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琉璃满京华 > 第七章 不妨碍人家的好事

第七章 不妨碍人家的好事


  李嬷嬷感觉自己辜负了姜夫人的信任,没教导好二奶奶。同时,也深深地替自己悲哀,谁能想到,姑娘只是拜了个堂,变成王家二奶奶的同时,更变了性子,完全不听人言、不会被人左右。
  李嬷嬷万般纠结,可夏晏清却一点儿没想过,要当王家的好儿媳、好妻子。
  既然刘夫人这个正主都没准备好,她自然也不急着进去,只低眉顺眼的在屋外静候,盘算她以后该怎么办。
  她面临的最紧要的危机已经过去,王晰能愤而离开一次,想来也不愁第二、第三次。
  从今往后,王晰就可以安心和徐清慧双栖双飞。她绝不会打扰他们的和美姻缘,只当她完成了穿越管理局下达的任务好了。
  不搀和王晰和徐清慧的感情生活,她就能有个相对安全稳定的环境。这样才能静下心,好好想想怎么面对这次穿越,再打算以后何去何从。
  这时,已经有丫鬟婆子捧着各类物什进进出出,伺候刘夫人用早饭。
  王家虽然只在王韬手中才有了兴起之势,没什么家世底蕴。但下人们却都规矩的紧,来往之间,并不对夏晏清这个有歧义的新妇指指点点。最多也就是瞄她一眼,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之后,王韬夫妇相携而来。
  王韬淡淡的扫夏晏清一眼,并不做声,径直进了屋子。袁氏面上带了浅浅的微笑,对她点点头,紧随王韬进屋,也不招呼夏晏清一同进门。
  王韬和他的母亲刘夫人的确是迫于压力,才答应夏家女子嫁进王家。他虽然没想着苛待这个乡下长大的女子,却也没打算捧着她,纵容她在家里横行。
  昨晚的事,虽说自家二弟有错在先,那也不是她一个妇道人家把夫君撵出新房的理由。
  作为王家家主,王韬自然要让这个弟媳明白,她昨日做错了事,他们很不高兴。这个家不能由着她的性子妄为。
  紧接着,王涛的长女王嘉玉和长子王远章也到了。
  王嘉玉今年十三岁,容貌清美秀丽,身量也高,才十三岁的个头,已经和夏晏清差不多了。
  她看见夏晏清的第一时间,面上就显出冷傲之色。只斜了她一眼,就很高冷范儿的带着两个丫鬟,垂着眼帘,眼角也不再给夏晏清一个,从她面前经过。
  王远章九岁,俊秀的面上虽然端着肃然,却难掩少年的青涩。他更是没看夏晏清,只紧跟着长姐进了屋里。
  然后,袁氏的大丫头映蓉才出来,请夏晏清进门。
  几乎和夏晏清进门同时,刘夫人也收拾停当,从一侧房间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利落的嬷嬷和两个丫鬟。
  想来因为给儿子操办亲事,本就劳累,昨日又没睡好,所以刘夫人面上有很明显的疲倦之色。
  但是,在看到夏晏清之后,刘夫人脸上依然浮起慈爱的笑意,她伸手招呼夏晏清道:“昨日累着了吧?快过来坐。”
  夏晏清也是刚进门,听得刘夫人招呼,连忙抢前几步,屈膝行礼,却没应声坐下。她连媳妇茶还没敬,媳妇的礼仪还没做全,自是不好坐下。
  刘夫人也不过是说个应酬话,微笑着虚扶夏晏清一把,先自顾坐了。然后诧异道:“晰雨呢?怎么没和你一起过来?难道他还睡着没起吗?”
  夏晏清愣了愣,这话问的……王晰自然是在徐清慧那里,刘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给她机会告状?还是想借她的口,让她说出她昨晚对夫君的失礼和狂妄?
  不论从哪方面想,后者的可能性都更大一些。
  不管刘夫人是什么意思,在没摸清楚状况之前,少开口、不发表意见,都是最稳妥的。
  “嗯,没有同来。”夏晏清低着头,细如蚊蝇的回答。这回答毫无实质性意思,和不搭腔没什么分别。
  刘夫人一滞,不是说,这孩子是乡下长大的,没什么心眼儿吗?这句没有同来,完全就是把她下面想告诫的话,全堵回去了。
  刘夫人一时语塞。
  没有夏晏清的哭诉、和她对王晰的指责,就无法引出她昨晚对夫君不尊的事实。而娶亲当晚,作为新郎的王晰留宿在妾室的房间,就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
  王韬看了袁氏一眼。
  袁氏轻笑一声,说道:“母亲您不知道,他们小两口昨日闹别扭了。”
  这才是婆媳之间的默契,刘夫人连忙接口:“喔?怎的?”
  袁氏继续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儿媳听说,二弟怒气冲冲的从新房出来,昨晚没歇在秋月苑里。”
  刘夫人面露诧异之色,看向夏晏清。
  夏晏清依然轻言慢语:“是儿媳不懂事,惹二爷生气了。都是儿媳的错,不怪二爷。”
  房间里又是一阵静默。
  这完全就是聊死天的节奏嘛,这新妇,是妥妥的聊天终结者啊。
  站在夏晏清身后的李嬷嬷讶然,自家二奶奶这性子变得,也不算差嘛。听听这应答,滴水不漏,让人无从下手的感觉。
  一直沉着脸坐在一旁的王韬,面上也是古怪。这夏氏,看着聪明的紧呐,不多的几句话出口,让人找不到可以劝诫她的机会。
  只是,她这态度可不太对啊。这种态度,完全不像对自家二弟一往情深、打算好好相伴一生的样子,反倒像是在应付差事。
  屋里人大眼瞪小眼时,门外传报:二爷来了。
  门帘掀起,王晰和徐清慧先后走进房间。
  看着二人一同进门,刘夫人和袁氏都是面上一僵。
  昨天白叮嘱他了。若是没有昨晚上那一出,今日这个场合让徐氏过来,既彰显了徐氏不一样的身份,也顺道给夏氏敬了茶。以后,夏氏有些顾忌,不至于太过苛待徐氏。
  可王晰洞房之夜怒而离开,没和新妇同房。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却陪着徐氏一同过来,着实不合适。
  王晰则是因为昨日生了气,今日有意要给夏晏清一个警告。告诉她,徐清慧并不是别家普通的妾室。若是没有她夏晏清横插一脚,徐清慧就是他王晰的妻子,一个能配得上他的娘子。
  徐清慧也是有意在这个场合露面,让夏晏清知道,她不是普通的妾室,免得日后被这个乡下女人压上一头。
  原本刘夫人想敲打夏晏清一番,结果被夏晏清模棱两可的几句话岔开,再被王晰和徐清慧没规矩的一同进来,自是没办法继续下去。
  王韬也暗暗皱眉,他这二弟,实在是缺了些审度形势的心机。
  这种时候,徐清慧是什么身份根本不重要,压住夏氏才是最紧要的。只要让夏氏知道她做错事情了,才好办以后的事情。
  结果,原本可以挽回的局面,全被这二人的小心思给搞砸了。
  这种场面,刘夫人自是不好再说什么。袁氏递了个眼色,刘夫人身边的丫头,拿了锦垫放在刘夫人身前。
  另有丫鬟端了茶,给夏晏清送过去。
  夏晏清一直很安静,即使王晰二人同时进门,她也只是往他们的方向瞟了一眼,就不再有反应。
  这时,丫鬟送上茶,王晰也不情不愿的站到她身边,她忙接过来,跪在锦垫上,双手捧茶,送到刘夫人身前。
  刘夫人见夏晏清不计较徐清慧出现在今日这个场合,只依着规矩敬茶,哪里还不懂得见好就收,立即接了茶,抿了一口,亲自伸手把夏晏清扶起来。
  再接过夏晏清给婆母准备的针线,又把她之前准备好的两样首饰交到夏晏清手上。
  夏晏清道谢,接过托盘,转递给心淑时,见李嬷嬷不悦的扫一眼徐清慧,又给夏晏清递了个眼色。
  夏晏清明白李嬷嬷的意思,可她没什么反应。既然不打算做人家老婆,那就不要妨碍人家小两口的好事。
  至于她自己,倒是不用担心。王韬以后想位极人臣、在仕途上走的更远,王家就一定爱惜名声。她有夏大学士和四品官儿的父亲做靠山,在这种情况下,若是还能吃亏,那她的脑子就真有问题了。