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刘备失利

第三百一十六章 刘备失利

不久之后,黄巾有东向的消息再一次传到了营陵城。
  
  黄巾军再次出猛人,善谋的渠帅白爵,带领麾下的黄巾崽子,第三次攻克了朱虚城。
  
  孔融这次不再慌张了。
  
  他心中这个气啊!
  
  这些天杀的黄巾军,他们是有毛病吗?
  
  打县城也就算了,还老打朱虚县!
  
  你们就不能换个地方吗?揪羊毛也不带你们这样的,就专门在一只羊身上揪啊!
  
  在气的肝疼的前提下,所有人便再一次的相聚于营陵城议事厅,探讨这次当如何收服朱虚县的事。
  
  陶商这次还没等发表意见呢,就见刘备一脸急切的道:“陶公子,你是不是要跟备再赌一把?”
  
  陶商愣了愣神,暗道这老小子还赌上瘾了。
  
  陶商兴意阑珊的挥了挥手,道:“你赢了,不赌了,弄不过你。”
  
  但刘备此刻却有点飘了,显得很是亢奋。
  
  “陶公子,其实你的苦心,备已经明白了。”
  
  陶商闻言不由得有些发懵。
  
  “什、什么苦心?”
  
  刘备感慨的说道:“公子你料敌于先机的百变机谋,早在讨伐董卓之时,备便已是略窥一二!此番黄巾贼屡攻朱虚县,你屡次跟备打赌,要我去说黄巾军,实则是你早就知晓这些黄巾会被备说服……公子这是故意让功于备,让备去说服黄巾军,是这个道理不?”
  
  陶商愣愣的看着刘备。
  
  半晌之后……
  
  “说的太对了!玄德公看的透彻!”
  
  刘备拍了拍手,感慨言道:“陶公子急公好义,真君子也!”
  
  郭嘉在陶商的身后听的直翻白眼。
  
  话说到这里,却见刘备话锋一转,问陶商道:“陶公子,那眼下这个黄巾军的渠帅白爵,备是去还是不去呢?”
  
  陶商一甩手,道:“去,一定要去!记得,还是以说服他为主,攻心为上,攻城为下!”
  
  刘备得到了陶商的支持,信心十足,随即拜别孔融和陶商,再一次向着朱虚县进发。
  
  看着刘备离去的背影,郭嘉对着陶商低声道:“据校事府打探,那黄巾渠帅白爵,好像是一个瞎子,而且其盲眼当年亦是因为与官军交锋所毁……如此的仇怨,再加上眼盲看不到人,刘备便是再会蛊惑人,此番也怕是不行的。”
  
  陶商看着刘备的背影,笑了笑没有随意搭腔。
  
  这个本身就如同奇迹一般的男人,这个世界上上的常理,在他那里,恐怕未必走得通。
  
  ……
  
  ……
  
  不出意料之外,三日之后,瞎子渠帅白爵,光着膀子背着荆条,来到孔融的面前负荆请罪。
  
  看着白爵当着孔融的面,指天立誓的忏悔自己原先所犯下的罪责,并高声宣布从今往后愿意效忠刘备,陶商的表情都已经变得木然——习惯了。
  
  他转头问郭嘉道:“你不是说白爵是个瞎子吗?什么都看不见,怎么也会中了刘备的道道?”
  
  郭嘉干咽了一口吐沫,虚弱的道:“白爵是瞎,但他不聋啊……”
  
  陶商木然的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
  
  “据校事回报,刘备到了朱虚县之后,一看见两只眼窝空洞无神的瞎子白爵,在两军阵前当时就是一顿痛哭,深恨苍天对白爵这般不公……白爵被刘备的哭声所感,当时就开城率众投降了。”
  
  陶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刘备还有这项本领呢……哭,对,他还会哭。”
  
  想到这,陶商转头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刘备。
  
  今日,方才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多才多艺。
  
  就在这个时候,刘备笑呵呵的冲着陶商走了过来。
  
  “陶公子,你的直觉果然是对的,备三走朱虚县,果然是又说得白爵归降,公子眼光独到,算无遗策,着实是令备感动钦佩,钦佩不已啊!”
  
  陶商僵硬的一咧嘴:“都是玄德公自己的英气逼人,逼得他们不得不纳头便拜,跟陶某有什么关系?”
  
  郭嘉亦是赞同的道:“陶府君说得不错,还是玄德公自己争气,与旁人无关,赶紧进城好生歇歇吧,过两天不知道又得有哪路黄巾贼去攻打朱虚县了,到时候,又得劳烦玄德公出马说降。”
  
  刘备笑呵呵的摆了摆手,对郭嘉道:“郭主事放心,这次应该是最后一次,以后不需要了。”
  
  陶商和郭嘉闻言顿时一愣。
  
  什么意思?
  
  见二人似有不解,刘备笑着对他们解释道:“白爵说了,北海郡附近黄巾军的各部渠帅,除了管亥之外,剩下的他都熟,回头他挨个轮番去跑一趟,让他们直接过来投降就行了。”
  
  陶商闻言,顿时呆若木鸡,矗立当场。
  
  刘备搓着手,继续笑道:“这一次若不是陶公子相助,备安能有这般大的收获?你放心!等北海郡的事一定下来,备就跟你去徐州血战曹操!你不让我去也不行……这个天大的恩情,备说什么都得还给公子你!”
  
  面对如此真挚的刘备,陶商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他只能用两个字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情感。
  
  呵呵。
  
  ……
  
  ……
  
  北海郡内的各部渠帅尽皆投降,唯有管亥一人没有。
  
  不但没有,他对刘备的怨毒已经达到了火山爆发的顶点。
  
  “天杀的刘备!老子咒你死于天打五雷轰!”
  
  管亥在帅帐内,犹如一只疯狗一样的扬天咆哮。
  
  也不怪他如此的怨恨刘备,短短几日的时间,他身边的盟友渠帅,全都被刘备一个人说服投降了官军,诺大的北海郡境内,只剩下他一支黄巾军犹自苟延残喘。
  
  管亥彻底的变成了光杆司令,他不恨刘备才怪!
  
  他现在恨不得直接拿刀给刘备阉了。
  
  看着帐篷下方那些空荡荡的位置,管亥最终下定了决心。
  
  “点齐所有的崽子!准备军械!老子要踏平整个北海郡!”
  
  ……
  
  于是乎,在被所有的盟友们背叛之后,管亥带领麾下的崽子们,不顾一切的向着北海郡发动了进攻。
  
  这一次,管亥改变了套路,没有再选择朱虚县进行攻打。
  
  那个鬼地方对于黄巾军来说,乃是绝地!是诅咒!管亥到了那怕会触景生情,心灵再度受伤。
  
  于是乎,他将目标定位于北海郡下辖的另外一处县城——寿光县。
  
  寿光县的守卫力量也不充足,很快的便被管亥攻克。
  
  听闻管亥攻下了寿光县,孔融不慌不忙的邀请刘备和陶商来一同商议。
  
  对于现在的孔融来说,失去个把县城已经完全不算事了。
  
  有刘玄德在,何愁大事不定。
  
  别说是孔融了,就连陶商现在也对刘备的能耐,也是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孔融言简意赅的将情况向两人说明了一下,随后便用热切的目光,望向了刘备。
  
  刘备此刻显然也是喜气洋洋的,连番的得力,让他对自己的信心空前暴涨。
  
  不过刘备还是很懂行的,在他的心中,若是没有陶商的帮助与督促,自己也绝对不会成就如此大的功绩。
  
  他极度亢奋的看向陶商,诚恳的咨询:“陶公子以为如何?还要跟备再赌一轮吗?”
  
  他此刻的目光就仿佛是炭火一样,带着红色的灼热,陶商被笼罩于其间,仿佛浑身都要被烤化了一般。
  
  陶商现在已经着实是没有心情跟这个挂逼继续掰扯,随口敷衍道:“玄德公屡立大功,我看也差不多了,该歇就歇吧,博彩这事,朝廷不予以提倡。”
  
  刘备闻言却是一愣,低头仔细的寻思了片刻。
  
  孔融在一旁期盼的道:“还请玄德公再助我一次。”
  
  刘备犹豫了好一会,终归是没有架得住孔融的要求,随即答应在此前往寿光县劝降。
  
  这一去,就是整整五日的时间。
  
  五日之后,探马回报孔融,说是玄德公的兵马回来了。
  
  孔融顿时大喜过望,急忙邀上陶商等人,并北海郡的一众官吏门出城迎接,准备给刘备庆功。
  
  城门之外,孔融掐着腰子,大马金刀的往原地一战,等着刘备一会领管亥来给自己负荆请罪。
  
  这老小子让人请罪请的还上瘾。
  
  不多时,便见刘备的兵马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帘。
  
  遥遥望去,陶商诧然的发现刘备的兵马比起前三次来,这一次却没有明显的增加。
  
  转头看向身后的郭嘉和陶应,发现他们两个人的眼中,也全是诧然之色。
  
  陶应轻轻的咽下一口吐沫,低声道:“大哥,刘备那厮,该不是失败了吧?”
  
  结果好像真的被陶应给说对了。
  
  刘备胸前中了管亥一箭,被手下的士卒们抬着回来的。
  
  刘备到达城池之后,很是无奈的向孔融告罪。
  
  他此番到了寿光县,无论是劝说,还是微笑,亦或是哭,都没有瓦解管亥的心理防线。
  
  面对刘备近乎无敌的招降技能,管亥在城墙上,只用一句话就把刘备给怼了回去。
  
  “刘备我叱嗟你老母!骗了我所有的盟友!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骂完之后,随即在城头上一箭射去,正中毫无防备的刘备肩。
  
  管亥的准头若是再精准一下,蜀汉昭烈帝的性命便就此消逝于此地了。
  
  听说了刘备失败于管亥的经历,陶商等人不由尽皆在心中感慨。
  
  弄了半天,管亥才是个真正的能耐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