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301章. 布好圈套

第301章. 布好圈套

    项小牡和方无隅等人加在一起,一共十六个人,他们把何家叔侄远远甩在后面,御风而去。
  
      又往前飞了一段距离,终于,又看到一个大型的门派遗址。
  
      “下去看看。”
  
      他们全都隐身落地,分散开来,都不急于寻找遗留的宝物,先寻找类似于总控室的机关小屋或者洞室。
  
      这里的建筑依然是圆拱形的石制建筑,整体格局也与九州不同,不讲究对称,功能重于布局。
  
      项小牡觉得,这样的建筑风格其实也很不错,就是绕起来有些晕,容易迷路。
  
      他正找着,听到相当于大殿广场的地方传来一阵喧哗。
  
      “堂叔,这地方不错,肯定有好东西!”
  
      “这次会再被那个奇葩把整个遗迹都弄走了!”
  
      “就是,我们可以慢慢找。”
  
      项小牡听到这话就笑了,真的是狭路相逢啊,正找机关着呢,没想到何家的人也来了!
  
      方无隅也听到了何家人几人声音,心里有些纠结,该不该出去和他们见面打个招呼?还有,稍后会引幽不绝过来,要不要与何磋俱说此事,该如何对他说?理论上,各家遇到情况是要互相帮忙的,但眼下似乎略有些尴尬。
  
      方家人几正尴尬着,在纠结要不要现身的时候,这一次,又是樊量豪找到了机关的所在,他没有留意到前面广场上的谈话声,也不知道何家的几个人来了,所以他只按照约定,飞到空中,去掉了隐身符,并现出身形,放了三次炫光术法。
  
      这下何磋俱终于看到了樊量豪,并且一眼就认出了他。
  
      “才说他们不会来,就又出现了!项小牡和那个家伙在什么地方?!”
  
      ……
  
      项小牡看到空中的炫光信号,暂时不再管何磋俱,他快速飞奔到樊量豪所在的位置,看到这里依然是一个不大的圆形石室,里面有一个挺眼熟的机关。
  
      嘿嘿,这就好办了!
  
      项小牡拿出黑色手机,站在石室外面,开始发消息:“尊君大人!我们被方家人一路追赶,现在逃到了一个很大的遗迹内,我们暂时躲起来了,但他们还在四处搜找,求尊君大人救我们!”
  
      很快,幽不绝回消息:“你们在什么地方,具体方位在哪儿?”
  
      项小牡便详细地描述了他们所在的方位。
  
      这时何磋俱也拿出他收缴的那部黑色手机在看,心里迷惑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咦,此人所说的地方,不就是我们所在的遗迹吗?
  
      但这儿并没有叛徒散修,也没有见到方家的人?怎么回事?难道说得不是同一个地方?
  
      他看着手机屏幕,心中疑惑着。
  
      很快,就听到后面传来几人说话的声音,声音很熟悉,正是项小牡他们。
  
      他立即收起了手机,心想,先不管这手机里的内容了,先去找那几个坑货,得好好谴责他们,怎么能把整个遗迹都端走呢?而且这次绝不能让他们再把这个遗迹也弄走了,自己带着子侄们这才刚来,还什么都没找到呢!
  
      这时项小牡和方无隅他们都已经现身,只有绮逐月还陪织簇隐着身。
  
      何磋俱走得近了些,只听他们在商量事情:
  
      “……但好的一点是,幽不绝可能并不认识我们,所以也就省去了易容的麻烦。”
  
      “对,就假装打起来,让方家人追捕我们就行。”
  
      “但我们不能在广场那边打,得在这个小石屋附近演戏,一会儿方便扳动机关。”
  
      “要不就留三个人专门扳机关吧,小项、量豪、还有织簇,你们守在小石屋内。”
  
      “也好,反正幽不绝不清楚我们有几个人。”
  
      听他们似乎商量得差不多了,又有人问:
  
      “对了,何家那几人怎么办,他们也在这儿,而且完全不了解我们的计划,如果让幽不绝看到他们,恐怕会穿帮。”
  
      “要不,让他们来帮忙吧,正好我们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只听何河壑的声音:“用不着他们,他们来了反而是累赘。”
  
      众人:“……”
  
      方无隅语重心长地劝道:“河壑兄,我知道你不想见家族的人,但眼下不是怄气的时候……”
  
      说到这里,何磋俱正好走了过来,笑道:“嘿,这么热闹,你们在密谋什么呢?”
  
      何河壑转过身,不看何磋俱,只对方无隅说:“随你们。”
  
      方无隅便对何磋俱笑着说:“我们准备把怨魔头领幽不绝诱骗到这个地方来,然后抓住他。”
  
      何磋俱有些纳闷:“为何要引到这个地方?”
  
      不等方无隅开口,项小牡抢着说:“因为这地方地形好,方便我们布阵。”
  
      这个理由倒也说得通。
  
      然而实际上,项小牡是不想让何磋俱知道,他们具体的操作方法。
  
      刚才何磋俱叔侄几人说的话,项小牡可全都听到了,还说他是坑货来着,那么,就顺便再坑他们一回!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恶作剧式的心理,但此刻就是没来由地很想再看到何家人诧异郁闷的表情。
  
      也许,是为了帮大师兄解气?
  
      方无隅又给何磋俱简单讲了一下他们诱骗幽不绝的来龙去脉。
  
      何磋俱恍然大悟:“哦,刚才在手机里发消息的,是你们啊,哈哈,有趣,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你也有一个这样的手机?”
  
      “是的,还是小项最先发现,并从散修身上搜出来的,我便也拿了一个。”何磋俱说着,随后又神秘地一笑:“方兄你可能还不知道,小项是我们何家的外孙呢。”
  
      何曾烟立即插话:“堂叔!您暂时先别提这事了!族长爷爷说过的话您不当一回事吗?”
  
      项小牡冷笑一声,看了何磋俱一眼,没搭理他,再次拿出手机,发送消息:“尊君大人!求救!何家的人也来了,和方家的人一起追赶我们呢!我们在这遗迹内东躲西藏,求尊君搭救!”
  
      随后他抬起头,对众人说:“消息我已经发出去了,大家暂时别闲聊没用的话了,我们各自就位,把戏演好。”
  
      众人应了一声,都不再理会何磋俱,各自分散开来,何河壑与搏漠散人他们假装在这遗迹内四处逃窜,方家几人带着何家的几个侄子四处紧追,一边追一边施术互攻,开始表演“两家修士合力抓叛徒”的大戏。
  
      观众只有一个,就是幽不绝,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到,所以必须先演起来,要一直演到他到来为止。
  
      项小牡和樊量豪相看了一眼,便与隐身的织簇一起,快步走到了石室内。
  
      首先,得让造物衡值印修复这个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