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第七十三章 和尚太老

第七十三章 和尚太老


  一周,时间过的很快。张凡他们也完成了打虫任务,准备回城。天气越来越热,医院的120没办法进牧区。
  医疗队倒是没带什么器械,可这地方离县城都一百多公里,怎么回去?走,李医生麻杆一样的体质,估计得走死在路上。
  张凡把这事情给孟克说了一下。老孟一挥手,多大的事情。“走,来牧区了,还没办法出去了。”他去部落喊人了。
  一会的功夫,十几个汉子带着二十多匹马就来了。“挑吧,看上那个骑那个!”孟克说的豪迈,可张凡他们懵了。
  都不会骑马,现在又不是冬天,爬犁能带着跑。雪都化了。“也不是事情,我们扶着你们上马,坐上去就行,都是母马乖的很。让巴音达拉他们骑马拉着你们走。”
  “老孟,行不行。着马也太大了吧,有毛驴吗?”张凡在老家,骑过几次毛驴,算是有点经验。边疆马算是重型马,又高又大,很是威武。
  “哈哈,草原上哪来的毛驴。放心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们几个被众汉子扶上了马背。“放心,不会摔下来的。”孟克看张凡他们兢兢战战的,就笑着说道。
  张凡他们抓着马鞍子,巴音他们骑着马拉着张凡他们的缰绳,慢慢的出发了。不会骑马的人,长时间的骑马算是一种折磨。
  马鞍子磨得屁股疼,腰酸腿困。张凡都有心下来自己走了。路不好走,三个多小时后,终于看到了医院的120。
  张凡他们身子都坐硬了,撇着腿。巴音又从空马背上卸下来多的东西。“安达,有车了,我们就走了。这些肉,你们带回去。”他汉语说的不流利,可神情让人觉得亲热的不得了。
  老胡赶忙说道:“我们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东西真不能拿了,犯错误呢。”
  “不行,孟克交代了,拿上。”一帮汉子,几下就把羊肉、牛肉、马肉装上了120,幸好是个依维柯,要是个小面包,直接肉都放不下。
  放好东西,他们和张凡几个,挨个拥抱,然后骑着马一股烟的奔驰而去。“这才是汉子。”老胡摸着屁股说道。
  消化科,内科的第二大科室,基础病号很多。主任王永红,快退休的老太太。基本不管科室业务,就等着退休了。
  三个副主任,都憋着口气。欧阳刚上台,也没传出口风,三人一个比一个努力。科室的下级医生倒了霉了。一个主任一个要求,听谁的都不成。
  老胡算是高年资主治,在科室里面还算有地位。和张凡在草原一周后,也算共同战斗过的兄弟了。他直接开口和老主任打招呼,让张凡跟他。
  内科转科的医生,加张凡有三个,两男一女。科里有个不算老的老病号,刚四十出头的一个女病号,肝硬化导致的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经常咯血,贫血严重。
  医院内科让老黄压制了十年,除了欧阳硬是发展了心内科以外,其他的内科都不行。老黄下台了,内科算是翻身了。
  欧阳鼓励内科引进新技术,大力支持医生出去进修。也支持请专家来医院。三个副主任一个赛一个的请人来会诊。
  肝硬化导致的胃底静脉曲张,保守治疗已经不行了。赵诚资历最老的副主任,他准备请个专家来做胃镜环扎术。省院有个老专家,据说水平很高。他上报给欧阳后同意后,就开始联系人家。
  省院的这个专家已经退休五年多了。到科室后,张凡一看就暗自摇头,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能做手术吗!赵诚也是为了显示他资历老,认识的人多。结果没想到,老头太老了。
  人已经来了,赵诚也是骑马难下。另外两个副主任就等着看笑话了!
  老胡劝赵诚,会诊一下、查个房给点会诊费算了,别进胃镜室了。这老头的样子能做吗,出个事情就危险了,赵诚不听。咬牙要上。
  没办法,这病号虽然是老胡的,可人家上级医生直接管理,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职场就是这样,要是这病号是老胡的家人,又是一说。
  赵诚请了外科医生来帮着监护,要是出有问题,也有个保障。
  普外的主任招赵全平带着徒弟来了。正好是周末,人家专家平时还去其他地方上门诊。老赵一看这架势也摇头,可内科要做,他也没权利去制止。
  “等会儿,要是上台子,你也走。这个真是胡闹。不出事才怪。”老赵给站在旁边的张凡悄悄说道。
  “好的。”
  老头手法熟练,熟练归熟练可毕竟年纪大了,虽然会诊费给的很多,也的能拿不是。
  镜子进了食道以后就不行了。距离一远,老头手又抖的厉害,直接看不清楚,血出的也厉害。张凡的系统内科虽然没打开,可环扎术也算是普外的一种治疗手法,不过被消化内科用了。
  张凡暗自摇头:“你连血液都没吸干净,视野都不清晰,就开始环扎,能靠谱点吗。”满视野的血,老头颤抖着双手环扎了几下。娘哎!盲扎!
  赵全平对普外的医生说道:“准备手术吧。”说完就摇着头出去了。
  还没出内镜室,病人就休克了,失血过多。“上奥曲肽、输血”赵诚这会着急了。十几分钟,几支奥曲肽、几百cc的血液一输,钱就像水一样的开始消耗。
  “进手术室吧,这个保守治疗没用了。”赵全平主任说道。
  谈话、签字,家属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说好的专家来做,结果成这个样子了。纠正了休克,可出血仍在继续。
  手术室,赵全平主刀,张凡当一助。“内科也真的胆大,这人还算年轻,要是年纪大点今天就死在胃镜室了。”
  “哎!”张凡也很无奈。
  手术不小,静脉分流,脾切除。两个多小时,下了手术。张凡回到科室,科里面一股子怪异的气氛。老胡不在。
  张凡问另外一个转科的医生:“胡医生呢?”
  她转头看看了其他人,悄悄对张凡说道:“被院长叫走了。赵主任也被叫走了。”
  就在张凡上手术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已经给院长打过电话了。欧阳气个半死,直接把赵诚和老胡叫去了院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