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医路坦途 > 187 巨头和土鳖

187 巨头和土鳖

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茶素市忽然兴起了好多好多茶楼,装修大气上档次,当然了收费也不便宜,一壶最便宜的茶水,也不下八十元。据说是什么悬崖边的一颗茶树上采摘的,一年就几两!泡茶的姑娘很会聊天,一边慢慢的表演茶艺,一边努力的推销着她们店的小吃!
  
  在医院干几年后,稍微有点技术的医生,都有一个通病,就是不喜欢吃外面的饭,不管小吃店也罢,大酒店也罢,因为见过太多,关于吃而产生的疾病。泌尿科的医生不吃腰子,肝胆外的不喝酒,呼吸科的不抽烟!
  
  终于泡好了茶后,等泡茶的小姑娘出门后,老李端着茶水说道:“二十年前,我是边疆第一批去的岛国进修的医生,也是最后一批,当时日本的医疗给我巨大的影响,他们国家的医疗环境和水平,一切都是那么的先进,一切都是那么的高端。”
  
  张凡默默的喝着茶,听着对面的教授回忆往事,张凡没想到李教授会对着他追忆往事。
  
  “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进日本手术室,见到全自动手术床的时候,我当时的那个心情,一股的酸甜苦辣涌了出来,还没办法说出来!岛国医疗讲究一个系统性,中医的理念正真的让他们学到了精髓,他们一个医生最多管理八个病人,而且这个病人从入院开始,所有的检查和治疗,都是管床医生亲自去做。而我们呢!今天学苏联,明天学美国,虽然也在前进,可相对岛国人,我们还是失去了自己的根本。我们现在的医生也罢,病人也罢,几乎都是流水线的产品,没有特色没有针对性!”说完,他凝视着张凡。
  
  “可能是我们人口众多吧!”
  
  “不!是理念和观念的问题。我上个月去首都学习,听说医改又要变动了,而且这次是对医院和医生的大动作。特别是对年轻医生的大动作。”
  
  “总不会让年轻医生去继续上学吧。”张凡好奇的问道,什么岛国不岛国,他一点都不在意,太远了~!
  
  “估计是要经过几年的职业培训才能正真的进入临床。”
  
  “大学毕业二十四,培训个三四年也就三十岁了!好漫长啊!”
  
  “不改动不行了,我当年的一个同事回来后,自己又考到日本上博士去了,我和他现在还有点联系,你知道吗,他们一般的医院都会开展一些科研项目。而我们呢,每年正真去做医学科研的有几个项目呢?”
  
  “额!这个我不知道。”
  
  “就拿我们医院来说吧,每年国家投入不少,可正真出成绩的几乎好几年都没有一个,都是再重复着国外或者发达城市的一些成熟试验。为什么呢,一个是科研不容易,第二是我们的环境制约。大学和医院的脱节,你说你们医院一年有科研项目吗?”
  
  “不知道,应该有把。”
  
  “胡扯,绝对没有,就算有也是模仿别人成熟的技术,然后你们再次重复后混骗点经费而已,茶素市的市委就算去盖楼,也绝对不会把经费交给你们去搞科研。而你呢,现在正在一个风华正茂的时候,对什么都是有精力,有想法的年纪,去大型的超级医院,内部倾轧都能让你无法安心去工作,而这种地县医院又不会支持你的一些想法,比如你的肝门脉管系统的重建,没有一个动物实验室,也不过是个想法而已,现在你还有想法,有劲头去思考,等过个几年后,被环境影响下你也只能当个小医院的张一刀!这不是危言耸听。”说完,老李端着茶水慢慢的喝着,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张凡。
  
  “这小子是不是面具脸,说了这么多,没个反应。”老李也很纳闷,张凡几乎没什么表情。
  
  “哦,难道大型医院倾轧很厉害吗!”张凡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有了系统,绝对不能去浪费,而且医学本来就是个统一的学科,这辈子老天给了机会,去搞个专科医生就真的浪费了。
  
  “这是重点吗!”老李心里吐槽,不过还是说道:“大型医院,各种思想路线的交锋,你知道不知道,思想路线的交锋是非常残酷的。而且你还这么年轻,太早介入没有必要。其实就是这种省级医院最适合你,你看我,现在还是迪大的医学教授,你要是来了,实验室、研究资金,真的都很自由充沛。”老李这就是在忽悠,用用实验室估计问题不大,研究资金很自由充沛,那就是扯了!
  
  “哦!李教授,暂时我还真没想过这些,谢谢你啊!”张凡有点不好意思的拒绝到。
  
  “哎!我就想不通,这里有什么吸引着你呢!”他不知道的是,张凡在这个地区的县级医院已经可以平趟,所有的外科手术,几乎都被他垄断了,如此全面的的外科手术,去省会医院绝对不会有如此全面的手术让他去做。
  
  “呵呵!”张凡无法确解释。
  
  “要不这样,关于你的那个肝门脉管的重建,我牵头去建立一个科研项目,你抽时间来迪大做动物实验,等有了数据,说不定你这个想法就能进入临床了,要是成功了,说不定以后肝脏肿瘤教科书上,就有用你名字命名的术式了!”老李退而求其次,他要想再上升一步,没有强硬的科研项目是不行了。
  
  “这个可以吗?”张凡略微思考了一下后,问道。
  
  “怎么不行,你等我消息吧,我去联系。”
  
  结束了谈话,老李也没时间去参加会餐,带着两个学生飞走了,器械商专门有个小伙子跟着老李,算是跑腿打杂的把。
  
  手术观摩会结束后,张凡算是真的出名了,以前只不过是在县级医院有点名气而已,可现在市区医院也开始有名气了。
  
  以前在县医院,算是小偷小摸,现在等于是官方给张凡了一个身份,市级的医院也开始准备请张凡做手术,市区只有市医院和中医院是三甲医院,可病人也多,所以好些病人就选择其他中型的医院住院治疗,遇到难一点的手术,就请鸟市的专家来做手术。
  
  现在普外的手术,难一点的估计会先问问张凡,张凡年轻不说名气现在也有了,而且和这些医院的医生们,也没什么纠葛,手术费用绝对会很便宜的,毕竟市一级的专家和省一级的专家收费还是有区别的,而且省级医院的专家,做完手术揣着钱就走,没什么情谊,而同一个城市就不一样了,所以张凡的走穴的市场眼见着越来越大了。
  
  不过市区另外一个三甲,市中医院。就算是去请鸟市的专家也不会去请张凡的,用他们医院院长的话来说,还要不要点脸面了。反正请专家的费用也是患者平摊,医院也无所谓。
  
  医疗行业有很特殊的一点,就是特别爱搞平均化,相同级别的医院,每年上缴国库的收入要差不多,要是差距很大的话,就会被认为院长不合格,并且每年下发的经费也差不多,所以基层医院没有特别大的动力去研究或者开展新项目,除非这个项目耗材非常的昂贵。
  
  一个心血管支架技术,几年时间漫延了整个医疗界,后来发展到县级医院,也开始开展这种手术,先不说其他,一个心脏支架科室,没有一个强大的心外科支援,你敢做吗?病人不懂,难道领导也不懂吗?可就是因为耗材的缘故,有的医院连心脏外科都没有的情况下,早早就把心脏介入科室成立起来。
  
  华国的医疗器械商其实都还在萌芽期,都是二道贩子,做生意的手法很粗暴,直接就是权利和利益开路,虽然效果也算不错,可不长久,而且还违规。弄的医疗行业内部都不敢谈论这个话题,太厚重了。
  
  而国外超级的医疗公司就做的相当的高明。他们一般不会直接用钱来开路,首先产品过硬,比如胰岛素,抗癌药物,你其他的国家虽然能仿制,可效用差,有的甚至达不到原产品的百分之四十的功效。
  
  第二就是开展以学术为幌子的招牌,来收拢科室的主任和技术尖子,普通医生他们也就是每年招待吃顿饭而已,对于这些主任和技术尖子,他们会组织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去开会,去进修。比如心内科的介入,为了让医院开展起来购买他们的器械,他们免费为医院培养高级别的手术人才。
  
  中庸医院一年进修的名额其实都是有限的,不然全国各地的医生都涌入进去,还正常工作不。这种超级医院,一个地区医院去联系,不一定能联系下来,怎么办呢,就找这种国际器械代理经理,想进哪个医院哪个科室都有没问题,他们有办法。
  
  第三就就是开设各种各样的学习会议,反正你不用我公司的药物,你也没药可用,很娇蛮的,通过各种会议,请一些专家去做临床试验,然后让这些专家去发表一些论文,双方互惠。而且这种公司强大就强大在两头,高精端的制药和大量的一些基础制药的原料。
  
  高精端用专利垄断,基础的原料就用价格战打死你,让你没活路,然后整个医药市场就成他们说了算!
  
  在一零年的时候得个癌症,特别是大器官的癌症,不是大富之家,就等着死吧。最有效的靶器官药物,一个疗程下来十几万,普通人家能有几个十几万呢,在这些巨型医药公司面前,毒(a)品的利润他们还真的看不上。
  
  高精端目前华国做不到,研发跟不上,机器设备跟不上,就连仿制都更不上,也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基础药物。然后各地的药厂拼死的打价格战,就这样内耗着,华国的药厂发展了多少年,收入竟然还没有做一个保健品的公司高,真几把搞笑!
  
  张凡和李教授分开后,还没到邵华家,就让负责布置会场的器械经理,给堵在了邵华家的小区门口。这个女经理已经得到了老板的授权,先让她接触一下,然后她会在最近来亲自找张凡。
  
  “哎呦!张老师啊,您看,您都做了一早上的手术,请您吃个饭您也不去,是不是我们什么地方做的让您不满啊!您一定要告诉我,我绝对马上就改,请您给个机会,让我补偿一下。”这个经理不一般,负责着肃、海、西、边疆四个省的销售,年收入甩张凡八条街,可就这样,她的姿态真的好低好低。低的都让张凡不好意思去拒绝。
  
  在医药行业有句话说的好,当一个医生对你厌烦到不再厌烦的时候,你就可以和这位医生谈合作了!怎样才能做到厌烦到不再厌烦呢,就是不论刮风下雨,天天都要让这位医生见你一面,也不谈什么事情,就是问候一句,刚开始医生一听你是医药代表,绝对厌恶的不行,连和你说句话的功夫都不会有。
  
  这个不怕,医生他总不会打人的,然后就是水磨功夫了,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终于,医生磨不过了,见到你的时候,本来厌恶的表情就成了这样:“你说吧,到底要干什么!”成了,你算是进入这个医生的朋友圈了,然后就看业务员的情商了,为什么要这样呢,你自己想去!~
  
  这个大区经理叫杨璐,苏江人,在医疗行业摸爬滚打了近十多年了,而且苏江人也是传统的医药代表大省,虽然才三十岁出头,可她进入医疗行业闯荡四方的的时候,张凡还读书呢。怎么说话,怎么对付这种技术专业人才,她掌握的炉火纯青。
  
  她作为一个女性,能做到如此低的姿态,张凡真的没办法说话了,“你看,这个今天也真的是累了,实在抱歉!失礼了,失礼了。”张凡毕竟还是青涩,对付这种老妖更本不是对手。
  
  “是我们考虑不周,真的!哎,张医生,真的抱歉,让您连顿饭都没吃上,我也是一个脸厚的女人,我想请您再帮个忙,这里有几本医学资料书籍和一套拜耳的专用手术器械,这是我们公司给您这种高端外科医生试用的,有什么建议请一定要告诉我,毕竟像您这样的医生,提出来的意见,真的是千金难买,我们也算是厚着脸皮沾个您的便宜。”
  
  “这个真的不行。”张凡今天做手术的时候,就是使用的这个专用的手术器械,特别顺手,张凡眼睛瞟了一下,不过没敢要!
  
  “哎呦!我的好张医生啊,你放心啊,这个不是送给您的,就是让您试用的,等过段时间我们还要收回的,而且这套手术器械还没大规模的生产,就是个样品!连个价格都没有!”杨璐一看张凡的变现,她就知道,张凡动心了,她接触的医生没有一万也有五千了!
  
  “这个,不太好吧。”张凡动摇了,音乐人好乐器,军人好枪支,外科医生绝对会喜爱一套特殊顺手的手术器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老祖宗都给人家总结好了!
  
  “真的就是个试用,您觉得不顺手,随时可以退还给我们,这里还有一个试用登记表,到时候我们还要回收这套器械,而且张医生一定不能丢失,不然只能让我赔偿了!而且技术一般的医生,都没有给我们提意见的机会,毕竟我们的产品都是国际超级公司的产品,像李教授就非常喜欢用我们的手术器械!”杨璐装着一股子可怜的劲道,拿出了一个非常正式的借用登记表格。
  
  张凡一听好像也行,反正试用而已,表格中还用大号字体,特别注明了遗失或者不当使用后导致破损,试用者必须按价赔偿。
  
  这就是国外器械巨头的小伎俩,这种手术器械,他们放出去就没想要收回,而且这些公司还负责保修保换,只要使用者一直保持手术水准,而且这种手术器械不会大规模的生产上市,每一套都有一个特殊的编号,算是变相的一种学术身份!
  
  很低端却做的让人无法说,而华国的一些商人,连小伎俩都不愿使用,就在自己的地盘,肆无忌惮的各种横行,当有一天被抓的时候,一查一个准!这个里面的东西太深奥了,我都还没明白!
  
  张凡仔细看过登记表后,发现没什么问题,就签字了。这套器械真的好使,今天手术的时候,就是用的她们公司全套的产品。别看器械装在像三个笔记本大的盒子里,可这个价值真的不菲,真要赔偿的话,按张凡目前的收入,估计要一年才能偿还清楚。
  
  张凡签字完了后了,杨璐笑容满面的把器械送到了张凡的手中,张凡掂了掂重量,还不轻。“张医生,那我也不打扰您休息了,这个是我们送给试用者的小礼物,这个礼物可不是白要的,归还器械的时候,必须得提出可靠有效的建议啊!”
  
  说着话,就把一个小盒子放在了器械盒子的上面,然后头也的不回的走了。
  
  张凡想把礼物还给人家,可人家说的好好的,这是个附带的东西,而且张凡轻轻的摇了摇,很轻,估计也不值几个钱。
  
  张凡回到邵华家,老两口正在给张凡炖鸡汤,张凡真的太忙了,消耗也特别巨大。老头老太太,天天花费心思变着花样的给张凡做好吃的,张凡吃的也不少,可就是没胖一点,而且前段时间因为要啃期刊,竟然都瘦了,让老太太内疚坏了!
  
  “快!张凡,看,这是农场书记送来的西瓜,这算是农场高科技产品,据说不像以前那种大棚西瓜,这个特别甜,而且还是无公害的农场品,一旦成熟就卖到国外去了!”因为张凡帮了一次小忙,人家也没遗忘,就打着看望老职工的名号,送来了好多个西瓜,寒冬的西瓜,而且有脸盆大,真的少见。
  
  听着声音,邵华从书房出来了,摘掉平时不带的眼镜,邵华稍稍有点轻微近视,对张凡说道:“快洗手吧,你看你累的,嘴唇都发干了,是不是又是一天没喝水啊!你这样真的不行。”拉着张凡进入了卫生间去洗手,张凡特别享受这种唠叨,这就家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