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352 像极了欢声笑语

352 像极了欢声笑语

抢救,特别是对危重病人的抢救,直接就是一场医生和病人一起与时间,病痛的战役。这个时候,首先要明确主次。
  
  张凡做客石头城医院,最担心的就是指令不畅,虽然这种可能性不高,其他人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有人出来承担责任,谁还会反对呢?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事情几乎没有容错性。所以,张凡直接黑着脸,凝神而望。
  
  石头城医院的院长都快要把腰躬弯了,直接成鞠躬了。他带头雌伏,下面的医生护士再无异议。有些时候的意气之争真的不能不防。
  
  医疗小分队,不用说,已经全员准备了。腰杆直挺,就等命令了。在急诊科臭鸡蛋的味道中,张凡下令了。
  
  “院长组织人员献血。其他无关人员撤离急诊。”说完,接着说道:“刘耀文、吕淑颜。”语气森严。没办法,这个时候,不严厉一点都不行,为了让石头城的医生护士更加的服从,张凡一脸的严酷。
  
  “到!”两人同时上前一步。
  
  “切开气道,保障呼吸道畅通。”
  
  “是!”烧伤,特别是这种吸入性损伤的伤员,一定要保障气道的通畅,患者喉头已经水肿了,而且会越来越肿,直到堵塞气道,让伤员窒息。在医院,一般切开器官不是麻醉师,就是ICU的医生。
  
  张凡不放心石头城的医生,只有靠自己人了。这就是团队!相互知道斤两的团队。
  
  “宝音!”
  
  “到!”大胸妹子站了出来。
  
  “记录。”张凡说道。抢救,特别是这种抢救,抢救活了是应该的,抢救不活这个抢救记录一定是会要拿出来探讨的。就算事后不会怎么样,但是张凡不得不防。
  
  烧伤不比其他损伤。砍伤大出血,只要及时止血然后纠正休克,人也就活了。可烧伤不行,这就是一个复合伤,特别是这种能算的上是化学烧伤的,太TM的扯了。
  
  烫伤、表面附着着大量的各种硫化物、碳化物。它们不停的做着各种的化学反应,直接导致了损伤的加剧。病人这个时候,如同出汗一样,满身的油水不停的从身体表面渗出。就如珍珠一样,真的,一定都不夸张,直接就在烧焦的,焦炭一样的黑色皮肤上,挂着油水光滑的珍珠项链。
  
  张凡现在大脑飞速的转动。这种抢救几乎做哪一项都是首要的。补液首要、保证呼吸道通畅首要、抗感染首要、纠正休克首要,就没有一个不是首要的。
  
  “张医生,下令吧!”石头城医院的急诊科主任,看着张凡有点犹豫,直接带着哭腔说道。没办法,他自己清楚,技术不行,得不到人家的信任!张凡毕竟还是年轻,把“人”看的太简单了。
  
  这种时候,就怕没有人带头,只要有人带头,他们毕竟还是华国正规培训出来的医生护士,不是所谓术中加费的屠夫。
  
  “下令吧!”急诊科其他医护人员也不约而同的向前走了一步,沉声说道。同在一个急诊,病患躺在床上,伤员危在旦夕,不被信任的痛楚,只有亲身体验才知道,真的不好受。
  
  “好!护士长!”张凡点了点头。
  
  “到!”中年女性特有的声音出来了。
  
  “指派两到三位护士初步清洗伤员创面。用苯扎溴铵。一定不要损伤水泡。”
  
  “是。王敏、陈静苯扎溴铵清洗创面。”
  
  “打开静脉通道,四通道全部打开。必要时行深静脉通道。”
  
  “是。”
  
  烧伤的补液非常的麻烦,特别是大面积的皮肤损伤,有些时候补进去的液体还没有漏出来的快。直接就是边输液边漏液。
  
  这种抢救不同于一般的缺血性损伤,这个抢救是一种阶梯型的抢救,一个台阶上不去,或者没有处理好,直接就是奔溃,各个系统的大奔溃。
  
  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时候伤员就如同在刀刃上行走,一个不慎就是丧命。先要做一个精准的预估。对伤员烫伤面积的一个准确的预估。
  
  听起来就像是扯淡一样,要精准又是预估。对,这就是烫伤的可怕性。没时间去仔细的考量,但是多大的面积要输多少液体,主持抢救的医生心里一定要有数。特别是这种大型抢救,对一个医生的综合水平要求相当的高。
  
  这个时候,不可能弄两个三个内外科的医生商量,没有时间,也容不得医生商量,这个时候只能有一个声音,生死之间的声音。躺在床上的年轻人死活就靠张凡了。
  
  人体其实说起来就是一包液体,一包各种离子中和下来的平衡中性液体。烫伤可怕的不是液体的流失,可怕的是它导致了体内的各种离子紊乱,离子一紊乱,人体内部的各种平衡就被打破。
  
  然后,就是大崩溃。简单的说,比如心脏,一个钾离子的高低,就能导致心脏罢工。其他器官其实也一样。捅一刀,缝巴缝巴说不定就搞定了,最多也就是一个瘢,可这种离子紊乱,而且还是一直如同筛子一样漏着的情况是最危险的。
  
  “5%葡萄糖、右旋糖苷、头孢克肟、氯化钾、胰岛素、氯化钙”张凡不停地下着口头医嘱,一边不停的观察着伤员的情况。
  
  烫伤,全世界最牛逼的是美军烧伤研究所,他们制定的烫伤急救措施,全世界的医院都在执行。
  
  但是,其中的一些小细节,哪是用人命积累出来的,哪是经验,钱都买不来的经验,人家会告诉你吗?不会,所以只有自己摸索。
  
  而张凡现在就如同一个瘸子一样,外科算是能拿出来亮一亮了,内科一般。但是碰到今天这种情况,他上还是不上,必须上,咬着牙都要上。实验室回报都来不及,一边抢救,一边不停的检查。
  
  肌腱反射、瞳孔、呼吸、脉搏、心率、血压、尿液,所有所有的指标,张凡不停的检查着,不停的关注着,然后大脑汇总,然后判断,然后说出指令,一刻都不容有错,一刻都不容耽误。张凡全身的肌肉都在绷紧。伤员在刀刃上行走,他何尝不是在刀刃上跳舞。
  
  医院外部,只有哗啦哗啦的各种警灯在闪烁,乌泱泱的人群静悄悄的排队。留着黑汗的消防队员,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带着国徽的警察都在排队。
  
  献血,远离都市的地方,只能现场抽血了。“你快去处理一下你的烫伤吧,你看你的这个胳膊,都伤成这样了,还怎么抽血啊。”抽血的小护士对着一位消防员说道。
  
  “没事,我抽血完了就去处理,先抽血。”泪花在旋转,却一脸的笑容,白白的牙齿,熏黑的脸庞。
  
  “去!不缺你一个,别再感染了。”支队长出来了,握着抽过血的胳膊对这位消防队员说道。
  
  “队长,就让我抽吧,不然我心里难受,真的,难受我们班就剩下我们几个了!队长,就剩下我们几个了。老王下个月就要复原了,可,队长啊~!”
  
  “是啊!复原了,他要复原了!”支队长泪水满面,嘴里囔囔自语。
  
  风轻轻吹过,淡淡的臭鸡蛋味道徘徊在医院上空,轻轻的树叶哗啦啦的抖动着,像极了往日的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