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100章 岳父变道兄

第100章 岳父变道兄


  能看得出来,樊量豪和包尘显认识,但相互不太熟。
  樊量豪请师徒两人坐下,就开始烧水沏茶,得知包尘显和项小牡两人忙了一宿,还没吃早饭,便立即喊厨子拿早餐来。
  休闲山庄的厨子是现成的,早餐其实也是现成的,没过几分钟,就有两个大妈流水般地端来了很多吃的,白米粥、小笼包、油条、蒸饺、花卷、千层酥、炸春卷、小煎饼、五香饼,还有十个卤煮鸡蛋、七八盘小菜等等,摆了满满一大桌子。
  樊量豪还挺不好意思,客气道:“我们这小地方没什么好东西,也就这些家常食物,凑合着吃点吧,填填肚子。”
  项小牡看着这一大桌子食物继续发懵,简单吃个早餐而已,不必这么铺张吧!这是把隔壁大餐厅那边给客人们提供的自助早餐又照搬着来了一整套吧!
  又过了两分钟,走进来一位看上去大约十六七岁的姑娘,项小牡认得她,正是与自己订亲的女孩子,名叫织簇,两人的关系似乎还没发展到以未婚妻相称那一步,只是曾经稀里糊涂订了个娃娃亲而已。
  所以项小牡看到织簇,他自己先有几分拘谨。
  而织簇看了屋内的三人一眼,先转过身,把会客厅的门关紧了,又从里面反锁好,防止外人再进来,这才笑嘻嘻地走过来,故意坐到了项小牡对面。
  织簇并不是令人惊艳的绝世美女,素颜纯净,一头乌黑的长发梳成简单的马尾垂在脑后,穿一件简单的粉色套头衫,看上去,就像从小一起长大的普通邻家女孩,和她呆在一起,会让人感觉很舒服。
  樊量豪对着项小牡笑道:“小项道友,抱歉,骗了你这些年,今天该给你说句实话了,织簇其实不是我闺女,而是我的师妹。”
  这句话说完,织簇也对着项小牡一个劲地乐:“小项,不久前我们才听说,你终于拜入包尊者门下了,先恭喜你一下。还有,以后就叫我姐姐吧,我可比你大一百多岁呢,娃娃亲啥的就算了,那纯粹是为了哄你奶奶高兴,大家合伙演的一出戏,哈哈~~”
  项小牡把胳膊支在桌子上,揉着额头哭笑不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能不能详细给我说说?”
  包尘显也笑着说:“我也很想知道具体过程。”
  樊量豪招呼师徒两人吃东西,然后不紧不慢道:“听我师父说,当年,是七风观的葛观主给何家出的主意,然后何家委托了我师父,我师父便派我和师妹来的。”
  “何家?是十二家之一的何家?”项小牡随口问。
  包尘显抢过话说:“哦,原来是何家。”
  与此同时,他立即用传音入密给樊量豪和织簇传递了一个消息,让他们暂时不要透露项小牡的身世,因为眼下还不是时候。至于其它事情,说出来无妨。
  樊量豪和织簇虽然略感不解,但还是立即会意,遵从了包尘显的意思,樊量豪便把当年的事情在脑中过滤了一遍,对项小牡说:
  “当年,听说有好几位前辈都想收你为徒,但都被你奶奶赶出来了,众修士们觉得你不修炼实在太可惜,又见你和奶奶两人相依为命,生活很辛苦,便都想帮你们一把,但也都被你奶奶拒绝了。”
  项小牡点头:“我记得有这事,奶奶脾气一直很硬,当年几次有人想给我们捐钱捐东西,都被奶奶拒绝了,一分钱都不肯收,她就宁愿种着家里的薄田,再种点瓜果拿出去卖,把我拉扯大,坚决不愿意接受任何人的恩惠。”
  樊量豪:“是啊,听我师父说,后来你上了初中,而且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但生活一直很艰苦,几乎顿顿都是稀粥野菜或者菜疙瘩,营养都跟不上,那些前辈们就寻思着,总这样下去真不是个办法,于是葛观主就想到了一个歪主意,他揣摩了你奶奶的心理……”
  说到这里,樊量豪问项小牡:“你说,你奶奶她老人家最在意什么、最看重什么?”
  项小牡尴尬道:“传宗接代。”
  “没错。”樊量豪点头。
  项小牡自笑道:“葛前辈还真是猜对了,我奶奶就经常念叨着,我爹是她唯一的儿子,我是她唯一的亲孙子,所以让我一定要早早找个媳妇,多生几个重孙子,她这辈子就没有太多遗憾了……唉,这是奶奶的执念,谁都没有办法。”
  樊量豪也笑道:“所以葛观主就出了个主意,说可以找两个可靠的,而且是你奶奶没见过的人,想办法和你家订亲,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就会好办一些。当时我师父正好去何家拜访,这事就由我师父揽下来了。”
  “为什么是何家?”项小牡再次问。
  “额~~”樊量豪敷衍道:“都是修真界的事嘛,咳咳,无论何家或者七风观,都差不多的,他们都是十二大家的,他们也都很关心你嘛。”
  项小牡感慨道:“难为奶奶把葛前辈殴打痛骂成那样,葛前辈还一直关心着我……”
  包尘显哈哈笑着轻描淡写道:“修士们都皮厚,多打几下也没关系,没人计较那些的,如果真和一位尘世的老奶奶计较起来,还修什么道?”
  项小牡想想自己如今的体质,擀面杖肯定是打不疼的,便点头赞同:“这倒也是。”
  而樊量豪没有告诉项小牡的是,其实这些年来,何家一直在暗中照看着项小牡和奶奶,只是碍于奶奶的倔强性格,无法帮助太多。
  项家奶奶痛失独子,所以内心一直与何家拧巴着,她隐约知道一点修真界的事情,总盟又不能无故篡改她的所有记忆,奶奶便只把那些丧子之痛深埋在心底,在外面表现得很执拗、很坚强。
  何家也曾试过各种办法想帮祖孙俩把日子过宽裕些,甚至假扮慈善机构送温暖、匿名捐助等等,全都被奶奶认破并拒绝了,甚至到了后来,奶奶连真正的尘世慈善机构的帮助都一概拒绝,连县上的扶贫帮助都不肯接受,倔强得不得了,最后他们实在没了主意,才搬出了订亲这一招。
  可见当年何家为了项小牡这个亲外孙,也是操碎了心,伤透了脑筋啊。
  樊量豪接着说:“于是我和师妹织簇就来到了你们这个镇子,织簇把容貌变得更小,像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我们假装父女,以外乡生意人的身份,开了一家小餐馆,先用了将近一年时间,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在镇子上扎稳了脚,然后才开始了‘订亲行动’。”
  项小牡:“您说到这里,我就真的很好奇,当年你们在镇子里开餐馆,是怎么能远远搭上线找到我奶奶那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