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仙子请自重 > 第九十章 你学了几年阵法?

第九十章 你学了几年阵法?


  血海长廊之后,金色大门已经洞开,乘黄消失于门内。
  秦弈深深吸了口气,运起清心诀,冷静思绪。
  这次的任务他和流苏是有共识的,就是怪。乘黄明显是对所谓豺相和“虢国”有所谋算,但这表面看来却仿佛什么都没准备似的,只是让自己守阵别让人进去打扰,就这样大咧咧地开始进去修行了。
  跟个傻白甜似的。
  哪有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
  但是想来想去乘黄也没有害他的必要,还同时害夜翎……真要害他们又何必用这么麻烦的方式?对她又有什么意义?
  完全想不明白。
  他不敢大意,甚至连走到门口看看山下状况都不敢,直接开启了阵法,一刻也不敢离开阵心,静待变故。
  这个阵法的强度,其实是出乎意料的……低。
  原本秦弈认为这种守护圣地的阵法应该是当年那些领袖布置,会是超级强大、强到元婴化神的程度才对,可流苏的判定是:
  “威力也就跟凝丹圆满差不多,但很均衡,等于每一处攻击威力都是凝丹圆满全力一击,还可以多种攻击同时进行,还叠加了很多特殊能力……所以其实是相当于有很多个凝丹圆满的强者在这里守护,低于这个实力的是肯定入阵即死,只有同级强者敢借助各种宝物来闯一闯。”
  “其实也还算可以了……”按这个强度判断,之前这里应该是没有什么阵法的,是此地被白国占据之后,白国妖怪们布下的阵,那种时候妖怪早都已经沦落到没圣地可进的状况了,自然也强不到哪里去。
  没圣地可用的情况下,又是被憋在谷底、连出去历练的机会都不多,资源也相对贫瘠,想单靠自己突破关卡的天才恐怕很难出现,所以凝丹圆满应该是三国的国王基准线,大家都突破不了,维持着平衡。
  会来闯阵的,只可能是对方的国王亲至!
  阵法这种东西,从来不会是彻底的死阵,都会留“一线生机”,给人破阵的机会。这既是吻合“天道”本身的概念,也是避免自己坑死自己。
  本来很正常,可一旦有内奸泄露了破阵解法,就有可能让阵法形同虚设。
  这就是秦弈守阵的意义所在,一个懂阵的人在操纵阵法变化,能让预知的各种破阵方式很难临场对应得上。
  夜翎有些无聊坐不住,正想出去看看,就被秦弈拉了回来:“大阵已开,你想作死么?等会若是有敌人出现,你每一个行动方向都听我传音,切不可踏错分毫。”
  话音未落,山下就传来地动山摇的震颤感,紧接着就是山下的守卫惨叫声,伴随着暴虐的狂笑。
  “来了。”秦弈握紧了狼牙棒。
  来人似乎也是带了部下的,山下依旧在厮杀,而来人已经直闯上来。不过顷刻,大殿门外的守卫便惨叫着被击飞而入,然后落入阵中,迅速触动阵法,火焰轰然而起,数名守卫同时被烧成了灰烬。
  夜翎有些不忍地看着阵中的焦尸……这是自己人啊……
  秦弈面容平静,看着出现在洞口的身影。
  不是一个,是两个。
  两个都是人形,一个彪形大汉,面目狰狞,双手却呈虎爪之形;一个瘦弱得仿佛风刮就倒的瘦子,只有一只眼睛,背上有四只翅膀。
  虢王与嚣王。
  这是虢国与嚣国联手而来!
  可以理解,鲲鹏紫府这样的圣地,两国都不会愿意白国独享。之前凑不齐令牌空有圣地不能进也就算了,这回乘黄凑齐了令牌,还不赶紧进去修炼完事,居然拖拖拉拉好几天都没进去,他们不趁机结盟联手而来才见了鬼。
  恐怕不止是两个国王打算趁机进洞弄死乘黄,同时来的还有他们的精锐,正准备瓜分白国。
  他在看两个国王,两个国王也在看他和夜翎,目光里都是惊奇。
  “螣蛇……那贱人的首徒?”虢王嘿嘿笑着,打量夜翎的眼神里尽是残忍嗜血的意味。
  “那个人类。”嚣王发出了刺耳的尖笑声:“豺狼说那贱人最近极其宠爱这个人类,留宿寝宫夜夜春宵,还亲自为他织衣服哈哈哈……”
  秦弈神色骤变。
  亲自织衣服?
  虢王也意味深长地嘿嘿笑:“那骚蹄子想必滋味不错,竟被这个人类拔了头筹,倒是有点可惜。”
  嚣王大笑道:“等破门而入,她突破之中无法分神,那滋味还不是任你我怎么尝就怎么尝?”
  两个妖王旁若无人地哈哈大笑。夜翎没听懂,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哥哥没吃过师父啊,哪有什么滋味,还有头筹是什么意思?
  而秦弈却神游天外,都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根本就没听清他们在说啥……
  “哥哥他们在笑什么啊,好傻的样子。”
  “哦。”秦弈醒过神来:“他们声音破锣似的,没听清。”
  两个妖王的脸色同时沉了下去。
  他们是万众之王,不是无赖地痞,根本就不是说些无聊荤话的人,故意这么说,只是为了激怒对手。
  但这两个对手倒是都很聪明,居然连一个小屁孩都看得穿他们的用意,还一唱一和地嘲讽回头了……
  嚣王的声音变得阴冷:“这个贱人倒是谨慎,无法确认哪个亲信可能被豺狼收买,索性只用自己的面首和徒弟,不用任何可能与豺狼牵扯的臣属。但正因如此……”
  虢王冷笑接口:“正因如此,她必在洞中无疑!”
  话音未落,虎爪一探,一个巨大的虎爪虚影猛地冲了出来,直抓秦弈!
  速度快得秦弈几乎看不清,但他毫无反应。
  “咔”地一响,虚影击在一面突然凝起的冰墙上,不但摧毁不了分毫,反有冰棱反射而出。虎爪再扫,将冰棱拨开,虢王的神色有了些严峻之意。
  秦弈终于开口:“隔着阵外想对付守阵者,你们没睡醒么?若有破阵的自信,不妨入阵一行。”
  早在他还没说完话的时候,夜翎忽然身形微动,换了一块砖石站着。
  看似无意义的举动,却使得大殿一角的阵法边缘处骤然升起火焰,黑色的火焰,螣蛇天火!
  夜翎的参与,把阵法的火焰性质都改变,还比她自身的力量加成了无数倍!
  那角落虚空传来闷哼声,一道瘦削的身影狼狈退了出去。
  正是嚣王。
  再看虢王身边还有一个嚣王,竟是留下分身欺骗秦弈的视觉,本体早就想要偷偷入阵。但这种阵法之所以复杂得需要人控制,正是因为作用太多,这阵本身就有破妄之能,他的分身在秦弈眼中纤毫毕现,只让夜翎换了个位置,那边的生路立刻变成死地。
  “你们果然有内奸,竟然知道那边是阵门。”秦弈微微一笑:“那就看看,他到底告诉了你们几般变化?”
  嚣王冷冷道:“你知变化又有何用?到头来看的终究是对阵法之道的理解与领悟,你乳臭未干,学得几年?”
  秦弈一手拄着狼牙棒,笑得越发阳光:“不好意思,几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