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69章 如何证明自己就是自己?

第69章 如何证明自己就是自己?


  项小牡觉得方寸水的这个想法很可怕啊,自己被列为怀疑对象了?
  方寸水想了一下,说:“总之,我们得做备案,要把你两次被怨魔袭击的时间和地点记录下来,在总盟和家族都做备案,而且要让众修士都知道此事,如果以后发现你有异常表现的话,无论任何修士,都可以将你就地直接斩杀。”
  项小牡:“……”
  没必要这么冷冰冰的吧!说好了修真界的关心友爱呢?!
  方寸瑶听哥哥说着话,只微微一笑,走到了洗手间回避起来。
  项小牡看她离开了视线,便放下手中的遮挡,开始迅速穿衣服。
  方寸水没有回避,只是转过身不看项小牡,又继续说:“或者,你得证明你自己没有被怨魔附体。”
  项小牡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你这句话就存在着一个逻辑上的悖论了,试想,如果我真的被附体了,我就不再是我,我又怎么可能告诉你‘我是不是我’?或者,如果我没有被附体,但只凭我口说一句‘我是我本人’,你就能彻底相信吗?这就类似于古代的一个说谎者悖论,你将如何判断我所说的话是究竟是真还是假?你又如何能从我所说的话中,判断出我究竟还是不是原本的我呢?”
  方寸水愕然,顿时陷入了沉思,说:“这是一个非常深奥的哲学问题。”
  项小牡说:“不,这是一个经典的逻辑问题。”
  方寸水背对着项小牡,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分钟,项小牡说:“好了,我穿好衣服了。”
  随后,他在意念中与造物衡值印沟通,并摊开右手,让造物衡值印出现在他的右手上。
  方寸水回转过身,方寸瑶也从洗手间出来,项小牡便说:“这就是刚才撞入我体内的东西,是师门的一件法宝,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用途,此印自己告诉我,说它名为造物衡值,目前也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功能,就是可以修补砖瓦什么的,然后还可以变成城墙,救过我两次命。”
  他之所以亮出古印,是为了让方家兄妹放心。
  方寸水顿时惊讶道:“造物衡值印?方才撞你脑门的居然是一件传说中的法宝?!”
  方寸瑶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她好奇地盯着项小牡手中的古印使劲打量。
  项小牡:“你们听说过这件法宝?”
  兄妹两人一齐点头:“听说过,家族内也有两枚古印,名字和小项道友手中的差不多,但我们只是听说过,没有亲眼见过。”
  “家族拥有的古印是由历代族长保管的,所以除了族长以外,很少有人见过呢。”
  这下轮到项小牡好奇了:“你们知道这古印是什么来历,有什么用吗?”
  方家兄妹一齐摇头:“我们不知道。”
  项小牡:“……”看来是白问了。
  方寸水又问:“如此贵重的法宝,刚才好像是从别处冒出来的?小项道友居然不把它收好?万一被人偷走怎么办?”
  项小牡说:“这枚古印可以自己出去修炼长经验,就像放羊一样省事,只不过今晚它可能跑的太远了,刚才没有及时赶回来救我。”
  说完,项小牡双手一合,便将造物衡值印重新收起。
  方家兄妹出于礼貌,没再要求仔细看这件古印法宝,方寸水只略略感慨了一句:“小项道友的确幸运,你身为包尊者的亲传弟子,没想到,刚入师门,包尊者就已经将如此贵重的法宝交到你手上了。”
  项小牡问:“这方古印真的很贵重吗?可它并不是师父有意交给我的,这事说来话长了,一提起来就让人脑壳疼……”
  方寸瑶听完甜甜地一笑:“如此说来,是法宝主动选择了小项道友,所以包尊者便顺水推舟将它交给了你?”
  “也许吧。”项小牡说着,拿出了一只液化灵气罐,给古印吸灵气,又招呼兄妹两人坐下,问:“说起来,你们为何能及时出现在这里?刚才太紧急了,忘了道谢,今晚真得多谢你们,要不然,我可能已经不是我了……”
  方寸瑶笑道:“你的修炼舱给你师父发了求助信息,包尊者就立即通知我们了呀。”
  方寸水则带着歉意地说:“抱歉,其实是我们来迟了,差点让小项道友遇险。”
  “不不,你们已经来得很及时了,我是想问,你们怎么能来的这么快?”项小牡好奇道。
  方寸瑶调皮地笑道:“因为,因为我们有任意门呀。”
  项小牡差点就信以为真了:“你们真有那种随便哪儿都能去的门?”难道是传说中的小叮当或者法师?
  方寸水也顺着方寸瑶的话说:“对,我们有任意门,只要知道你的坐标,我们就能通过空间传送术法立即赶过来。”
  说完,他摆出了一个造型,假装自己年纪轻轻就会空间术法,准备接受项小牡的崇拜和仰慕。
  然而正是他这种中二的神情出卖了他,项小牡立即识破,随即摇头一笑:“你俩吹牛吧。”
  方寸水轻咳了两声,笑道:“咳咳,你不要管我们是怎么来的了,总之今晚怎么办?你现在并没有彻底脱离危险,我们得继续保护你。”
  项小牡其实并不喜欢这种需要被人保护的感觉,虽然出门在外,有两位贴身保镖跟着挺拉风的,但问题是,客房里只有一张床,三个人今晚得挤在一间屋子里过完后半夜么?
  他纠结道:“我还差2%就能升到一品境界了,所以还想抓紧时间修炼,要不然我心痒。”
  方寸水说:“没事,你尽管修炼你的,我们两人今晚就在这儿陪着你,你刚才已经遇到了一次偷袭,我怕我们离开之后它们还会反扑回来,所以我们寸步不能离开。”
  方寸瑶点头:“我们推测,怨魔也许是看中了贵宗的什么好处,一心想附到你的身上做一些事情,所以我们必须保护好你。”
  项小牡看着兄妹两人,忽然想到了一个非常古老的笑话,话说今晚就是这种情况了……自己和一个英俊的青年男子以及一位非常漂亮的姑娘同处一室,如果三个人要睡到一张床上的话,那自己应该面朝左边睡、还是面朝右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