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131章 总盟甲级通行权限

第131章 总盟甲级通行权限


  项小牡看着牌匾愣了一下,限有力人?意思是,只允许有力气的人走进这道大门?不对吧?
  他又从右往左念了一遍:【人力有限】。
  这也不太对吧?正念反念好像都不对?虽然自己见识也不多,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内容的匾额,人力有限?扩展开就是: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
  正经匾额上不都是写着【道法自然】之类的么?
  方寸知解释:“这是‘道法无边,人力有限’的意思。”
  项小牡品味了一下,再看院门两边的楹联,上面刻着:
  【法无边,人无力,难熔五彩砾】
  【天有洞,地有坑,易吹穿堂风】
  这对联的内容比横批人力有限更奇葩,他把这两句话琢磨了一遍,看来,修锅阁还真是谦虚到了尘埃里啊。
  虽然觉得对联奇葩,但项小牡心中却对修锅阁前辈们莫名地生出了一丝敬重之意。不骄狂的人,才是真正悟了天地之道的高人,知乾坤之大,知人类之渺小,知事之不可为,才会谦虚到卑微。
  方寸知却小声说:“可你不觉得,他们谦虚到了极致便是畏缩么?虽然对天地以及天道之力充满了敬畏,可也失去了初生牛犊的莽劲,没有了那种横刀问天、不服一战的勇气啊。”
  项小牡心头一明,他转头看向方寸知:“咦,你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方寸知打着哈哈一笑:“随便说说罢了。”
  说着,他迈步走上了青石台阶,伸出手轻轻推开了院子大门,瞬间就有一道法阵的柔光落在两人身上。
  只听到柔和的电子声音从门内传出:“身份查验完成,甲级通行权限,甲级通行权限+1,欢迎道友。”
  项小牡好奇道:“为什么要把甲级权限说两遍?”
  方寸知:“因为我们是两个人。”
  “甲级权限是什么意思?”
  “是在总盟范围内,仅次于特级通行权限的级别,这是在修士登记注册的时候评定的,我是方家人,你是包尊者的徒弟,所以我们都是甲级权限。”
  “哦哦。”项小牡说:“这大门口的法阵很智能啊。”
  方寸知指着门内墙上的一个小喇叭说:“不,这就是尘世中进门欢迎光临的那种感应器,灵改了一下,和检验身份的法阵联结在了一起而已。”
  项小牡默然石化。
  修士们也太会玩了,时而术法,时而现代电子产品,傻傻分不清楚了啊。
  两人绕过门口的照壁,来到正屋主厅内,有几位身穿青衣的修士正坐在一起商讨着什么。
  几名修士看到项小牡和方寸知,停止了讨论,他们询问了两人的姓名和道号,其中一位修士微笑道:“哦,原来是包总新收的弟子大壮道友,还有方家大侄子,你们直接去阁楼三层,力学研究部在三层。”
  方寸知此时很安静地没有多说话,好像生怕有人会抓他回家似的。
  项小牡谢过了几位修士,与方寸知绕过主厅,穿过第一进院子,登楼而上,来到阁楼三层。
  阁楼内很宽敞,比外面看上去宽敞好几倍,六面摆着满墙的通顶书架,正中间放着十几张桌案,那些桌案上、还有地板上,都堆放着满满的书籍卷册,还有很多零散的草稿纸。
  但这里此时只坐着三名青袍修士,其中一位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修士抬头:“请问两位找谁?何事?”
  项小牡上前,说明了来意,并拿出师父画的图,交给了这位看上去有40多岁的山羊胡青袍修士。
  青袍修士点头:“没错,交给我就行,我们最多两三个时辰就能计算出结果,然后还需要几个部门一起开个小会,商量出统一的结论和意见,所以最快要等到明天下午了。你们两位可以在此静坐等候,也可以去后山看看风景,明天午后准时来即可。”
  方寸知便对项小牡说:“静坐太无趣了,后山有一个仙茶堂,点心很好吃,是支付灵钞的,我请你。到了晚上,我们可以住在后山的留客堂,那儿的竹笋香菌龙须素面是一绝,还有山珍清汤,各式小菜,看似寡淡,实则极其鲜美可口,回味无穷呢。”
  项小牡耳中听着方寸知念叨美食,但并不怎么心动,他看到阁楼一圈的书架上摆放着很多书籍和卷轴,便走到书架前,随便看了几眼,看到一卷《空间力学基础》。
  他回头问中年青袍修士:“我能看看这书架上的书吗?”
  “当然可以,你随便看,这些都是理论书籍,并不是什么不可外传的秘籍,小道友请便。”
  方寸知却拉着项小牡:“有什么好看的,走跟我去后山。”
  项小牡已经伸手拿下了书册,他侧过脸问方寸知:“对了,你堂叔在几层?要不要去拜访一下他,打个招呼?”
  方寸知连忙说:“这就不必了吧,我也不知道堂叔此时在什么地方,听说他们经常会外出到九州各处巡查,总之肯定不会每天都坐在这阁楼内的,不用特意去找他。”
  这句话刚说完,方寸知就听到背后忽然有一个声音说:“寸知?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一年多来,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方寸之愕然回头,就看到自己的堂叔方勿择正站在身后,手中还拿着一条缚灵索,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准备一言不合,就把他捆起来抓回家去。
  项小牡暗戳戳地幸灾乐祸,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啊。
  方寸知则大惊失色:“堂~堂叔?您那个……什么时学的瞬移现身术?”
  方勿择沉着脸:“你这一年多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知道族长和你爹有多担心吗?知道他们多着急吗?”
  不远处的另外三位修士闻声,全都抬起头看着方勿择和方寸知,但都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只看不说话,并不打算插手方家的事情。
  方寸知见堂叔铁青着脸,他反而没脸没皮地嘿嘿一笑:“堂叔,您先把手里的绳子放下,听我说~堂叔您这边的消息是不是有些滞后了?我现在的任务是负责保护大壮道友,就是这位,您可不能把我捆回去啊。”
  方勿择狐疑地看向项小牡,项小牡只好耸肩尴尬道:“没错,我就是大壮,大小的大,很壮的壮……”
  方寸知见状,又巴拉巴拉地给堂叔解释了一大通,用得是他事先编好的万金油说辞,半真半假,终于说得堂叔半信半疑。
  方勿择略想了一下,收起了缚灵索,伸手在旁边的书架上轻推了一下,打开了一道通往静室空间的门,然后,像拎小鸡一样把方寸知提溜起来,丢进了静室空间内,沉声说:“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进去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