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152章 躺平修炼法

第152章 躺平修炼法

    项小牡目前最大的问题居然是,他从来没有长时间打坐过。
  
      他从第一天修炼开始,用得就是最高配的修炼蛋。躺进去美美地睡一觉,就能自动修炼,这玩艺虽然方便,但怎么说呢,科技改变生活,但科技也会让人变懒啊。
  
      普通人打坐,最多半个小时,肯定会腿麻,项小牡现在虽然已经是一品修士的体质了,但他没有长时间打坐的经验,只怕坐久了也一样会腿麻!
  
      虽说腿麻也不是什么大事,活动一下就好了,但这样的话就会中断正在运转的大周天,会使前功尽弃。
  
      他心中很纠结这个问题,怎么办,现在开始先从最基本的打坐练起?先循序渐进地练习坐功,直到能一次坐满三天,或者能一次坐满八十一个大周天,再开始领悟《瞒天半部》?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可以这样尝试,但眼下是“不正常”的情况,是要面临特殊的挑战,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慢慢坐基础的坐功开始练起。
  
      怎么办?项小牡想了一下,把这个“小麻烦”如实告诉了郑负凌。
  
      郑负凌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项小牡,看了足足有十几秒,然后又愣了一会儿,才说:“呃,这个啊,本以为你的基础够差的了,没想到你的基础居然差到了这种程度,连打坐都没有练过……”
  
      要知道,在莫家发明出修炼蛋以前,所有的修士,尤其是年龄大一些的老派修士们,入门必然都是从打坐开始练起的。
  
      尤其像郑负凌这样的,既不是世家、也不是大派的小散修,那真的是只能靠自己苦修;甚至有些修士入门炼气就要修好几年,所以,像打坐这种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功夫,从来都不是需要纠结的问题,找个清静的地方,铺上蒲团,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坐就是了!
  
      然而项小牡的情况有些特殊……
  
      郑负凌吐槽完之后,又说:“幸好有我在啊,要是换了别的修士,可能还真要被这个小问题难住了,但幸好,我曾经仔细研究过所有打坐炼气方式的异同,而且每一种方式,我都认真亲身体验过哦。”
  
      项小牡:“打坐还有不同方式?”
  
      郑负凌像老师讲课一样,转头问方寸知:“方贤侄说说?”
  
      方寸知便回答:“有双盘、单盘、跨鹤坐……呃,有不少种坐法,小时候在书上看到过,但大多数修士平时只用一种,所以没有特意记住那些。”
  
      郑负凌微微一笑,说:“对于小项道友目前的情况,我想了一下,可以用最基本的~四种姿态吧,而且可以把四种姿态轮流替换,比如每半个小时换一个,这样或许行得通,我们可以先试试。”
  
      “四种?”项小牡想挠头,自己连一种都坐不好呢,然后还要一下子学四种?还要四种换着用,这样能连贯起来吗?
  
      郑负凌:“我说的四种,乃是平躺、站立、坐椅式、以及基础散盘。”
  
      项小牡有些惊讶:“6_6!”
  
      自己没听错吧?第一式竟然是平躺?!
  
      郑负凌:“因为这四种姿态最简单最容易,不需要你额外分心、也不需要你耗费额外的精力和体力,贵宗的功法要求八十一个大周天不能中断,在这过程中,当然是要用耗能最低的方式进行喽,如果让你全程马步蹲运转大周天,二十四小时不能间断,那肯定不行,你肯定做不到嘛。”
  
      项小牡:666666!
  
      这思路师父都没想到!郑负凌前辈果然是基础指导方面的行家!
  
      郑负凌又说:“至于双盘、跨鹤坐什么的你都不必考虑了,那是你以后要慢慢下工夫的事情,眼下我们的目标是,要以最简单的方式,让你领悟《瞒天半部》。”
  
      方寸知有些怀疑:“平躺着也能循环大周天?”
  
      郑负凌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怎么不能,据说莫家修炼蛋考虑得就是平躺修炼的原理,你们都是被固有的认知局限住了,以为本有的就是最正确的,没想着再试试其它的可能性啊,其实你现在就可以试试。”
  
      方寸知半信半疑地在演武场边的青石地板上随便躺了下来,然后试了一下:“果然可以!我去,居然从来没人提到这一点!”
  
      他又跳起来,问郑负凌:“既然平躺着也可以修炼,那为什么修真界普遍不用这个最省精力的方法呢?”
  
      郑负凌说:“因为,你要是仔细体验一下的话,会发现平躺和打坐还是有区别的,其一,是体内气息循环的感觉和速度略有不同;其二嘛,也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平躺着修炼容易睡着,尤其对于刚入门的新修士来说,平躺着极容易睡着,所以才普遍不用的。”
  
      项小牡和方寸知:“……”
  
      原来竟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但仔细想一下,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方寸知接过话说:“但是借助修炼蛋修炼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修炼蛋的设计理念之一,就是让修士在睡觉时修炼,所以就选择了最放松的躺位?”
  
      “没错哦。”郑负凌说:“你们从小都习惯了一些事情,便不会去追究它为什么,就比如说,修士为什么要普遍用盘坐的方式,而不用别的呢?因为,盘坐比站着省力、比躺着清醒、比其它各种坐姿都更稳,而且相对来说最利于周天循环。在上古的时候,最早的修士们一定是经历了长期的尝试,由许多不同的修士们试过了许多种不同的方式,最后才普遍确定了最基础的盘坐修炼法,它一定是前人们总结统一的结果。”
  
      项小牡连连点头:“前辈讲得很有道理。”
  
      方寸知说:“听起来很简单,但我们大多数人的确没深思过这个问题。”
  
      “但这并不是说,别的方法就不能用。”郑负凌拈须微笑着,对项小牡说:“来,我现在辅导你,把平躺、站立、坐椅式、以及基础散盘四种方式都熟悉一遍,然后把它们连贯起来,每半个小时换一个姿势,在这过程中,只要你能顺畅衔接、使周天循环不中断,你就可以开始尝试领悟贵宗的功法了。”
  
      项小牡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必须要用四种方式,而且还要半小时换一次,只躺着不行么?”
  
      郑负凌面无表情地说:“因为怕你站着太累,躺着睡着,坐久了屁股疼腿麻。我试过很多次,换姿式并不一定会使周天循环中断,而身体的明显不适才会让你分心,导致前功尽弃。”
  
      项小牡这下彻底明白了。
  
      他觉得郑负凌前辈讲得很有道理,虽然这些道理说出来,会让人觉得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但在他说出之前,几乎没有人会去思考如此基础甚至低级的问题。
  
      这大概就是郑负凌前辈的独到之处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