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317章. 迷境云层

第317章. 迷境云层

    项小牡费了好大劲,把这丸子又吐了出来,托在手心。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他自动恢复了身形。
  
      “这是什么原理?为什么拿在手中不隐身?”
  
      即梨回答:“不知道,大概是玄学吧。”
  
      项小牡想了一下,说:“那么,用我在学校学过的尘世知识解释,这是通过唾液中消化酶的作用,与人产生化学反应,实现物理隐身。”
  
      其他几位前辈:“⊙▽⊙”
  
      “(=?ω?=)”
  
      包尘显:“这啥理论?为什么听起来好像有些靠谱,但似乎又像瞎扯呢?”
  
      项小牡:“我的确是随口瞎说的。”
  
      包尘显:“……”
  
      “既然丹药炼制出来了,我们就不要耽搁,现在就去仙界与神界交界的地方,试一试效果吧。”
  
      即梨说:“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万一有问题也能当场改良。”
  
      说着,他背起一个小号的丹炉,背在背上。
  
      花戴雪微笑道:“甚好。”
  
      即梨又问:“通往神界的空间路径,你们可知道?”
  
      古罡斤说:“我这两天特意打听过,我来带路。”
  
      于是几人先后飞空而起,包尘显御剑带着项小牡。
  
      项小牡身上始终披着那件护身斗篷。
  
      他觉得,这次行动有些拉风啊,不止是说自己的斗蓬兜着风,而是居然有三位上仙大能前辈在前面为自己带路,这经历,回去估计够吹好几个月的。
  
      只不过,好像没有可以吹的对象,还真是忽感寂寞呢~。
  
      飞了一会儿,已经到了仙界的边缘,前方忽然有一道似迷似雾的无彩云层,若空若存。
  
      五人先后飞入了这片迷境云层之中,他们必须穿过去,才能抵达通往神界的空间边界。
  
      这时,花戴雪忽然问:“师父,小项现在只有三品中阶,就算到了交界处……能确定他一定安全吗?”
  
      古罡斤:“不知道,不确定,但凡事总得试试。”
  
      花戴雪:“可是师父,小项是我们唯一靠谱的徒孙,眼下是本门唯一的传承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
  
      即梨也附合道:“对呀,以三品小修的境界,直接奔神界去了,这合理吗?”
  
      项小牡想了一下说:“我觉得合理性倒在其次,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个故事基本上已经没几个人看了,再加上最近行业的情况,作者已经在加快节奏交待剧情了。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赶进度。再换句话说,我就算以三品境界直接窜到神界去,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更不会有人评论抬杠的,既然是没人知道的事情,就不用忧虑太多了吖。”
  
      花戴雪一愣:“什么?我们三位师祖才刚出场没几章,就已经在配合着赶时间了?”
  
      项小牡点头:“怨灵他们还等着能有新家园呢,沓落渡前辈的思乡之愁还无处安放呢,听说为了赶节奏,连女主角都不要了,支线剧情也不打算写了,而且我这样赶时间也是为了世界和平,要不然的话,要等我慢慢修炼到九品,至少几百年,得等到什么时候去?”
  
      古罡斤和即梨一齐点头:“说得有道理。”
  
      包尘显则眯眼笑道:“幸好为师出场时间早,戏份比较多,观众们肯定都已经记住我了。”
  
      古罡斤说:“本祖也很早就有了名字,应该能留下一点印象吧。”
  
      花戴雪委屈道:“那我岂不是很没存在感了?”
  
      项小牡:“不会的,前面提到《瞒天半部》的时候,着重介绍过您呢。”
  
      花戴雪:“哦哦~~”
  
      ……
  
      说着话,五人又穿出了这片迷境云层,却同时都感觉到恍惚,仿佛经历了半场半梦半醒的梦一般。
  
      “刚才我们聊什么了?”
  
      “不记得了,好像在说小项的境界问题?”
  
      “哦,好像是说他挺安全的……小项以三品境界,去神域边界没问题。”
  
      前方,远远的,便是神域的边界。
  
      项小牡抬头只看了一眼,就只觉得魂神震荡,那种强大的精神冲击力,比恐高可怕千倍、比深海恐惧症或者巨物恐惧症可怕千倍!
  
      虽然这三种症他都没有,但那种感觉完全无法形容,只能勉强以此做类比。
  
      项小牡被神域透出的一线气息震慑得,差点元神破碎、当场昏厥。
  
      就在这时,造物衡值印忽然飞出,蹲在了项小牡的头顶,似乎替他挡住了九成的震慑之感。
  
      略微稳住了心神,项小牡才敢再次抬头,再看第二眼。
  
      神域边界的空间,在他眼中是扭曲的、无限叠加的,仿佛类似于高维世界的一角纷沓展现于他的面前,于是这第二眼,仍让他感到窒息且震撼。
  
      项小牡赶紧把那枚黄绿的大丹丸子吞在口中。
  
      好大一颗糖,缺点就是不甜,还让人无法说话!
  
      “唔唔唔……”
  
      随着他的身影消失,神域边界对他所产生的强大震慑霎时消失。
  
      虽然眼前所见到的,仍然是是无法形容的空间奇景,但那种足以撼动心神让人昏厥的感觉,却消失了。
  
      随后,造物衡值印的六个面忽然同时迸出了刺目的深蓝光芒,随后,由蓝色缓缓变为阳光般的橙色,又变为金色。
  
      这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古罡斤几人都屏息静候,并用各自不同的方法护着双眼。
  
      最终,造物衡值印通过意念告诉项小牡:“多谢你,带本印来此处。”
  
      “接下来,本印助你觉醒。”
  
      说完,造物衡值印带着项小牡,飞起,冲向神域!
  
      徒弟!
  
      包尘显在其后,看着徒弟沐着金光的透明身影轮廓,心已揪紧。
  
      这种情况下,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古印带着项小牡,拖着一道长长的金光,像流星落海一般,撞向神域边界,紧接着,神域内似乎起了一丝微弱的动静。
  
      如同万景交错的天幕微微睁开了一只麻雀大小的眼,对于包尘显和古罡斤几人来说,神域之内所透出的光好似万年之间的惊鸿一瞥,拂过他们的元神,随即消失于无形无声。
  
      古印和项小牡沐着金光的轮廓同时消失不见,隐于浩瀚之中。
  
      周围变得很安静,如同时空凝固的感觉。
  
      古罡斤四人都屏息,微微仰头,仰望着,等待项小牡以觉醒的身和姿出现,等待奇迹的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