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三国有君子 > 第七十七章 国 宝

第七十七章 国 宝


  袁术平日里和袁绍并不大对付,甚至可以说他们彼此之间更多的是像仇人。
  如果袁绍突然暴毙而亡的话,袁术的第一个反应肯定不是去奔丧,而是虔诚烧香祷告,敬告苍天有眼,终于收了这个人间孽障。
  正是基于这样的关系,袁术在没有场面事的时候,一般不会与袁绍独处……觉得闹心……辣眼睛。
  但今日的情况正好相反,他大半夜宁可辣眼睛也跑到了这里,定然是有要事。
  一见王允也在这里,袁术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装的,随即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上前见礼道:“听闻孟德西进,于汴水之地救下了不少朝中的公卿,术本来还有些将信将疑,不想居然是真的!今日在此与王司徒重逢,真个是喜从天降!”
  袁术上前跟王允寒暄,但王允此刻心中不太舒服,沉着脸给袁术回了一礼,并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咦?王司徒,你脸色为何这般红,与当年可大不一样!术近日寻了一位名医为我诊脉调养身体,彼曾言脸色发红系心血不足也,需以温补……”
  陶商在一旁接茬道:“王司徒心脏还行,他脸红是因为气的。”
  袁术皱了皱眉,奇道:“是何人气红了司徒?”
  陶商暗自撇了撇嘴,看看这词用的,还‘气红’了司徒……王允这是要火吗?
  王司徒没有说,目光只是在不经意间扫向了曹操和袁绍两人。
  袁术恍然大悟。
  直了直身躯,袁术拿出了他后将军的架势,转头看向袁绍和曹操二人,道:”二位昔年也都是朝中栋梁,今日亦皆一方统领,身系国家与社稷之安危,言语间当多有自重,老司徒何等身份?岂可出言莽撞得罪,一旦有个闪失,本初和孟德,你们可担待的起吗?”
  袁绍和曹操都只是干笑,也不反驳,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对,你说的都有理!”
  “王司徒,他二人如何惹的你生气?说于术听!待术为您老分忧解难!”袁术一边不满地看着曹操和袁绍,一边向王允拍着胸脯打保票。
  袁绍一听袁术这般说话,急忙举荐:“公路,有你这句话!王司徒便放心了,如今各位大人得脱董卓之难,然却暂无寄居之所,我与孟德都是寄人篱下之辈,哪有能力安排这么多的公卿?少不得会委屈了诸位,如今有你应承,司徒大人的难事便算解决了。”
  曹操也是推波助澜:“公路你如今已是坐镇了南阳郡,治下富饶,又远离中土战乱之地,正是诸位老大人躲避董贼加害的绝佳所在,却是妙哉!”
  陶商亦是点头跟风:“南阳郡气候好,可以养老。”
  王允面无表情,看向袁术:“公路,你意如何?”
  袁术听了这话,方才明白他们商量的是什么事!
  袁绍和曹操都是当世豪杰,袁术也不比他们差了多少,如何会伸手去接这烫手山芋?——立马认怂!
  “唉,南阳郡虽然目下归我管理,但也不过是暂居之所,未曾得到朝廷的正式敕封,这样看来,术也不过是一居无定所之辈而已……诸公跟着袁术,岂不还是朝不保夕?换个人吧。”
  在连续得到了曹操和袁绍的回答后,王允对于袁术的反应也似乎早在预料之中,点着他们的鼻子道:“好啊,你们一个个的……好的很!”
  说罢,索性站在一边,长吁短叹。
  袁绍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忙问袁术道:“公路,你深更半夜的来此所为何事?”
  袁绍这一句话也算是解了袁术的围,但见袁术的脸色骤然变得阴冷。
  “本初,出了一点状况……事关社稷累卵之危!你乃是诸侯盟主,这事我不得不告诉你!”
  这一句话说的却是极重了,‘累卵之危‘四字用的显然是非同小可,不由袁绍、曹操不重视,就连愤怒的王允也不免先放下自己这边的事,侧耳倾听。
  “何事竟这般严重?”袁绍急忙问道。
  袁术左右看看,嘶哑着低声道:“我适才在军营中偶听得一传闻,如今满城风雨路人皆闻,说是咱诸侯之中,有人在皇宫内找到了……玉玺!”
  “什么!”袁绍和王允不由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
  曹操则是面色一沉,似有所思;陶商则是挑了挑眉毛。
  玉玺之物,乃是皇帝玉印,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它象征着一种君权神授,象征着天下万民理应顺从,象征着国人一向强调的名正言顺。
  皇帝下令,盖了玉玺的才叫诏令,不盖玉玺的最多只能算是草稿……
  普通人的章丢了随便刻一个,皇帝的公章丢了,到哪申请补?
  滋事国体也!
  袁绍急忙将袁术拉到一边,急道:“你是听何人所说,玉玺现在又是落入何人之手?”
  袁术将手摊开,道:“我跟你说的这些,不过是军中所传流言,具体是谁拿的玉玺,我不知道啊……”
  袁绍皱了皱眉头:“流言?公路,这却不是为兄的说你,流言如何可足信!?你适才所言,却是吓吾一跳。”
  袁术摇了摇头,道:“本初,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世上怎地会有无缘无故的流言?况且玉玺事关国体社稷,就算是流言,也得仔细探查清楚,如何会传出的这等流言!不然流言扩撒开去,假的亦是会变成真的!”
  “既然如此,那流言也总得有一个所指之人吧?究竟是谁?”
  袁术犹豫了一会,方才喃喃道:“我也只是听来的,好像说是孙坚……”
  陶商在一旁听着,心中暗暗感叹,这些人啊……真是没有一个善茬。
  袁术这次是专门来算计袁绍和孙坚的。
  这件事如果没有受到自己穿越到此所带来的蝴蝶效应影响,那就说明这东西最后很有可能还是落在孙坚的手里。
  当初在颍川的时候,袁术就已经对孙坚起了戒心,以袁术的心胸和手段,很有可能已经暗中派遣了奸细混到孙坚的军中,而玉玺落在孙坚手里,很明显也是袁术的细作给袁术泄露的消息。
  但孙坚目前名义上还是袁术的合作伙伴、或者说的高大上一点算是袁术的附庸……袁术眼馋玉玺,但也不能因为这件事把孙坚逼出自己的阵营,所以他才假借流言的方式,来找袁绍,他想用袁绍对付孙坚,迫使孙坚把玉玺交出来。
  袁绍待会一定会派人出去打探这个流言,如无意外,袁术一定已经暗中派遣手下将这个流言在整个洛阳废墟内散播开来,将其坐实!假的经过流言的传播亦是会变成真的……更何况这事本来就是真的。
  猜到了袁术的招数和手段,陶商不得不暗自称赞一声确实做的漂亮,但观其险恶之心,陶商却是不敢恭维……
  袁术当真不是个好人,坏到掉渣的那种……这世界上究竟还有没有一块净土,可以供给像自己这样的正人君子居住。
  王允在一旁听的心惊胆颤,老头犹豫了一下,方才对袁绍说道:“本初,公路所言之事,也未必便是流言!前几日董卓迁洛阳百官往长安之时……这一路上,老夫似还真是没见到负责掌管玉玺的符玺郎……”
  袁绍皱了皱眉,道:“王司徒,事关重大,您可莫要搞错了?”
  王允摇了摇头,道:“老夫不会弄错的,洛阳虽然迁移百万之众,但百官却是聚集在一处一同迁移的,出城后才分成三拨……虽说百官的人丁家属也不少,但老夫确信是没有见到朝中符玺郎,或许是出洛阳前在混乱中遭了不测也说不定……”
  袁术见有王允作证,忙道:“本初你看,符玺郎乃是执掌天子玺印的亲官,职责重大,这人找不到,玉玺可不是就不在陛下的身边!”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袁绍已经是相信了七八分。
  袁术适才说的话或许是流言,但经过王允等人的一番分析,此刻在袁绍的心中,便已经成了如山的铁证了。
  袁绍转身喊道:“文丑何在?”
  文丑大步流星地走到袁绍面前,朗声言道:“末将在!”
  “文将军即刻领本部兵马,前往长沙孙坚处,请孙太守即刻过来议事!”
  文丑领命,刚想转身离去,却见袁绍的麾下士兵匆匆跑来,对着袁绍拱手道:“启禀盟主,长沙太守孙坚有要事前来拜见!”
  袁术眯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