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471 为爱
    小屁孩被送出处置室后,看到自己爹妈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妈!他要剁我手。”
  
      “谁要剁你手?”他妈妈没反应过来。
  
      “黑脸大夫。”这次说话声音小了许多。哭迷了的眼睛也睁开后,偷着找黑脸医生。
  
      不提这一家,张凡和薛飞急急忙忙走进急诊中心的抢救室门口,首先看到是警察。
  
      还有明显不是一路人的两帮人,其中一帮人中的一个女人,脸色非常的难看,另外一帮人神色也带着愤慨。
  
      张凡进入抢救室后,入眼的就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穿着大裤衩,光着上半身。一身的泥土不说,而且头上脸上,有几道好似玻璃划过的割伤,如同猫爪过的一样。伤口有深有浅,
  
      右下肢脚踝处明显可以看到已经肿胀、变型了,这一看就是明显的骨折了。
  
      “人怎么样?”张凡问了一句。“前面是疼痛、紧张导致他出现应激性的低血压,打了一针止痛针后,现在血压开始恢复了。”值班医生回了一句。
  
      “嗯,这是怎么受伤的。”
  
      “不知道,我还没询问呢,而且外面的人好像不大对劲。”医生着急处理病号,没询问,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送病号来的人是两帮人。
  
      “我去问一下。”薛飞说了一句后,就出门了。
  
      “辛苦了,这伤员是怎么受伤的?”急诊中心和警察的110经常打交道,薛飞又是主任,他都和这帮警察熟悉了,打过招呼后,薛飞就开始询问。
  
      这一问,警察都哭笑不得了。西北人,装空调的不多,现在天气越来越热了,晚上大多数家里都是开着窗户的。
  
      受伤的小伙家在一楼,他家的二楼是一对年轻的两口子,两人房事的时候,女人的声音有点大了。
  
      声音就从窗户传了出去,受伤的小伙,年轻力壮,经不起激惹,听到这种声音后,这家伙竟然顺着排水管道爬到了人家卧室的窗台上。
  
      然后,蹲在人家窗台上流着哈喇子听,房子里面太黑了,隐约的也就能看到个影子。
  
      听着听着,不知道怎么的,这家伙突然开始鼓掌!小两口被突然而至的掌声吓的不轻。
  
      回头一看,窗户边上蹲着一个人,还不停的鼓掌。这一下字,女人被吓的开始尖叫,男人火冒三丈。
  
      而受伤的小伙估计也有点着急了,刚要准备原路返回,结果被怒火冲天的男人掀起防蚊窗,拿着房间里的插花瓶,照着对方脑袋就来了一下。
  
      然后小伙子直接掉了下来,一般这种年轻小伙子跳个二楼,问题应该不大,也不会有如此严重的骨折。
  
      结果好死不死,天黑着急,下落身体又不平衡,右脚踩在楼下花园的台阶边沿。
  
      重力加速度,“咔嚓”一声后,紧接而来的就是这个伤员的尖叫了。狼嚎般的哭叫声彻底打破了静寂的夜晚。
  
      报警的报警,吵架的吵架,110和120带着两帮人来了医院。这个骨折的病号躺在抢救室,他家楼上的年轻女子也在急诊中心接受内科医生的检查,因为受到了惊吓,她心慌的厉害。
  
      薛飞返回病房把情况告诉了张凡的情况后,张凡都惊呆了,这叫什么事啊。
  
      “做检查、消肿、对症治疗,排出其他损伤。”张凡硬是忍着没笑出声来。毕竟是从高处跌落的,必须得排出有没脊椎颅脑受损。
  
      “噗嗤!”值班的医生没忍住笑出了声,薛飞白了他一样。刚刚喊过张凡和薛飞的小护士倒是有点忿忿不平,对着躺在急诊床上的病号说道:“你也够奇葩的!”
  
      疼痛、紧张导致患者出现应激性的休克症状,这种休克虽然比其他种类的休克相对轻一点,但也会死人的。
  
      经过止痛对症缓解处理后,患者这时候情况好多了,刚薛飞和张凡说话的时候,他也有点羞愧,就没睁眼睛。
  
      危险期度过了,小护士可不惯着他。直接盯着他算骂不算骂的说了一句。
  
      受伤的小伙子真的是个奇葩,一听小护士说他,这玩意睁开眼睛脆生生的说了句:我是为了爱,彻夜鼓掌的!
  
      这话一说,张凡都忍不住了,真是奇葩啊,什么人都有。小护士一脸铁青的带着伤员做检查去了。
  
      张凡出了急诊室,瞅了一眼隔壁的内科,穿着睡衣的女子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
  
      内科医生在写着处方。护士看到张凡再门口,就赶忙的出来后悄悄的对张凡说道:“张院,做了心电图,李医生也查过体了,问题不大,估计是有点惊吓过度后急剧的生气,才导致她胸闷难受。”
  
      “哪就好。”张凡点了点头,然后打电话让保卫处的人加派了人手,这种事情,随着两家家属的探病,说不定会发生冲突的。
  
      看着守候在门外的女子丈夫,萎靡的蹲在门口,垂头丧气,据警察说他可能违法了!警察先让他们两家自己协商。
  
      对于他们的是是非非,张凡也没再去操心,医院见过太多的奇葩事情了,他的好奇心早已凋谢了。
  
      心内科又去世了一个病号,张凡协调了医院的太平间后,就回到办公室准备眯一会。
  
      已经凌晨了,他也有点累了。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之间,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急诊中心的,果不其然,随着两家亲属的到来,他们吵了起来,平日楼上楼下可能就有积怨,这次算是爆发了。
  
      辛亏有警察和保卫处的,不然他们都能打起来。
  
      张凡起身赶到急诊中心,值班的护士立刻汇报了情况。
  
      受伤的男子因为是急诊,当时也出现了休克症状,所以一切抢救检查走的都是绿色通道。
  
      现在伤员要做手术了,可因为医疗费用两家人起了争议。双方都有人在做治疗,警察的建议就是各自出各自的治疗费用。
  
      等治疗结束后,再行解决。不知道什么原因,男性患者的家里就是不愿出钱,说他们家的人被打了,是受害者。
  
      各执一词,急诊大厅里面,两家人吵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