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第七十二章 团体

第七十二章 团体


  孟克一听,赶紧就去准备手术了。乡卫生就那么几个人。一嗓子,大家该干嘛就干嘛了。
  胡增祥说完就有点后悔了。真要是出问题了,他也不脱了干系,这里就他是上级医生。现在反悔都来不及,黑压压的一群蒙人,堵在卫生院门口,真要反悔,估计出门都难。
  “但愿成功吧。”叹了一口气,胡增祥就去找转科的谈。王子鹏和张凡一个组,都不用老胡说,他已经撸着胳膊准备上了。王子鹏和张凡一起转了两个科室,对张凡了解的很,更有信心。
  “先测血型,打开静脉通道,纠正休克。”张凡开始下口头医嘱。包括胡增祥在内的医生,都开始行动。抢救病人,是一个主力医生下医嘱,其他医生协助。定好主次,就等于冲锋开始。除非重大失误,一般协助的医生不会干扰主治的思路。
  “O型,RH阳性。”卫生院的内科医生,兼职检验师。他又说了一句:“张医生,我们没血。”
  张凡知道卫生院的条件不好,早就料到这一点了,幸好他和病人的血型一致,他说道:“我是O型,来吧,抽我的,400cc。”
  牧区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进过医院,哪会知道自己的血型,而且这是张凡强揽的责任,其他医生也没义务免费献血,张凡不好开口。
  “我年纪大了,400CC可能受不住,抽我200cc吧,我和病人也是一样的血型。”这个时刻,已经不想责任了,已然开动,作为一个医疗团体,那就出力吧,老胡对着护士说道。
  “最少得备1000cc,赶紧在群众中验血吧。”老胡对着孟克说道。
  “我们这就是个简单的测血型,其他血液检查都做不了!”孟克纠结的说道。
  “抽我的,我的血型也一样,400cc。而且刚做过体检,没任何问题”同来的另外一个转科医生说道。“虽然我不支持在这里做这种手术,但是既然你们决定了,我只能服从。”他转过外科,知道手术的风险,可这里连基本的化验都做不到,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张凡经过系统加强,400cc的血液对他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另外一个,瘦的鸡一样的医生就不行了,发晕!还有点恶心!没时间关心他了,休息一会就好了。自己照顾自己吧,谁让他是医生呢。
  手术开始,王子鹏一助。初春的天气,穿少点都冻人,可他头上大汗不止,紧张的不行!以前都是二助或者三助。
  这次做一助,好多时候都达不到张凡的要求,帮不到张凡。打开腹直肌后鞘,壁腹膜,进入腹腔,洗手探查,“胃穿孔,还在出血,准备冰盐水。”张凡对孟克说道。
  “冰箱坏了!还没来得及修。”孟克脸都红了。
  “额!那就盐水冲洗吧。”张凡看了一眼孟克,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间断缝合,缝好以后,拉着大网膜覆盖伤口。再次清洗,确认未见明显出血后,清点纱布,关腹。
  手术室外的老胡紧张的要死,比他自己做手术都紧张。一会自责没拦住张凡,一会又期盼手术成功。另外一个献血的李医生躺在病床上输液呢,他身体有点差,而这边的护士经验不足,抽血稍有点快。
  门外的蒙人越来越多。这边的一个族群就和汉人的一个同姓村庄一样,都是同一个祖先。老胡看着门外的的牧民越聚越多,他又不懂蒙语,手都开始有点抖了。“今天要是下不来台子,这些人一人一下,我们都得撂这。哎!”越想越担心,老胡手心发凉。要不是靠着椅子,说不定就坐到地上了。
  说手术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可做起来真不简单了,王子鹏没做过胃部的手术,好些地方还要张凡手把手的教。手把手的安排。
  也就是今天这个病号命好,碰到了三个血型一致的医生。不然连缺血休克都纠正不了,缝合好,开始关腹。张凡也不着急了。伸头看了看平稳的病号,就对孟克说道:“老孟,你们这地方风水不好啊,我每次来都能碰到事情。”
  “胡扯,好的很。这里!成吉思汗都来过,好地方!今年夏天还来吗?”
  “怎么,你家又要剪羊毛吗。”张凡打趣的问道。
  “呵呵。”手术快完成了,孟克也轻松了。
  “好,完成。老孟,这几天你得操心了,手术成功的很,别在术后护理上出问题,胃管一定要操心好,别让他偷偷拔掉。”
  “他敢,手给他敲断。你赶紧休息会,抽完血就立刻做手术。真的感谢你了。”
  孟克和护士推着病号出了手术室。老胡一看孟克脸带笑意,他都发软的站不住了,一群大汉围着手术门,还没办法相互交流,能不紧张吗。
  “市里的医生救活了木图。他的血是市里医生的,他们是我们最好的朋友。让我们用最热情的宴会感谢我们的朋友吧。”
  “好!”虽然声音很大,可他们用的都是蒙语。老胡也听不懂,不过好在大家神情都是很高兴的样子。”看到张凡和王子鹏出了手术室,老胡说道:“快拉我一把,我腿软的站不起来。手术怎么样,不会出事情吧。”
  “没有问题,张医生做的很好,一点出血都没有了。”王子鹏兴奋的说道。这他作为一助的第一台大手术。
  “那就好了。哎!真的老了!”老胡感慨的说道。
  本来以为就是打个虫子,结果差点让吓死。好在结果还不错。
  晚上,整个部落都动起来了。草原宽广辽阔,造就了牧民爽朗的性格。唱起祝酒歌,雪白的哈达一匹一匹的挂在了医生们的脖子上。
  全羊,第一块肉,岁数最大的牧民用小刀子割下来,送给了老胡:“远方来的亲人,请尝尝草原的羊肉吧。”
  牧民们尽可能的招待医生们。因为这是他们的朋友,来自远方的医生朋友。
  喝醉的老胡和孟克抱在一起跳舞,王子鹏嘿!嘿!的傻笑。一点陌生感都没有了,语言不通,没事,喝一碗!欢乐的夜晚!张凡早早的就被劝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