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41章 催眠符咒

第41章 催眠符咒


  项小牡走出校门,先来到最近的一家连锁酒店,前台很遗憾的告诉他,今天没有大床房了,只剩下几间标准间。
  他又去另一家酒店问,连问了三家,居然都没有大床房了,项小牡就感到纳闷了,以前他从来没有留意过学校周边的酒店,大床房都这么火的吗?
  酒店前台很遗憾地说:“先生,现在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您要是早上来还有几间的,或者以后在网上提前预定的话也能订到,这几天学生返校,再加上新生准备入学,所以客房比较紧张。”
  项小牡随口说:“那我能不能改动客房的布局,比如把标准间的两张床并在一起用?”
  他觉得这是个办法,两张床拼在一起应该就能放下修炼蛋,他不想再继续找下一家了。
  “不能……”前台耐心道:“先生,请问您是几个人住?”
  “就我一个人。”
  “那您为什么非得要大床呢,单人床也可以的……”
  项小牡信口说:“我睡觉喜欢滚来滚去,床太小的话会掉下去。而且标间两张床基本就把房间占满了,想干点别的事都干不成。”
  他心里想的是:标准间的室内空间实在太尴尬,床上放不下修炼蛋,地上也放不下修炼蛋,难道要把修炼蛋架在两张床中间?万一架不稳,在房间里面到处翻滚怎么办?
  前台满头黑线,不解地问:“先生您除了睡觉休息还想干什么?”
  项小牡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多了,只好继续解释:“在房间里做自由体操啊,前滚翻后空翻鲤鱼打挺之类的都施展不开。”
  前台一副快要笑哭的表情:“先生,我们的房间只能用来睡觉,不能随意改变布局……”
  “好吧……”项小牡叹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刘起谨同学和他的女朋友正好从楼上下来,路过大堂前台,三人互相看看,略尴尬地一笑道:“咦,好巧,你也在这儿。”
  “是啊好巧,你们也来住店。”项小牡笑道。
  刘同学好奇地问:“你也有女朋友?”
  “没有,我一个人。为什么非得有女朋友才能住店?”
  “一个人你来住酒店?”
  “我一个人为什么不能来,酒店不就是让人休息的地方吗?我一个人一间房自己玩不行?”
  刘起谨:“……”
  项小牡说完就走了,刘起谨则站在原地发愣:“这项小牡……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好像快要不认识他了!”
  项小牡不想继续找酒店,离学校太远的地方他也不打算去,于是顺着原路往回走,吃了晚饭,随手给高皑榭带了一份,那家伙打游戏又菜又执着,还老爱大呼小叫,美其名曰享受的是玩的过程,结果并不重要。
  然而,这世上但凡说结果不重要的人,都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如果能拿第一,谁会甘于享受给别人当垫底的过程?
  回到宿舍,高皑榭果然还在激烈地对战,对战本身可能并不怎么激烈,但他自己打得很激烈,一个人就营造出了很热闹的氛围……直到打完一局,他才看到放在旁边的晚饭,拿起来就吃:“谢了啊小壮,又帮我带饭,多少钱?”
  项小牡摆摆手:“来,我替你玩一局,你专心吃饭去。”
  高皑榭便让开座位:“嘿,你买新衣服了?”
  “是啊。”
  项小牡开始认真玩游戏,高皑榭一开始还站在他旁边指手画脚充当指挥,平均每说六七句话、才想起来吃一口饭,但到了后面,看着项小牡6到飞起的操作,高皑榭只顾着呆看了。
  项小牡一边玩,一边能明显感觉到,自从修炼之后,自己的眼力、反应速度、应变能力、手脑协调感等等,似乎都提升了不少,至少超过了身边的普通人。
  能轻松拿下游戏就是证明。
  与此同时他也觉得,这游戏挺没意思的,所有的对手都很菜啊。
  而高皑榭却看得带劲,一顿饭直吃到凉透了才吃完,这时候,电脑屏幕上也跳出了胜利NO1的提示。
  高皑榭端着饭盒惊呼道:“握艹,你这么牛!你啥时候练的?这么牛握艹!”
  项小牡站起身微微一笑:“没怎么练过,大概是天份吧。”
  高皑榭仍然端着空饭盒:“哎我说,你这样的天份和水平完全可以去当游戏主播啊!八成能火!怎么样考虑一下?我给你当助理兼经济人!我辅助解说顺便讲相声也可以啊!”
  项小牡黑线,这怎么不管走到哪儿、不管干什么,都总与网红脱不开联系了?
  他笑着摇头:“不感兴趣,我只想当个建筑师。”
  身为一个已入道门的修士,如今只想努力远离人们的关注,我的目标是飞升、是长生,不是当网红啊,同学你能明白吗?
  “你这土鳖死脑筋。”高皑榭终于扔了饭盒:“我要是有你这操作,早就开直播了,老天赏你饭吃你竟不珍惜,唉~~”
  项小牡走到自己的床边,换上运动衣,又倒了一大杯水拿着,准备去跑步。
  高皑榭继续玩游戏,一个人也能大呼小叫出一群人的鼓噪感。
  项小牡来到操场,一圈一圈地奔跑,两个小时默默跑完了30公里,似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他,这就很好。
  跑完之后他回宿舍冲了个澡,躺在床上看书。
  11点熄灯断网,高皑榭终于洗洗爬到了床上,结果又开始玩手机,完全没有要睡的意思。
  项小牡等得着急,便给师父发消息:“师父,有没有催眠术之类的小术法教我?我想催眠我舍友。”
  同时他灵机一动,给零壹散人吴斜七也发了同样的消息。
  师父果然一直没有回音,吴斜七几乎是秒回复:“催眠符啊等等,送你一个电子版的。”
  然后很快就发过来一张风景照,底下的图层中隐约能看出符文暗暗流动,组成了一个符咒。
  吴斜七紧接着又发来一条:[口诀是:“你看这张图片好看不?”]
  “谢了啊。”
  “道友不用客气。附带一个笑脸表情。”
  项小牡便拿着自己的手机,爬到高皑榭的床头,举着手机上的照片问:“你看这张图片好看不?”
  高皑榭抬眼:“一张风景有啥好看的?”说完这句,他瞬间头一歪,手中的手机滑落在枕头边,打着呼噜就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