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缠绵入骨,总裁大人请留步 > 第四百四十章 受伤

第四百四十章 受伤

第440章受伤
  
  不管她过得好还是不好,苏楚楚就是见不得她,她还真是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苏楚楚,哪怕是今也一样。
  “姚舒南,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你在公司欺负月荷不够,还要欺负我。我们姐妹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苏楚楚哭的伤心欲绝,月荷心疼的不得了。
  “姚舒南,我不管你今来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但是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我希望你最好是赶紧离开,以后再也不要来打扰我和楚楚。不然,我就去报警。”
  月荷见不得自己的好姐妹受委屈,当然是不管不顾的站在苏楚楚这一边,哪里还会听姚舒南的解释。
  姚舒南暗叹一声,早知道自己就应该调查清楚再过来。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苏楚楚居然和月荷还成了好姐妹,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月荷,不管苏楚楚了什么,她都是骗你的。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但是她和你做朋友绝对是没安好心,一定要心。”姚舒南悄声的对月荷嘱咐道,现在月荷失忆,她的这些话都是无意的,所以肯定是不能怪她。
  要怪就只能怪苏楚楚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居然悄无声息的把月荷个哄骗了,除非月荷突然恢复记忆,不然这先入为主的印象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改掉的。
  “你以为你的话我会相信吗?”月荷当然是全心全意的相信着苏楚楚,对于姚舒南这个不过只见过这一面的陌生人,肯定是不信的。
  一个是今才见过一次的陌生人,一个是自己认识那么久的好姐妹,孰轻孰重她心里当然拎得清。
  姚舒南无语,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月荷解释,现在月荷失忆了,苏楚楚什么都是对的,她还能怎么办。
  “今你来干什么我不想知道,现在请你马上离开。”着月荷就要推着姚舒南到门口去。
  姚舒南眉心一皱,“月荷,我今来找你是有事,你能不能听我两句?”
  “对不起,我一句都不想听,我只希望你现在赶紧走。以后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那我就谢谢你了。”月荷的态度很是坚决,根本不听姚舒南的解释,也不想知道姚舒南找她究竟是要做什么,此刻她只想着让姚舒南赶紧离开。
  “月荷……”姚舒南还想点什么,却不料月荷已经打开了房门,她不顾姚舒南是不是不愿意,用力把姚舒南往门外一推。
  要知道公寓门口是有台阶的,虽然只有短短的十来阶,可台阶下面的花坛边上还有棱角分明的石头。平时用做摆设,看着倒是好看。
  月荷这一推姚舒南没有站稳,顿时脚下一崴从台阶上摔了下去,下降速度太快,腿狠狠的撞在石头上,顿时鲜血淋漓。
  月荷一看这情况当时也愣住了,不过却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声的问了一句,“你还好?”
  想来也不是多高的台阶,应该会有多严重。
  只是月荷却没想到,自己话音才落下,姚舒南却是脸色一白,整个人顿时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下月荷吓坏了,连忙跑下台阶去看了一眼,顿时脸吓得惨白,“流血了!”
  “楚楚,楚楚你快来啊!”月荷一时慌了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现在这局面可不是她想看见的。
  苏楚楚听闻月荷的带着哭腔的叫声,也连忙从屋里走出来,一看姚舒南居然躺在地上晕死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她还真是希望姚舒南就这样死了才好呢,不过在月荷面前她可不能表现的那么狠毒,表面样子还是多少要做一做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苏楚楚状似紧张的看向月荷。
  月荷一脸惊恐,“我,我也不知道,我只不过是随手一推,她就,她就……”
  “那现在怎么办啊?”苏楚楚也装作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似乎也忘记了打120这件事情。
  “我也不知道啊,现在该怎么办啊?”月荷早已经吓坏了,现在她的脑子就是一团浆糊,哪里还想得到该怎么办。
  就在两人慌乱着急的时候,那个买菜的大妈又出现了,看见眼前的画面赶紧叫了救护车,直到上了救护车,月荷还是一脸紧张的模样。
  姚舒南这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血色,绝对不是装的,肯定受伤的很严重,不然也不可能就这样连喊叫都来不及就痛晕过去了。
  月荷从来没想过伤害姚舒南,她也是无意的,只是却没想到居然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医生,她没事?”月荷心翼翼的问医生,她心里紧张的不行,生怕医生的回答不是她想听到的。
  “伤到了骨头,必须要马上做手术,你是她的家属吗?如果不是的话,请尽快通知她的家属来医院。”
  医生的话让月荷心头一窒,她没想到居然会这么严重,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姚舒南的身份,当然也不知道姚舒南有什么家人。
  原本她是想让苏楚楚跟着的,却没想到苏楚楚却突然有些头晕,她只好让她回去休息了。
  现在救护车上就只有她一个人,一时间月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正着急的团团转的时候,苏楚楚的手机突然在她的包包里响了起来。
  月荷正愁找不到姚舒南的家人,这下正好,她赶紧拿出姚舒南的手机接听了电话。
  “喂。”
  一听声音沈凌轩就知道不是姚舒南,开口便问,“南呢?”
  沈凌轩冰冷的声音吓得月荷不敢开口,她动了动嘴巴却一句话都没出来。最后只好把电话递给医生,让医生来明此刻的情况。
  医生也比较理解月荷现在的心情,想着她可能是因为害怕过度,不出话来也是正常的。
  “你好,我是光明医院的医生,请问你是姚舒南的家属吗?她现在受了伤必须要立刻手术,如果你不是她的家属的话,请你尽快通知姚舒南的家属赶到光明医院来。”医生也是见惯了各种生离死别,哪怕是面前有个身受重伤的病人,他也能三言两语清楚现在的情况。
  倒是那头的沈凌轩一听这话脸色当场就变了,“谢谢医生,我是他的丈夫,光明医院是吗?我马上到。”
  挂断了电话,医生把手机还给了月荷,“她的丈夫很快就会赶来,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最多也就是断了腿,不会危及生命的。”
  月荷呜咽了两声,断了腿?她可从来没想过要害的姚舒南摔断腿啊,就算是姚舒南以前害过她,她现在也还四肢健全呢,她怎么可以害的姚舒南断了腿呢?
  见月荷哭了起来,医生只当她是为姚舒南担心,也没有多想。
  沈凌轩接到电话之后放下手头的工作,急急忙忙驱车赶往光明医院。并且连忙打电话给家里,这才直到姚舒南出门根本就没有带保镖。
  得到这个消息沈凌轩真是又急又气,心急火燎的赶往光明医院。而月荷也通知了自己的姐姐月歌,月歌听闻这件事后也着急的朝着光明医院而去。
  等沈凌轩和月歌赶到的时候,姚舒南已经在手术中了。
  月荷坐在手术室外面的凳子上,焦躁不安的动来动去。心里矛盾的很,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沈凌轩,更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月歌。
  姚舒南的事情来去纵使姚舒南以前对她再坏,这次的事情终究是她的错,她该怎么面对姚舒南的丈夫?
  她这虽然是无意伤人,结果却还是伤了人,她姐姐是警察,最不可能徇私枉法,她该怎么办?
  月荷心里紧张的不得了,沈凌轩她当然是认识的,那么大一个商业巨头,经常出现在媒体面前,她就是瞎了也不可能不认识沈凌轩。
  只是她并不知道沈凌轩居然是姚舒南的老公?这件事情没人告诉她,她完全是不清楚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月荷紧张的在手术室面前徘徊,正好一转过头就看见一双冰寒的眼睛,那双眸子带着审问,带着担忧带着怒火。就好像,要把她给吞噬一般。
  “南呢?”沈凌轩冷着脸问月荷。
  月荷颤颤巍巍的指着手术室还亮着的灯,结结巴巴的回答沈凌轩的话,“还,还没出来。”
  随后一步赶到的月歌也连忙走上前来,“里面什么情况了?”
  月荷低着脑袋摇了摇头,她没脸见月歌。自己的姐姐是个警察,她现在却伤了人,不管是有意无意的,只要沈凌轩愿意,她都会坐牢。
  就算她姐姐想要徇私枉法,都是没用的。
  想到这里月荷更加不敢抬头了,这次本来就是她的错,她哪里还有脸间姐姐,哪里还有脸站在这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电话里月荷根本就没清楚,现在见了面月歌当然是要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沈凌轩吩咐助理守在这里,率先迈步朝楼梯间走去。
  沈凌轩是姚舒南的家属,他当然有权知道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月歌见此,拉着月荷跟着沈凌轩朝楼梯间走去。
  “,这里不会打扰到病人。”月歌示意月荷开口,不管事情如何,终究是要解决的。
  月荷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才好,半都没出一个字来。
  “沉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月荷,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见月荷沉默着不吭声,月歌拍了拍她的肩膀,“事情既然和你有关,现在你就必须如实的把一切交代清楚,不然你希望我怎么做吗?”
  月歌当然希望能和平的解决这次的事情,只要姚舒南的伤不是月荷所为,她就能保证月荷平安无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