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295章. 功法决定性格?

第295章. 功法决定性格?

    这时,何磋俱也带着何家五个小辈子侄来到了石门前。
  
      他听了项小牡的话,笑道:“修门?当真好笑,我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听说过,谁探遗迹还带修门的,聚灵宗是引灵气搞建筑的,还把自己当成遗迹维修工了?”
  
      方寸知挺无奈地看着何磋俱,真想甩一道符把他的嘴贴上,但忍了一下,摊手道:“那你说怎么办?”
  
      “方世侄真是没大没小了,连世叔都不叫一声了?”何磋俱仰了一下脖子,拿出几只灵改过的炸药,炸药上还画着符文,说:“管它什么门,直接炸开就得了。”
  
      方寸知就有点惊讶了,心想这么大点事,开个门而已,居然用炸药?
  
      这家伙还真是有备而来啊。
  
      何河壑直接开口嘲讽:“修真者还要用炸药?这也是闻所未闻。”
  
      何磋俱:“尘世中的东西修士就用不得吗?难道你们就不用手机电脑了吗?有千里传音符,你们就不用手机打电话了吗?”
  
      好吧,这话说的让大家无可反驳。
  
      何河壑冷冷看了何磋俱一眼,没再搭理他。
  
      小项说得有道理,眼下不是和家族中的人计较的时候,再说身边还有方家世侄以及搏漠散人师徒、还有绮逐月,大丈夫做事不能引火旁烧,不能因为自己心中的怒火和自己家的事情拖累了这些朋友们。
  
      所以不管心中有什么解不开的怨结,都等到这些世界碎片探险结束之后再说吧。
  
      何磋俱手中拿着五支炸药,说:“那么,请让一让?”
  
      说完,他直接挨挤到石门前,把炸药塞到了石门四周的缝隙中。
  
      项小牡等九人便略退开了十几米,免得被爆炸波及。
  
      何磋俱也飞到远处,掐个手诀,炸药直接炸开,轰轰几声巨响,石门被炸裂。
  
      一阵黑烟过后,何磋俱飞回到石门前,伸出手用力推了两下,裂开的石门便碎成了七八块,向山洞内轰然倾倒,也不知道有没有砸到什么东西。
  
      这时,只听到织簇的声音:“咦,这门旁边不是有一个机关吗?你们刚才都没注意到?非要用爆力破门?”
  
      众人:“……”
  
      项小牡顺着织簇的声音看过去,果然,在门边的山墙上,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巴掌大的圆盘形机关。
  
      何磋俱却不以为然:“有机关又如何?把门炸开又如何?反正都已经是遗迹了,无主的地方,即便完好无损地留着,又有何用?”
  
      何河壑立即冷言嘲讽:“老三家父子们想问题一向如此,一个字,就是愣,四个字就是不过脑子。”
  
      项小牡也觉得,何磋俱说话做事的确挺粗糙莽撞的,话说都是一家人,同一个血脉,一个屋檐下长大的,这性情和智商以及情商之间的差距怎么就如此大呢?
  
      不过话说回来,大师兄好像也不是那么温和的人,他一言不和就离家出走,也是个暴脾气呢。
  
      对了还有,何家族长脾气也很爆,昨天晚上在总盟的帐篷里,何家族长把自己凶得像孙子似的,虽然如今知道,自己的确是他的孙子……但脾气也不至于那么爆吧!
  
      如此看来,何家一家人都是暴躁脾气!
  
      项小牡又暗自脑补,会不会是因为除魔世家的缘故,对他们有影响,比如都修炼了至罡的基础功法之类的,或者血脉之中本就自带了罡烈属性,所以天生就有降魔的天赋,捎带的副作用就是容易上火发怒?
  
      他悄声问大师兄。
  
      何河壑愣了一下:“你分析得好像有道理~?”
  
      项小牡又想,但自己为什么性情平和呢?
  
      或许是因为聚灵宗功法的属性与何家不同,修炼之后能让人笑口常开?所以师父整天笑呵呵的?
  
      如果这样的话,几百年后,自己会不会也变成一个笑口常开的白胖子?
  
      想到胖这个体型,项小牡本能抗拒了一下,如果说,在壮和胖之间必须选一个,他宁愿选择壮。
  
      但是~,如果修炼成一个整天笑呵呵的壮汉,似乎也挺不协调的?
  
      他胡思乱想着,跟在众人后面,跨过石门的残躯,跨过一地的石渣碎屑,走进了洞窟内。
  
      何磋俱回头,对项小牡和方寸知等人说:“你们走左边,我们走右边,免得有争抢。”
  
      何河壑又嘲讽过去:“谁稀罕和你争抢,没见过法宝似的。”
  
      何磋俱:“没错,我们可不像你,跟了包总,又在异界混,眼界大了,自然看不上普通法宝,但九州大多修士还都是稀罕的,不信你问问屠搏漠他们?”
  
      方寸知上前两步:“你们两人够了,都是叔叔辈的,有完没完,丢不丢人,能不能不说话了?”
  
      何磋俱冷笑一声,带着他的五个子侄们,往左边走了。
  
      绮逐月有点懵:“他刚才不是说,我们往左,他们往右吗?怎么走反了?”
  
      何河壑:“无所谓,他脑子不太灵光,我们走右边也一样。”
  
      绮逐月:“……”
  
      项小牡等九人便往右边走。
  
      何河壑是一副闲逛的态度,他此行进入异世界碎片,的确是陪着大家来的,主要目的是遵照师父的吩咐,保护小师弟和众人,但眼下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他就成了副本团里面的无需求观光客。
  
      项小牡又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脚步。
  
      随后一道青色的光闪过,造物衡值印终于飞回到了他手中。
  
      古印与项小牡的意念交流:“随本印来。”
  
      项小牡:“什么?”
  
      “随本印来,本印给你说不清。”
  
      说完,造物衡值印便往大门正对着的方向飞去。
  
      可那里是一道山壁墙体。
  
      “有机关,本印已经将机关修复了。”
  
      项小牡便转身跟着古印走,并照呼其他人跟自己一起过去。
  
      这时候,何磋俱他们已经从左边转过弯,不见人影了。
  
      项小牡来到山壁墙体前,只见上面雕刻着挺好看的浮雕图案,是普通的流云山水,虽然风格与九州的绘画雕刻迥然不同,但艺术是不分星域和族类的。
  
      在浮雕图案中,群山连绵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不太大的圆盘机关。
  
      古印又告诉项小牡:“你试试,也许能打开,便能通往后面,后面有好东西。”
  
      项小牡便伸手,试着拨动石制的圆盘,同时心中还有些小期待,由于古印的表达能力有限,不知道后面究竟是什么,莫非是一个大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