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仙子请自重 > 第六十七章 妖城

第六十七章 妖城


  秦弈掏出了明河师门传来的地图。
  地图上,大家身处这块“米粒”大小的白色部位,往东是一小块浅黄,代表了危险系数更高,程程所指的就是那里。
  经过程程连比带划加写字,秦弈总算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个位置在地图上看不出来,实际与此地相距还有数十里,最关键的是,那是一座妖城!
  城池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里面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妖怪,各划势力,自称妖王。城中有极少量曾经被掳掠而来的凡人后代,因为有人类工匠技术等方面的特长没有被吃掉,得以繁衍下来,依附某个妖王而生存。
  程程便是这些凡人的后代之一,从小就在此地长大。
  今天出城踏青,不知道误入了什么空间,出来就掉在刚才那山上了,要不是恩公搭救,可能都葬身荒野了……
  大体是这个意思。
  秦弈很是无语地问:“妖城!里面都是妖,会让一个炼妖为乐的巫师住在城外数十里,随便折磨妖怪?这些妖王脑子里都是坑吗?”
  程程神色有些恨意,也不知道恨意针对的是妖王还是巫师,最终摇了摇头没有表示。
  反倒是流苏道:“秦弈你想多了,看来明河敲打你还不够,真以为什么妖怪都是夜翎?妖的思维和人不一样,自相残杀啃食是常事。若有妖怪死于人手,除非是直系亲属,否则别的妖怪只会嘲笑废物,谁为它们报仇?更何况那巫师也不是好相与的,在自家地盘各类阵法防护层层叠叠,大妖们也不会轻易折损自家实力,还不如留着和其他妖王抢地盘重要呢。”
  秦弈想了想,确实如此,妖与人的思维肯定不一样,是夜翎特殊罢了。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试探:“那程姑娘在妖城是做些什么工艺的?”
  程程继续写字,倒是越写越顺畅了:“刺绣,织衣。若不是人类做,妖怪只会披兽皮。”
  “妖怪们日常也用人形吗?”
  “是的,人类形态是最适合生活的,我听不止一个妖这么说过。”
  秦弈微微颔首。看来看去找不到什么破绽,看来她确实是个住在妖城里的普通人。
  既然真是普通人,护送她回去倒是做好事行侠了,是该做的。只有数十里的话,以他的脚程,护送这姑娘一程倒也很快。
  反正夜翎这一次伤得极重,疗伤还含着换血的过程,不知道要睡多久。没有了夜翎帮手,他独自一人根本就不敢去找什么咒语解法,不存在耽搁时间的问题。
  “程姑娘,若是如此,等今夜过去,天亮了我就送你回城。但我有言在先,妖城对我也是极度险地,绝不敢靠近,只能送你到附近,剩下的你只能自己想办法。”
  没错现在已经天黑了,这种危机四伏之地,秦弈真心不敢走夜路。
  程程也很理解,行了一礼表示谢意,抬起头来分明可见神色欢喜。
  她这一笑更是灿然生辉,脸上的血痕根本挡不住那倾城丽色,秦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暗道如果妖的审美也和人类差不多的话,这小姐姐居然能自己跑出城而不是被某妖王收为后宫专宠,简直不可思议……只能证明妖怪们眼睛瞎了。
  但这小姐姐可真是心大,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月黑风高……连秦弈都不免有几分胡思乱想,她居然一点都没往这儿想吗?
  还是说,她其实不在意?
  秦弈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她也正在看秦弈。
  不知是否错觉,秦弈总觉得她这眼神里有点……媚?
  见秦弈看过来,她微微垂首,轻咬下唇,那月色下的娇羞真的足以让任何男人心火升腾。
  一定是环境带来的错觉,这种时候谁也不该会有这种心思才对。
  秦弈咽了口唾沫,暗自念诵流苏教的清心诀,很快便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
  程程微微一愣,那媚意羞意一下就没了。
  流苏冷冷地关注着程程。
  它知道刚才程程的眼神是真的媚,本来它认为这是自幼生长在妖境,没有什么廉耻之心,如果“恩公”想要,那就从了,很符合逻辑。但它很快发现,当秦弈进入清心修行疗伤时,程程的眼神惊愕了一下,继而神色平复,若有所思。
  这就有点令人玩味了,刚才的媚态是勾搭还是考验?
  还是……害人的方式?
  话说回来,如果此女只能依靠这种手段害人的话,那流苏倒是非常放心,她绝对没有机会。
  秦弈虽然有时口花花的污,却绝非好色之徒,否则李青君早都要被驾成一辆老车了。更何况这种环境下,要真能白虫上脑,那就不是它认识的秦弈了。
  …………
  天色破晓。
  在第一缕阳光照进裂谷之时,秦弈准点睁开了眼睛,仿佛与天地有些玄奥的联系。
  先天之境带来的,对天地更玄的贴近。
  这一夜静养,没受到任何外界打扰,效果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但伤势尽消,居然还有所突破。
  那先天真气的质量很显著地上了一个台阶,如果原先那算先天一层,那现在便是二层了,别以为这从一到二的突破不起眼,要知道他刚刚进入先天才多久?
  不仅如此,一直在进行的锻体修行也有所长进,这体表肌肉的“练肉”层次似乎已经快要圆满了。
  除开技巧不论,武道修行便是内修一口气,外练筋骨皮。有人由外而内,有人由内而外,归根结底都要将二者同时进行,便是内外兼修。
  凡人真气到了先天巅峰就到头了,再怎么修也不会增加质量,只能更浑厚而已;锻体到了“练肉”“易筋”两个阶段完成,也就是凡人之巅了。如今真气已经先天二层,练肉也将圆满,这人间武道之路居然都已经走完了半程。
  之前三个月可谓基本毫无长进,这才多久就接连突破,除了怨念已消之外,最主要的因素还是经历了多场战斗历练吧,实战是武道提升的最快途径。
  倒是那缕法力没有因为这几战而提升,法力的修行确实与武道有所不同,更讲清静无为,以及对“道”的感悟。从这里看,武道与仙道似乎有点冲突?无怪乎没什么人兼修。
  但流苏说能兼修,那就是能。
  他吁了口气,传念问:“棒棒,这一夜那程程有什么问题么?”
  流苏的声音有些慵懒之意:“问题不大。”
  “什么叫问题不大,有问题就说明她骗人,没有就是没有啊。”
  “问题不大的意思是,我确认不了她有没有骗人,但我无法信任她。反正对我而言,她有没有骗人不重要,死了最干脆。”
  秦弈转头看去,程程正靠在岩石边上睡觉,这时间已经快入冬了,很有些寒冷,可以看见她无意识地蜷缩着,微微蹙着眉头,身躯轻轻发抖。
  秦弈叹了口气:“这睡眠之中无意识的模样都能是演出来的话,我就真服了。”
  说完转头看向东方太阳升起的方向。
  “妖城……真是有趣的地方,要不是实力不足且另有要事,我还真想进去逛逛。”
  他这语气明显有些兴致勃勃的期待,以及这次没法去探一探的遗憾感。
  流苏听着笑出了声:“秦弈,你还说你只想宅在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