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仙子请自重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此即修行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此即修行

“一念清灵,魂识未散,如梦如影,其类乎鬼,此阴神也。”
  
  流苏慢慢道:“简单概念上,阴神就是非实体的幽灵,一定要归类的话,连居云岫的画魂都算是阴神,只是档次很低。你在琴心之境,也已经可以初步感受到神识的用途,比如灵觉、卜算,莫不是基于精神基础,而不是法力就能完成的事情。”
  
  秦弈“嗯”了一声:“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灵觉变得敏锐,其实今天就算你没说,我也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空中窥伺了,只是没那么清晰。”
  
  “这是因为你还没有开始锻炼,等锻炼起来,在神识感应之处,所有的场面都能在心中纤毫毕现,已经取代了眼睛的作用。”流苏道:“到了腾云境,就可以外放神识,笼罩方圆百里,无所不察;到了晖阳之境,神识凝固,如若有形,散则辉耀千里,聚则凝成魂灵,可以短暂离体,可以下赴九幽,所以晖阳之境也是阴神大成之境。”
  
  秦弈道:“也就是说这朵花可以助你到阴神大成,作为一个萌萌哒的幽灵飘出来?”
  
  秦弈脑海中对流苏显形的第一反应并不是一个人形,而是某个QQ表情……
  
  “我暂时达不到阴神大成,但此花有帮助神魂凝固的效果,已经可以助我固形……”流苏道:“我的状态与常规不一样,你不需要管我是什么境界,反正只要我能稳固,就能短暂离开凭体。”
  
  秦弈很是振奋:“要怎么做?”
  
  “我们之前还剩半朵妖血黑莲,这次全用上,加上这朵固魂花,恰好那种子里有一种火磷草,是很合适的辅材,加起来已经足以炼制凝魂丹。”流苏很慎重道:“这事你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让人发现你在炼凝魂之丹,会生疑惑。因为这种丹就连腾云后期都有极大的需求,你一个琴心初成者炼制这个很不合理。”
  
  “换句话说,我要自己把那种子给种出来,不能出去买现成的?”
  
  “不错……不仅如此,你还需要提升修行,否则你的修行还不够炼。总之不要求助于人,也不要给人任何心生困惑的可能性。”流苏认真道:“秦弈,人心叵测,这种新宗门,哪怕是居云岫,你也不要轻易信任。”
  
  “明白。”
  
  “好了,也不用紧张,只是我对这丹有点过于期待了。”流苏又轻松下来,笑道:“事实是,种子要时间种,你也要时间提升,现在这丹还没法炼,知道这么回事就行了。”
  
  秦弈笑道:“毕竟你憋得太久了,想出来透气,我会尽力帮你的。”
  
  流苏哼哼两声:“你确定不是想看我的样子?”
  
  “你的样子我看过啊,有什么看头?”
  
  流苏奇道:“你什么时候看过?”
  
  “我刚穿过来的时候,你要吃我,那张丑得鬼一样的恶魔脸我看见了好不好……”秦弈鄙视道:“说你能做一个萌萌哒的幽灵是给你面子,真以为你很萌啊。”
  
  流苏沉默了一下才冷笑道:“……好的,秦真人果然神目如电。”
  
  秦弈还没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自顾自道:“那眼下第一件事还是种地去,之前粗粗浏览时,看见洞府后面好大一片药圃,还有灵泉呢。”
  
  流苏不动声色:“嗯,去吧。”
  
  秦弈便往洞府后方奔去,很快就看见一片露天的草地,阳光雨露直洒下来,有清泉流淌而过,水流叮咚。草地上还有不知名的小花,芬芳扑鼻。在草地正中央开辟了一块种植地,此时没种东西,是已经翻好了的黑土,灵气点点星星地飘荡在土中,看上去很有灵性。
  
  不说别的,光说自家后院有这样一块地方,都能让人心旷神怡。
  
  秦弈心情很好地飞跃过去,打算先在草地上打个滚再说。
  
  “砰”地一声,秦弈整个人呈大字形撞在一个看不见的天幕上,静止了片刻才慢慢滑落在地。
  
  “哇哈哈哈……”狼牙棒立在旁边,笑得极其得意:“神目如电的秦真人,如何看不出这只是一幅画?”
  
  秦弈悲剧地捂着鼻子,眼泪都差点被撞出来了:“这……这特么只是一幅画?”
  
  这蓝天白云,清泉流淌,鸟语花香,草地沃土,连空气的清新都闻得到,似乎还有扑面而来的湿意,怎么看都是实景,竟只是一幅画!
  
  “这有什么稀奇,连清茶画的茶花都有香了,此地原本可是晖阳洞府,你以为不如清茶?”流苏笑得幸灾乐祸:“这还是洞府已经认你为主,各项暗算不会冲着你来,否则这么一下就不是撞墙,而是吞噬了。”
  
  “吞噬……”
  
  “不错,永远在画里,出不来了。”
  
  秦弈悚然一惊,连痛都忘了:“这画道,不是想象中的没用啊。”
  
  “当然,谁跟你说没用了?”流苏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喟叹:“不是阵法,胜似阵法,很厉害的。包括之前那个赌契,竟然有了一丝规则之力,这些近古新道,很有意思。”
  
  秦弈幽怨地看着它。
  
  这货明明看出来了,故意不提醒他,就是等着看他撞墙。不就是因为说了它丑吗,小气鬼一个,这年头不让人说实话的吗……
  
  狼牙棒也不理他,一跳一跳地到了这副“实景”的角落,最后再一跳,棒柄立在了一个“圆石”上。
  
  “天幕”缓缓分开。
  
  如同天裂了一样。
  
  而裂开之后,后面却是与画中完全一模一样的场景,连流苏站着的那块石头都无缝衔接。你根本就分不出来之前那个竟然是假的,这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秦弈看得目瞪口呆,此前始终觉得没什么用的、很虚飘的“画之道”,第一次在他面前显露出真正的冰山一角。
  
  学画画的真画到了这个程度,虽死何憾?
  
  “这是万一有人进攻洞府、又或者是遭窃之时的内部陷阱。”流苏跳下圆石,笑道:“秦弈你知道吗,这万道仙宫之行,可能你始终觉得没什么太大帮助,但对我来说真的很长见识,甚至很喜欢。”
  
  “喜欢?”
  
  “是啊,不拘泥成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成道,无论世人多少诽谤与不解,这不值得我喜欢吗?”流苏笑道:“而且世间万法,触类旁通,这些小道只要你有兴趣,大可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览尽世间千万道,这也是修行。”
  
  秦弈若有所悟。
  
  之前觉得自己已经有“法”,而且流苏的“法”档次很高,或许自己根本不需要向万道仙宫学习任何东西,所以始终没有半点参与感。只是觉得自己需要“财”与“地”,恰好居云岫也需要他办点事,这就与入职企业赚薪水的性质差不多,而不是拜入宗门。
  
  若按流苏这个说法,自己大可往里面学,触类旁通,博采众长,也是修行。
  
  流苏叹了口气:“这宫的宫主,我很想认识认识。不过现在最好不见,因为我怕我的存在以及狼牙棒的材质可能瞒不过这等高人,平添事端。”
  
  秦弈醒过神,笑道:“那我们就先修行,到了可以见的时候再见。”
  
  一边说着,就往药圃之中走去,洒下了第一粒种子。
  
  流苏看着他的神情,已经变得专注且恬静,之前的笑闹和撞墙早已经不起一丝涟漪。
  
  种地就是种地,专注且悠然。
  
  画画是修行,种地当然也是修行,修行并不是只在打坐静修的,否则居云岫的修行从何而来?
  
  刚才自己的话,秦弈已经完全听进去了,他本来就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