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47章 学生会的刁难

第47章 学生会的刁难


  零壹散人吴斜七几乎是秒回消息:“说到念念不忘啊,下一句是必有回响,这句话出自一部功夫电影,里面的女主角人长得很漂亮,功夫也很强。”
  项小牡:“……”
  零壹散人:“好吧,我敢保证,我的符咒绝对没问题!”
  零壹散人:“如果从心理学上来分析嘛,本散人敢断言,那姑娘一定是从小就有习武的想法,这念头埋藏在她的潜意识中。”
  项小牡:“然后呢?”
  零壹散人:“然后她和你一路同行,你在路上一通瞎掰胡扯,唤醒了她意识深处的念头,之后即便你抹去了她头脑中与你相关的那一小部分记忆,但那念头反而更加清晰地浮现出来,所以她会无意识地与身边之人念叨这个想法。”
  “额,好像很有道理啊。可是一个女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刚猛的想法?还想练铁砂掌?”
  零壹散人:“这就是凡人的思维固化了,姑娘们为什么不能习武?你没看网上的评论么?之前很多萌妹子都在你那些视频下面跟风留言,说想和铁布衫小哥哥学铁布衫呢,还说学了铁布衫,就再也不怕坏人了!”
  项小牡:“……我倒真没注意。”
  零壹散人又说:“我们修真者只论境界,不论性别,随便一个炼气期的女修士都能轻松吊打一车皮的大汉,以后你会见到很多历害的女修士,真的是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而且一个比一个历害,只能远观不能亲近啊……”
  项小牡:“你好像跑题了……”
  零壹散人立即回归正题:“这事肯定是你的刘同学不对,姑娘嘛都是要顺着哄着的,何必较真呢,何必非要反驳她的想法呢?实在合不来可以分手嘛,吵架就没意思了。”
  项小牡调侃道:“你好像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很懂女生的心思?”
  零壹散人:“没有,到目前为止,理论100分,实践经验几乎为0,至今修炼童子功。”
  项小牡:“哈哈哈~~。”
  零壹散人:“所以你有那位姑娘的联系方式没?你要是为了避嫌不方便接近的话,介绍给我如何?爱好习武的姑娘我喜欢啊,说不定我还可以教她几招。”
  项小牡:“……”他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
  零壹散人发来一个可怜的表情:“修真界的仙女们都太高冷了,你身边要是有漂亮的姑娘、温柔可爱的女同学,别忘了给我介绍几个啊。”
  项小牡直接给吴斜七发了一个踢飞的表情,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零壹散人!稍微熟一点多聊几句,就一点都不正经了!
  ……
  晚上,项小牡按时跑步,准时洗洗睡觉,今晚舍友们全都在,不方便挨个催眠他们,所以项小牡没去天台修炼。
  他决定了,明天一定要早早抢订一间大房。
  熄灯之后,造物衡值印悄悄遁走,跑出去自己修炼了,真的比放羊还省心,项小牡只盼着它天亮回来的时候,别撞自己脑门就行。
  这一夜没有再发生任何事情。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古印果然悄悄回来,墩在项小牡枕边,他看到古印,抓起来双掌合拢,便将古印轻松收回。
  他起床到小花园去吸灵气,静静感受着古印提供给他的大量修为,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件法宝了,现在已经与古印相处得相当愉快。
  吸灵气的时候,项小牡在手机上下载了一个订房的APP,终于订到了一间大床房,学校周边的房价位不是很高,一天230,他直接订了一星期,还有折扣。
  以后每天晚上就可以在外面毫无顾虑地安心修炼了!
  到了早上10点多,学生会自律部的副部长带着两个干事来找他。
  “项小牡是吧?有人举报你,说你坐飞机、打出租车、用新款手机、穿名牌衣服和运动鞋,还在外面开房,学生处的老师很生气,决定取消你今年全年的贫困助学金。”
  项小牡茫然道:“我今年本来就不打算申请了啊,谁这么闲,举报我?”
  他立即想到了是刘起谨,但他假装不知道。
  “呵?不打算申请了?看来你有钱了啊?那你把前三年的助学金也退回来,发给更需要的同学吧。”
  项小牡说:“同学,你这就不讲道理了吧,以前的助学金是我正当领取的,为什么要退?”
  “你说话放客气点!你不要以为你大四了,就不把学生会放在眼里!”
  项小牡愣道:“我说什么了?我怎么就不把学生会放在眼里了?”
  这位副部长傲然道:“我可不是随便什么同学,虽然我比你低一级,但你得尊称我为刘部长!”
  项小牡:“……”
  他心想学生会的又来摆官架子了,真是让人脑壳疼啊。
  而且这副部长也姓刘,还真是刘同学的同姓氏好基友。
  刘部长训斥项小牡:“像你们这种出身不好,农村来的同学,就是性格有问题,极度自卑引起的极度自负,我觉得你得去看心理医生,你这么不懂得尊重别人,以后工作了肯定混不开。”
  项小牡就纳闷了:“我心理这么健康的,你那只眼睛看到我自卑了?你又凭什么觉得我在社会上混不开?你们不过是个学生会的,就总摆出一副官僚嘴脸,还没毕业呢官瘾就这么大了?”
  项小牡三言两语把这位自律部的副部长怼了几句,当着三位舍友和两名学弟的面,也没给刘副部长留面子。
  最后刘副部长气得指着项小牡:“行,你给我等着,看学生处的老师怎么收拾你!”
  放下话后,刘副部长带着小弟愤愤地走了。
  而项小牡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刘起谨果然找他学生会的哥们想整自己了,问题是自己根本就不用向这些人低头啊。
  有些同学可能出于迫不得已,为了各方面不被扣分什么的,表面上得假装巴结奉承学生会的人,背地里转过头指不定怎么骂呢。
  而项小牡不一样,他转过头连骂都懒得骂。
  更何况,当一个人根本不用担心未来的工作和生活时,这种小事情根本不足以让他挂心烦恼。
  ……
  下午,3点多,手机里一个群名为“夸父追太阳”的群弹出了提示消息,有人@项小牡每天5000米。
  项小牡的群名片就叫:【项小牡每天5000米】。
  这个群的群名看上去既有古朴风格,又很不正经,但实际上,这是个学校内的代跑群。
  学校有代上课的、代点名的、代写作业的、代打开水代买饭的,当然就有代跑步的。
  一个群名叫渺渺如烟的学妹@项小牡:“小壮学长,这学期你还接代跑的单子么?今天就开始可以么?”
  项小牡不知道,在中午吃饭的时候,正是这位渺渺如烟学妹,在某些人的威逼利诱之下,把学生会体育部的副部长和自律部的刘副部长都拉进了代跑群。
  此时,两个副部长都盯着群里的动静,等着项小牡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