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六十九章 君子与相国

第六十九章 君子与相国


  董卓的话音落时,便见西凉军的阵营在将领们的指挥下,也是缓缓的打开了,露出一条不大的通路。
  少时,便见董卓在张济、樊稠等西凉重将的保护下,坐着宽大的战车,杵着一柄宝剑,气势威武的来到了两军阵前,还有一骑举着其绣有金字“董”的大纛旗,紧随其后。
  相比于陶商,董卓这厮的排场可不是强了一点半点,观联盟军那边,陶商与他相较明显就寒酸了许多。
  陶商眯起眼睛,依稀的将坐在战车之上的董卓看了个大致清楚。
  只见这老贼身材庞大健硕,气势浑厚,仰着脖子眯着眼睛,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嚣张雄劲,其满面黑白交错的络腮胡子,都密密麻麻的布在胸口,上面还打了一个细辫,单以体型来看,董卓体貌之魁伟可谓之当世无双。
  “董相国!久仰大名!”陶商在马上抱拳,高声喊话道。
  董卓闻言,哈哈大笑,也不见这老贼怎么使劲,说出的话声音就比陶商要大的多……看来每日伙食不差,吃的底气甚足。
  “哈哈哈哈~,你这娃娃说话倒还挺客气的,按照你们关东诸侯的叫法,不是应该叫老夫为‘董贼’或是’老匹夫'‘老畜生’之类的吗?你小子张嘴就称呼老夫为‘相国’,不怕回头袁绍知道了拾掇你?……娃娃,你这称谓老夫是该接着还是不该接着啊?哈哈哈哈!”
  陶商闻言,不着痕迹地乐了一下。
  董卓这人倒还挺有意思的,就凭刚才那几句话,给人的感觉就完全不像是一个当朝权相,倒像是一个颇为风趣的彪悍长者,相国这职业其实不太适合他,老家伙选错行了。
  不过陶商明白凡事皆不能光看表面,董卓面善心狠世所皆闻,是一个赤裸裸的杀人魔王,此刻若是因为他的表面现象而轻视了他,回头被他啃的可能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
  陶商继续喊话道:“在下自幼秉承家族训导,言行举止皆不可逾制,就算在下此刻与相国对立,然言语间绝不会轻慢分毫……实在是不方便叫您‘畜生’,太不文明了,最多也就是喊一句‘牲口’。”
  董卓‘嘿’了一声,感慨道:“行,别的不说,单冲这嘴皮子,就比陶谦那老儿强百套!……其实跟我你大可不必玩这一套,你们中州之人穷讲究,不似吾等西北人,说话办事皆以顺心为主,想打便打,想杀便杀,想骂便骂!你小子拐着弯的埋汰老夫好几句,偏偏表面上还得跟我装的恭恭敬敬,娃娃,你不累的慌吗?”
  陶商抿嘴一笑:“相国这话不好听,我这不是给相国留点面子么?”
  “嘿嘿!”董卓不屑道:“老夫要你给脸了吗?娃娃,有事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的装客套!老夫跟尔等势成水火,客套不起来!”
  陶商点了点头,暗道老贼倒也是爽快人。
  “相国,今日之势,你我两方已经各自拼杀一场,若是继续斗下去,孰胜孰败犹未可知,依小子见……咱们不妨和解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相国你看如何?”
  这‘和解’俩字一说出来,联盟军中的王允顿时面色变的阴沉,曹操急忙劝导道:“王司徒淡定……莫气,且看陶兄弟有何说辞。”
  刘备军阵中的张飞亦是诧然:“这小子,又搞的什么名堂?”
  刘备笑着摇摇头:“谁知道他,且看且走吧。”
  别说是联盟军中的人,就是董卓也不由的听的有些发呆,一时半刻还没反应过劲来。
  “和解?”董卓不确定地道:“你说,你们诸侯要跟老夫和解?”
  陶商肯定地说道:“是啊,展颜消宿怨,一笑泯恩仇!”
  董卓四下环顾,目光扫荡者战场……此刻的场内还遍布着适才双方交手牺牲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都倒在血泊之中,这样的惨烈局势,至今连一个时辰都还没过去……
  董卓实在想不明白,这样的情形下,这恩仇究竟得怎么泯?
  “汝说说看!想怎么办!咱怎么个和解法?”董卓反问陶商。
  陶商斟酌了一下言语,说道:“相国明日,差人将天子送到洛阳以西的袁盟主帅帐之内,我等诸侯便就此罢休,任凭相国安然离去,去往长安……”
  纯粹是屁话,董卓要是答应,那就是脑袋进屎了。
  话还没等说完,便见董卓哈哈大笑,笑声甚是凄厉,且明显还带有杀机。
  “娃娃,你当老夫闲的没事,在这跟你闹着玩吗?把天子给你们?嘿嘿,你怎么不直接问老夫要项上的人头?还比较干脆一点!”
  陶商依旧保持着满面的笑容,不紧不慢地继续与董卓讨价还价。
  “董相国,我等与你和解,你不予我天子,我这么空着手回去,岂不是会遭盟主怪罪?如此甚是难弄……相国,我跟你和解,总得有点噱头跟盟主交待吧?”
  董卓‘’哼‘’了一声:“噱头?不是不可以有,只是不要太过!”
  陶商将手一指场内,划拉了一圈,道:“那这些公卿,小子全带走,相国以为如何?”
  陶商这话一说出来,董卓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筹了!
  只听老贼仰天大笑数声,道:“娃娃,你这主意未免也打的太精了些!老夫陈兵在此,为的就是不让这些公卿官员被尔等逆贼劫持了去!!眼下别看是咱们两方是陈兵观望,势均力敌,可若待一会吾儿奉先领北军主力兵马到时,将你这数万兵马皆化作齑粉矣!!”
  董卓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一脸的自信,但心中也是没底。
  主力军要真是那么快就能抵达这里,董卓还用的着在这跟对方僵持?更不用出阵跟陶商废话磨嘴皮子!
  依照董老贼的性格,援军若是靠谱的话,他早就指挥兵马碾杀过去了。
  陶商丝毫不惧,自信地道:“你有北军主力,我等又何尝没有?待袁盟主率领众诸侯大军抵达之时,相国手中纵然有西凉铁骑和并州狼骑,也未必能讨得好去!”
  陶商这话跟董卓比起来,更属于胡编乱造!
  董卓口中的援军好歹还有个谱,陶商这话纯粹是吹牛,连调都找不到一个……
  两人此时此刻都是打肿了脸充胖子,互相试探吹嘘,意图探对方的底细……
  场内一时间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
  良久之后,突听陶商又一次的高声喊道:“董相国,要不这样吧,你我再各自退让一步如何?”
  董卓适才不吱声,心中也是苦思良策而不得,听了陶商之言,更是有些心浮气躁,说道:“你小子还有甚话要讲?”
  陶商的面色在瞬息之间红了一红,似是有些犹豫挣扎。
  但少许之后,陶商终究还是缓缓的开了口。
  “董相国,你们那边,有你们要做的事,我们这边有我们要做的事,你在此处可等吕布的援军,我等在此可等袁绍的援军,你我双方目下依旧是势均力敌,胶着不下,如此僵持对双方谁都没有好处,徒增天下笑柄而已。”
  董卓摊了摊手,嘿然道:“那又能怎么办?几十位朝臣公卿就在场中,老夫焉能弃之?想必陶公子亦是一样!”
  陶商赞同地点了点头,喊话到:“话是如此,公卿乃是朝之国器,你我双方皆不能弃之不顾!这样吧,董相国,你我双方一人一半平均分,如何?……谁也不占谁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