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115章 贴在窗户上的长发男子

第115章 贴在窗户上的长发男子


  师父包尘显说,他还在听箜山,明天把听箜门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安常市,然后等樊量豪他们把舴艋镇的生意全都交接完了之后,再一同去览栖山。
  “顺便,徒弟你也该来公司露个脸了。”
  项小牡便骑着焰御天,飞到了昆云市的郊区,然后在乡间公路上等来了一辆长途客运大巴,坐到了市区内。
  路上,他买好了机票,随后从长途车站坐出租到机场,于下午四点多飞回了安常市。
  行政部的司机小郁已经在机场等候着他。
  “项工你好,好久不见。”
  项小牡拉开车门上车:“是啊,差不多快有两个月了。”
  小郁说:“有个事和你说一下,公司本来给你租了一套房,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但你长时间不在公司,我们行政经理觉得吧,那套房总空着太浪费了,就把你的房子给三个工程师当宿舍了。”
  “哦。”项小牡觉得这没什么,白白空着的确浪费,还不如合理利用起来,也能给师父省点钱。
  “包总好像给小乔姐打了个电话,已经让我们经理给你订好了酒店,所以这几天项工你就先住酒店吧,我送你过去。”
  “好的。”项小牡觉得无所谓,住酒店就住酒店。
  路上,项小牡和司机小郁聊了些公司的事情,而尘世的这些事情让他现在听起来,却恍然有一种遥远之感……似乎在进入修真界之后,尘世的生活反而越来越像一场梦,反倒是修真界的那一切,那些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才无比真实,这大概~,是进入修真世界之后的一种超脱感?
  ……
  一个多小时后,小郁把车开到了秦江御苑大酒店的门口,又陪着项小牡来到酒店大堂,报了行政经理给他的订房信息,拿了房卡,交给项小牡,说:“按包总的意思,公司已经预交了一个星期的房费,项工就先在这儿住下吧,等包总回来了,后天我再来接你去公司。”
  “好的,麻烦你了。”
  项小牡接过房卡,与小郁挥手道别,独自上楼,他觉得自己在公司的身份和待遇好像有些特殊啊,搞得自己好像不是员工,而像甲方贵客一样,而且司机小郁这次对自己的态度似乎也与之前不同了,说话间,明显带有下属对中层以上领导说话的语气。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因为师父表现出了对自己特殊关照的态度,让公司里的人私下对自己有了一些猜测和小道传言?
  项小牡想了一会儿,便把这件小事丢在脑后,他心里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份只是一个初级新员工,这一点他拎得清,从没打算仗着自己和师父私下的师徒关系,就在公司横着走。
  他开门进入了客房,房间是5000一晚的商务套间,有会客室和沙发,有卧室,说不上极奢侈,但也已经远远超过了公司普通中高层差旅的标准。
  项小牡换了衣服和鞋,在房间内溜达了一圈,然后冲了个澡,下楼在酒店的餐厅吃了一顿丰盛的自助晚餐,回到客房,准备消了食就开始修炼。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城市华灯初上的夜景散心,看了几分钟之后,就在他准备拉上窗帘,进屋看看手机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窗外,脸上挂着嘻笑的表情,悬浮在空中,与他对视。
  项小牡差点吓了一跳,要知道他所在的是十三楼,大晚上的见鬼了?!还是一只嘻嘻笑的笑面鬼?
  但他秒速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修真,怕什么?
  然后他再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个无声无息凭空出现的家伙正是方寸知!由于夜色已昏暗,外面的景观灯光又太亮眼,所以第一眼没有看清。
  方寸知仍然穿着那身冲锋衣,运动鞋,黑色长发用皮筋简单地束在脑后,脚下踩着只有修真者才能看到的遁光。
  这货特么的……真是服了他!
  项小牡没有多想,赶紧打开了窗户,伸出胳膊把方寸知一把拉进来:“要是让外面的普通人看到你,明天就又该上新闻了!”
  方寸知却不以为然:“看到如能怎样,他们难道不能假装自己看到了擦窗户的清洁工?”
  项小牡满头黑线:“普通人心中怎样想,是你能决定的?”他随手拉上了窗帘,才转身问:“我还没有和你发消息呢,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看了你的手机定位,就直接找过来了。”方寸知嘻嘻笑着,往前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哟,这地方还不错,有吃的没?我在育兽门藏了一年多,快素傻了,给我弄点吃的先。”
  项小牡:“你这谁跟谁呢?不请自来,来了之后就装大爷,保镖的事情我还没答应你呢,现在你又想让我伺候你?”
  “说这话就太伤兄弟感情了啊。”方寸知舒舒服服地仰靠在沙发上,把腿叠搭上茶几上:“你看,我来都来了,同为道友,你不得先好好款待我几顿,然后再谈合作的事情?安常市都有什么出名的特色美食,带我去尝尝呗。”
  项小牡摊手道:“我对这城市也不熟,在这儿也没多久,不是很了解。”他这是实话。
  “那晚上有什么好吃的?不如,我们去吃烤串吧!”说着,方寸知打了一个响指,就站起身。
  项小牡把胳膊抱在胸前:“我刚吃饱。”
  方寸知:“喂,你吃晚饭都不等我?真不够意思,亏我大老远跟着你的飞机飞过来找你!那~~你看着我吃,走走走,人生漫漫长且乏味,唯夜色、烧烤、与小酒不可辜负哦。”
  说着,方寸知便不由分说地要把项小牡拉出门外。
  项小牡挣扎道:“我正准备修炼呢!”
  方寸知:“不急不急,吃爽以后回来我给你护法,我给你当陪练,你想修什么我都帮你,我好歹也是四品修士,带你这样一个小号绰绰有余!”
  说着,方寸知随手取了房卡,装在他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拉上了房门,推着项小牡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