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101章 当年,是如何忽悠奶奶的

第101章 当年,是如何忽悠奶奶的


  “俗话怎么说来着,千里姻缘一线牵。”樊量豪笑道:“我们大张声势,找了十几个媒人,说家里就只有这一个女儿,想找个可靠的人家,不需要入赘,不需要上门女婿,也不在乎家里有钱没钱,只要小伙子可靠、肯上进,就把亲订下来。
  “在村里,十几岁说亲也是正常的事情,没人怀疑,我们就广撒大网,用丰厚的报酬吸引媒人,四处托人说亲,自然就把网撒到了桃花泉村,你当时还小,又是男生,可能没有参与婆婆妈妈们的那些聚会闲谈。
  “总之我们收到了上百个小伙子的资料,从七八岁到三十几岁的都有,其中就有你的资料,是你奶奶主动提供给媒人的。”
  项小牡默汗,从七八岁到三十几岁,这年龄跨度也太大了!
  而且奶奶什么时候给自己张罗的这事,自己根本不知道!当时自己才上初一,奶奶是有多着急!
  樊量豪继续说:“我们假装挑来挑去,又找来一个道友假装走江湖算命的,专门算姻缘合八字,最后就算定了你家。”
  织簇掩口笑道:“这一通折腾啊,可着实折腾了好几个月,都快赶上古代的那种大户人家说媒定亲了。”
  “可不是么。”樊量豪也笑道:“然后你奶奶一眼就看中织簇了,说织簇就是她心目中的标准孙媳妇的样子。”
  织簇自嘲道:“嗯,说我贤惠本份,老实持重,而且盆骨大,人中宽长,有益男之相,自古都是这一套~呵……幸好我早年间被咱师父捡到,跟着师父修炼了,此生都不必再嫁人。”
  项小牡能听出来,织簇打心底挺排斥这些的。
  幸好这桩亲事只是一场戏啊。
  他继续听樊量豪说:“当时,你奶奶相中了织簇,又听算命的说八字很合,至少能生出三个男娃,所以她很心动;但她又觉得~我们是镇子里的小老板,高攀不起……”樊量豪郁闷道:“你说说,我当时只是一个开小餐馆的小老板,有啥高攀不起的?”
  项小牡笑了:“奶奶一直都是那样的脾性,很认死理,真是难为你们了……那后来呢,你们是怎么说服我奶奶的?”
  织簇说:“幸好当时师兄的身份还只是个小餐馆的小老板,还不算太有钱,倘若当时就把生意做得像现在这样铺张,噗哈哈~~你奶奶那边肯定彻底没戏了。”织簇一边说着一边乐,好像这事如果成不了的话她更开心。
  樊量豪则说:“我只好又给媒人们不少钱,让她们想办法说服你奶奶。重赏之下必有三寸不烂之舌嘛,最后三忽悠两忽悠,你奶奶就答应了。她对修真界的人有很强的戒备心,但对本村和邻村的婶子们大姨们就很亲近了,也能听进去她们的话。”
  项小牡:“难怪有段时间,家里总有一拨一拨的大妈大婶们来串门,嘀嘀咕咕地一说就说好几个小时,闹半天都是来说亲的……”
  樊量豪嘴角微微上扬道:“总之呢,这事最后就成了。然后我们就给你奶奶提条件,说你必须考上大学,然后才能正式成亲,我们可以提前把嫁妆钱送过去,让你好好上学。”
  “这就像古代那时,先订了亲,但是男子必须进京赶考,中了状元之后,才能回来正式娶亲。
  “你奶奶是个思想很传统的人,果然挺吃这一套,再加上几个媒人煽风点火,便很高兴地答应了,说愿意接受我们的资助,等你考上学有出息了,再厚礼娶‘我家姑娘’过门也一样。”
  项小牡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往事:“原来如此~~,我奶奶原本一直想让我上完初中就跟着村里人出去打工,赚几年钱,好回来盖房子娶媳妇。后来她突然改了主意……”
  樊量豪点头:“如此一来,我们就能名正言顺地给你钱,供你上学和生活。而你奶奶觉得,把你的亲事订了,她的心愿也就算是完成了一半,于是很放心地同意你到县城去上更好的中学。”
  项小牡恍然追忆道:“当年县二中愿意收我,也是你们暗中帮我办的吧?”
  “哈哈,没错,是的,我们给二中捐了一百台电脑,另外还捐了很多杂七杂八的教学设备,还给学生们补贴营养午餐。”
  项小牡忽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樊量豪和织簇,便站起身,对着樊量豪和织簇,鞠了两个躬:“这些年多谢你们,费了如此大的劲照顾我……”
  樊量豪也赶紧站起身,扶住项小牡的胳膊:“小项道友不必多礼,我们也是受人之托,拿了酬劳来办这件事的。”
  包尘显在一旁边喝着粥,脸上挂着微笑,笑而不语。
  两人再次坐下,樊量豪又随口说:“你看,绕了这么一大圈,如今你终于成为包尊者的徒弟了,大家都很替你高兴啊。
  项小牡犹豫了一下,问:“那个~~其实我还是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这么关心我?这些年为何一直暗中帮助我?”
  他总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地方没说透。
  樊量豪不自觉地轻咳了两声:“这个嘛,咳咳,我不是说了么,因为……因为我们这些修士就是这样的脾性嘛,我们为了修功德嘛,普通人我们也帮啊。”
  说着,樊量豪又指着会客厅墙上的锦旗和荣誉证书说:“小项道友你看,我都已经是县级明星慈善人士了,在舴艋镇十年,我们可不只帮了小项道友你一个人哦,我们已经把舴艋镇十里八乡的中小学全都赞助遍了。”
  他岔开话题,勉强把话说圆了,没有过多提及何家。
  项小牡听到这话,便没有再多问,因为樊量豪说得是事实,他们的确常年都在做慈善。
  织簇也说:“是呀,我们入戏太深,现在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哈哈~~”
  樊量豪赶紧继续往下说:“总之,当年的事情就是这样,如今我们在这舴艋镇已经快足足十个年头了。今日小项和包尊者来了,这事情便好说,婚约当然是要取消了,小项道友没意见吧?”
  织簇则盈盈笑道:“我可比你大一百多岁哦,以后,你就叫我师兄为量豪道兄,叫我姐姐就好啦!快叫姐姐!”
  项小牡:“……”
  一百多岁叫姐姐也不对啊!算了,姐姐就姐姐吧,反正年龄啊辈分啊什么的已经乱成这样了,准岳父都能变成平辈的道兄,再多一个姐姐也无妨了……
  他便说:“我没意见。”
  说完,项小牡看向师父,包尘显则很随和地笑道:“嗯,退婚成功,皆大欢喜。”
  四个人会心一笑,娃娃亲的事情就算彻底翻过去了。
  樊量豪便对包尘显说:“包尊者,接下来,我们也得想办法离开舴艋镇了,然而来的时候容易,如今想走却难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