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魔禁之万物冻结 > 第2428章 针女 二合一

第2428章 针女 二合一

    四国妖怪和奴良组之间的战争,最初的交锋便是四国妖怪发起的对奴良组狒狒组的截杀。x23us.com
  
      其后的第二场交锋,则是奴良陆生借助四国妖怪对他的截杀进行的反围杀。
  
      随后,四国妖怪便开始了四处开花策略,不再动用截杀这种可能会被奴良陆生反过来利用的方式削弱奴良组,取而代之的是以袭扰为主的麻雀战术。
  
      四国妖怪不想在决战之前耗费珍贵的有生力量,而这也给了奴良组机会。
  
      “对方蚕食我们的畏,那么我们就蚕食对方的主力成员。”
  
      奴良陆生如此说着,而后双眼瞥向鸦天狗:“那几个干部的动向,都找到了吗?”
  
      鸦天狗低着头,略微有些自责地说道:“有几个人行动太过隐蔽,我们只能偶尔发现他们的踪迹,无法完全锁定,目前能够完全锁定的,只有三个。”
  
      “三个吗足够了。鸦天狗,通知黑田坊、青田坊、首无、毛倡伎以及河童,还有你的子女三羽鸦来此,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是!”
  
      鸦天狗半低着头,视线的边缘处恰好能够看到奴良陆生弯起的嘴角,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
  
      相对以前那个总喜欢胡闹的孩子,眼前的奴良陆生真的成长了很多。
  
      很快,被奴良陆生点到名字的妖怪们聚集在了奴良陆生的房间里,在来到这里之后,众人顿时明白奴良陆生是有什么行动了,他们皆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奴良陆生。
  
      奴良陆生打量了一下众人,感受着众人沸腾的意志后,将自己要截杀四国妖怪干部们的打算告知了众人。顿时,众人脸上皆是露出兴奋的表情。
  
      只解决掉一个【鞭】,可不足以让他们满足,狒狒组的仇以及这段时间来单方面被压制的怨念,绝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干部可以消弭的,他们要让四国妖怪感受痛楚!
  
      “少主,我们具体要怎么做?”
  
      黑田坊主动开口,眼中闪烁着光辉,他可是忍那些四国妖怪很久了,之前奴良陆生不允许,他只能收敛自己的怒火,坐视那些四国妖怪在奴良组的地盘上胡闹,而现在,奴良陆生终于打算动手了。
  
      “现在还不是决战的时候。”
  
      奴良陆生再度重申了这一点,在没弄清楚四国妖怪那可能抗衡奴良组的底牌之前,奴良陆生是绝对不会和四国妖怪决战的,所以现在也就只能打这种小规模的战斗。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才有了这一次的袭杀计划。
  
      “为了防止上一次那种事情再度发生,这一次行动,我们一定要谨小慎微,必须打四国妖怪一个措手不及。”
  
      一旦和上一次一样引来了阴阳厅的不公平介入,袭杀行动便可能失败,这一次失败了,下一次再想袭杀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遇到过一次袭击的四国妖怪干部必然会对奴良组可能布置的埋伏有所警惕。
  
      深呼吸一口气,奴良陆生小声地将他思虑了一段时间的计划向众人说出,听完后,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这个计划别的方面不说,起码在隐秘性上做到了极致,只要四国妖怪在他们发动攻击前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那么他们有很大的可能完成任务。
  
      确定没有什么大的疏漏之后,众人开始行动起来,鸦天狗继续去执掌自己的监控小组,为众人的计划进行侦查辅助,而其他人则按照之前的计划,悄悄前往预计袭杀地点。
  
      “少主,您也去吗?”
  
      鸦天狗看着已然妖化,手持弥弥切丸准备出门的奴良陆生,有些不安地询问着。
  
      虽然这一次袭杀计划是奴良组发起的,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没有谁规定,只有他们奴良组可以设置诱饵,对方虽然人少了一点,但如果愿意下血本的话,也是可以布置出一个陷阱的。
  
      常理来说,四国妖怪是瞒不过鸦天狗组的监视弄出这么大动静的,但在奴良陆生将幕后黑手可能是人类这一点说出来之后,鸦天狗就没有这么自信了。
  
      人类的阴阳师有太多手段可以遮蔽鸦天狗组的监视了,他本人出马倒是能确保情报不会出错,可是东京这么大,他一个人又能监视多少地方呢?
  
      若是阴阳厅愿意帮忙,说不好这一次围杀的这三个妖怪,就会成为反过来葬送奴良组精锐的陷阱。
  
      “放心,不会出问题的。”
  
      奴良陆生微笑着对鸦天狗承诺着。
  
      他可不是迂腐的人,这一次行动,他可是请作为监视者的大连寺铃鹿三人一同跟随的,正好一个队伍一个人,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这三位会出手帮忙的。
  
      至于说什么不得偏帮的规则,讲道理,这条规则里的漏洞实在太多,奴良陆生都不想去吐槽了,双方会尽可能地维持表面上的公平,而暗地里,谁也不知道各自给予了多大的支持。
  
      救人什么的,只要以可能危害普通人为由出手就行了,在现在这个通讯及其发达的年代,阴阳厅可没有办法像数十年前那般一手遮天,一旦阴阳厅有疑似枉顾普通人生死的行为出现,说不好阴阳厅就会成为民众们发泄怒火的靶子。
  
      土御门夜光至今在普通人眼中都还没有洗白呢,阴阳厅要是敢这么做,多半就凉差不多了。
  
      得到了奴良陆生的保证后,哪怕心中仍然有一丝不安,鸦天狗还是出发了,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在鸦天狗消失在黑夜中之后,奴良陆生抬头看向天空的明月,微风拂过,樱花树的花瓣纷纷飘落,于奴良陆生身边起舞,奴良陆生伸手抓住一片花瓣,脸上露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笑容。
  
      “这一次,应该就能看出,阴阳厅会给你们多大支持了。”
  
      奴良陆生的计划,其实漏洞很大,最关键的一个,就是行动人员无法遮掩自身的踪迹。
  
      对于四国妖怪来说,少数干部的隐秘行动是不可能会被探知的,但阴阳厅不同,常年监视东京全境的阴阳厅,通过那个过滤警报用的徽章可以轻易定位奴良组众人的位置。
  
      这一次袭杀行动,可以瞒住四国妖怪,却瞒不住阴阳厅,而四国妖怪这一次面对奴良组的袭杀所作出的反应,将会让奴良陆生得知阴阳厅对四国妖怪的支持力度。
  
      这也是奴良陆生让大连寺铃鹿三人帮忙看护的原因了,如果阴阳厅真的帮助四国妖怪作弊围杀其中一个小队的话,他还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保护好同伴的安危。
  
      “希望不是最坏的结果。”
  
      言毕,奴良陆生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大约两小时后,深夜,化猫组负责的妖怪酒屋化猫屋之中,出现了黑田坊和青田坊的身影。
  
      青田坊歪着头,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化猫屋喧闹的场景。
  
      “真的在这里吗?”
  
      化猫屋是奴良组少数在东京内部经营的产业,在旧鼠组被消灭之后,化猫屋更是成为了奴良组的支柱产业。
  
      什么?莉兹丽特的咖啡厅?
  
      很遗憾,对于日本本土的妖怪来说,酒屋可比西式咖啡厅要更有吸引力。
  
      这么重要的产业,奴良组可是派遣了不少护卫的,四国妖怪的干部,居然会在这里面?
  
      “简单的灯下黑原理。”
  
      口中说是简单,黑田坊的神情却是严肃非常。
  
      这个原理说起来简单,却需要有不小的胆色和超凡的谨慎,不然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己暴露出去,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运用起来的原理,而根据鸦天狗的调查,对方似乎从四国妖怪出现在东京开始,就在这里工作,同时开始搜集信息了。
  
      这里有太多的中立妖怪,四国妖怪本来数量就占据劣势,除非脑子抽了否则不可能在大势未成之前攻击奴良组的这一处据点,不然要是一个不小心惹了众怒,四国妖怪可承受不起。
  
      奴良组救更不用说了,这是奴良组自家的产业,如非不要,奴良组是绝不会将这里作为战场的。
  
      诸多缘由综合作用之下,化猫屋可以说是这场战争之中最为安全的地方之一。
  
      因此,被禁足的奴良组诸多干部,是可以在一部分护卫的陪同下来此消磨时光的,事实上,不少奴良组干部都这么做了,可以寻欢作乐,谁愿意待在奴良组本部大宅的空房间里干枯地坐着?
  
      这也就给了四国妖怪探听消息的机会的。
  
      虽然因为奴良陆生的谨慎,令奴良组到现在也没有因此出现什么损失,但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所以在得知了四国妖怪安排在这边的妖怪的身份之后,奴良陆生就下定决心要将其铲除,最不济也要将其身份揭露,驱逐出化猫屋。
  
      “如非必要,我们也不能在化猫屋内动武,阿青,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把她逼出来。”
  
      四国妖怪只知道化猫屋有大量的中立妖怪,可不知道化猫屋这份产业对奴良组有多重要,所以应该不会知道奴良组不敢在化猫屋中动手这件事情。
  
      如此说来,只要黑田坊表示出认出对方的态度,对方就会迅速逃离,而只要对方逃离化猫屋,他们便可以直接动手了。
  
      让青田坊堵好出口之后,黑田坊迈步走入化猫屋,在喧闹的劝酒声和欢笑声中,他逐渐锁定了目标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素色和服的倩影,肤色略微显得有些苍白,不过这在妖怪世界中并不算多么奇怪的肤色,让人在意的,是倩影那一头披散开来,如针状的长发。
  
      纤细的长发尖锐如针,四国的干部妖怪,针女。
  
      在黑田坊的注视下,针女正殷勤地为来此放松的一目倒酒,口中说着恭维的话语,同时试图询问着和奴良组有关的讯息。
  
      一目的脸庞浮现大片的红晕,可见已经是醉的不轻了,从那歪了好大一截的眼珠子来看,一目是完全被针女所迷惑住了,但让人意外的是,一目说了半天,也只是说了一些边角料的东西。
  
      这令黑田坊略微有些意外,一目的定力有这么高吗?
  
      也不只是巧合还是什么,在黑田坊如此想着的时候,一目的眼珠骤然往这边一瞥,其中透露出的警示意味令黑田坊顿时一愣。
  
      是错觉吗?
  
      再看去时,一目再度恢复了之前那副铯与魂授的模样,好像从来没有那么一个警告的眼神,但黑田坊觉得,那并不是错觉。
  
      怎么说一目也是从战国时代就跟随奴良滑瓢的老干部了,就算因为传说不存实力大减,也不至于颓废到这么轻易被迷惑吧?
  
      或许,对方是故意的?以此向对方传递一些错误情报?
  
      再看了两眼一目,黑田坊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抱那么大期望为好,先不说一目的节操能维持多久,要知道他这一次可是接了奴良陆生的命令来的。
  
      想罢,黑田坊上前一步,同时散发出了对针女的敌意。
  
      针女为一目斟酒的行动戛然而止,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向她缓步走来的黑田坊,眉头轻皱。
  
      虽然很惋惜这么一个情报获取点,但最重要的还是她的人身安全,于是针女迅速顺着化猫屋内的通道绕开黑田坊朝着化猫屋的出口跑去。
  
      黑田坊没有立刻追过去,在门口可是有青田坊在的,他相信青田坊的实力,相对而言,他更好奇一目是怎么回事。
  
      自顾自地为自己斟酒的一目抬头看了一眼黑田坊,轻笑一声:“陆生那家伙,哪怕是取了巧,但确实是战胜了用了畏的牛鬼,我就是给他一些支持又如何,希望他不要让我们失望。”
  
      饮下一杯,一目对黑田坊摆了摆手,示意黑田坊去追人,黑田坊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一目,而后跟着针女离开的路线追了上去。
  
      在黑田坊身影消失不见后,一目颤抖着将酒杯放下,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幸亏我应变快,不然真的要晚节不保了。”
  
      什么虚与委蛇,什么眼神警示,那都是假的,事实是,如果不是发现黑田坊的存在,一目到现在都发现不了针女的身份。
  
      至于为什么他没有因此泄露情报,那是因为他根本没有情报可说!被禁足的情况下他能说出来什么东西?
  
      “真的是不服老不行了啊”
  
      这一次事件,让一目深切地认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和奴良滑瓢一同征战京都的战士了,他现在不过是个沉迷安逸的老头子,各方面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或许是时候把未来交给年轻人了?”
  
      独自一人喝着闷酒,一目的眼神逐渐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