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368 说话留三分

368 说话留三分

吃饭后,邵华就拽着张凡去剪头发。没有邵华,张凡绝对的,随便找个老头开的服务站,直接上推子,简单方便。但是有了邵华,就不得不接受安排了,肆意妄为的青春已经远去了。
  
  明媚的春日里,两人手拉手,在城市中闲逛。人,不管有没有系统,还是要劳逸结合的。这段时间的下乡,远离城市,远离人群。
  
  忽然进入城市,进入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张凡好像有点不适应了。“好热闹啊!”张凡站在街边看着人群,对邵华轻声说道。
  
  “呵呵,就是拉你出来逛逛的,你也别太辛苦了。今天肯德基在茶素开业了!”邵华忽闪着大眼睛,望着张凡。
  
  意思非常明显,张凡立马说道:“走,现在就走,还要赶紧走,不然没位置了。”
  
  “嘿嘿,我家小石头,如同铃铛一样的响亮!”邵华忍不住咧着嘴得意。
  
  “哪可不,你也不看看,我是谁的男朋友啊!”说着话,张凡隐约的好像还感觉某个地方抽着疼。
  
  原本茶素市就有个德克士,邵华和张凡很少去吃的,姑娘也不爱吃这种高能量的食物,但是这个肯德基名气太大了。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邵华想吃舍不得,现在上班有钱了,但是好像那种期待感越来越弱了,今天要不是张凡回来,邵华绝对不会出来凑这个热闹的。
  
  张凡排队,邵华找座位,很大很大的洋快餐被挤得热火朝天。大多数都是家长带着小孩子来的,不过年轻情侣也不少,小地方就这样,比不得大城市,可选择性太少了。
  
  张凡吃过一次这个玩意,还是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宿舍哥们拿了一个头等奖学金后,请着他们去肯德基吃了一顿,当时留给张凡的印象就是一个字“贵”!
  
  人挤人,人推人,茶素好久没遇上如此火爆的场面了,终于张凡好不容易从万军丛中杀出,端着盘子出来了。
  
  “也不怎么好吃。”
  
  “嗯,就是。”张凡被邵华妈妈把味蕾养叼了,现在也开始挑剔了。吃完饭,张凡带着邵华去了手足医院。
  
  巴图、陈启发、李亮他们得知张凡回来了,原本休息的都在医院里面等着张凡。手足医院发展越来越厉害了,周边县城、乡镇几乎所有的手足外伤都已经被手足医院垄断了。
  
  “嘿!又黑了。嫂子,你看我哥又黑了不少。”李亮看到张凡后,高兴的抱了抱张凡后,搞怪的说道。
  
  “他本来就不白!”
  
  坐在院长办公室里,几个人开始汇报。巴图先开始,从医院最近的发展,到出现的问题,一一汇报。张凡听着听着就头疼。
  
  社保局、卫生局、食药局,就连环卫局都是事情,各个单位的新规定,新要求,巴图都非常明确的汇报给了张凡,医院做出的相关应对也开始汇报。
  
  “师傅,最近病号太多了,咱们医生忙不过来了,大多数都是急诊病号。而且因为工地开工,一旦受伤,情况还很严重,手术一做就是一夜,有时候,一个晚上三四台手术,正常休息的医生都被拉来上手术了。”
  
  “好,我想办法。”张凡点了点头。
  
  “哦,还有,上次咱们给一个黑人。”老陈好像觉得不太合适,赶紧的改口,“给非洲的运动员做过手术后,他现在可以正常上场了,效果很好,鸟市的篮球队,想让咱们派人过去,你看?”
  
  “这个不行,哪有人啊,再说了,他们运动员都是疲劳性损伤,择期手术,没必要派人。哎!还是太小了。”
  
  “哥!”
  
  “叫院长,或者主任,这是工作会议。”老陈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小徒弟。李亮伸了伸舌头后,接着说道:“主任,咱买个救护车吧,忙不过来了,就一辆车,有时候去了乡镇,我们这边就没办法了,好多受伤的伤员出租车直接就不拉。”
  
  “行,具体的你们商量,给我说一声就行。”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算是结束了。
  
  “哥,今天我请大家吃饭,给你接风洗尘吧。”
  
  “呵呵,怎么,最近发奖金了吗!”张凡笑了笑。
  
  “看你说的,就是借钱,我也得给你接风洗尘不是。咱是讲究人不是!”
  
  “哈哈!”巴图和老陈笑了。“这小子!”
  
  医院发展迅速,虽然累,但是医生收入是蹭蹭蹭的往上冒。比起当年他们在县城医院扣扣搜搜算奖金算药品回扣什么的可好多了。
  
  “行,你请客,我出钱。晚上大家都去,巴主任,带上嫂子,陈主任,带上嫂子,咱们欢欢乐乐的吃个饭。”
  
  “行。”巴图笑着说道,几个月的时间,巴图气色也越来越好了,一改当日颓废,满身疾病的状况了。
  
  “额!就我是个可怜人哟!”李亮受打击了,这里面就他是单身旺。他和王亚男的关系始终没什么突破。
  
  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有段时间李亮情绪特别低落,可这玩意韧性十足,过了几天,没事人一样继续约王亚男。
  
  “让邵华给你介绍一个,银行那么多年轻姑娘。”陈启发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
  
  “好啊,那天我带你去转一圈吧?你先去定个目标?”邵华故意笑着说道,李亮和王亚男的事情,她比张凡了解一点,但是张凡就不爱听八卦,所以也就没怎么说过。
  
  “算了,算了!我还是先单着吧。哥,我申请带个人行不行。”
  
  “又不是咱一个医院的,你叫来方便吗。”老陈立马反对,他知道李亮要叫谁,关系再好没走到一起,最多也就是个同行。巴图笑了笑没说什么。
  
  “额!”李亮有点尴尬了,他也觉得不合适。毕竟不是一个圈子,而且这顿饭也算是自己单位的饭局,叫没关系的同行还真有点不合适。
  
  “明天吧,今天巴主任、陈主任他们当领导的,太老派了,吃饭规矩太多,明天咱们年轻人自己开一桌,不带他们。吃完饭了再去KTV唱歌。”张凡楞了楞,邵华就接着老陈的话说了出来。
  
  “好啊!我好久没唱歌了。哎,还不如在县城。”李亮借着台阶说了一句。
  
  “嗨!这个KTV再说不成。上次,”几个人聊了起来。
  
  “哦!朱兵,你认识?”巴图听张凡说了朱兵和小路的事情后,巴图问道。
  
  “是,算是熟人吧。怎么了?”
  
  “他现在是经警的一把手了。这条线多联系,说不定以后有用处呢。”巴图给张凡说了一句。
  
  “有什么用,咱医生,他警察的。”老陈有点没明白。巴图笑了一下后也没再多话,这家伙深得一个道理,说话留三分。
  
  酒店,大包厢里,张凡掏钱宴请今天不上班的医生和家属。这都是当初从艰难困苦里坚持过来的伙伴,当初困难的时候,走了不少人。
  
  没人给张凡灌酒,张凡在手足医院威望太足了,而且巴图、老陈又明里暗里的刻意捧着张凡。
  
  单位聚餐,虽然有家属,其实套路都是一样的。吃好喝好,大家宴席中保证要努力的把手足医院打造成茶素医疗的另一种风情。
  
  第二天,因为邵华答应了李亮。早晨刚起床,邵华就让张凡开始打电话约人,“记得把朱警官和路主任也邀请上。”
  
  “好。”
  
  贾苏越肯定不会少,“你再不回来,我们华子都成宅女了,现在就连我都叫不出来了。”
  
  “哪有啊!”邵华搂着贾苏越。
  
  “哎呀,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我们组都要解散了,你是不知道啊,你走了以后,两个研究生发力了,抢病号都抢疯了,许仙现在都快住到急诊科了。”王亚男给张凡打着小报告。
  
  “你幸亏来了,我还想着你参加不了我们的婚礼了。”朱兵还是一如既往的憨厚,但是气质好像已经改了很多,以往的莽撞好像不见了。
  
  “呵呵,恭喜啊,要结婚了啊。”张凡瞅了瞅小路的肚子,略微的已经显怀了。
  
  “呵呵,没办法,特事特办。”朱兵开始装傻笑。
  
  “我懂!不容易啊,你们走到一起真的不容易啊。”
  
  “是啊!要不是你,估计”
  
  “不说了,说点高兴的事情,房子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小路她爸爸早就准备好了,我的情况你也知道,算是上门女婿了,哎!我爸妈要是在就好了,他们得多高兴啊。”
  
  “哎,没事,这不是以后就算有父母了吗,一样的。”张凡没法安慰他。朱兵真的不容易,早早的失去双亲的他,也算是真的拼了。一身的疤,一胸的奖章。
  
  因为小路显怀了,吃了一会就在朱兵的保护下回去了,“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啊!”
  
  “好的,放心,忘不掉的。”张凡和邵华特意的把他们两人送到了门口。
  
  “他们好幸福啊,你没看小路的笑容,好温暖的。你不是说你下乡回来我们就结婚吗?”说着话,邵华就变脸了。
  
  “额,我明天打电话让我父母来茶素。”
  
  “傻石头,逗你呢,等房子再通通风,叔叔阿姨来了让他们住旧房子,或者住酒店,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嗯,好。”张凡点了点头。
  
  年轻人,小城市的年轻娱乐活动不多,而且明天就要上班了,吃完饭就算结束了,KTV当然就没人去了。
  
  “你说王亚男和李亮会成吗?”走在傍晚的滨河路上两人偎依在一起。
  
  “不知道,我哪知道。”张凡这点不好,非常的不习惯聊八卦。
  
  “你还疼吗?”
  
  “额!你不说我都忘了!以后可千万不能用劲啊。”张凡一想,脖子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男人,哪个地方太脆弱了,富含太多的神经了,稍稍受点创伤,直接就如同过电一般,疼遍全身!。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