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66章 安全第一

第66章 安全第一


  师父,你只是让我去取几只兔子,为什么言语之中却有一种临行诀别、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感?
  包尘显不以为然:“哪里悲壮了?真正的临行诀别是要喝‘壮行酒’摔碗的,壮士在赴死之前,喝一碗酒,内心暴涨出一种视死如归的豪情……然而为师只是叮嘱你路上开车小心点,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项小牡:“……师父你不用念叨两行泪了!我这就出发,尽快把兔子带回来!”
  虽然他真心觉得这事特别不靠谱,但也不能退缩,不能说因为害怕就不去了。
  毕竟祖师有言:人生于天地,当无所畏惧嘛,不就是去取几只大板牙兔子而已,即便前方路上遍布荆棘,一片刀山火海,不也得一样杀出他个大道坦途?!
  额,自己好像也想多了……
  其实,和师父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自己对师父已经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师父的为人,也知道师父肯定不会故意害他。
  更何况,就算路上真的会遇到什么危险,自己还有古印法宝在身,至少保命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项小牡辞别了师父,独自下山。
  包尘显目送徒弟走出了听箜派的山门,然后立即给方无隅发短信:“本尊徒弟已经下山,他先去书院,后去育兽门,一路上也许安全,也许不安全,拜托你们暗中保护他。”
  方无隅很快回复:“收到,定不负所托。”
  项小牡来到书院门口,径直往里走,被守门的大爷拦住了,老大爷是凡尘中的普通人,询问了项小牡几句之后,便放他进去,还很热心地指给他蜚梧办公室的位置,生怕他找错地方。
  项小牡谢过这位非常热心、非常有爱的老爷爷,来到了蜚梧的办公室门口,敲了好几遍门,里面都没有人应声。
  这就奇了,此时已经是中午11点多,难道蜚梧真的因为推石头推的太累,睡了一晚上都还没有睡醒?
  他站在门口,犹豫着究竟是继续敲门呢还是算了,这时,门终于轻轻打开,蜚梧披散着一头长发,一脸春眠不觉晓的神情,站在屋内用冷怨的眼神看着他。
  项小牡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你丫别用这种眼神瞪着我啊,我是扰你大好春梦了还是怎么的?
  蜚梧开口问项小牡:“你不是和师父在山里吗?”
  项小牡说:“我们昨天已经选好了地方,所以今天就出山了。”
  蜚梧狐疑地看着项小牡:“你师父包尊者不是不会御剑吗?怎么可能这么快?”
  “因为师父有豪华飞船,比御剑更快更稳。”
  蜚梧:“……”
  项小牡无视蜚梧郁闷的表情,只自顾自地说:“师父派我独自去育兽门走一趟,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回来。还有,师父在山上等你,有事情要与道兄商量。”
  蜚梧点点头:“那么有劳小项道友了,我稍后就回山上去见包尊者。”
  ……
  项小牡出了书院,往山下走,在半道上,他遇到一辆附近老乡拉散客的黑车,便坐着这辆没有运营牌照的黑车,让老乡把他带到了机场。
  一路上倒还挺顺利的,就是要价略高了点,300块。虽然黑车司机中也有诚信好人,但还是真心不提倡这种充满了不确定因素的出行方式啊。
  项小牡买了最近一个航班的飞机票,登机飞往昆云市。
  方寸水和方寸瑶兄妹两人一直悄悄地跟随着项小牡,看着他安全上了飞机,两人便御剑提前飞往昆云机场等着他。
  到了昆云市,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项小牡来到机场外的出租车停靠点。
  只见偌大的场地内空荡荡的,等客位上孤零零只有一辆出租车,而这位司机~居然正在和两名乘客吵架。
  两名乘客又急又气地问司机:“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我就打电话投诉你拒载了!”
  结果司机比乘客还凶:“你投诉呀,有本事你就直接去投诉呀!老子就是看着你们俩像坏人,老子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就是不敢拉你们,怎么地?老子命重要还是你投诉重要?”
  项小牡觉得这事挺稀奇。
  那两名乘客一看就是文文弱弱的公司职员,穿着正装,拿着电脑和公文包,很可能是从外地出差过来的,好像还急着要去见客户,结果碰上一个拒载的司机,还一口咬定他们俩看着不像好人,你说这事论谁头上谁不气急?
  这两名文弱乘客急得面红耳赤,和司机争论不清。
  项小牡在旁边听了几句,然后转头四顾,更觉得有些奇怪。
  这么大的机场和客流量,居然一直都看不到别的出租过来,这里已经积攒了二十几位急等着坐车的乘客,而眼前却始终只有一辆车,司机还看谁都不顺眼,坚决拒载。
  司机把那两名文弱乘客骂走之后,又开始凶另外一个想上车的人。
  群情渐渐激愤起来,有乘客指着司机说:“你这不是捣乱呢么?你不想拉客就不要出车啊,在家呆着多好?”
  司机很凶的回吼道:“载谁不载谁是老子的自由,老子就看着你们全都不是好人!怎么着?”
  等车的人群大哗。
  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司机呢,也太会拉群仇了吧!
  今天是什么情况?
  难道本地的出租行业又集体罢工了?
  这时,司机看向项小牡,把头伸出窗外,直接指着项小牡说:“学生仔,来来,我看你最有眼缘,别人我都不载,只载你,你要去什么地方?”
  项小牡站在人群中,愣了一下,随口说道:“我?我想去离这儿最近的租车公司。”
  司机讨好式地笑道:“去租车公司干什么?你要去什么地方,我直接载你去就行了,租什么车啊?自己开着多累啊?来来,上来,我带你去。”
  人群中顿时有人不乐意了:“我说你这司机师傅怎么回事?想走的人你不载,人家小伙子想租车自己开,你又要强拉小伙子上你的车?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项小牡也觉得这司机不对劲,从头到脚冒着一股怪气,所以,他迟疑着没有动。
  又有人对项小牡说:“这机场内就有租车公司的营业点,你不知道?你直接去那边租车就行,不用去市里找。”
  项小牡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隐约能看到租车公司的招牌,他微笑着道了声谢,便没有再答理那位怪异司机的吆喝,转身离开了。
  看到项小牡离开,其他乘客准备继续和司机计较,然而司机对着项小牡的背影狠狠瞪了一眼,随后大脚一轰油门,竟然开着车扬长而去了。
  留下二十多个一脸懵的乘客,在浓重的尾气中咳嗽且凌乱……
  众人在后面纷纷骂起来:
  “这神经病吧,这人是不是有病了?”
  “真是有病啊……拒载还这么凶?”
  出租车开出机场没多远,在一处前后无车也无人的地方,车猛然刹停。
  一道黑烟从车子底部钻出,潜入地下,不见了踪迹,而司机脑袋一歪,仰在了座位上不省人事。
  半空中,隐匿了身形的方家兄妹二人御剑飘然落地,两人一边靠近这辆车,一边给家族发消息:昆云机场这边出现怨魔踪迹,目标似乎是冲着小项道友来的,但小项道友运气很好,没中它们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