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三百二十章 报 仇

第三百二十章 报 仇

    一时间,那些粮车纷纷着火,牛马受惊四散奔驰,本就是混在这些车辆之间的黄巾军们立刻便受到了火势的波及。
  
      那些被火箭产生的火焰程度不大,倒是不足以对黄巾军产生什么巨大的杀伤力,但人类是一种天生惧火的生物,面对燃烧在四周的火焰,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类,在心理上都会受到巨大的挫折。
  
      混乱是必然不可阻挡的结果。
  
      随着在官道上燃起的火焰使得黄巾军产生了巨大的混乱,紧接着,千余只用木棍削尖的掷矛亦是飞射而来,几乎遮住了大半的天空。
  
      官道之上,顿时惨叫连连。
  
      “渠帅小心!”
  
      两名黄巾小校从马背上跳了起来,奋力的扑在了管亥的身上,四五支木矛穿过将黄巾小校的身体串成了肉串,却愣是没有伤到管亥一根汗毛。
  
      远处的指挥陶商,看到这一幕,心中也不由的有些感叹。
  
      看起来,黄巾军的管亥也是颇有些威信和能耐的,能得手下人如此相护的,多少不是一般凡人。
  
      “咚咚咚~~!”
  
      随着惊天的鼓声雷动,官军兵马在射完箭雨和投掷完木矛之后,伴随着冲击的鼓点,开始向黄巾军发动了猛烈的冲击。
  
      “冲啊!杀啊!取得管亥首级者,不论是谁,都封为寿光都尉!”
  
      “杀了管亥,杀了管亥,杀了管亥!”
  
      管亥听到官军的呼喊,心中又惊又怒。
  
      想不到一向软弱可欺的孔融,竟然会使出这般牺牲钱粮战法,引诱自己中伏?
  
      那老家伙倒还真是长能耐了!
  
      这计谋倒不是有多么高深,只是因为自己实在太缺少粮秣,往日里又实在太小瞧了北海的官军。
  
      “孔融这厮,竟敢如此算计于某?真是不知死活!崽子们听令,随老子一同杀过去,将他们统统杀光。”管亥气愤的大声嘶吼。
  
      问题是,黄巾士兵们此刻都是慌张莫名,能够稳下心神作战的,最多也就是十之二三,他们大部分都是被临场的变化所惊,毫无斗志。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方向,十余骑的精锐骑兵,在太史慈的率领下,正奔着管亥的方向疾驰而来。
  
      太史慈手持长戟,策马飞奔,他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管亥,而身后的十余名骑兵,则是在他的两旁护持,作为掩护,协助他扫清一路上的障碍。
  
      太史慈等一众精骑的行动,自然是落在了管亥等一众的眼中。
  
      管亥的身边,此刻也有着黄巾军的骑兵在靠拢,那些黄巾骑卒纷纷驾马奔驰上前,想要替管亥挡住太史慈等人的去路。
  
      太史慈将长戟用单腿夹于马鞍处,握起宝雕弓,对着那些迎面而上的骑兵便是一箭射出!
  
      一名黄巾军的骑兵额头中箭,立时间坠马而亡。
  
      太史慈手中的两石弓不停,再次拉弓搭箭,几乎都没用瞄准,又是一箭射出!
  
      另外一名黄巾骑兵亦是额头中箭,坠马而亡。
  
      紧接着又是又一箭……又有一人坠马……
  
      太史慈的表现,几乎震惊了对方剩余所有的黄巾骑卒!
  
      别说是他们,就算是管亥本人,亦是被惊的面无人色。
  
      此等弓术,若是稍有不慎,自己的性命岂不是一下子就得交待在对方手中?
  
      两军对阵,精通于射箭的战将远比精通于憨战的猛将更可怕。
  
      乘着此刻身边尚有骑兵护卫,管亥不敢久留,竟然是一勒马缰,掉头便冲着与太史慈相反的方向跑去。
  
      太史慈见管亥逃跑,却不着急,他冲着身旁随行奔驰的骑兵们吩咐道:
  
      “替我挡住旁人!”
  
      十余骑兵骤然都是狠夹双腿,加快速度,冲向着管亥身边的一众骑兵奔去。
  
      那些骑兵瞄准管亥身边随行的黄巾骑卒,或打或砍或射或缠斗,力争为太史慈扫荡出一处可以奔驰到管亥身边的狭窄道路。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对于太史慈来说已经足够了!
  
      他拉弓射箭,又放倒了一名黄巾骑卒之后,伸手抽出战戟,直奔着管亥策马杀将而去。
  
      管亥扭过头,见太史慈已经是飞马杀至身边,心中竟惊且惧!
  
      他脚下打马不停,依旧是策马狂奔,不过手中的大刀已经是奔着太史慈的头颅砍将而去。
  
      两匹战马,就是在这种飞奔的状态下,一边奔驰,一边“叮咣叮咣”的进行撞击。
  
      两人在飞驰的状态下交手几下之后,太史慈就看出了管亥的优势与弱点!
  
      若论武勇,管亥此人也勉强算的上是一个好对手。
  
      但论及骑术!此人比之自己断断不及万一!
  
      太史慈打定主意,突然变招,一戟荡开了管亥的的大刀,然后用右腿一碰马腹,竟然是惹的战马向着管亥的战马侧挤过去。
  
      一时间,两马的腿都打了软,身躯剧烈晃动,而马上的人也是因此而大受影响。
  
      太史慈心中有数,沉着应对,紧紧的夹住马腹,稳定身形。
  
      但管亥显然没有这两下子,被太史慈的战马这么一挤,他硕大的身形几乎都要直立不住,摇摇欲坠的险些就要跌下马来。
  
      管亥堪堪在马背上稳住身形,嘴中大呼一声:“好险啊……差点摔下去!”
  
      话还没等说完呢,便见太史慈一记长戟横扫而出,打在管亥马匹的前腿之上。
  
      管亥连人代马瞬间倒地,摔了个彻底的狗吃屎。
  
      太史慈一拉马缰,从马背上迅速的翻身下马,从马鞍下抽出绳索,三下五除二的便将管亥生擒!
  
      ……
  
      官道一战,官军大获全胜,太史慈更是生擒了管亥,勇惊诸人。
  
      北海郡的官吏门一个个都没有寻思到太史慈竟然是这般的勇猛,对他不由的都是刮目相看。
  
      太史慈将管亥押解到众人的面前的时候,以北海郡的官吏方绣、王雄等人对其的能耐皆是赞叹不已。
  
      此人着实是个英雄人物啊,岂可不深交也?于是乎,北海郡的官吏们,都是纷纷主动过来与太史慈结交攀谈。
  
      唯有陶商没有过去和他们一起吹捧太史慈。
  
      他乘着众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太史慈身上的这个空挡,来到了被绑缚的管亥面前。
  
      管亥浑身尘土,满面伤痕,饶是如此,却也遮挡不住他浑身的戾气。
  
      他咬牙切齿的抬头看着陶商,双眸中似是都要喷出火来。
  
      “汝是何人?”管亥咬牙切齿的道。
  
      陶商沉静的道:“丹阳郡守,陶商。”
  
      管亥闻言,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我不认识你,换刘备过来!”
  
      陶商的眸中闪过一丝若有所思的光芒,道:“你找他做什么?”
  
      管亥咬牙切齿的道:“若非此獠诓骗了老子所有的同僚,老子焉能落到这般地步?你唤刘备来,老子骂也要骂死他!”
  
      “原来你恨刘备?”陶商挑了挑眉道。
  
      管亥的表情恶狠狠的:“恨?老子是愤恨!换成你,身边的盟友都被人挖走试试?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陶商俯下身,静静的看着管亥的表情,似乎是在揣度着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少时,却见陶商的嘴角升起了一丝阳光的笑容。
  
      他深吸口气,轻轻的对着管亥说道:“放心吧,你不用做鬼也能报仇,好好的在囚笼里活着,不要对任何人多说一句话,你只要静静的等待就好,你会见到他的……君子报仇,绝不隔夜。”
  
      管亥闻言,神情顿时一窒。
  
      这小子的话中,乃是何意?
  
      他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却见陶商已经直起了身子,不再看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