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我真不是剑仙 > 第三三七章 回到破魔城,老朋友重聚

第三三七章 回到破魔城,老朋友重聚

    豹王门这些人来得快,走的更快,他们虽然没有马,但常年靠着腿脚赶路,人人都是一副铁脚板。
      花少爷就不行,花少爷哪怕是骑马都嫌颠屁股,更别说靠一双腿脚。
      当然现在好多了,花少爷这一年多以来可算是身经百战,屁股真的是颠出了老茧,习惯了。
      虹尊者,丁柒柒,沈利嘉三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花独秀看,花独秀一愣:“怎么了?被我惊艳绝伦的剑法吓到了?”
      沈利嘉道:“姐夫,你比三个月前强了好多啊?”
      花独秀摆摆手:“哪里哪里,人嘛总是要进步的,老是原地踏步怎么能行?”
      丁柒柒笑着说:“看不出来啊小花,你剑法可以啊,早知道你这么厉害那天我就不替你出头了,白瞎我那么多无极真气。”
      花独秀道:“那天你不替我出头我可能真就挨揍了,那天我的手不能拿剑……”
      说着花独秀看了看右手,虎口那里已然血肉模糊,现在看来真的是钻心的疼啊,之前打架太投入,这份痛感都忽略了。
      花独秀脸色一白,倒吸一口凉气:“快,快,柒柒,救救我的手,好疼!”
      丁柒柒道:“我就知道你得找我,过来吧。”
      丁柒柒用治愈术简单给花独秀处理一番,又用绷带把他的手护住,众人上马继续赶路。
      这一路果然再没有遇到豹王门之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彻底离开了,还是藏在什么暗处,以待其他机会?
      豹王门毕竟是漠北界的门派,行事颇为在乎名声信誉,有虹尊者在,他们大概不好意思再出来了。
      四人一路东行,数日后抵达困魔谷首府——破魔城!
      出乎花独秀意料,无论是在镇魔城的三天,还是朝破魔城赶路的几天里,虹尊者都没有向花独秀问起关于黑色魔雷的事。
      但花独秀确信,这位虹尊者肯定对“魔气”有所了解,而且他们不远数千里赶到魔魂山脉,目的就是那座雄伟又怪异的巨大石山。
      以花独秀展现出的东西,虹尊者不可能没有兴趣,甚至她能答应花独秀与她同行去五行天地,主要原因也是花独秀掌握了一些她想知道的信息。
      只是这位尊者一直没有问过任何问题,就好像她真的不关心一样。
      真不关心吗?
      哼哼。
      虹尊者没有问“魔气”的问题,丁柒柒同样没有问起花独秀大战鲍青纲时最后展现的非常毒辣的那招是什么。
      一定是虹尊者私下交代过,不可问起那招。
      因为最后鲍青纲的退走,一定程度上是花独秀拿那招小小威胁了一下,显然豹王门是有所忌惮的。
      虹尊者不是一般人物,别派忌惮的东西,她干脆也不想知道,便不许丁柒柒打听。
      丁柒柒一路只是问花独秀怎么做到那许多花样,又是龙卷风又是炎流又是什么的,她在一边旁观,感官虽没有鲍青纲那么强烈,但花独秀展现的剑意她仍旧体会的非常真切。
      毕竟,她丁柒柒可是火系术师,如果她能使的出像花独秀剑意里那么夸张的五行控术来,那可就厉害了。
      花独秀摇头晃脑道:“柒柒,你知道我在漠北习武时有什么诨号吗?”
      丁柒柒想了想,说:“魔术师?”
      花独秀摇头。
      丁柒柒说:“想象家?”
      花独秀翻翻白眼,又摇摇头。
      丁柒柒说:“白日梦创造者?”
      花独秀撇了丁柒柒一眼:“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嘉嘉,你告诉你姐,我在漠北武林的诨号是什么。”
      沈利嘉没好气说:“无耻贱仙。”
      花独秀皱眉:“胡说八道,那是之前,我说的是等我展现真正实力之后!”
      沈利嘉噘着嘴道:“百万剑仙。”
      花独秀满意了,笑道:“怎么样柒柒,虽然我不是一个在乎虚名的人,但是这个诨号我其实挺满意的,你觉得怎么样?”
      丁柒柒说:“你呀剑法缤纷繁杂,花样繁多,剑意如魔如幻,天马行空,倒也当得起‘百万剑仙’这四个字。”
      沈利嘉想说,其实他那个“百万”是指身价,想了想,算了,你俩爱咋咋地吧,我才懒得管。
      进了破魔城,花独秀邀请虹尊者和丁柒柒到自己花氏别院小住一日,毕竟到了主场,怎好再住客栈?
      花独秀领着众人在客厅喝茶聊天,介绍花氏情况,丫头二喜鬼头鬼脑的敲门进来。
      二喜说:“少爷,有个漠北来的帅哥在等你!”
      花独秀说:“漠北来的帅哥?谁啊,带过来吧。”
      人领来之后,花独秀一愣,竟然是路子野!
      路子野有点腼腆,笑呵呵道:“花师弟,好久不见啊!”
      花独秀又惊又喜:“子野兄,你真的来找我了?”
      路子野挠头道:“是啊,武道大会结束后不久,我跟师父说我遇到了瓶颈,想到外面走走看看,师父同意后我就径直来困魔谷了。”
      “花师弟你名声好大啊,困魔谷太大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你,我一路打听,很多人都听过你的大名,还说你跟彭……”
      花独秀猛的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哈秋……!”
      路子野一愣:“你感冒了?”
      沈利嘉忽然哈哈大笑:“姐夫你还记得大鹅怎么叫嘛?哈哈,哈哈!”
      花独秀一脸无语,路子野想起当初他们仨奔袭豹王城的往事,扯着嗓子说:“该呀,该呀!”
      花独秀脸更黑了,沈利嘉笑的更甚,只余丁柒柒和二喜一脸莫名。
      花独秀赶紧伏到路子野耳旁说:“我感情上的事你千万不要多说!无论是纪宗还是彭瑶瑶,切记!”
      路子野看看花独秀,又看看丁柒柒,再看看一脸鬼笑的沈利嘉,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哦,哦,放心吧,我这人木讷不会说话,花师弟你不要见怪。”
      花独秀说:“不碍事,喝茶,喝茶。”
      老朋友不远数千里而来,虹尊者和丁柒柒又颇受花独秀重视,当天的晚饭自然不能等闲视之。花独秀上下安排,大厨准备了无比丰盛的一桌饭菜,花钱夫妇亲自作陪,众人满满当当坐了一桌子。
      虹尊者对花独秀这种自来熟有点受不了,她本意是在大城补充点干粮物品就立刻起身,花独秀却坚持让她们在花氏别院住一天,还非得让老父母跟虹尊者见一面,一起吃了个晚饭。
      虹尊者莫名其妙,花钱父母也一脸懵。
      我儿这是怎么了,他什么时候这么热情好客了?
      什么时候这么懂礼貌,还知道让老爹娘作陪?
      上次有老父母作陪还是宴请彭路大总管跟瑶瑶小姐呢,结果花少爷在外面泡澡忘了时间,回到家时客人都喝的东倒西歪了。
      别人不知道花独秀的打算,沈利嘉是知道的。
      哼,你这是迫不及待的安排双方长辈见面啊?
      姐夫,你变了!
      你看你这个殷勤,又是夹菜又是劝酒,还主动担当话题先锋,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不拘小节不在乎礼教的潇洒男人吗?
      姐夫,你落俗套了啊!
      我不开心啊!
      沈利嘉不开心,酒席上除花少爷外,却有一个人很开心。
      不是丁柒柒,丁柒柒是又机灵又呆萌,她对这种比较正式的酒席经历较少,又有师尊坐在身边,有点些微的拘谨。
      开心的那个人,是路子野。
      为啥?
      因为虹尊者和丁柒柒都是术师啊!他也是术师,而且虹尊者二人是来自五行天地的术师!
      五行天地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修道者的天堂,是圣地,是路子野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如今两位来自五行天地的正牌修道高人坐在一旁,路子野何其激动?可惜,花少爷控场太强,他心里纵有万千的话也没机会说,再者虹尊者话比较少,丁柒柒又年少,路子野只好忍着。
      整场酒席完全在花少爷的掌控之中,什么话题可以聊,什么话题不该聊,他控制的妥妥当当,这跟之前花少爷不愿操心,懒得逢场应和的性格大相径庭。
      还好,一顿饭吃下来,“不和谐”的话题始终没有出现,花少爷很满意。
      安排虹尊者和丁柒柒住下休息后,花独秀,沈利嘉,路子野三人在一个宽敞的大客房里喝茶闲聊。
      花独秀说:“子野兄,你这趟出来,准备在外面待多久?”
      路子野说:“没有太具体的打算,我到破魔城那天就给宗门寄了信件报平安,可以跟你长待一段时间的。”
      花独秀说:“按理说嘛你远道而来,我应该一尽地主之谊,带你在破魔城,在困魔谷好好转转,看看这边风土民情,但实在不凑巧,我有要事要外出一趟,没法陪你在困魔谷游历了。”
      路子野略微有点失望:“这样啊,没关系,花师弟你忙你的就好,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自己走走看看也是一样的。”
      花独秀神秘一笑:“虽然我没法带你在困魔谷游历,但我可以带你去一个你更加向往的地方去。”
      路子野一愣:“我更向往的地方?哪里?”
      花独秀说:“你扪心自问,你最向往的地方,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