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351 落下的油滴

351 落下的油滴

    “你们谁是烧伤科的?”王科长匆匆忙忙的推开了张凡的房间,声音急促的问道。
  
      “需要我们干什么。”张凡转头说道。
  
      “一位消防员,大面积烧伤。情况危急!”石头城医院其他科室相对差一点,烧伤科还算稍微好一点。但是,面对重度烧伤的救火队员,他们毫无办法。
  
      “走。我们去看看。”张凡一听后对着众人说道。
  
      老天是残酷的,火神更是无情的,不会因为人的意志去怜惜谁。非法操作下的后果非常可怕,小作坊内的七个人直接灰飞烟灭。
  
      而消防队员也被五人选了四人。医院的酒店就在医院旁边。张凡他们出了酒店就开始小跑,这是习惯,在医院正规培训的习惯,不管男女,都在跑。
  
      所以在医院,特别是一些急诊多的科室,几乎见不到高跟鞋,清一色的平底鞋。
  
      随着火灾的被控制,医院涌入的车辆越来越多,警车、消防车、120哗啦哗啦的闪着各种的警灯。如此多的车辆,如此多的人,结果医院大厅,竟然是静悄悄的,一股的肃杀之气。
  
      “看病请去隔壁的夜间门诊,这里有危重病人。”一个年轻警察阻拦了张凡他们。
  
      “快放他们进来,他们是茶素医院来的专家。”胖子副院长大汗如雨,而院长在联系上级医院。
  
      面对疾病,面对伤痛而束手无策的时候,大多数医生没有特别的感觉,这也是医疗发展的难点,本不该成为一个职业的行业,反而成了养家糊口的行当。
  
      原本发誓为了某某目标奋斗的青年,随着年龄,随着心态,随着社会而改变,曾经的青年慢慢的成了油腻大叔,慢慢的也就成了心硬脸厚。只有极少数还再努力前行,大多数已然泯然众人矣,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盘算着收入。
  
      但是,医疗行业它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关键时刻拉稀,说的过去吗?可现在的基层就是这样,早年间的基层医院,遇上这种事情他敢治疗,他敢上手。
  
      反而随着交通,科技的发展,不知道怎么的基层医院直接不敢了。稍稍有点事情,就是求援。等待上级的支援,可是有些时候,病人等不起的。这个时候的时间贵比黄金的。
  
      张凡他们进入急诊科,眼前的一切直接太惨了。满房间的黑人,橘红色已然看不到了,裸露的眼睛才表明这是一群人,而不是什么雕像,他们静静的围着病床。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在他们中间如此的刺眼。
  
      空气中充斥着烤肉的焦糊味、还有略带着臭鸡蛋的气味,混杂的气味尽然能刺激人的味蕾慢慢释放出口水。靠近他们的时候,竟然还能感受到一股热量。
  
      “医生,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就这样的等着吗?等死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快抢救啊?”一个稍微比其他人干净,但是也干净不到哪去的汉子,虎目含泪的喊着。
  
      “他的情况太严重,我们~~对不起,现在只有等待上级烧伤科的专家了。”急诊科的医生略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他的双眼怎么的都不敢看这位虎目含泪和周围的汉子。
  
      “让一让,我是茶素医院的医生。”张凡不是什么杨柳依依的靓仔,怎么的手上还是有把子力气的汉子,可是他怎么的都推不动,这群被烤的如同全羊的人,或者是烤焦的木桩子。
  
      话一出口,唰,一群人活了,目光如利剑般的看了过来。轻轻而迅捷的移动脚步,他们让开了一个通道。
  
      “快,医生。看,看看。他才19岁啊!快!”孩子的哭泣或许让人感觉心酸、女人的哭泣或许会让人感到心疼,如此山一般的汉子,虎目含泪,真的让人心中绞痛。
  
      随着脚步的挪动,张凡看到了床上的病人。黑、焦炭、还有隐约可见或是橘红色的衣料,左一块右一块的贴在病人的身上。
  
      如果只看头部,直接就看不出来这是个人类的头颅。发焦的头部,被烫熟而翻出的红肉,一缕一缕如同烤成半熟的牛排一般,隐约的还能看到或许是烟气或许是肉气的青烟。
  
      脖子附近还能看到有些人类的肤色,略微起伏的胸部,还能证明他活着。腹部,是受伤不多的地方,但是也是黑一块,红一块。
  
      双下肢,富有脂肪的大腿,焦黑中流着清凉的油水,带着黑灰,慢慢的滴落在床边。唯有一双脚,没有一丝的伤痕。
  
      他们一个五人消防小组,直接被掉落的燃料给吞噬了。因为他的位置稍稍靠外侧一点,受伤最轻。而其他四人,直接当场就被大火吞噬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什么情况。”张凡一边伸手拿下放在门后的白大褂,一边问,还开始戴手套。
  
      吕淑颜,真的,锻炼出来了。当看到张凡穿白大褂的时候,她也迅速的开始穿白大褂,带口罩,她知道,这种情况,先要做体检,但是张凡一个人绝对干不下来,她得上去给张凡当手。
  
      恶心?呕吐?直接没有,特殊的场景,都没时间去考虑。
  
      “大面积重度烫伤,合并严重的吸入性损伤。”急诊科里站着都是石头城医院主任级别的医生,可是他们安逸太久了,安逸到已经退化了,面对如此严重的病情,他们真的头皮都是麻的。
  
      “听诊器!”张凡烦躁,不是自己的医院,什么都不熟悉,而这帮医生,连递个听着器都不知道。
  
      要是在茶素市,这会张凡想干什么,估计下面的医生护士,早早就给他准备好了。就等他实施就行了。
  
      “手电筒!”张凡都快奔溃了。
  
      “肺部明显的哮鸣音、呼吸困难,心率增快,脉搏细弱。病人已经休克。呼吸道明显可见粘膜损伤。”张凡快速的做了一个体检后,心里大概已经有数了。
  
      直起身子,对着众人说道:“现在,不管是石头城医院的谁,还是茶素市医院的,全部听我指挥。”
  
      “好!好!全部听张医生的。”打完电话的院长也进来了。
  
      火灾现场,其实真正烧死的人不多,大多数都是因为吸入性窒息而造成的死亡。往往有些时候,看着病人好像烫伤不是很严重,可生命体征特别危机,就是因为高温度的气体已经损伤了他的呼吸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