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1章 当年,被奶奶用锅盖打跑的道长

第1章 当年,被奶奶用锅盖打跑的道长


  水蓝星球(平行宇宙),八月初,夏。
  大陆很多地方都正是流火炙浪一般的天气。
  在沁雾山,却有避世清凉的舒爽,二十多度的气温,穿单衣单裤正合适,山间的清风偶尔吹过,从头到脚到心底,都让人无比惬意。
  盛夏时节能在这样的地方打工,也挺不错的。
  项小牡身背着整整一百斤的碎石,一步步走在沁雾山的石板山路上。在他身前和身后,都是和他一样背负着百斤建材的背山工,共有好几十个。
  山路很窄,但每个人的步子都很稳,呼吸均匀,不急不缓,排着长队,往山顶的工地攀登。
  每年暑假,项小牡都会跟着村里的铁牛叔到工地干活,给自己赚下一学期的学杂费和生活费,从高考结束那年到现在,已经是第四个暑假了。
  这次铁牛叔接揽到一个相当好的活,沁雾山上的七风观要新修一个御风顶,最上面的一小段距离没有缆车,上下所有物资全都靠人力往上背,价格公道,一块钱两斤,背一趟一百斤的砂石就能赚五十块钱。
  所以六月底的时候,铁牛叔就给项小牡打电话,叫他“一定要来”。
  项小牡粗略算了一下,暑假在这儿干五十天左右,就差不多能赚到三万块钱,大四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再加毕业找工作的钱,是足够了。
  所以他考完最后一科交了卷子回宿舍拿了背包就直奔火车站一路赶来,此后,每天鸡鸣即起,吃饭干活,天黑就睡,如此过了半个月,一切都很顺利。
  几十个背山工很快又攀到了御风顶的工地,照常排队卸料记件。
  在等待的时候,项小牡便随意地左看右看,只见一位身穿着素色道袍的中年道长,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铁牛叔用胳膊肘捣了项小牡两下,说:“瞧见没,那边那位,就是这七风观的观主,葛观主,大伙都说他人很好。”
  “哦。”项小牡点头附和:“嗯,给的工钱够,而且这儿的伙食也比其他工地好太多了,确实挺好。”
  两人轻声说着话时,葛观主似乎觉察到有人在议论他,便扭头往项小牡这边看过来,随后将目光停留在了项小牡身上,打量了三五秒钟的时间。
  这时,有几位性格开朗的背山工,都纷纷向葛观主打招呼:“葛观主好啊。”
  葛观主便踱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走过来,脸上挂着十分和善的笑容,一边走一边说:“大伙都辛苦了啊!”
  又有背山工半开玩笑式地问:“观主今天过来检查工作?”
  葛观主笑眯眯地回答:“明天上头又来人检查,所以提前过来看看,该准备的得准备着,没啥大事。”
  说着,他的目光再次停留在了项小牡身上,问:“这小伙子看着挺精神啊,上过学?叫什么名字?”
  项小牡懵然点点头,随口报了自己的名字,并说:“还在念书,开学大四。”
  葛观主却出乎意料地问:“会用电脑打字不?”
  项小牡愣了一下:“会。”
  “那正好,明天文旅部门要来联合检查,小伙子你跟我来,帮忙打个材料。误工的时间也一样给你算工钱的,放心。”
  “哦,好。”项小牡还没搞清状况,一脸憨呆。
  铁牛叔立即在项小牡的背上轻轻拍了一巴掌:“给人帮忙打几个字,又不是出力气的事,要啥工钱?”
  项小牡一笑,没多说什么,他把背上的大筐子轻放在一边,拍拍身上的灰土,就跟着葛观主,沿着石板山路,一路来到了葛观主的书房。
  说是书房,实际上还兼着办公室和会客室的功能。
  书房足有半间大殿那么大,很宽敞,按一定的布局摆着一墙书架、两张古式书桌、一套会客的红木沙发和茶几,在房间另一头,靠墙放置着电脑桌和台式机。
  看来这七风观也挺与时俱进的。
  葛观主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模样,大塌鼻子,骨健身强,笑起来的时候一脸和蔼。
  他让项小牡在沙发上坐下,随手递过来几页纸:“你帮我把这份材料打印出来,其实这不是重点,喊你来帮忙只是个借口,重点是,孩子啊,你有道缘。”
  “道缘?”项小牡在接过稿纸的同时,手指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心想这是闹哪样?
  这老道不会要骗我出家吧?好好的来打个工,我只是来赚学费和生活费的!还有这种幺蛾子?
  大仙别闹!我是只来赚工钱的!
  葛观主随手打开电脑桌旁边的冰箱,拿出一瓶运动饮料递给项小牡:“你喝橙汁、绿茶?还是这个?”
  项小牡接过运动饮料,正常的拘谨道:“随便,都行。”
  而他心中却在想:这风格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一个观主的书房内为啥有这些?不应该是泡着热腾腾的枸杞、桂圆、乌龙茶之类的么?
  葛观主呵呵笑着,坐到了项小牡对面,将他再次上下打量了三次,问:“孩子,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啊?家住哪儿?”
  “哦,我是小艋乡、桃花泉村的。”
  “哦?”葛观主眯起眼睛,回想了一下,眯着眼睛说:“果然,在你小的时候啊,我就去找过你,三次。”
  “您?找过我?”
  “没错。”葛观主悠然追忆道:“当年我就有心收你为徒弟,三次登门,三次都被你奶奶跳着骂出来了,第一次她只动口不动手,第二次是用扫帚打我,第三次,是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拿着擀面杖,攻守兼备,一口气把我赶出了村子。”
  “这事我好像有一点儿印象……”
  这事项小牡真的有印象,虽然当时他还很小,只有五六岁,但是奶奶一手拿锅盖、一手拿着擀面杖的样子,简直就像怒气满值的斗士附体,追着道长一路打一路骂,从自家的院子里一直打到了村口外,打得道长抱头乱窜嗷嗷直叫,那般情景,足以让所有人终生难忘。
  奶奶也因此一战成名,谁都知道桃花泉村里有个战斗力超强的锅盖大娘。
  “记起来了?”葛观主指着自己的大鼻子,笑道:“我就是当年那个,被打得满头包的道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