缚,让她有些意外。
  
      看来这个李思思,对林羽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舞红云脸上显出悻悻之色,身影一动带起长发飘飞,迈步分开云海向外走去:“换好衣服,随我去见林羽。”
  
      李思思这才想起自己身无寸缕,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模样,顿时满脸通红。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