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200章 能正常点么大佬?

第200章 能正常点么大佬?

    徐随珠寻思这事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俩姑娘对她可是有大恩,怎么能干看着?
  
      于是想上前帮忙,被陆驰骁拉住了。
  
      “够了!”他青筋欲炸,厉声喝道。
  
      “王经理!”
  
      “是!”王经理已经从额头冒汗珠到这会儿后背心汗湿,心里直喊苦: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今儿个真是倒了血霉。
  
      “立即封锁现场。食客那边帮忙安抚,该吃吃该喝喝,今晚所有开销记我账上。但是,胆敢放一个人出去,后果你知道的。”
  
      “是是是。”
  
      “电话借我用一下。”
  
      神仙的吩咐岂敢不听?王经理毕恭毕敬呈上大哥大。
  
      陆驰骁先往家里拨了一个,只说有点事耽搁了,要晚点回去,让家里人先吃,不用等他们;然后拨给分管这一片区的负责人。
  
      电话一收,他方才有空搭理陈阿香娘俩:“照理说陈赫博这阵子并不好过,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护住都悬得很,怎么你们还有心思在外面作妖?不怕提前陪他一块儿进去?”
  
      进去?进哪里?
  
      “什、什么意思?”陈阿香怔了怔,回想丈夫最近几天的异样,心里顿时慌起来,“走!姣姣,咱们回家。”
  
      “对不住!”陆驰骁冷冷地说道,“今晚的事情没调查清楚,你们娘俩一个别想离开。”
  
      “你有什么资格!陆二!别仗着你家老爷子的身份地位,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我再怎么说也是老陈的夫人,你不能……”
  
      陈阿香紧紧攥着手提包,里头还有没用完的药呢,这时候不走,留着被查啊。
  
      这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人顺着楼梯扶手坐滑梯似地滑到一楼,后面跟着几个服务员,踢踢踏踏地追下来。
  
      “哈哈哈哈!你们抓不到我!抓不到我!我要去找漂亮媳妇!漂亮媳妇!你在哪儿……”
  
      看到陈雪姣,男人蓦地亮了眼睛:“哎!就是你!你答应给我找漂亮媳妇的。漂亮媳妇呢?我等了好久,漂亮媳妇怎么还不来?”
  
      陈雪姣哪里敢应,低着头,一个劲地往陈阿香身后躲。
  
      “二少,这是个傻子。不知被谁关在204包厢,闹腾个不行,逢人就说要找他的漂亮媳妇,我们的人拦都拦不住……”王经理冷汗涔涔地上前解释。
  
      陆驰骁眯眼盯着这一幕,周身的冷意越来越浓。
  
      结合前后闹剧一思索,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好!好得很!口头辱骂他孩子妈不够,竟然还想用下三滥的手段陷害她,要是不狠狠回击,真当他陆驰骁离开总队后没了以前的狠劲、变得好欺负了?
  
      于是,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亲自带队赶到现场,陆驰骁没给陈家留任何情面。
  
      “陆二!你别太过分!”陈阿香失声尖吼,“事情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管有没有好处,今天,我他妈还真想把事情闹大!”
  
      陈阿香虎着脸暗骂陆驰骁不通情理、油盐不进,一边想着怎么抵赖,甚至抬出陈夫人的身份。总之,死活不肯接受调查。
  
      直到一条狼犬,被牵去大堂嗅了一圈回来,露着獠牙,朝她的手提包扑来。
  
      陈阿香吓得面色煞白、瘫软在地,手提包轻轻松松地被狼犬叼走,掉出了里头的东西。
  
      物证在此,人证也充分,陈家母女一作再作,彻底没了退路。
  
      ……
  
      “怎么了?”
  
      上车后,陆驰骁偏头看着徐随珠问,“看你后面一直没说话,嫌我处理得不够好?”
  
      “不。”徐随珠摇摇头,“你处理得很好,而是……”
  
      她抬眼看向眼前的男人,桃花太多,尤其是冷不丁冒出来的烂桃花,让她忽然有些踌躇。
  
      他仿佛读懂了她的眼神,抬手揉乱她的丸子头:“不许胡思乱想。这件事可跟我没关系,总不能因为神经病认识我,你就把我也归为神经病行列吧?这对我不公平啊徐老师!”
  
      徐随珠好悬没崩住脸上表情、差点笑出声。拍开他的手:“别揉了,头发都乱了。”
  
      “那就散一会儿。”他抽掉皮筋,顺便给她按了按头皮,“有没有舒服点?”
  
      徐随珠干脆闭上眼,享受一时的放松。
  
      “我这人这句话,就见她睁开眼,不客气地送他一个大白眼,陆驰骁不由低低笑起来。
  
      “还没说完呢,优点不少、毛病也不少,以后的日子,请多多批评指正!有错改之、无则加勉。你看行不行,徐老师?”
  
      徐随珠鼻息哼哼两声,没理他。
  
      陆大佬厚着脸皮喜滋滋地下结论:“不说就当你答应了。”
  
      不等她说,关切地问:“头皮还紧吗?咱先回家?肚子饿不饿?早知就不陪妈他们爬长城了,谁有我孩子妈重要?”
  
      徐随珠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
  
      陆驰骁拉过安全带给她扣好,说:“先回去,吃过饭我再给你按按。”
  
      “对了,林家那姑娘倒是蛮好的,要不是她,我没准真喝了那杯加料的酒。”徐随珠想起来说道。
  
      录完口供,林玉娟和冯珍珍就先回去了。
  
      她和陆驰骁则是等药物检测出结果了才出来,以至于还没好好谢谢那姑娘。
  
      “昨晚她也在茶馆,起先感觉挺冷的,我琢磨着应该是你的关系。”徐随珠似笑非笑地睇了大佬一眼。
  
      求生欲极强的陆大佬连忙举手投降:“天地良心!我跟她真没关系。虽然两家老爷子的确有过撮合小辈的意思,但变相的相亲宴,我可一次都没去。”
  
      “一次没去很委屈咯?”徐随珠忍着笑看他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原来,这个男人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淡定自若的。
  
      陆驰骁看到她眼底的笑意,松了口气,揉揉她头发,认真解释:“那时候大哥没醒,我真没那方面的心思。后来找到了你,孩子、孩子妈都有了,更不会起别的心思了。”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向她,视线灼灼,“这个解释可还满意,孩子妈?”
  
      语气里满满的撩拨味。
  
      徐随珠佯装淡定地捋捋头发:“还行。”
  
      陆大佬低低笑起来。
  
      “还不开车,肚子好饿!你不也没吃?不饿吗?”
  
      “这就出发!坐稳咯孩子妈!”
  
      “……”能正常点么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