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236章 灵机一动

第236章 灵机一动

    包尘显说:“我猜测,在那个夹缝世界中,天道法则只是被扭曲了,但并没有彻底消亡,因为天道法则不可能消亡。那个世界中的高智慧者肯定也能很想到这一点。所以就按扭曲的方法,便能扭曲着移动。”
  
      南风昔:“包总,你不会真的相信夹缝世界的存在吧?”
  
      包尘显:“且信呗,要不然就没思路了。”
  
      项小牡看着眼前的空间通道,好奇地问师父:“师父你是怎么做到的?”
  
      包尘显一笑:“很简单,在洛书中,与九宫相对应的数字乃是:乾九、坤一、震八、巺二、坎七、离三、艮六、兑四,五为中。这是正常情况下的术数。”
  
      “嗯嗯。”如今项小牡已经能听懂这些了,
  
      包尘显:“到了这里,在这个模拟夹缝世界的梦境中,为师将1-9这9个数先全都减1,再视为负数,于是,9=-8,8=-7,7=-6以此类推,再把这些负数全都相应的代入原有的空间数法中,就可以了。”
  
      “为什么?”项小牡大惑不解。感觉这方法有些粗糙啊,没有中间的推理过程吗?直接减1再加负号都行?
  
      包尘显所幻化的那团黑雾做出了一个类似耸肩的动作:“为师也不知道,就像人们只知道1+1=2,但不会推导一样,反正刚才灵机一动,凭直觉试了一下,就成了。”
  
      这算是天才式的直觉吗?
  
      好吧……师父这也算是学神级别的解题方法了~,有时候能看出正确答案,但是写不出(或者懒得写)具体过程,这种事在做数学题的时候好像也不稀奇?
  
      包尘显便以这“完全未经验证”的【负减式】空间术数,带着项小牡三人,四团黑雾,在梦幻境中漫无目的地胡乱移动。
  
      转移了几次之后,项小牡问:“师父我们去什么地方?”
  
      “瞎找呗,反正大家都不知道具体目标和咒言的源头在何处……”
  
      “师父,这地方好像已经来过两三次了。”
  
      “胡说,这梦幻境中所有的地方看起来都一样,你能确定路过几次?”
  
      项小牡:“我看雾中的纹理好像和之间的一样。”
  
      方寸知奇道:“你居然能通过雾气中的纹理记路?”
  
      项小牡:“总得想办法找一个参照物吧。”
  
      南风昔则不急不慢道:“慢慢找吧,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方寸知:“可是好无聊啊,话说,如果我们一直都找不到梦境源头的咒言,是不是就将永远困在小项的梦里了?”
  
      南风昔顿时愕然。
  
      包尘显赶紧问:“南道友,你刚才没有设个闹钟什么的?”
  
      南风昔说:“没有,看来只能指望很多天以后,有人来救我们,唤醒我们了……”
  
      方寸知却又说:“饿了总会醒的吧?”
  
      “这倒也是。”
  
      四人再次释然,继续在梦境中瞎撞,大不了最后被饿醒嘛。
  
      又过了不知多久,南风昔说,受包总“减1加负”数法的启发,我想到一个办法。
  
      他问项小牡:“你觉得,那位亦孤客构造这个咒梦幻境,究竟有何用意?”
  
      项小牡说:“似乎是为了让我体验他们的感受,然后同情他们?又或者,是为了扰乱我修炼。他似乎并不想害死我,说想和我沟通,想让我知道他们的痛苦,但最终是为了得到界珠。”
  
      南风昔问:“当时他一路上和你说了什么?”
  
      “金融,上市,合作等等之类的。”
  
      南风昔沉思道:“其实细想,他所表达的语词的壳,与咒言内核的意思差不多,核心的关键可能是想寻求合作。”
  
      项小牡:“前辈分析得有道理。”
  
      “如果当时你拿着录音设备,把他的话全都录下来就好了。”
  
      项小牡:“我可以尽量回想一下,但当时觉得他叽叽歪歪的很烦,所以很多话都左耳进右耳出了,没认真记住。”
  
      南风昔一笑:“没记住也没关系,知其概意也行。这咒梦是由你的念,和他的念共同构成的,接下来,你听我的指引,与我配合。”
  
      “好的,前辈。”
  
      “你现在先什么都不要想,不要有任何念头。”
  
      “好。”项小牡放空了所有的念头,对修士来说,这一点很容易做到。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项小牡刚刚放空了念头的时候……有一个声音悠悠荡荡地从高远之处传来,就像一间屋内的天花板上装了立体声音响一样,只是这声音并不算大。
  
      是亦孤客的声音笑道:“哈哈,看着你们在梦中兜圈子,还真是有趣的很!九州的修士,你以为你能破开我的隐言咒吗?我倒觉得,你们四人会永远被困在此梦之中,直到外面的躯体死去……呵呵,别以为你们当中有两位七品灵尊,就能逃脱得了!”
  
      南风昔不假思索道:“你是看本尊终于想出正确的办法了,便赶紧跳出来阻挠的吧?多谢你的反话提示。”
  
      包尘显则冷笑:“小魔头~,你要真有那么厉害,这些年为什么不独自一人把我们九州修士全灭了?为什么不单枪匹马去把总盟挑了?此时却在这儿说大话?”
  
      亦孤客被两位灵尊噎了一下,强辩道:“若论实战,我族在你们九州世界中受限,拿通俗的话说,就是水土不服,但这咒梦境算是我的领地了,交出界珠,我便放你们出去!”
  
      包尘显再次一笑:“你傻不傻,本尊是意识入梦,肯定不可能随意识带着界珠嘛,而且本尊将界珠放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保存着,没办法给你……”
  
      项小牡接着师父的话说:“再说了,我们需要你放我们出去吗?我们进来是破咒的,咒梦没破呢,我们出去干什么?”
  
      亦孤客直接被噎得哑口无言……
  
      “好了,别又叽叽歪歪的,别妨碍我师父和南前辈破你的咒梦!”
  
      四人便不再答理亦孤客,而他当时构建这个梦咒的时候,似乎并没有杀心,所以除了叽叽歪歪以外,似乎再没有别的手段,也不能幻化出新的杀机陷阱之类。
  
      话说回来,在这种纯意念交锋的梦幻境中,他就算是起了杀心,也斗不过包尘显和南风昔两位七品灵尊啊。
  
      南风昔对项小牡说:“在这个模拟了无空间之空间的梦幻境中,无法布设法阵,所以只能以形制形,你且听我的指示,与我配合。”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