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修真建筑师 > 第324章. 旧账还是要算的

第324章. 旧账还是要算的

    咦?可以试试吖。
  
      项小牡心想,族长又啰嗦、脾气又爆,实在不行的话,那就试着把那枚古印直接拿走算了!
  
      想到这里,他一笑,取出了造物衡值印,用意念告诉它:去,找你的兄弟。
  
      造物衡值印立即遁地,消失不见了。
  
      何倾凭只看到项小牡手中一团金光闪过,就遁入地下不见了,惊愕道:“你要做什么?”
  
      项小牡说:“古印听我们聊天不耐烦了,想出去溜达溜达。”
  
      何倾凭紧张起来:“它要去什么地方?”
  
      项小牡笑道:“古印是神主炼制的法宝,凡人干涉不了它的行踪。”
  
      何倾凭还想再说什么,项小牡一摆手,往前缓缓走了两步,沉吟道:“族长,说起二十多年前那一战,无人不痛心,但是何家人真的心中无愧吗?”
  
      这话一问出,何倾凭身边的好几人都变了脸色。
  
      不是惭愧,是怒。
  
      项小牡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何家众人的面前,扫视着他们:“何家的基础功法果然有问题,或者说,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难怪你们的脾气都很爆。”
  
      如今,项小牡在觉醒之后,不仅拥有了准神级的法力,而且能看清很多他从前看不透的事物。
  
      “你说什么?”何磋俱问。
  
      项小牡:“你们世代为降魔世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类似于心魔的执念,一种偏激的执念,虽未彻底偏离正道之念,但是,却改变了你们的性情,以及对事物的看法,使你们遇事偏于极端。”
  
      “你究竟在说什么?”
  
      项小牡身形一动,手掌已经搭在了何磋待的额头上,双眼微闭,说:“当年,是何磋待最先发现怨灵的,之后,是何倾层带着何磋待、何磋俱发现了怨灵入侵的裂隙,你们不加分辨,武断地判定这些灵体是魔,并紧急报与总盟。”
  
      元昼旅点头:“是这样的。”
  
      项小牡:“等总盟大批修士赶到的时候,受到先入为主的想法影响,看着那些黑色烟雾一样的灵体,也来不及分辩,就直接开战,在双方死斗之前,没有任何沟通,甚至没有过沟通的念头。”
  
      元昼旅轻叹:“是的,当时只看到许多黑雾从裂隙中涌出,所以根本来不及尝试着沟通,再加上何家已经和他们拼斗起来了,后面赶来的修士就都一波一波地冲上去……”
  
      项小牡:“这误解是由何家的偏执与错误判断而起,而源头在于何家的基础功法有缺陷,何家的先祖为了修炼强力的降魔之术,必然要有所取舍,在炼体和增强战力的过程中,必然对性情有了一定的影响,而何家的人完全没有觉察到。”
  
      包尘显点头:“这分析很有道理,身在局中者自迷。”
  
      何河壑脸上也露出如梦初醒的神情:“难怪~,自从我离开何家,转修了聚灵宗的功法之后,这二十几年间,性格似乎慢慢有一点改变了,尤其是这几年,就不再比人武斗,并且有了做生意的念头……”
  
      项小牡看向元昼旅:“所以,这其中的因果对错,究竟该怎么论?”
  
      何倾层这时却怒道:“一派胡言,小子,你真以为你觉醒了,就能在这地方信口雌黄抹黑本族了么?你别忘了,你这身躯,是何家的血脉,你难道要学你的大师兄,与我何家反目?!并且反咬一口?”
  
      项小牡移步转身,眨眼间又把手掌罩在了何倾层的头顶:“论这身躯的血脉,我该称你为亲外祖父,然而,最大的祸首却是你。”
  
      何倾层:“你不要信口胡呲!”
  
      项小牡看向何倾凭,却对何倾层说:“你想让我舅舅,你的大儿子继承族长的位置,但上面有长房的嫡长子和次子,还有二爷爷的两个儿子,按理说,以你的位份,就不该有任何想法,但你却偏要妄想。”
  
      何倾层:“你血口喷人!”
  
      何磋待和何磋俱的脸色也变了。
  
      而何河壑终于不再靠门站着,他往前走了几步,说:“我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没有实据。当年,堂妹妆菡还在的时候,就对我说过,她的父兄心思不纯正,时常在一起嘀咕,而且想把她嫁给元家或者方家,通过联姻手段,提升三爷一脉的话语权。”
  
      何磋待怒指着何河壑:“你已经背出家门,这地方没有你说话的份!”
  
      这时何倾凭出声制止了何磋待:“让他们说!”
  
      何河壑谁都不怕,又往前走了几步,离项小牡很近了,继续说:“堂妹妆菡不想成为家族联姻的棋子,也不想帮父兄争那些非份的地位,而且她偏偏喜欢上了一个外姓的弟子……当然,族长是不反对妆菡与项孤梁的,而且觉得这事情挺好,正好能表明何家不分内外彼此,不轻视小散修,以吸引更多散修依附于何家。”
  
      何倾凭点头:“没错,本尊是这个想法。”
  
      何河壑盯着何倾层:“但妆菡的亲爹却极力反对!只为了他愚蠢的小算盘!之后没过多久,怨灵入侵,很多人在那场乱斗中亡了,我心中始终有疑惑,我心中始终怀疑,是不是‘曾经的三叔’何倾层在中间偷偷动了什么手脚,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从我往上数,三个堂兄死了两个,我的父亲、和亲兄也死了,但两个堂弟何磋待和何磋俱都活着?!”
  
      何倾层怒视着何河壑,眼中几乎要喷火:“你这般怀疑,那你为什么活着?!”
  
      何河壑:“因为我天资较高,当年的境界就已经比堂兄高,而且我战力强,所以活下来了!”
  
      何倾凭听到这里,也看向何倾层:“是啊,三弟,为何我的长子和三子都死在那一次乱斗中了?”
  
      何倾层被项小牡的手掌压着头顶,几乎不能动,却大声朝族长何倾凭喊冤:“兄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能现在怀疑我啊!”
  
      项小牡一笑:“本神使能清晰地看到你的记忆,你还想狡辩吗?你还是自己招认了吧,别让那些话从我口中说出来。”
  
      实际上,项小牡并没有读取记忆的能力。
  
      刚才他只是看出了何家的功法有问题,之后,灵机一动,又装模作样地把手放在何倾层的头顶,假装自己能识破人心。
  
      其实他引出来的那几句话,都是根据大师兄之前说过的事情推测的。
  
      项小牡只提了几句,后面大师兄便站了出来,与何倾层对峙,而他继续装模作样,给何倾层施加心理压力,试图突破何倾层父子孙三代的心理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